第九十七章 花会(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九十七章 花会(2)

事实上,每年的牡丹花都会有如此类似的活动。只不过,来此参加这牡丹盛会的有大半是如同岳峰这样的外地人,故而对于这规则并不是都很清楚,因此那老者才专门解释了一下。 等将那十位名士都介绍完后,那老者这才对着众人开口问道:“规矩大致就是这样了,大家还有没有要问的。若是没有了,那在下就先退去了,不扰众位的雅兴了,牡丹花会就正式开始了。”[] 话音刚落,便有人开口问道:“不知这作诗,是随意作一首便可,还是有什么限定。” “限定自然要有。今日为牡丹盛会,自然要以牡丹为题。无论是诗是词,或者是一个小曲也可,必须都以牡丹为题。而且,这十位先生眼睛都是精的很。若是他们不满意,就算是写了也白写。” 他这话一落,许多人便不由暗自沮丧。若是随便写首诗,那却容易的很。可是自唐以来,数百年的时间关于牡丹的好词好句早就被人给写尽了,再想要写出好的句子难度着实会不小,更何况还是要受到众人的品评。若是写的好了,那还没什么问题,写的不好那丢人可就丢尽了。不过,若是能够借这次牡丹花会来扬名,也是一件妙事。 紧接着,便又有一人开口问道:“猜谜猜对了可以拿花,猜错了又该如何。” “这位小兄弟说的好。”那老者突然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开口道:“正所谓又对便有错,对了的话,花自然可以拿走。可若是猜错了,却是要当众留下一幅墨宝,同时写下自己的大名,让大家来当众品评品评。稍后离去之时,我等自然会送上一盆中品的牡丹,以作补偿。要知道,就算是中品,出了这张家园,也是万万难以求的。” 听到了这话,一些好面子的人想要夺花的心思更是不由淡了几分。若是答错了,说不准还真有臭名远扬的可能。当然,也有人下定决心就算是丢下人,也要上去试一试。答对了固然可惜,错了也无甚大碍,到时候还能另有收获。 接下来那老者又是回答了众人提出的几个问题。这些提问之人,也几乎全都是从外地而来,对花会的规矩并不是很熟悉。 及至回答了所有人的提问,那老者才开口道:“即是如此,那今年的洛阳花会便正式开始了。”话刚说完,便是一阵鞭炮声响了起来。而鞭炮声发出的地方,却并非在台前,只是在张家园门口。显是怕园中的牡丹花受不了鞭炮声的摧残,才故意为之。 紧接着,洛阳城的其他各个地方,也突然想起了鞭炮声。很快,整个洛阳城中都有鞭炮声中传来,无论城里城外都是如此。及至此时,那老者脸上的得色不由更加明显了。 及至鞭炮声彻底停了下来,一直在台上面安坐的那几位名士上前去。只见他们走到那些上品的牡丹花前,弯下了腰。然后在花盆中稍一摸索,便取出了一个竹筒。接着,他们将竹筒一端的塞子打开,便从竹筒中取出个个卷成筒状的纸张,交给了台下面一直在等候着的小厮。 原来没一朵话的花盆中,都早已被人给藏了一个竹筒。竹筒中,都放着准备好的字谜。不一刻,一张张长约一丈,宽也有半尺的的彩色纸条便被小厮们拿着竹竿挂了起来,站在台下。而纸条上,却是用饱蘸着浓墨的大笔写上去的大字,正是字谜。 而那老者更是亲自动手,从极品牡丹花中取出竹筒,将里面的对联给挂了出来。若是人们想要上品牡丹,直接在台下才对字谜便可。想要极品的,便需上台上亲自写出下联。至于绝品,更是要那众人进行一番品评。 很快,便有些许人猜中了谜题,将一盆盆牡丹花给拿走了。事实上,虽说洛阳人口众多,又数十万。可张家园的牡丹花会虽然是盛大,可是能够被邀请参加的人并不多。整个张家园内,只不过是被放进来了千余人。而围聚在这里欲要夺到牡丹花的人,更是只有所有客人的三分之一。 而且,这些人中又有近半的是武林人士,完全无多少真才实学。来这里,也只是单纯的看看热闹。故而,一百多盆牡丹花分均下来,没三四个人便有一碰。何况无论是谜题还是对联,都是万分的刁钻,十分难猜。故而,每年这些牡丹花都是无法被全部送出,最终留个了一些极有名望自然,特别是那几盆绝品牡丹。 过不多时,便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走上高台,亲自挥笔写出了一幅对联。他所对出的对联甚是工整,于是便率先从老者手中取走了一盆极品牡丹。 接下来,那些上品和极品的牡丹花便比一一送出。至于绝品牡丹,却始终一盆也没有出。也不是没人想要得到,可诗才刚写好,便被台上的那十个名士给批了个狗血淋头。 说实话,这些首诗虽称不上绝佳,但也算得上不错,不然哪里敢上去。可是那几个名士却丝毫也不理会,只是不停的鸡蛋里面挑骨头。而那老者,却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丝毫也不阻拦。如此一来,再也没有人敢上去。 眼见一盆盆牡丹花被人拿去,众人的气氛不由愈加热烈。都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将牡丹花给取走,甚至还为此生出了一些小小的冲突。只可惜,台上面的题目实在难答。甚至没多久,便出来几个万分难答的谜题和一幅绝对被亮了出来。 还有几个人偏不信邪,想要去试试。结果最终灰头土脸的写下了一副字,在众人才嘲笑中走了下来。不过那老者也的确为失言,很快就为他们送上了一盆中品的牡丹,也面前算得上是一些安慰。而这些难题所对应的牡丹花,更是同品级中的最佳者,显然提前被做好了手脚,不想让人轻易拿走。 华山派众人看着这一幕情景,也是不由人人心动。特别是岳灵珊,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惊喜的叫声,似乎随时都想上去抢上这么一盆。只不过他们这些人武功虽说是可以,但学识却要差上很多。当然,并非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师兄,你和不去试着答上一题。”便在这时,宁中则突然开口对着岳不群道。事实上,见到这么多牡丹花,她也是有些心动了。不过,她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掌门夫人,自然不会如岳灵珊一般沉不住气。直至这时,才开口对着岳不群说道。 岳不群脸上也不由闪过一丝意动,抬头朝着前面的谜题看想去。岳不群也算得上精通儒家学问,甚至不必一些所谓的博学之时差。虽说写诗对对子他还不行,可是猜谜却有几分本领。不过上面的谜题各个都很难,没有一个是易与的。除了要考究学识外,同时还必须要有几分急智。 突然,岳不群眼睛一亮,总算是找到一个会做题目了。只见一章粉红色的纸上上面写着“仲尼,日月也”几个字。这一题,先前便已经有人答过了,可惜却不小心给打错了,之后便没有人敢在去。此时,岳不群便恰好见了个便宜。 岳不群稍一沉思,便想到了这句话的出处。这句话是来自于《论语?子张》,原文为:“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平?多见其不知量也。’” 其大致意思是指:叔孙武叔诋毁孔子。子贡说:“没有用!仲尼是诋毁不了的。别人的贤德,好比是丘陵,还是能攀援的。仲尼,是太阳和月亮,是无法攀越的。一个人即使关起门来不看日月,那么对于日月来说,又有什么伤害呢?只不过显示他自己的不自量而已。” 岳不群不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突然对着令狐冲挥了挥手,示意他靠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处,接着便开口让他上去。 令狐冲朝着那谜题看了许久,素来不喜读书的他脸上依旧全是疑惑。看着岳不群,令狐冲脸上不由泛出了难色:到时候他上去答对了,牡丹花也绝对落不在自己手中,若是答错了,遭殃的绝对会是自己,不由生出了犹豫。刚准备想个办法推却掉,却见岳不群脸上露出几分愠怒之色。 虽说明知岳不群在做样子,可令狐冲依旧被吓了一跳。连忙从人群中挤了上去,走到了台前。只见他低声对着举着灯谜的小厮说了几句话。那个小厮便面露笑意的将灯谜摘下,同时递给令狐冲一支笔。令狐冲却是连续在写在了灯谜旁边写出了两个谜底,一个是“孔明”而另一个则是“一孔之见”,这才将牡丹花给接了过去。 原来这个灯谜的答案竟然不是固定的,若谜底是人名,那么仲尼就是孔子,表示一个“孔”字,日月就是明,结果便是孔明。可若是成语,就要必须要熟知论语,从意思上分析,可偏偏这句话在论语中也有些生僻。 若是如先前答题之人学识不够,便只对当做人名来猜,自然猜不对。而若是死读书的人,当做成语来猜,同样也对不了。岳不群却是看出了一种的蹊跷,于是就让令狐冲将两个谜底同时写了上去。 看着手中的牡丹花,令狐冲脸上也不由一下子全是笑容。他相貌上本来就有几分帅气,一上去便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此时答对了题目,整个人更是神采飞扬,无形间迎来了在场中引出了小小的混动。不过他却丝毫不理会这些,拿到了牡丹花便直接就走。 不一刻令狐冲便带着牡丹花走了回来,回到了华山派人群当中。方一回来,众人的心神便全都聚在了牡丹花上,发出一声声惊叹。只见这盆牡丹开的甚是艳丽,大粉红色的花朵在碧绿色叶子的衬托下分外惹人炫目。看起来,绝对不比那些极品的牡丹差。唯一的遗憾即使一片叶子上不知为何多出了一个小洞。可就是这小小的一点瑕疵,让这盆牡丹掉了足足一个平次有余,从极品中的佳着,沦落为了上品。难怪出谜题的人不舍放这盆牡丹走,要在谜面上做些手脚。 事实上,这盆牡丹虽说极好,但只要花点钱财绝对可以买得到。即便是极品牡丹,想要买也是可以做到。而那点钱财,对于华山派来说绝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经过了这么一番猜题,牡丹才显得分外珍贵。 很快,牡丹花就被传回了宁中则手中。毕竟花是岳不群为宁中则猜谜而得的,华山派弟子们最讲究的是尊敬师长,就连一向调皮的岳灵珊也没有去抢。 看着岳灵珊全是羡慕的样子,宁中则便再一次将注意达到了岳不群身上,开口道:“师兄,你何不再猜一题。” 岳不群听到后,脸上不由露出了难色。朝着前面看了许久,终究再没找到自己能回答的上的题目了。他也不做作,摇手开口道:“不了,我是再答不上来了。还是让徒儿们去试试吧。” 岳不群这话一落,众人都不由都露出垂头丧气的表情。突然,岳灵珊嘟囔了一声:“若是林师弟在就好了,可惜他呆在自己的外公家了。” 他这一话一处,众人都不由的赞同。虽说华山弟子门大多看林平之不怎么顺眼,可也不得不承认,林平之的文采的确不错。相对于从小呆在华山派上只知道练武的众人而言,林平之这个半路出家的,除了武功外,无论是文采还是其他,都要胜过众人不止一筹。若是他在,的确还有为众人再赢得一两盆牡丹的可能。 不过林平之回到了洛阳后,就一直呆在王家。这次张家园的牡丹花会虽然万分热闹,可他却并未因此而出来。其原因便是王家身为洛阳最大的武林世家,在自己家中也举行了一场小的花会。而林平之身为王元霸的外孙,也稍带的要在一边帮忙接客。 岳峰听着岳灵珊的话,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了一丝很是不服气的感觉。 而他这微微的一丝变化,却被宁中则给察觉到了。宁中则脸上不由露出笑意,开口道:“峰儿,你若是不服气,也上去猜猜。”说道此处,宁中则也是不由心中一震。 在她印象中,小时候的岳峰可着实是个天才。这种天才,并不单是在学武上,也同样是在其他方面。记得再三岁之时,岳峰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将书本上所有的字全都给学会了,但是的确是引来了不小的轰动。 但是后来,他所有关于学问上的天赋,都被武学的光辉给彻底的掩盖住了,自此再未流露出过一丝一毫。这次有了机会,何不来试上一试,宁中则不由的就动了一些心思。 想到此处,宁中则连忙继续开口道:“峰儿,你若是会,何不上去猜上一题。灵珊,你也来劝劝你哥哥,好让他给你也赢上一盆牡丹。” 岳峰听到后,连忙就打算拒绝,但马上就被岳灵珊给拉住了胳膊。只听岳灵珊笑着道:“哥哥,你也快去试试。爹爹都能行,你也一定行的,你不会比他老人家差吧。” 岳峰听着,也是不由有了些意动。事实上,那最好十盆绝品牡丹一出,岳峰素来平静无比的心绪也不由的泛起了一些波澜。毕竟,碰上了这么好的牡丹花,无论是谁也无法彻底保持平静。 不过猜谜对对子,他是决计不行。至于作诗,他就差的更远了。可是虽然做不出来,背诗他还是会的。前世的记忆虽说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下来,略微有些淡去,可岳峰脑海中依旧残留着一些关于牡丹的诗作。这些诗作,虽然大多在明朝之前,可明朝及其之后的也有这么几首。 犹豫了一下,岳峰脸上突然生出了几分自信,便将一直被自己抱在怀中的舒奇给放在了地上,独自走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