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花会(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九十八章 花会(3)

“师弟,你当真要上去。”令狐冲见岳峰放下舒奇便往前走,不由微微一愣,连忙开口喊道。 岳峰却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便继续往前走。随着他上前,众人竟然不自觉的便让出了一条道路,放任他前去。究其原因,一是他相貌的确不凡,二则是身上流露出的那种无比自信的气质,让人不由不退开。 才刚刚走到了台下,岳峰便已经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特别是那些少女们,一个个看着他眼中都忍不住要冒出小星星。相对的,他同样成为了那些年轻男子们忌恨的对象。 岳峰竟然不自觉的生出一种紧张,便好似前世上大学是只身前往讲台上一般。而且,他的手心竟然微微冒出了一些汗水。深吸了几口气,岳峰这才放松了一些。此时的他,毕竟早已经历的许多事情,不会再入以前一般胆怯。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自然也没有退缩的道理。犹豫了一下,便迈步朝着台上走去。 “大师哥,不对啊,峰师兄这是要到哪里去。”陆猴儿看到岳峰竟然并未再台下猜谜,反而朝着台上走去,不由微微一惊,拉着令狐冲低语道:“不是猜灯谜只需在台下便可,他怎么上去了?莫非是想要对对子。” 令狐冲也是微微一愣,朝上面看去。他却看到岳峰和那老者说了几句话,那老者脸色就微微变了变。紧接着,对着余人招呼了一声,台上的几个名士便也围了过来。 “不像是,我看师弟他是想作诗。”令狐冲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不过,我好像从未见他写过,莫非他还真会?” “写诗,不会吧?”陆猴儿脸色微微一变,开口道:“大师哥,要不我们还是赶紧溜吧。不然待会他被人轰下台来,我们也要跟着一起丢脸。” 想起先前那几个被一群人指着取消的光景,令狐冲脸色也不由多了几分难看。 事实上,他对于岳峰也是全然没有一点信心,毕竟相处了十多年,他也从未见过岳峰写过任何的诗。若是说岳峰突然就会写诗了,令狐冲说什么也不信。 沉吟了一下,令狐冲低声开口道:“那你先准备好了,待会我们一见情况不对,马上就溜。对了,给其他几位师弟也说一声,让他们都做好准备。” “那师兄怎么办。”陆猴儿犹豫了下,开口道:“我们就不管他了?” “管他做什么?”令狐冲撇了撇嘴,开口道:“别看他模样长得周正,就被他给骗了。实际上,我们这些人里头他最是奸猾,这么多年来,你在他手上还吃亏少了?”说道此处,令狐冲声音更低,这才继续道:“待会一出事,他保准是第一个就跑,将我们全给甩在这里。” 陆猴儿目光一闪,令狐冲敢在背地里编排岳峰的坏话,他可是没这胆量。陆猴儿听从令狐冲的吩咐,刚欲让众人做好准备,却有走了回去,开口问道:“那师傅师娘还有小师妹,我们也不管了。” “你作死不成。”令狐冲脸色微微一边,连忙朝着岳不群夫妇看去。只见两人脸色有些凝重的看着岳峰,似乎还真有点相信岳峰能够做出好的作品。令狐冲摇了摇头,开口道:“师傅师娘我们就先不管了。他两人的身份,别人一看就不敢小觑,哪里会去取消。至于小师妹,她和你师兄可是一个习性。别看她方才叫的最为欢成,待会跑起来绝对也不比你慢。没看到她眼珠子在乱转,估计早就想好了退路。不过先别急,说不准师弟待会还真能拿到一盆牡丹。” 陆猴儿听着不由微微一愣,不知令狐冲为何突然就对岳峰有了信心。稍微一沉思,陆猴儿也有些迟疑了。毕竟,虽然进入华山派将近十年,他对岳峰还真没有多少了解。 此时,岳峰正站在了台上,握起了笔,刚刚写出了“牡丹”二字后,脸上却生出了迟疑的表情。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五六首关于牡丹的诗作,却有不知该从何处写起。事实上,对于抄袭岳峰心底无半点压力,不过却不知写那首才更为应景。 “怎么,写不出来。要是写不出来,就早点下去,免得耽搁我们时间。”说话的却是一个留着长长胡须,一脸邋遢的中年人。他的衣服上,更是沾着不少的油污。在岳峰的心中,对方典型是一个不讲卫生的代表,可是当时的社会中,这却是名士的风流表现。当然,所谓名士象征也只是对于那些有学识的人,若是普通人,估计早就被人当成乞丐了。 这人说起话来最是刻薄,先前岳峰刚上台上之时岳峰就开始讽刺。此时,一见岳峰沉吟,便又不由的有开口说了起来。 “张兄,急什么。”此时,另一个人开始解围道:“这位小兄弟事不过是稍作思索,说不准待会就有一首好的佳作出来了,我们还是耐心等会。” “吴兄说的是。”那姓张的邋遢样子人,拱了拱手,应了一句,脸上依旧全是不屑。事实上,他心中也多少有几分紧张,真怕岳峰写出了好的座屏。原来他们这些人会同意受邀前来,也是看中了那十盆绝品的牡丹。 一共十个人,共有十盆牡丹,一旦被其他人拿去一盆,他们中就有一人便要空手而回。而他为人却是最喜欢牡丹,故而是万万不愿意被任何人能够做出好诗,将牡丹花取走。 至于其他人,也抱了同样的心思,故而每当有人写出诗后,他们便会尽力联手贬低。当然,若真出了佳作,这些人也无话可说。毕竟,他们可不是那些以为钻营的小人,多少要本着良心说话。 岳峰听着那人的讽刺,终于决定不再犹豫了,于是便下笔将前世记忆中的一首诗写了上去。 他才方写下了一句,旁边的那姓吴的便不由开始吟诵了出来。 “数朵红云静不飞,含香弄态醉春晖。东皇雨露知多少,昨夜风前已赐绯。” 这首诗,原是明朝诗人冯琢庵的作品。只可惜在这个世上,根本就没冯琢庵此人,就算是将来,也绝对不会有了。而这短短二十八个字,可谓是字字玑珠,在配上岳峰那还算过得去的楷书,更是相得益彰。 这二十八个字出来,台上众人不由全都沉默了下来。便在岳峰有些紧张之时,所有人却是开始联手叫好。不断地从用词意境韵律等各个方面上进行分析,岳峰听的是什么也不懂。 紧接着,他这首诗更是传到了台下每一个人的耳中,众人都不由开始评论起岳峰写的这首诗来。 “哥哥真厉害。”此时,岳灵珊也是猜到岳峰定然写出了佳作,不由喜上眉梢,好似这诗是她自己写出来的一般。 不一刻,这首诗已经传到了岳不群耳中。岳不群将全诗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读完,脸上也不由全是震惊,许久也无法平静。本来他以为岳峰即便能写,也最多只会写出一首很普通的诗,可是未料到能写出这好的诗句。 “没想到峰儿还有这本事。”宁中则听到后也是不由满脸喜悦,开口道:“也不知道他还要多少事情瞒着我们。” “是啊,看来以后又可以给他找点事情做了。”岳不群脸上也是闪过一丝叹息,开口道:“日后若是需要诗词歌赋的东西,以后便可以全都交给他了。” “怎么,师兄你嫉妒了。”宁中则看着岳不群的表情,开口道:“要我说,峰儿比你还要差上一些。而且,看他的样子,此次上去也不过是一时心动。以后再想让他写诗,怕是千难万难了。” 岳不群不由苦笑了一声,却也不再说话。 此时,岳峰写完诗后,最后更是写上了“华山岳峰”四个字,这才将诗作交给了台上的其他人,任由他们去品评。 “昔日白乐天有诗云‘惆怅阶前红牡丹,晚来只有两枝残。明朝风起应吹尽,夜惜衰红把火看’,我看此诗比起来,一点也不差。实乃描写牡丹的少有佳作啊,足以流传千古。”很快,便有一人开口赞道。 “是极是级,特别是‘含香弄态醉春晖’一句,着实是妙不可言啊。” “……” 岳峰也不再管他们在说些什么,反正自己也听不太懂。只是将目光看向了那十盆牡丹,不知该选哪一个。 却见那老者看着岳峰留下的署名,脸上全是异色,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原来是华山派的岳少侠,正是久仰久仰。来人,快把那盆花给岳少侠送过来。” 岳峰微微一怔,却见一个女子走上了台前,从十盆绝品牡丹中取出了一盆。这这盆花上面有七朵红色的花朵,每一朵都长得十分均匀,位置分布上更是别有一番意味。远远看去,正是有如红云一般。就连中间的花蕊,竟然也不是如同普通牡丹一般的白色、黄色或者淡黄,反而是粉红,实是牡丹花中的异数,难怪能称得上绝品。 岳峰刚想要换一盆,却猛然想起了自己方才做的那首诗。那首诗开口一句就是“数朵红云静不飞”,难怪让人家误会他是喜欢这一盆了。事实上,他更中意的却是一盆纯白色的牡丹。岳峰无奈,只好拿着这盆花走下了台去。 他才刚下台走了几步,却突然被一群突然被一群年轻女子给围住了。原来这些她们见到岳峰年纪轻轻,相貌却是万分的出众。更可贵的还是文采非凡。故而一见他下来,便聚在了台下,阻住了他的去路。 岳峰不由微微一惊,便欲回头走其他路。却突然见到这些人群中一片混乱,紧接着华山派的一群男弟子们就冲了过来。然后他的就被岳灵珊给拉住,只听岳灵珊喊道:“哥哥,这边来。” 原来令狐冲随同华山弟子刚准备溜走,却未料到岳峰还真写出了好诗,更是拿到了一盆绝品牡丹。便连忙改了心思,过来接应。事实上,也多亏了她们,不然岳峰还真不好脱身。 从人群中冲出来后,岳峰才松了口气,将牡丹花交给了岳灵珊。众人全都连忙围着这盆牡丹花进行观看,相较于先前的那盆牡丹而言,这一盆牡丹明显又有强上许多。先前的那盆牡丹虽说也好看,不过却显得过为艳丽。反倒是这盆,虽然是大红色的,可却万分的自然。两者一座比较,高下就明显被分了出来。 “哥哥,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紫色的,怎么却拿了盆红色的来了。不行,得换一盆。”突然,岳灵珊满脸沮丧的对着岳峰开口道。 岳峰哪里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全是笑意的看着他。岳灵珊微微一愣,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外面穿的虽然是紫色衣服,可漏出来里衣正是红色。她若是不喜欢红色,哪里还会穿红色。 很快,岳灵珊目光一闪,突然指着远处开口道:“哥哥,你听,他们竟然说你的诗是抄来的,不是自己写的。你快去,在写上几首,让他们见见你本事。” 岳峰仔细听去,果然是有人不忿自己写出了好诗,在哪里低声讽刺。特别是先前讽刺自己的那个姓张的名士,竟然也不顾气度的在台上面应和,不过他哪里会在乎这些人的说法。 “峰儿,即使如此,你何不再上去写上两首。”一边的宁中则突然看着岳峰开口道:“我看那朵淡黄色的牡丹花甚是不错,你就上去给我拿下来吧。” 岳峰脸色不由有些苦涩,可是看着宁中则满是期盼的神情,终究是软了下来。反正这次已经出了风头,倒不如将风头出大点,而且自己记忆中还有几首关于牡丹的诗,倒不不若全部写下来。再加上他对这些牡丹还真起了写心思,错过了这次机会可就浪费了。 犹豫了一下,岳峰很是果决的开口道:“好,看我将上面的花全都搬空。师兄,六猴儿,还有灵珊、高根明,嗯,还有其他的人,你们全跟更我走,到时帮将周围的人给拦住。” “师兄,还有我,我想要那个有两朵花。”便再次,舒奇也是拉着他开口道。他所指的那盆花有一红一蓝两朵,是一种被人称作是“二乔”的花。但是此盆花更为特殊,但从花瓣还有花的大小上,便比其他的花要好上许多。 “好,一起去。”岳峰点了点头,开口道:“不过你们可要帮我拦着人,别让她们把我给缠上了。不然,我回去后找你们算账”岳峰再次警告了一下众人,再一次朝着台上边走去,而令狐冲他们连忙上去帮忙开路。 不一刻,岳峰再一次到了台上。他这刚一上去,就引来了好大一阵轰动。台下的那些女子们先前被令狐冲他们给拦住,无法近身,此时抓住了机会,便直接将手帕或者是香囊我上面扔,同时发出一声声鼓噪。 还好岳峰武功不错,而身法轻功更是优秀,轻易便全都躲了开去。可是那些“名士”们就无他这般幸运了,却是被捎带的给砸中了,只好暗骂不已,却无任何办法。如此一来,台上台下一下子就乱成一团。 “各位安静了。”便在这时,那肥胖老者开口道:“岳少侠竟然又上来了,想来必然又有佳作,众位快快坐下来,看岳少侠会有何作为。”他话音落下,台下就有小厮帮忙劝阻。但依旧过了许久之后,才彻底静下来。 “岳少侠,不知你是否另有佳作,想要上来再试一番。”他这话,当然仅仅是客套。毕竟,就算是有“斗酒诗百篇”的李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也无法连续一下子写出几首传世名篇。 而岳峰有了先前那一首,自然也不好用其余差一等的来应付。至于其他人,已有珠玉在前,哪里还敢轻易出手。如此一来,反倒是一件幸事,可以将其他的绝品牡丹通通留下。相对而言,被拿走的那盆不是那般重要了。 不过岳峰还没开口,怀中一直很安静的舒奇就喊道:“是啊,我师兄说要将这里的牡丹全都搬空。” “哼,小子胡说八道。”那姓张的名士脸上突然露出不忿,开口道:“先前不知从哪里抄来一首诗,我们全未见过,现在安敢继续狂言。” “呵呵,张先生说笑了。”那肥胖老者先是万分不满的开了姓张的一眼,这才满脸笑容的对着岳峰言道:“岳少侠,莫非你真的另有佳作了。” 张姓名士不满的哼了一声,却也不开口。毕竟这老者是张家园的主人,他想要得到绝品牡丹,关键还是要靠着老者分配,更何况此时牡丹数目不住。 岳峰先前还只是为了夺花,此时听了姓张名士的话,有添了几分与之相争的义气。当下点了点头,将舒奇放在了地上,直接拿起笔来就开始在纸上写了起来。 “摩罗西域竟时妆,东海樱花侈国香。阅尽大千春世界,牡丹终古是花王。”这一首诗,是清末王国维所写,比先前的那首还有强上许多。而其中的樱花,从境外传入时间还并不长。故而此时也已经在中原大地上有所种植,不过却主要聚集在东边。可是稍有见识的,也全都知道樱花的存在。此诗一出,又是迎来了一阵阵的喧哗与称赞。 写完这首诗后,岳峰依旧不停留,就继续开始下笔。 “谷雨三朝香气摇,光华尤觉满云霄。雪霜历尽精魂在,一夜春风吐二乔。” “如酥小雨近阶无,含蕊牡丹容自殊。更待来年春色好,花开香气满新垆。” “春上牡丹花,迎风吐嫩芽。天香时至起,今日到吾家” “临水天涯望,长空雁又来。春风吹雨绿,先引牡丹开。” 这接下来的四首,却是来自于汤显祖的牡丹亭。岳峰还记得当初高中语文课本上,有一篇关于牡丹亭的文章。而相应复习资料上,更是有这牡丹亭中的一些诗句。岳峰当初一时心动,便全都背了下来,而此时却派上了用场。 写完五首诗后,岳峰不由的有些词穷。沉吟了许久,却又想到了另一首,就打算继续写。却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岳少侠手下留情。” 岳峰抬头看去,却见那肥胖老者满脸苦涩的看着他。岳峰这才冷静了下来,将五首诗全部传了出去,而自己,则带着华山弟子们挑选牡丹花去了。 不一刻,五盆牡丹花已经挑选好了。如此一来,十盆绝品牡丹便有一大半被岳峰给拿去了。而十几个华山弟子聚在一起,看着台下面一群虎视眈眈的人,不由暗自有些焦急。毕竟他们虽然会武功,可却不敢再次随意使用。面对这么多人,不由的全都有些发怵。 “向前冲。”过了许久,令狐冲一声令下。将拿着牡丹花的五个弟子围在中间,而岳峰抱着舒奇站在最里面。一声令下之后,所有人赶紧朝着岳不群的方向奔去。 不过台子下面早就有了准备,前面便有一群少女们围了过来。还好华山派的众人都十分讲义气,将她们阻住,始终都进不了岳峰身来。特别是岳灵珊,见华山派其他人都是男子,不好动手,自己便主动冲在最前面肆无忌惮开路。 不过即便如此,却也依旧挡不住这些人热情,手帕与与香囊之类的直往岳峰砸来。不一刻,便连绣鞋、耳环、发钗之类的东西也飞了过来,甚至其中还有一件抹胸。 “师弟,我们发了。”便在此时,令狐冲很是郁闷开口道。只见他手中拿着一个金镯子,怕是足足有半斤中。此诗,头上也微微有些红肿,显然是被镯子给砸中的。还好他武功不错,虽说被砸中了,也没啥大事。 岳峰此时更是满头大汗,可却是没有办法,只要继续努力去躲闪。 只可惜,一波未平,而一波又起。岳峰等人正努力往出冲时,突听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喊道:“兄弟们,我们也上去砸。” 这话音刚落,便听到一群人的迎合声。紧接着,又一大堆东西扔了过来。这一次仍过来的东西,再也不是什么手帕香囊,而是板砖和桌子茶具之类的东西。 原来几乎全部的年轻女子们都过来围堵岳峰,台下面只剩下那些年轻男子。这些人先前因为岳峰文采非凡,不好说些什么,而此时却是又忌又恨,此时全都过来努力报复。但是这样一来,那些围堵的女子们却只好稍微推开了一些生怕不小心被殃及池鱼,岳峰等人反而更容易出去了。 而此时,原先还热闹无比的花会刹那见就彻底被打乱了,反而成了对岳峰等人的的追讨大会。前面的岳不群夫妇刚开始还等着岳峰等人,可是看到后来的这副场景,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就率先往出走。 岳峰躲了一会,也就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见到了板砖之类的东西,他直接挥手给就给摔在地上,免得弄脏自己的衣服。至于香囊手帕之类的东西便任由砸在自己身上,反正也不怎么疼。 突然,一个粉红色的东西从远处飞来,起速度甚是迅捷。看样子,出手的人还身据几分内功。岳峰仔细看去,却是一个香囊,于是就并未在乎。 那个粉红香囊从远处飞来,砸在了岳峰头上。突然,岳峰听到“碰”的一声轻响,似乎是有东西破裂了。紧接着,一股粘稠的东西从头顶留下,直接粘的岳峰满脸都是。 岳峰连忙伸手朝着头顶的香囊摸去,直接香囊被人给开了一个口,而此时里面全是破碎的蛋壳。原来先前香囊里面被装了一颗鸡蛋,然后直接对着岳峰砸了过了。 岳峰还没来得及马上几句,就见到连续十几颗鸡蛋从远处飞来。还好这次他有了准备,再也没有被砸中。 “舒奇,看到是谁扔的鸡蛋了没有。”此刻岳峰心中怒火万丈,开口问道。先前他只顾着躲避,却没有来得及细看。而舒奇却被他抱住,却很是轻松。 “看清了,可是人已经跑了。” 岳峰暗骂一声晦气,刚准备说几句话,却见到远处又飞来几颗鸡蛋。原来其他人也学会了,拿起鸡蛋朝着岳峰咋了过来。这些鸡蛋,是张家园里的市集所卖的。毕竟,今日是牡丹盛会,如是有人借机买点其他的东西。不过他们的准头差的很远,全都砸在了周围人身上。 过了许久之后,岳峰等人总算是从张家园中冲了出来。此时,那些追赶的人也都已经散去,岳峰等人也和岳不群夫妇聚在了一起。 一群人中,个个都非常狼狈。尤其是岳峰,头上被一颗鸡蛋给砸中,蛋黄蛋清粘的满脸都是,悲惨到了极致。其他人,虽说好点,但也抢不到哪里去。 “对了,那些牡丹花好了没有。”岳灵珊一惊,开口问道。 “放心吧,就算是我们被砸了,也不能让花被砸啊。”令狐冲叹了口气,此时,他左脸上有一个黑色,头上挂着几片碎青菜叶子,开口道:“还好我们都会武功,不然就全都惨了。到时师弟,这次风头可是出的了。” “我宁愿不出这风头。”岳峰此时郁闷到了极致。出风头是好事,可是风头出大了,就会物极必反。 不一刻,众人全都回到了客栈中,而岳峰正要及至去好好洗洗。岳不群却突然开口道:“你们都已经玩了好几天,也差不多要据需赶路了。三天后,我们就集体离开洛阳。” (这章七千字,红票、收藏、点击、捧场,都求。最关键的是求粉丝,点击作品首页作者名旁边的关注,成为我的粉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