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相见(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九十九章 相见(1)

回到了客栈之后,岳峰便对五盆牡丹做了一番分配。其中一盆交给了宁中则,两盆送与岳灵珊,一盆留给了舒奇,还有一盆送给了那些女弟子们,让他们帮忙照看。而最后一盆牡丹,却是让岳峰自己给留下了。 岳峰留下的这盆牡丹花,却是纯白色,可是说是十盆牡丹中最好的一盆,也是他最为喜欢的一盆。即便先前岳灵珊万分哀求,他都不肯送出去。最好只要以多给岳灵珊一盆的条件,才将她安抚了下来。[] 牡丹花为花中之王,有王者风范,而白牡丹,更是寓意为高洁、端庄秀雅、仪态万千。这盆牡丹,更是绝佳。只需稍一靠近,便可闻到一股幽香,而放在阳光下观察之时,周围更是会散发出五彩的光晕。这样品级的牡丹,才真正算得上是万金难求。 岳峰回去梳洗了一番,就一直对着这盆牡丹花细细把玩,直过了良久之后,才有些不舍的放了下来,可是依旧是时不时的走近看上那么两眼。 及至晚间,岳峰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因为,在过三天华山派众人就要离开了,现在早点收拾一下,到时候也不用太过匆忙。岳峰所带的东西并不多,实际上就是一把剑和几件衣服。至于其他的,自然有宁中则等人帮忙收拾,无需他为之关心。 而他将要收拾完之时,才突然从包袱里面发现了一本书,时间上面写着笑傲江湖四个字----正是莫大送给他的那本曲谱。 想到此处,岳峰不由暗自好笑。自从他拿到这本曲谱后,还真没太当成回事。毕竟,曲谱不是武功秘籍,岳峰实在是提不起兴致。当初答应了莫大,也不过是对曲阳和刘正风的事情感到有些愧疚,其实并未真正做出什么承诺。 离开华山之时,他还故意将曲谱带在了身边,打算要路过洛阳是将曲谱交给有缘人,也就是日月神教的圣姑任盈盈。未料到一来洛阳十多天,全都给忘了个干净。 如非这次他收拾东西时,看到了曲谱,怕是要彻底错过了这个机会。此时想起,岳峰也不好真的不管,自然要做一番交代。好在华山派众人还要在洛阳停留三日功夫,事情还依旧来得及。 等到第二日吃过午饭后,岳峰就招呼了一声已经练完功的舒奇一同离开了客栈,到街头先做了一番打探。 关于小说中任盈盈具体在哪里隐居,岳峰还真记不清楚了。毕竟他当初虽将小说中读了好几遍,但也没有全部背会。若是刚重生之时他或许还有些许可能记得,可是之后他一心沉浸与武学,对这些细节东西自然不会有什么映像了。 无奈之下,岳峰只好到街上去打问了一番。好在绿竹翁虽然只是普通的篾匠,但却在洛阳城中有些名气。岳峰只不过随意走了几处茶馆酒楼,便已经知晓了绿竹翁的住所就是在城东。毕竟,一个老篾匠竟然能够精通音律,的确是见奇事。 不一时,岳峰就和舒奇两个人来到了城东。 昨日牡丹花会所在的张家园也是在城东,而花会虽说以第一日最为热闹,可是此后依旧要延续好几天。虽说接下来的日子再无如昨日那般夺花的活动,但张家园大大门却正式打开,无论男女老手,贫富贵贱,所有人都可进去观赏牡丹,故而去那里的人就更多了。 岳峰一到城东的范围,就连忙躲开了张家园,生怕被人认出。昨日的风头他出的着实有些大了,那种被人给缠上的感觉也的确不妙,及至此时岳峰依旧是心中有些后怕。于是乎,岳峰拉着舒奇在城东才走了一小会,就悲剧了迷路了。 岳峰本来就有些路痴,即便刚走过的路也未必能记得清楚,而身边的舒奇更是一个小孩。还好他方位感还行,两个在城东整整饶了好几个时辰,才绕了出来。而此时,天已经将要黑了下来。 暗自叹了口气,岳峰心中全是无奈。眼看这么一天就要白忙活,早知道就不出来。 “师兄,快看哪个人。”突然,舒奇拉了拉岳峰的衣服,又指着远处开口道。 岳峰微微一愣,连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年纪十三四岁,身穿浅黄色的小女孩,正在前面快速走着。她手中拿着一盆粉红色的牡丹,脚步甚是轻盈,显然身据轻功。岳峰眉头微皱,只感到人似乎有点眼熟,可怎么也记不起来。 想到此处,岳峰心中便不由很是奇怪。因为修炼内功的缘故,他的记忆力要比前世好上许多。但这种好,只是相对于武功一类他感兴趣的东西,对于人而言,却进步不大。特别是现今他武功渐高,除了是高手或者和自己利益密切相关的人,他见过之后就直接忘掉。 而眼前的人既然有点眼熟,那十有八九他是见过的。过了一会,岳峰也不再思索,才略带着点取消的口吻开口问舒奇道:“怎么,舒奇也想女孩子了?要不师兄我给你追上问问。” “不是。”舒奇一急,将岳峰没有反应过来,连忙开口道:“她就是昨天给你扔鸡蛋的那个。本来还有一个人砸中你的,带着面纱,不再这里。” 岳峰稍一迟疑,心中便不由全是怒火。昨日的事情他可是记忆犹新,那一颗鸡蛋可是让的霎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到现在也全然无法释怀。 重生以来将近二十年,只有他占别人的便宜,哪里有被别人占便宜的道理。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岳峰自然要好好报复一下。 岳峰看着前面的那个小女孩,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再次开口问舒奇道:“你看清楚了,人没错吧。” 他这一问,舒奇反倒不那么确定了,迟疑了一会才说道:“应该没错吧,衣服好像一样,人我没看清楚。” “应该没错,那就够了。”岳峰点了点头,开口道:“走,我们跟上去。” 不一刻,岳峰就随着那小女孩穿过了一片巷子。紧接着,岳峰眼前就出现一大片绿竹丛。竹叶迎风摇曳,雅致天然。竹林深处,有五六间竹屋。而那小女孩,便是进入了竹林,消失在了竹屋里头。 同时,远远的,岳峰就听到一阵琴音从竹林里面传来。琴韵丁冬,听起来甚是清越,让整片竹林都显得分外宁静,使人心中的烦躁也一下子少了许多。岳峰也不靠近,只是站在远处细细倾听。他越听,越是感到这琴声是妙不可言,不由暗自称赞。 过了片刻,岳峰才收回了听曲的心思,而看着眼前的景象,在配合上先前在城中问路所得,岳峰已经笃定这里就是自己的目的地,绿竹翁的住所,任盈盈的隐居地。 岳峰心中不由暗骂:魔教的人果然都是不可理喻。自己昨日不过是出了点风头,但凭借的却是自己的本领,有必要让自己当众出丑?再说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没得罪过几个人。当然,得罪他的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都已经被他给加倍报复回去了,并且几乎无任何报复回来的可能,怎么就招惹了这等无妄之灾。 虽说他还不确定,昨日是不是里面的人在作弄自己,可是岳峰已经不去管了。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泄愤,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看着眼前的竹屋,岳峰却是再也连一点过去送曲谱的意思也无,反而目光不停的闪动,不知在打什么注意。 毕竟,别人的事情在重要,也绝对没自己的事情重要。关于莫大交与他的事情,早就被他完全抛在了九霄云外。过了片刻,岳峰长长的舒了口气,开口道:“舒奇,走,师兄我教你去放火。” 说干就干,岳峰是一点也不迟疑。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而周围更全是绿竹,想要找点能放火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见易事。但是这些,丝毫也难不倒岳峰。 岳峰先是直接挥手砍下几根青竹,然后便用处内力将里面的水分烤干。以他如今的内力,做这些事情自然无丝毫压力。不到一袋烟的功夫,连续七八根青竹就彻底变成了焦黄之色。 岳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火折子,将竹子一头点燃。没了水分的竹子,最是易于着火,很忙火光就冒了出来。 离着竹屋还有好几百米,岳峰就双手持着竹子,朝着竹屋掷去。两根燃烧这火焰的竹子,罪责岳峰的力道直接高高飞起,便落入了房子上。而那竹屋,也完全是由竹子搭成。 这几天的功夫,洛阳虽说是下了几场雨,但那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故而很是有些干燥。故而竹屋一碰到了火苗,便迅速的燃烧了起来,火焰直接就从空中冒了起来,老远就看的万分清楚。 岳峰只感到心中十分畅快,丝毫也不停留,直接将手头的其他几根火把丢了过去,最后他还抱着舒奇,将最后一根火把给扔了过去。 听到远处火烧竹子的噼里啪啦的响声,岳峰听的是万分高兴,赶紧抱着舒奇转身就跑。 “是哪位英雄来此作弄小老儿了,还请出来一见。”突然,远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里面全是愤怒。他才刚刚躺下来休息,便听到竹屋里面有了响动声,境界这便发现了火光和自己小姐愤怒的斥责声。 绿竹翁刚开始还以为是有人不小心失了火,便连忙打算去灭火。可是很快就看到天空中飞过来一道火光,落在了自己屋子里。见多识广的绿竹翁自然知道是发生了怎么回事,赶紧跑了出来开口就骂。 岳峰一想,便也想到那人是绿竹翁。听到了绿竹翁的问话,岳峰只要脑筋没犯傻,自然不会逞英雄站出来回答。此时,他刚刚点了人家的房子,正有些心虚,自然是跑的更加快了。 此刻天已经彻底黑了,而时间更是三月初,也无半点月光。岳峰离绿竹翁距离本就很远,即便内功到了夜能视物的水准,也决计看不清人。 可是偏偏他穿着一声白衣,甚是惹眼,而且跑动间也不免弄出点声响,于是绿竹翁就随着声音追了过来。 还好岳峰轻功绝佳,此时更是差不多超越了所谓的万里独行田伯光,不一会就进入了洛阳城,将绿竹翁甩的没了影子。 将近回到客栈时,岳峰心中依旧全是舒爽。突然,他心念一动,停下了脚步,开口问舒奇道:“舒奇,你说我们今天干什么去了。” 舒奇甚是乖巧,看着岳峰,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开口道:“今天我们在城东游玩,结果突然发现有人放火。过去看时,火却已经灭了,故而回来的有些晚了。” 岳峰一听,脸上笑意不由更加浓了,揉了揉舒奇的头,笑着道:“说的好,我们是华山派的少侠,是英雄好汉。杀人发火之类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做,不过助人为乐到时要能做就做。”说道这里,岳峰才抱着舒奇往客栈中而去。

下一篇   第一百章 相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