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相见(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章 相见(2)

岳峰回到了客栈,果然就见到宁中则坐在大厅中等候。 事实上,岳峰素来最重规矩。就连他平日里整治得罪他的华山弟子们,也常要披着规矩的皮,更何论其他。似这种私自深夜外出迟会的情况,几乎还从未有过。[] 而这几日,岳不群夫妇也不知是否是因为看出来了些什么东西来了,对他看管的更是万分严格。即便每日外出,也不许让他独自离去,非要在他身边安排个人。回去之后,更是要细细盘问他去了何处。 对于这种情况,岳峰本应该是非常头疼,可是他既已打定了主意,等福建辟邪剑谱之事一了,便要独身离开,铁了心要避开岳不群等人给他定亲之事。留在岳不群等人身边的时间,怕是真的不多了。而等下一次重新回到华山,却又不知在何时。故而,对于这几日的事情他也就不怎么不在意,反而很是乐意的接受着他们的关怀。 见岳峰回来,宁中则先是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但很快就一闪而逝,板着脸开口问道:“峰儿,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岳峰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开口道:“没去哪里,去城东看郭令公故居之时,看到有一处地方着火了。于是便随着众人过去看了看,准备去帮帮忙,没想到就回来的迟了。” 宁中则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多管闲事可不是岳峰的性格。至于城东到底是否有没有着火,只需稍一打探便可以知道。不过,看着岳峰满脸喜悦的神色,宁中则不由的开始有些怀疑。依旧是露出审问的表情,开口道:“真是如此?” “自然是如此。”岳峰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完全看不出一丝作伪。 “师娘,师兄他骗人。”舒奇突然从岳峰身边走开,躲在了宁中则身后,指着岳峰开口道:“师兄他放火去了,进来是还让我编谎话骗你。” 岳峰心中大恨,直接伸手就将舒奇揪了过来。舒奇却是一点也不害怕,开口嚷道:“师兄他放火少人家小姑娘家的房子去了,还教我怎么去放,偏偏他还不让我说。” 岳峰看着舒奇恨的牙根都有些发痒,于是狠狠的在舒奇身上扭了两把。 舒奇大叫了一声,直接甩开了岳峰,又躲在宁中则怀里了。 宁中则听的却是心中全是狐疑,很是宠溺的揉了揉舒奇的头,开口道:“峰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老实交代。” 岳峰不由一下子满脸苦涩,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老老实实的给宁中则讲了出来。从被人丢鸡蛋这件事情说起,到发现了是谁干的,以及最后的放火逃走,全都说了。 宁中则听着,先是有些哭笑不得,接下来心中疑惑就不由愈加多了,看向岳峰的目光不由万分的奇怪。 岳峰讲完事情的经过,等待宁中则责骂之时,出乎他意料的是宁中则什么也没说,便匆匆离去了。只是吩咐他早点休息,以后做事要注意分寸。 岳峰脑海中回想着宁中则离去时的表情,脸上的苦意更加的浓了。很明显,宁中则是误会了些什么。不过,这也并不是很重要。毕竟,他与那任盈盈道目前为止是连面都没有见过,而且用不了多久他就要离开洛阳,估计两人更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最关键的是,他身为华山派弟子,而任盈盈却是魔教的人。以他的身份地位,也绝技不可与之有任何的关联。否则的话,即便他初步有了蔑视一切江湖规则的武功,不会畏惧。但是也要因此而凭添无数麻烦,生出几多波折。这点分寸,他还是万分清楚的。 到了第二日清晨,岳峰看着手中《笑傲江湖》的曲谱便不由的继续开始发愁。 想起了昔日关于曲阳的死,此时岳峰心底依旧还有着几分愧疚。即便当初他所做的一切都为了五岳的大局,可曲阳终究还是死在了他手中,这一点,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否认。 等想到昨日自己放火烧房间的事情,岳峰又不由自主的生气了报复之后的快感,有一种想要去看一看的欲望。一念至此,岳峰便也不再迟疑,便走出了房间。 他才刚一出去,就见舒奇正守在门口。舒奇见到岳峰出来后,脸上立马就挂出了做错事后全是歉意的表情,低声开口问道:“师兄,你要去哪里。” 岳峰冷哼了一声,开口道:“出去转转,你不去练武,站在这里干什么?” “嗯嗯。”舒奇哼了两声,脸上闪过些许迟疑了一下,这才继续低声道:“师娘让我将你看紧了,无论你去哪我里都要跟上。”此时,他正值换牙的年纪。说话时露出缺了一颗的门牙的空洞,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岳峰看着他这一幅表情,不知为何就是一点气也生不起来。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开口道:“那就和我一起走吧。” “我就知道师兄最好了。”舒奇很是欢畅的叫了一声,一把将岳峰给拉住,同时开口嚷道:“待会出去了,你要给我买糖吃,就昨天的那种。” 从客栈离开后,岳峰直往城东而去。有了昨日的经验,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就来到了绿竹翁的竹舍所在小巷。 远远的看去,只见绿竹依旧如昨日一般清脆,可是前面小院里的竹屋已经由原来的五间,成了现在的三间。而地面上,更是留下了不少竹子燃烧过后的灰烬,显然是还没来得及完全清理。 同样和昨日一般,岳峰远远的就听到了琴音。不过今日的琴音,全无如同昨日一般的恬淡清远,反而全是浮躁不安,隐隐的,里面还流露着几分怒火。 岳峰听到后自是大为快慰,只感到前日花会带来的郁闷一下子全都消失了。用着惊醒的眼神扫了一边的舒奇一眼,岳峰这才上前朗声道:“竹翁可在,华山派岳峰前来求见。” 随着他这话音落下,就听前方的琴声一阵错乱。紧接着便是“铮”的一向,似是琴弦断裂的声音。接下来,琴声就彻底停了下来。 岳峰不由微微有些诧异,却听到远处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开口道:“贵客前来,恕老朽有失远迎,还请自己进来。这声音,正是昨日追他的老者,绿竹翁所发。 岳峰沉吟了一下,也不再迟疑,便拉着舒奇的手上前,进入了小院。偷偷扫了那两间被烧掉的屋子,岳峰心中又是大爽,脸上却没半点表情。就连舒奇,一副目不斜视的表情,看不出丝毫不对。 紧接着,就见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篾匠走了出来。 岳峰一见这人之后,心神就不由为之一震。若不是他早就清楚,竟然从那绿竹翁身上看不出多少会武功的迹象。这种情况,如不是完全不懂武功,就是同岳峰这种修炼了高深内功的人才可以做到。想起绿竹翁的师承似乎同日月神教前教主相同,岳峰这才微微有了些释然。 绿竹翁脸上却是带着几分苦涩,对着岳峰拱了拱手,开口道:“昨日舍下不小心失了火,有些怠慢贵客了,还请勿要见惯。不知岳少侠,前来何事?” 岳峰同样拱手回礼,开口道:“在下昔日受人之托,需替一本帮一本曲谱找到传人。近日来到洛阳,听闻竹翁你甚精音律,故而特来一见。” “曲谱?”绿竹翁微微一愣,很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岳峰,过了一会,开口道:“不知少侠你可否将曲谱拿出来,让老朽看上一看。” “自是可以。”岳峰很是爽快的点了点头,便将曲谱交给了绿竹翁,没有一丝的不舍。对他而言,曲谱不是武功秘籍,留下来没有半点用处,反倒会成为麻烦。 再说了,以岳峰雁过拔毛的性格,就算是没有用的东西,也不会直接就送人了。毕竟,曲谱对他没用,但并非对其他人也没用。就比如宁中则,虽说技艺不高,但很是喜欢弹琴。就连岳灵珊,也是顺便学了那么一点。而岳峰,更是早在当初刚回到华山之时,便托人将曲谱重新给抄了一遍,这才将原本给交了出去。 绿竹翁有些迟疑的拿过了岳峰递过去的曲谱,刚一翻开,脸上就不由异色连连。接着,双眼中就不由自主的爆射出两道精光。紧接着,绿竹翁似乎就忘记了一切,有些失神的推开门,回到了房间。 不一刻,房间里面就传了琴声,正是当初刘正风与曲阳所奏的曲子。不过却不再是琴箫合奏,只是单有琴声。没多时,曲子就将要到了尾声。此刻,琴音却是愈来愈高。这里本应当是整个曲谱最精彩之处,可偏偏琴音给人一种难以维持下去的感觉,令人听之欲呕万分难受。而琴音,也是再也无法维持,很快便戛然而止,没有真正的演奏结束。 房间里传来了绿竹翁的叹息声,声音里面很是有些萧索。不一刻,箫声又传了出来。可是到了结尾处时,箫声同样也是变得万分尖锐,难以持续下去。 过了许久之后,绿竹翁才颤颤巍巍的从房间中走出,面色全是灰败。看着手中的曲谱,绿竹翁对着岳峰开口道:“岳少侠,看来小老儿与着曲谱无缘了。” 突然,他目光一闪,开口道:“不过小老儿的姑姑也同样在此间,他的琴艺更甚小老儿一筹。不知岳少侠可否收稍后片刻,让她老家去瞧瞧?” 岳峰的目的便是要将曲谱交出去,听到绿竹翁所言,自然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绿竹翁对着岳峰点了点头,便走向了另一间房子。他方将门推开,岳峰就闻到了一股清香从传了过来。这股清香甚是淡雅,可偏偏隔了老远就可以闻到,而且这香味还给了人万分舒爽的感觉。 很快,房门再次被绿竹翁给关上了,香气也是消失一空。过了片刻,便有箫声从里面传来。这一次传来的箫声,远要比方才绿竹翁所奏的好的多。特别是到了曲谱的末尾,曲子猛地忽高忽低,高的时候很高,低的时候有很低,变化非常迅捷,如此连续来了几个转折,似乎虽是都要断去,可偏偏又持续了下来,反而更见奇妙,令人回味无穷。 箫声完了之后便又是琴声传来,直到琴声完后许久,整个曲子都依旧留在人心间,无法彻底散去。若不是琴箫之声是分开的,岳峰还怀疑自己又回到了曲阳毙命的那一夜。 过了片刻之后,便听到房间里面有一个声音幽幽的道:“可惜了,琴箫合奏,世上哪里去找这一个人去?”那声音婉转,分明便是一个少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