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相见(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零一章 相见(3)

听到里面之人的声音万分柔美,岳峰脸上不由闪过一丝笑意。 这等美妙的声音,不要问也是一个小姑娘发出来的。至于小说中的令狐冲也真够蠢的了,竟然凭借这绿竹翁叫里面的人姑姑,便将其当成了老太婆,心中更是无一点怀疑。即便同样发现了声音不对,却又以为对方是雅善音乐,自幼深受熏冶,因之连说话的声音也好听了,至老不变。 不一会,绿竹翁就从里面走了出来。不过此时他手中并没有拿先前的曲谱,脸上同样也是多了些兴奋之色。对着岳峰拱了拱手,绿竹翁开口道:“让少侠久候了,姑姑请小兄弟你进去一见,有事情相商。” 岳峰看着前面的竹屋,不由微微迟疑了一下。不过他如今也算得上是艺高人胆大,即便屋中真有埋伏,也不会有多少畏惧。于是对着绿竹翁点了点头,便将舒奇互在身后,阔步走上前去。 推开房门之后,先前的那股清香再次扑鼻而来,岳峰心中不由为之一畅。放眼看去,只见房间甚是空荡,完全不似女儿家呆的地方。但里面摆放的物事却全都是精巧而又雅致,一看就知主人的品味很是不俗。 岳峰心中暗自赞了一声“好”,同时也满是遗憾:看来昨日是放火烧错房间了,早知道对方只住在这里,他就专门烧这间了。 而在房间的后面,是一座小榻。小榻的前方放着一张茶几,上面摆着一具短琴。而段琴的旁边放着三两本曲谱,在最上边的那本已经被翻开,正是岳峰所送来的的《笑傲江湖》的曲谱。 至于小榻的四周却是被密织的粉红色纱帐围住,看不清里面的半点东西,只是隐隐的有一个人影。想来是女儿家不方面见外人,故而才如此为之。不过从里面,却可以清晰的将外面的人看的一清二楚。似是发现了岳峰看过来的目光,里面的人影竟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岳峰眼中异色一闪,堂堂的日月神教的圣姑,应该不会被人给吓着,那必定是为了曲谱。而小说中的任盈盈,最厉害的不是武功,也不是心计,而是在于音律,甚至她的水准已经超越了写出这曲谱的刘正风和曲阳二人。不用说,对方在这音律上费了极大功夫,故而才会对这曲谱如此重视。 想到此处,岳峰就不由有些后悔,不该如此轻易将这曲谱交出去。即便要给,怎么说也要从中拿到一点好处。不过时间还早,待会说不准还可以讲讲条件。一念至此,岳峰原先急于离去的心思就不由淡下去了。 里面的姑娘似乎也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柔声开口道:“少侠请先安坐,在下有事想问。” 岳峰听到后,便点了点头,就坐在了小榻不远处的桌子边上。这张桌子上,放着一个棋盘,上面还摆满了棋子。应该是不久前有人在这里对弈过,只是岳峰对于围棋完全不懂,故而哪方占优势都看不出来。 岳峰坐下之后,便让舒奇站在了一边。此时,他离小榻的距离更近了一些,只感到先前的那股香气愈加的浓郁,分明就是从小榻里面传出来的。 不一会,就有一个穿着浅黄色衣服的小女孩从竹屋的后门中走了进来,正是昨日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小女孩先是给岳峰和舒奇各自到了一杯茶,却也没有出去,反而是站在了小榻边上。 岳峰看着这个小女孩,心中熟悉的感觉更加明显了,可是依旧想不起来。不过他也没多问,拿起了小女孩递过来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至于舒奇手中的那杯茶,则是被他给伸手夺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岳峰的这番动作,可以说是万分的失礼,但他也不得不如此小心。以他现在的功力,虽未到百毒不侵,但也差不了多少,至于舒奇却是不行。要是糟了人毒手,后悔也迟了。 似是发现了岳峰的动作,那小女孩很是不满的白了岳峰一眼。至于小榻里面的姑娘,虽说岳峰没有看到,但也能猜到对方的表情绝不会太好看。 好像是听到了有人咬牙的声音,紧接着纱帐中的姑娘再次:“岳少侠先暂且歇息。对了,旁边的周围小兄弟是谁,怎么跟着岳少侠到这里来了,莫非是岳少侠的儿子?” 声音依旧万分的轻柔,同样依旧是如先前般婉转动人,岳峰听到后却是不由自主的脸色一变,刚刚含在口中的一口茶不由自主的被喷了出来,脸色更是一下子又红又白。 岳峰连忙从怀中拿出一块手帕将自己的衣服擦干,这才醒悟到对方是不忿自己先前的戒心,专门来作弄自己。 事实上,岳峰虽说看起来年轻,只有十六七的样子,可实际上他早已经二十一岁了,而且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许多人都清楚。另一方面男子的发育并不同于女子,可是说是有迟也有早。 就比如当代,十岁的男孩子做父亲,也出现过不少。而在此时,男的十二三岁成亲的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即便是未曾成亲,也有不少人会想让几个丫鬟来侍候。而向他这般年纪,有个七八岁的孩子的也不是太特殊。 一念至此,岳峰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万分复杂的,点了点头,竟然有些莫名其妙的开口道:“是啊,真是如此。” 这一次却是里面的姑娘不由自主的有些失态了,竟是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很快就没了声响。就来外面的小女孩,也是看着岳峰,好似看到一个怪物一般。 一边的舒奇却是突然拉了拉岳峰的衣服,低声开口道:“师兄不要胡说,我是有父亲的。” 他这一句话,却是让岳峰猛然清醒了过来。舒奇虽然也是孤儿,但并非如令狐冲那样从小就失去了父母,而是在五岁之时被岳不群带上山的。关于他的身份,岳峰虽说是不清楚,但也知道与华山派有不小的关联。不然即便他资质不错,也不会这么早就被岳不群收为正式弟子。 同样,舒奇的这一句话,却让岳峰心中生了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好似一下子失去了什么东西。回想起自己重生以来,已经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了。这二十年时间,虽说几乎每天都在练武,可是说是过的一塌糊涂,仿佛只是短短的几年一般。可是在前世,他却也足足活了二十多年。 以前他完全沉浸于武学,心头无半分杂念。即便是想到了一些不该思考的东西,也会自主的将其排除脑外。可是自从武功陷入了瓶颈之后,他练武的时间一下子就少了很多,连带的,许多平日未有的情绪也慢慢重新浮现,甚至还有许多前世带来的感情。 回想起自己这些日子来同舒奇见的关系,似是早已经超脱了师兄弟间的亲密,也更非是亲兄弟一般。他好似真的就将舒奇,当成了自己孩子。以前岳峰可是从未想过,知道此时才猛然反应了过来。 只不过,舒奇终究是他的师弟,在舒奇的心中,他也只是一个对其万分关爱的师兄罢了。想到此处,岳峰心中不知为何就生出了一种欲望,一种被他一直压在心底的欲望,不由微微有了些失神。 至于里的那两个女子,显然被岳峰的回答给呛了个不轻。一个看起来才十六七的人,竟敢说自己已经有个这般大的孩子,亏岳峰敢应。知道许久才,纱帐中的姑娘才平静了下来。那个姑娘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岳少侠说笑了。对了,不知这曲谱是从何处而来。”说着,一双洁白如玉的手,从帷帐中伸出将曲谱那里起来。 岳峰却是愣了愣,这才清醒了过来,只是他还不知道那姑娘方才在问些什么,于是便开口道:“你说什么?” “姐姐问你这曲谱是从哪里来的?”那姑娘还为答话,站在外面的黄衣女孩便开口抢到。 岳峰扫了一眼这个抢着说话的女孩,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不满。 再怎么说,这曲谱现在还是自己的。至于曲谱的来历,自己凭什么要说出去。 “怎么,少侠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便在这时,纱帐中的姑娘开口道:“若是有,那便算了。这曲谱,我也不敢留,少侠请自便吧。” 岳峰不由的有些皱眉,到现在怎么好像成了他求着别人留下曲谱了?可若真把曲谱在带回去,这一天工夫不就白费了? 沉吟了一下,岳峰就开口道:“这曲谱,是衡山派的莫大师伯送给我的。是他老人家,托我找一个传人的。” “我爷爷是你杀的?”那个穿黄色衣服的小女孩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指着岳峰全是愤恨地开口道。 岳峰脸色霎间大变,猛的站了起来,看向了那个小女孩。此时,他才想起与这个小女孩在何处见过。 当时,应该就在刘府,似乎和刘正风的家眷是在一起。她说自己杀了他的爷爷,那这女孩必然就是曲阳的孙女了。 岳峰左手拉住舒奇,右手握住剑,就欲拔剑朝那女孩刺去,同时开口道:“你就是曲阳的孙女曲非烟了。” 此时,什么曲谱,什么日月神教的圣姑,全都被他抛出了脑海。本来他也不欲对一个女孩做什么,可是偏偏这女孩与他遇上了,而且看向他的目光中明显有几分仇恨。而对方又一个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以岳峰的性格,自然不会容这人再活在世上,即便他只是一个小女孩。 “不要。”纱帐中的那姑娘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冲了出来将曲非烟抱在怀中,开口道:“不要杀人。” 岳峰看了那姑娘一眼,只见那姑娘赤着双脚,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裙子。脸上虽不失半点脂粉,可相貌却是极美,美到岳峰从未见过的程度。 岳峰眼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惊艳,不过他神色却未有丝毫变动,便欲继续下手。 突然,他的眼角不由一跳,冷声道:“什么不要?她是曲阳的孙女,我杀了他的爷爷。她现在要找我报仇,我岂能留。”说道此处,岳峰身上的杀意不由自主的留露了出来。 那姑娘脸色不由一白,连忙拉住曲非烟的手开口道:“非烟,快说话呀!你忘了你以前说的了?” 此时,曲非烟早就被岳峰吓住了。她身子在不由的颤抖,泪水更是突然流了出来。听到那姑娘的话,曲非烟才颤抖着开口道:“刘奶奶说过,我爷爷是自己想死的,不能怪其他人。” 岳峰听到后,脸色这才微微缓解,却猛地冷哼了一声,一把拉住舒奇,直接转身便走,同时开口道:“曲谱就送与姑娘了,明日我华山派就要离开洛阳,我们后悔无期。”及至话说完之时,他的人早已经到了里许之外。 那姑娘听到岳峰的冷哼,只感到呼吸不由自主的为之一滞,至于她怀里的曲非烟,更是猛地一下晕了过去。 直到岳峰离去许久,那姑娘才醒了过来。将曲非烟放在榻上后,她的泪水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突然她猛地拿起茶几上的琴,直接砸在了地上。此外依旧感到有些不够,伸手将茶几给揭翻。 “小姐,你没事吧。”突然,门外有人开口问道,那声音很是雄厚有力,虽说很低,可却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那姑娘微微怔了一下,这才回到纱帐中坐好,同时开口道:“向叔叔,你怎么出来了,快进来了。” “我若是在不来,怕你们都要死了。”那人叹了口气,说话间,门便被他推开,走近一个五十来岁的汉子。这汉子关上门迟疑了一下,有开口道:“还好他没到气机杀人的程度,不然非烟就没救了。” “叔叔这是什么意思。”那姑娘听到后不由开口问道。 “你真以为那小子是心软,放过了你们?”那汉子叹了口气,开口道:“他却是个无情的人,发现了我在外面。若不是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孩,怕事情也不能如此善。这人,小小年纪,还真是危险,怕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怎么可能,叔叔不是已经突破了?怎么会不是他的对手?”那姑娘微微一惊,开口问道。 “突破了,突破了有能怎么样。那小子,实在是个异数。”这汉子又是叹了口气,开口道:“那史闻达,怕也不比我弱多少,不也是折在了他手中?本来我以为只是江湖传言,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那姑娘听到后,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她才再一次开口,不过此时她的声音却已经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开口问道:“对了,叔叔准备要去哪里?” “我?先随便去走走。听说五岳剑派的人要在福州讨伐我,到时自然要去瞧瞧。还有就是教主的事情,现在总算也有些眉目了。到时小姐,这次可能要暴漏身份了。这洛阳开来也不是什么久留之地?” “这到无所谓。”那姑娘摇了摇头,轻声道:“他也未必是什么嫉恶如仇的人,今日的事情也应该不会传出去。再说了,我的身份一向隐秘,也不是什么人就能猜得到的。对了,你说你过些日子要去福州,能不能带我也去看看?” “小姐这又是何苦呢?”那汉子叹了口气,开口道:“不过小姐既然决定了,我也就无话可说了,便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要是没有什么事,属下就暂且告退了。” “等等,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去半半。” (明天可能要请假,休息一天。不过现在说不准,如果不更新,就不另行通知了)

上一篇   第一百章 相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