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礼物(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零二章 礼物(1)

竹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岳峰自然一点不知道,同样他也没兴趣知道。此时,他却早已经进入了洛阳城,直往客栈而去。 先前在门外向问天虽说仅仅是发出了一丝气息,可依旧被岳峰给清晰的捕捉到了。如此一来,他不由的警惕心大起。而对向问天的身份,岳峰自然无法猜到,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的心情郁郁。 毕竟,这个世界虽说是以笑傲江湖的小说为背景,但却远无小说中介绍的那般简单。特别是那些大门派,存在着不少的隐世高手,就连魔教也不例外。就比不久前突然出来的那个史闻达,如今在多出一个,也不算的是怪事。 故而,岳峰,武功虽高,但一旦面对突发的情况,都要万分小心的来应对。 此时他的武功,虽说勉强占到了这个江湖的最顶层,可还远未达到天下无敌的程度。不说华山派的风清扬,魔教的东方不败,单是少林的方证、武当的冲虚、嵩山的左冷禅,乃至是是岳不群,都有着与他一战的实力。虽说最后胜负难以预料,甚至还要凭借个人运气,但相斗起来绝对不会轻松,至少在岳峰突破进入先天之前是这样了。 故而,岳峰不得不进行忍耐,继续的蛰伏下去。除此之外,确如先前向问天所言,舒奇的存在也必须让他多加小心。不然,除非是碰到了如同东方不败这样的高手,岳峰也绝对有全身而退的可能,去战上一战。 而且,能够做到让岳峰完全感觉不到存在,那那个人至少也是有先天的水准。对这样的高手,岳峰即便胜了,也没多少把握将其留下。若是自己杀了任盈盈和曲非烟两个,且消息流传出去,必然会引起魔教的大举攻击。这样的后果,就算是整个华山派也难以承受。 再添上曲非烟最后说出的话,并不是是作伪。毕竟,他如今的武学水平,已经隐隐接触到了一个神秘的层次。若是对方说了假话,他自然可以分辨的出来。也正是如此,岳峰才忍耐了下来,带着舒奇匆匆离去。 回到了客栈之后,岳峰再也没有出去乱走的心思了。只是静静的呆在房间中,等待着明日的离去。至于舒奇,自然不免有被叫去盘问了一番。至于他说了些什么,岳峰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自己也没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就算曲谱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而舒奇即便再聪慧,也终究是小孩,看不出什么深层次的东西来。 第二天一早,岳峰才刚刚起床,就听岳不群派人来传话,说是有人来访,专门找他的。岳峰听到后,心中不由暗恼。自己来洛阳之后,根本就没结实几个人,就单单昨日送曲谱是见了一趟魔教的圣姑。可是事情到此也算是有了个了结,他更是将话给讲的一清二楚来,难道对方依旧还要来纠缠。 岳峰走入出去后,果然就见到绿竹翁一脸倨傲的站在那里。此外,还有两名守门的外门弟子,脸色有些苍白,似是受了一点小伤。至于岳不群夫妇则坐于主座上,还有就是陆猴儿几个弟子侍立在一边。 岳峰见到绿竹翁这副表情,心下就不由生出了几分不满。不用才,便知道这两个弟子见绿竹翁打扮落魄,不似武林众人。于是乎言语间得罪了绿竹翁,才受到了惩戒。事实上,岳峰依稀还记得小说中,绿竹翁同样是因为相同的原因教训了王元霸的两个儿子。 当时的岳峰在读小说时,对于绿竹翁还挺是欣赏。可是现在,他思想早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毕竟,华山弟子受伤是小,可华山派掉了面子才是大。如若是随便每个人都可以进入华山派的驻地,华山派那成什么地方了。那两个守门弟子纵然有什么失礼,可却完全不能称得上是犯错,因为守住门不然闲杂人等进来,就是他们的职责。再说,就算是教训,也轮不到绿竹翁来,自有华山派的人进行惩戒,哪里需要他多管闲事。 还有就是绿竹翁明明身有武功,偏偏还打扮的很是邋遢,摆明是自己来找不痛快的。伤了华山派的人后,还全是不满的站在那里,更是不给主人面子。偏偏他还显露了一声好的武功,让岳不群等人不好说什么。这摆明是打华山派的脸,指华山派的人没有见识,连客人的武功深浅也不知道。 岳峰心中本就对着绿竹翁等人有些芥蒂,此时自然全都是朝着坏处想。越是如此想,他就越是觉得魔教这些人不是东西,全都不可理喻,故而一下子脸上全是不满。 此时岳不群脸上也微微带着几分不悦,可他并未如岳峰这般一味的恶意来揣度人心。此时,他更多的反倒很是诧异。全未料到岳峰只不过是出去走了走,竟然还结实到了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朋友”来。 见岳峰出来后,岳不群对着他点了点头,便开口道:“峰儿,这里前辈前辈要见你,说是有件礼物要送与你,你还不快去看看。” 岳峰扫了绿竹翁一眼,果然见到绿竹翁背后背着一个长长的木匣,不知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岳峰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对着岳不群躬身一礼,开口道:“父亲,在下与这位前辈只不过是有过一面之交,算不得朋友。至于所谓礼物,弟子更是不敢收。”说话间,他直接读者门外的几个外门弟子开口喊道:“来人,送客。” 自从岳峰那夜连杀十五名绝顶高手之后,他身上的威严便越来越重。从那之后,华山弟子门对他更是敬若天神,如有吩咐,莫敢不从。再加上当日岳峰所展露出来的紫霞神功,那他日后的身份也就更加不言而喻了。这样一来,华山派更是不会在有人不知趣,敢跟他最对了。 此时听到了岳峰的吩咐,门外立马便冲过来几个弟子,欲要将绿竹翁给赶出去。毕竟,有岳峰在撑腰,他们是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有人暗自希望自己受点伤,也要让岳峰给这个不识趣的老头一点教训。 绿竹翁先前还很是淡定,可是一见这景况,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他来时自然是信心满满的,毕竟他自信自己带来的东西,足够打动任何的学武之人。可是没想到岳峰竟然一句话也不同他说,就直接就赶人走了。这哪里还是昨日那彬彬有礼的少年,简直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绿竹翁不由心中大急,再也顾不上其他,赶紧开口道:“少侠,是小姐让我送礼物给你的,你就算是不想要,看看也行。少侠,你别先记着走啊!” 岳峰听到后,心中厌烦更甚。对于这些魔教的人,他是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愿意去招惹一点,直接转身,就回身离去。 “少侠,先别走。”绿竹翁一下子就头上全是汗水。若是他就这般回去了,怕是不死也要退层皮。绿竹翁急忙用转内力,将过来拉他的那几个人给弹开。这一次,他是一点也不敢伤人,甩开后,直接就欲朝着岳峰冲来。 “峰儿,即是如此,你何不看上一看。”此时,岳不群将绿竹翁满脸的为难,心中也是起了好奇之心,开口道:“若是真不喜欢,在送客不迟。你如此赶人走,成什么体统。” “岳掌门说的是。”绿竹翁干净对着岳不群躬身一礼,先前的倨傲哪里还能看得到一分一毫,反而全是感激。连忙继续开口对着岳峰道:“岳少侠何不过来看看,看看就行。若是真不喜欢,我直接就走人,绝对不会为难少侠半分。”说话间,他连忙冲背后拿出了木匣,双手对着岳峰递了过来。 岳峰听到岳不群的话后,不由微微迟疑了一下,便上前接过。事实上,对于绿竹翁送来的东西他也是有几分好奇,心中不由有些暗自猜度:莫不是里面也是一张琴。可他岳峰不是令狐冲,琴这种东西,就算是再好,对他而言却与破烂无异,完全是一文不值。 岳峰给过木匣后,只感到入手之后甚是沉重,心中好奇不由更甚。用手轻轻打开一丝缝隙,朝里面看去。着这一下,岳峰就不由全身一震,猛地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紧接着,他身不由己的将手到里面,轻轻摩挲了一下,脸上更是露出狂喜之态。 接下来,岳峰更是欲伸手将木匣打开,但却突然伸出了犹豫之色,赶紧将木匣再次合住。再次看向绿竹翁,岳峰眼中猛然间多了几分慌乱,匆忙开口道:“小姐的礼物太过贵重,在下实在不敢接受。” 绿竹翁一见岳峰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一半。此时听到岳峰的话,不由露出的笑容,开口道:“那你真不要了,好,我这就拿回去。”说着,便欲从岳峰手中将木匣夺过。只是此时,岳峰早已经木匣给牢牢捉住,再加上他也不是真心想要拿走,哪里还能拿的过去。 “哈哈。”绿竹翁不由的笑了起来,突然拍了拍岳峰肩膀,开口道:“既然想要,就拿去吧!本来就是送与小兄弟你的,你就好好收着。小姐说,昨日你送的那曲谱太过珍贵,她也不敢随意要。这不过,小姐他对那曲谱实在是太过喜爱了,便想用三件礼物与你交换。这一件,可才是第一件,不过却是最珍贵的。他可是小姐托人连夜从千里之外取回来的,就知道少侠你必然会喜欢。” “前辈教训的是,这礼物我就收下了。”若是平日里有人敢如此随意的拍他的肩膀,岳峰必然会勃然大怒,甚至直接将对方杀死。毕竟对于江湖人而言,决不允许他人轻易近身。除非是真正的亲人好友,才敢如此作为。 可是此时,岳峰不但没有一点生气,反而很是恭敬有礼的开口道:“前辈教训的是。”这一刻,岳峰也不由的怀疑,那《笑傲江湖》的曲谱就如此暴贵法?竟然值得对方用这等礼物来交换? 至于所谓的千里之外,只是让岳峰稍微诧异了一下,就全然信了。毕竟千里虽说是远,就算是千里马用一天的难以走个来回。可是对于那些真正的轻功高手,却是可以。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怕是最顶尖的绝顶高手还有些差距。当然,这并非是速度不够,而是内力不足。 突然,岳峰目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对着绿竹翁招呼道:“前辈请先就坐,对了,我也也有件东西想托你送还给你家小姐,请前辈稍后一下。”也不待岳峰答话,他赶紧就朝门外跑。 等走到门口时,岳峰脚下不由一个踉跄,险些就摔到了。至于门槛,则是被他无意间激发出的内力直接给踢得多出了一个大大的缺口。若是平日里,以他的武功绝人不会如此,可是现在心神错乱之下,便不由的连连犯错。 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自身的不对,站稳之后在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里面跑去。 回到了房间之后,岳峰直接奔着放在窗台的白牡丹而去。这一盆牡丹,岳峰可以说是万分的喜欢,但是此刻,他却是一点不舍也没有,便欲拿去送人。 而白牡丹,本就寓意高洁、端庄秀雅、仪态万千、国色天香,是对女子的最高赞美,送出去最为适合。此时岳峰只是考虑要挑选一份贵重的礼物还回去,根本就没有考虑其它,不然他说不准就要换上一件了。 本来岳峰他们将要去南方,而南方很不适合牡丹生长,故而就打算托人将这几盆牡丹送回华山。可是如今出了这件事,岳峰自然只好另作安排了,直接要将牡丹送与绿竹翁,托绿竹翁代为交送。事实上,如不是其它几盆牡丹都已经给出去了,岳峰怕都是要一次性全都送走。 可刚出了门口,岳峰就又一次停了下来。在门口站了一会之后,岳峰重新抱着牡丹回去,将牡丹放好。当然,不是他后悔,而是他觉得这样依旧有些不够。匆忙走到桌子前,岳峰研了两下磨,拿起笔。犹豫了一下,岳峰就挥笔就开始写了起来: “城中看花客,旦暮走营营。素华人不顾,亦占牡丹名。”最后便有加上题目“白牡丹”。 这首曾是岳峰当初准备在牡丹花会时准备的一首,只不过最终没用得上。此时,他一时心动,便写了下来,欲要将这首诗同牡丹同时送出去。 岳峰拿起了写好的纸张后,在空中轻轻抖了一下。很快,纸张就彻底干了。岳峰犹豫了一下,突然将自己腰间的荷包摘下,将纸张叠好,放了进去,这才抱着牡丹花走了出去。 等岳峰回到岳不群所在的房间后,却见绿竹翁手捧着一盏茶,满脸惬意的做在那里。岳峰连忙上前,将牡丹花递过,同时开口道:“有劳前辈将这盆牡丹送与你家小姐。对了,还有这个,也一并交送。日后,呃。” 说道此处,岳峰本打算做出什么承诺。但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份来了。即便自己再感激,也决不能当众做出保证。想到此处,岳峰的后半句话终究忍住了,没有说出去。 绿竹翁却是没有在意,看着岳峰送过的东西脸上全是喜意。连忙点了点头,开口道:“放心吧,岳少侠。老朽就先告辞了,我们日后再见。” “后悔有期!”岳峰拱了拱手,连忙上前送绿竹翁出去。直到绿竹翁走了老远,他才满脸失神的走了回来。 见到岳峰回转,岳不群此时满脸都是异色。岳峰做事一向稳重,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没见他有过半点失态。可是如今,只不过是一件礼物,就为何让他如此魂不守舍了? 想到此处,岳不群就开口问道:“峰儿,那老头送来的到底是什么礼物。” 他本事随意的问一句,可是全未料到岳峰听到后,脸上竟然霎间变了几下。先是欣喜又是炫耀,最后又猛地变成了躲闪和怕被人知道。同时,岳峰很是有些慌乱的开口道:“没,什么也没有。”只是他这副表情,哪里能够将人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