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礼物(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零三章 礼物(2)

一见岳峰的这副表情,众人好奇之心不由地更甚了。 先前岳峰执意不肯收礼物,甚至连话也不肯多说一句。可是一看到之后送来的东西后,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要问,这件东西定然对岳峰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到了让他根本无法拒绝的程度。 而能让岳峰这种一心向武的人还如此失态的,除了武功秘籍,自然便只有神兵利器了。一看那木匣,自然就知道里面发的不是秘笈,绝对是武器了。 但此时那岳峰一副绝不愿意让人看到的表情,众人狐疑之心又是不由大起。拿到了好武器,自然是要亮出来让众人看上一番的。毕竟,武器又不是古玩之类的,是用来使用的,而不是用来收藏的。 “峰儿,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快取来我们看看?莫不是人家送女孩子家送你的定情信物,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小心?”看到岳峰这副模样,宁中则便开口问了起来。 “不是,自然不是。”岳峰脸不由一红,紧接着有全是紧张,连忙道:“不过是一件寻常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还是算了吧。” “寻常东西,怎么让师弟你紧张成这样?”说话的却是令狐冲:“师弟,快拿出来让我们瞧瞧,不然我们自己去取。” 岳峰心中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当初拿牡丹花时,不小心将木匣放在了房间中了。朝着四周一看,果然就见岳灵珊已经不见了。 也就在这时,忽听门外岳灵珊开口喊道:“娘,哥哥的宝贝被我给取回来了,不过好沉了啊,至少有三十斤重。”说话间,岳灵珊已经双手抱着捧着木匣走了进来,看那表情似乎很是有些吃力。 岳峰微微一愣,赶紧就欲上前去抢夺,却是被宁中则给上前拦住了。岳峰不由一急,可若是让他当真用出武功来动手,他还真不敢。可若是被人给拿出来了,岳峰更是不欲。 偏这么一小会功夫,岳灵珊已经走了进来,同时高兴的喊道:“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说话间,就将木匣给打开了。 木匣一开,就有一把剑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此剑长不过三尺,比普通的剑还要短上三寸。而且宝剑更无剑鞘,剑身乌黑,没半点光泽,就如同一段黑木一般。同时宝剑也未曾开锋,丝毫也不起眼。可是偏偏岳峰见到后,却更加焦急,好似生怕被人给看到似的。 “你急什么啊,难道还怕被人抢去不成。师哥,你最懂剑了,就先拿着看上一看吧。”宁中则看着岳峰的这表情,不由有些不满。就算东西再好,既然是别人送与岳峰的,自然谁也不好拿走。可是偏偏岳峰一副被人看一下,就好似要没了的样子,实在是没一点大起,令人不由的生出厌烦。 岳峰却是脸色一僵,这一句话还真说到了他心底。若是别的剑,他还真不怕被人看。可是这一把,的确太特殊了。虽说此剑是送与自己的,但是,但是。而且,这把剑,谁都可以看,最最不能看的就是岳不群了。但是此时,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岳不群一见到这把剑后,就不由有些被吸引住了目光。这把剑虽说看起来很是普通,但无形间却流露出一股杀气。而这股杀气,非常内敛,唯有真正的高手才能体会得到,就连宁中则也是不行。 难怪先前岳峰一见之下,就是狂喜,这把剑定是经历了无数的杀戮后才做到杀气内敛。若是似他这样高手拿来对敌,将这股杀气彻底激发出来,那必然能够有巨大作用。 当然,仅仅是如此,也不值得岳不群过分的去注意。毕竟,他自身的武器,跟随他已经有数十年了,同样拥有了自身的剑意,而且使起来更加的顺手,而真正吸引住却是剑身上携刻着的两个小字。 这两个小字,是用小纂刻出来了。其他人或许不识的,可是岳不群自然认识。这两个字,正是“君子”二字。岳不群一见之后,自然不由的心动不已,不由伸出手去仔细抚摸。 将宝剑迟在手中后,岳不群只感到甚是沉重,比普通的铁剑至少要种个五六倍。微微一愣,岳不群脸上就不由的全是震惊,惊呼道:“果真完全是玄铁打造。” 要说这玄铁,乃是取自天上的陨铁,然后通过进行精炼而成。陨铁早已经是世上最上等的铸剑材料,因为产量极少的缘故,通常还要混在普通精铁中来使用。而往往十份普通的陨铁,次仅仅可以得到不足一份的玄铁,玄铁的宝贵可见一斑。甚至于当世,早已经无人有能力使用玄铁来打造武器了。这等材质的武器,可以说是天下少有。 至于玄铁说铸就的武器,更绝对是天下难得的神兵利器。岳峰还依稀记得,屠龙刀,圣火令,峨嵋派玄铁指环,明教的玄铁镣铐,侠客行中的玄铁令这些东西,无一不是玄铁打造。甚至在传闻中,倚天剑便是由“君子”和“淑女”这两把玄铁宝剑合理打造而来。而今日见到了传说中的“君子”,他才知道传闻不一定属实。 早就在当初见到过莫大使用过的武器后,岳峰就开始思量要寻得一把最上佳的武器。再加上他武功渐高,普通材质的宝剑甚至已经无法让他真正发挥出自己的实际实力。这也是许多高手们,到了最后经常舍弃兵器,用双手来对敌,便也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武器能用。 岳不群也同样是听闻过这把剑的传闻,见到之后他亦是有些不可抑制的露出了狂喜之态。再添上他的名号就是“君子剑”,这把君子剑入手之后,如何能够不喜。此时,他早已经忘记了这把剑到底是谁的了,不由自主的就拿起宝剑舞动了起来。 岳峰一见之后,不由的更加急了。若是岳不群执意想要这把剑,他还真无一点办法。即便他再喜欢,也不能因为这么一件外物就同岳不群动手了。若是先前他死死的将宝剑给看好,自然谁也不好夺去。可是,现在,岳峰不由的大急。 情急之下,岳峰突然上前拉了拉宁中则的衣服,低声央求道:“母亲。” 宁中则不由微微一愣,多少年了她也没见过岳峰流露出这种小儿状态。事实上,从岳不群拿起宝剑之后,宁中则如何不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哥已经心动了。 其实,岳不群的心境几乎已经到了不为外物所动的水准了。但是神兵利器、武功秘籍,有哪里是其他外物所能比的。怕是连风清扬、东方不败这样的高手知道后,也要忍不住会为之心动。 本来宁中则还有些考虑是否应该让岳峰先将这剑送与岳不群,毕竟就算此剑岳不群先拿去,终究还是岳峰的。但是如今他见到岳峰的这表情,只感到心中不由一暖,于是低声开口道:“放心吧,这剑你爹是不会要的。” 岳不群手持君子剑,舞了一遍养吾剑之后,依旧感到有些意犹未尽。紧接着,他手持长剑朝着地面刺去。却猛然发现,看似没有开锋过的宝剑,竟然锋利到了极致。他竟然无需使用任何力量,宝剑就随着重力直接进入了地面,只余下剑柄在外。 岳不群见状,又是连连高呼了几声“好剑,好剑。” “竟然是好剑,还不交换给峰儿,你看把他急成什么样了。”这是,宁中则突然开口道:“听说峰儿如今有了个叫‘小君子’的称号,有了这把剑,也算得上是名副其实了。” 岳不群听到后,不由微微一怔,这才醒悟了过来,很是有些不舍的将宝剑丢个了岳峰,开口道:“罢了,罢了,我尽然会被人怀疑想抢孩子的东西。” 想到先前自己的表现,岳不群的脸也是不由微微一红。不过,他自身的佩剑是华山派祖传下来的,乃是当年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阳亲自打造的。但是连续打出了七把剑,分别交给了他的七个弟子。而郝大通是华山派的祖师,此剑也就成为了类似于掌门信物之类的东西。 而这把剑,虽说依旧及不上这把“君子剑”,可却能够做到刚柔并济,可也足以令他发挥出自身实力。想到此处,岳不群先前的心思便不由淡了下去,开口对着岳峰道:“这把宝剑甚是不凡,你日后可要细心使用,千万不要像以前的一样,在给损毁了。对了,过几天记得要给宝剑打造一个剑鞘,别人普通人给看到了。” 岳峰见宝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脸上早已经全是喜意。见到岳不群吩咐,自然是连连点了几下头,无不应是。至于所谓的损坏,他怕是想,也做不到啊! 突然,岳不群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对了,送你宝剑的那女子是谁,你真与她只见过一次。” 岳峰听到后,不由微微一怔。此时,他也已经冷静了下来,对于任盈盈送他宝剑很是不解。心中亦不由的全是狐疑,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当然,对于所谓的“一见钟情”岳峰自己还真不怎么敢信心,只能将事情的一切归咎于所谓的曲谱了。或许刘正风和曲阳的曲谱,对于那些精通音律的人而言真有这个价值。毕竟,那可以说是超越了传说中广陵散的绝世佳作。当然,这是岳峰自己没有私底下复制一本的情况下来说的。若是此曲谱传遍天下,那也就成了一文不值。 想了想,岳峰依旧是没一点头绪,只好老实交代道:“的确是昨日才刚刚相见,而且我将对方还得罪的不浅。想来,想来对方也不是什么正派众人。”只是不知为何,关于任盈盈的具体身份,岳峰依旧没有说来。 对于曲谱的事情岳不群早已经知道,而刘正风曲阳的故事他亦是非常猜到了八九分。而岳峰,从小起也没离开过华山几次,故而岳不群也就全都信了。 听闻岳峰说对方不是正派众人,岳不群就不由沉默了下来,就连原本和宁中则商议过的事情也不得不彻底放弃了。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道:“既然如此,也就算了。不过日后你见了人家,定要好好感谢。对了,你们都下去收拾东西吧,千万别耽搁了行程。” 岳峰点了点头,也清楚岳不群不愿意他与这些邪魔歪道有所深交,更何况,他自身也不愿意与之交往。甚至就连先前送出牡丹花,岳峰都已经不由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换点更值钱的东西也行。至于日后,他还是与那些魔教的人少相见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