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辟邪(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零五章 辟邪(2)

事实上,岳峰也并未久等。仅仅是三天之后,辟邪剑谱就正式出世了。 这一夜,一如往常般平静。而满月挂在天空,照的地面都十分明朗。不过在福威镖局向阳巷老居里面,突然传来了打斗声。 岳峰听到后,原本平静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涌起些许波澜。此时,他穿着一身黑衣,就连平日间披散着的头发,也给隆了起来,甚至脸上都罩上了面罩。他如此打扮,怕是如令狐冲岳不群这些数人见到后,也难以认出。其实,这也是岳峰不会那些缩骨功之类的武功,不然哪里用的如此麻烦。 岳峰从客栈中走出后,也并未匆忙。辟邪剑谱虽说已经出世,但此刻完全不是出手的时候。此时的福州,可以说是高手云集,远非同小说中的那般简单。 因为左冷禅召集天下正道高手齐来福州以讨伐向问天,故而无数的人都来至了福州。只是短短几天时间,单是那些绝顶高手,岳峰就发现了至少二三十个。就连半步先天的高手,也有六七个。 甚至岳峰冥冥中感到,有先天高手的存在。怕是天下的高手,足有一半来到了福州。故而待会出手越早,往往也是越吃亏。最终能得到剑谱的,必然在武功最高的几人中,而且绝对会最后出手。 而岳峰,想要在这么多的高手中得到剑谱,凭借自身的实力依旧还有些不够。最关键的,还是要做到出人意料。 岳峰摸了摸藏在自己怀中的一件袈裟,脸上不由闪过一丝笑意。若是辟邪剑谱真如小说中记载的一般,到时候也可以用来混淆视听。 制造这么件袈裟,岳峰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思。因为当初福威镖局的创始人林远图,也就是所谓的渡元禅师,出生于福建的南少林。而南少林就虽说是位于福建莆田,不过福州也有几家分寺。 故而为了这件袈裟,岳峰可是专门去了一趟少林分寺,连续抢了好几个不懂武功的普通和尚,才得到了这么一个看似年代久远的东西。之后又花了半日的功夫,在袈裟上面写满了文字。当然,上面的内容绝对不是什么辟邪剑谱了,而是一套价值远超过辟邪剑谱可实际却一文不值的道门宝典----《道德经》。 此刻,林平之正一脸绝望的躺在祠堂当中,眼中全是死寂。虽说他万般的谋算,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没有用。他自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避过了所有人的耳目,可却低估了众人对于武功秘籍的执着。他方使拿到了辟邪剑谱,还尚未来得及看一眼,就被人给抢去了。他虽说没有受什么伤,可是心中绝望却更甚。 而令狐冲,亦是陷入了死战当中。这几日的平静,早已经让令狐冲放松了先前的警惕。可未料到他先前还在练功,转眼间就发现了有人冲了进来。至于陆猴儿,则并不在这里,却是他半夜酒瘾犯了,托陆猴儿买酒去了。 此时,与他对战的是个秃头老者。这名秃头老者,功力要比他高上许多,而且所用的武功他也从未见过。手中持着一把单刀,每一招都非常的毒辣。 此时的令狐冲,虽说学会了独孤九剑,可以依旧不是很纯熟。而且独孤九剑最重要的是找对方破绽,可黑夜里面很难看清楚对方招数,而且他对于刀法更不是非常清楚。再加上他的功力到现在还为彻底恢复过来,只能被动的陷入了僵持中。甚至现在的他,剑尖隐隐闪过一丝紫芒,显然是将刚刚才练得一点紫霞神功给用了出来,这才组住了敌手。 同时在另一边,一个白发老者也是被十余个人围了起来。他的怀里面有一件红色的袈裟,正是传说中的辟邪剑谱。而与他对战的十几个人,武功各部相同,明显不是来自一个门派的。但是他们的目的都相同,就是为了抢夺辟邪剑谱。 而且单独来说,这些人最强的也不过是一流水准,甚至有大多只是二三流,但联起手来却将身为绝顶高手的白发老者给压制在了下风。 岳峰方一来时,目光就不由凝在辟邪剑谱上。他强自压抑住自己动手的欲望,这才站在了一边细心观看。同时脑海中想到了这两个老者的身份‘白头仙翁’卜沉,‘秃鹰’沙天江,两个嵩山派的高手。 不一会,卜沉拼凭着受伤,冲出了众人的围攻,直往向阳巷外边逃去。而令狐冲,依旧在与沙天江激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时的令狐冲已经渐渐的熟悉了对方的刀法,在招数上已经慢慢挽回了一些颓势。可是紫霞神功太过耗费功力,他只感到自己的功力已有些不足。甚至原先被压制住的异种真气,也隐隐有了一丝要反噬的迹象。可是令狐冲,却无法顾忌。 突然,令狐冲感到自己头一痛,便不由自主的晕了过去。紧接着,他隐隐的还听到了一声惨叫。 岳峰突然出手将令狐冲给打晕,然后将卜沉给杀死,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事实上,以令狐冲的性子,带会定然会上去抢夺剑谱。可是以他的武功,上去了绝对是找死。将令狐冲拉到一间中,岳峰将他藏到了柜子里面。同时找到了一把锁,将柜子锁上。确定没人能够找到昏迷令狐冲,岳峰便也不敢耽搁,赶紧匆匆离去。 等岳峰追上之时,辟邪剑谱却已经易主了。先前的江天沙早已经倒在地上,全身有多处伤口,如今更是身死未知。 而关于辟邪剑谱的抢夺便愈加的激烈了。无论是谁拿到了辟邪剑谱,都会立马受到众人的围攻。若是独自一人,武功高点的还可以多支撑一会时间,武功低的很快便会惨死。 而人多的势力,下场同样不会好多少。同时,每有人欲途带着辟邪剑谱逃跑,便会有人突然出现将他阻住。可见周围早已经来了不少人,都同样和岳峰一般打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想法。不过到底谁能够做渔翁,谁才能够得到鱼,关键还是要看个人的实力。 而众人虽说打斗的万分激烈,可却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只是对着辟邪剑谱进行抢夺。毕竟,一旦说话就容易分心,还更有可能被人发现身份。这等偷偷摸摸抢人剑谱的事情,若是被人给发现了,绝对有着身败名裂的危险。 同时,一些聪明的人自知自身武功不足,早已经果断的放弃。还有些人怕被殃及池鱼,直接就离去了。但大多的人只是躲在一边观看,等待是否又会混水摸鱼。还有些人,甚至在远处偷偷仍暗器,现在远处攻击。不过这些暗器离着战团还有好几迟远,就会被劲风给扫落,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反倒是扔暗器的人引来了众怒,遭到了众人的围攻。 至于真正在争夺辟邪剑谱的人武功也越来越高,最后竟然成了绝顶高手乃至是半步先天高手的抢夺。 而战场,也再无先前那般惨烈了。毕竟都是真正高手,个个都十分惜命。而且武功又差距不大,相互间很是有几分忌惮。武功毕竟虽说是重要,但是他们对自身的性命去却更加珍惜。而且即便得到了辟邪剑谱,也未必真的能够有用。 岳峰站在远处仔细朝着里面看去,却发现这些人里面,有似乎魔教的,有嵩山派,还隐隐的似乎有武当、少林的。至于余沧海、木高峰这些最先下抢秘笈的,似乎根本就没有来。而里面的人,大多都掩饰了自己的真实武功,凭岳峰的见识很难看猜的出他们的来历。 岳峰在一边越看越是焦急,全未料到关于辟邪剑谱的争夺会如此激烈。甚至那些真正的高手,还未出现。此时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似乎根本就不该来趟这趟浑水。 不过,岳峰心智终究还算的上是坚定,只是这么一小会,就冷静了下来。反正到时候辟邪剑谱就算得不到,逃走他还有十足的把握。再说了,他的目标也不全是要夺到剑谱,就算是毁掉也行。 便在这时,已对足有三十多人黑衣人突然从远处冲了过来。这些人丝毫也不掩饰身份,衣服上都绣着日月的符号,正是魔教的人。相对越名门正派干什么事情都畏手畏脚,魔教的人可以说是要“光门正大”许多。反正他们的名声早已经坏了,故而从未在乎会更坏些。事实上,他们似乎根本就未考虑过关于名声的问题。 当先一人身穿一件黑袍,袍底边上有两圈金色边圈,在月光照耀下看的非常清楚。他方一出来,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这人正是魔教十长老之一的鲍大楚。 这么一批人,声势可以说是非常不凡,众人自然不由自主的就远远的躲开,而正在争夺辟邪剑谱的高手们确实理都不理。而岳峰看着这些人手中拿着弓,箭确实黑黝黝非常粗的筒箭,不由露出了深思之意。事实上,若是普通的弓箭就算力道再大,只要不是那些劲弩,对于有真气护体的高手而言,完全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果然就见鲍大楚高呼一声“射”,便有十七八道黑色水箭飞了过来。这些水箭竟是从箭头上射将出来,原来这些箭并非羽箭,而是装有机括的水枪,用以射水。 众人跟着便觉奇臭冲鼻,既似腐烂的尸体,又似大批死鱼死虾,闻着忍不住便要作呕。十余道全都水箭射向了那些抢夺剑谱的人,那些反应快的,赶紧用袍袖运气开挡。而落在了地上的毒水,却使得地面被腐蚀,不停的冒出气泡。 但这等遇物即烂的毒水,落在衣物上一点事也没有。可若是普通人身上只须沾上一点一滴,只怕便要腐烂至骨。 (明天的更新放在一个小时以后,也就是凌晨一点中,明天白天就不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