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武夷(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一十章 武夷(3)

任盈盈听到后,不由心中大惊,朝着四周望去,却见不到半点人影。抬头又向着岳峰看去,只见岳峰脸上全是凝重,并不在作伪,不由低声问道:“有人,在哪里,我怎么感觉不到,莫不是你弄错了?” “应该还在数里之外,错不了的。”岳峰摇了摇头,有些随意的开口答道,脸色却是愈加难看了。[] 最近半月时间,他武功将要到来突破的边缘,冥冥中可以同先天高手一般,对周围存在的一切生出些许感应。便在方才,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席上了心头,似乎是有高手在一边窥伺,故而他毫不犹豫的就转身便走。 “数里之外,这怎么可能。”任盈盈听到岳峰的回到,不由感到全是不满,只感到岳峰在胡说八道。此时毕竟已经是黑夜,就算能够夜能视物的高手,也最多勉强看到里许左右的东西。至于脚步声,更是最多听到百米的范围。数里之外,早已经超脱了任何人的感知。 任盈盈脸上不由生出几分不悦,张了张嘴,刚准备再问话,便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再言语。接下来,她就感到岳峰跑的越来越快了,而且还数次变换了方向,心中再也无半分还怀疑。同时耳边更似乎有飓风吹过,刮的脸都有些生疼,赶紧运转起了内力,这才好了许多。 “前面是哪位英雄,为何一见左某就是跑。在下嵩山派左冷禅,还请停下来一叙。”没多久,就听到远处有声音传来,似乎还有着三四里的距离。这点路程,若是对普通人而言或许还要走很久,但对真正的高手而言,也就是片刻功夫。 岳峰听到后,却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脚下更是丝毫也不停留,更加迅速的朝着远处跑去。 “是左冷禅吗?难怪你这么紧张。才刚刚打伤了人家的徒弟,结果就被师傅给找上了。”便在这时,任盈盈再次开口,眉宇间全是复杂,同时语气间少了几分先前的冷淡,反而多了几分柔和,紧接着便又说道:“你方才丢下我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怕将我带身边会拖累自己?还好你终究有几分良心,没一个人跑了。你,你也算得上是好人。” 听到“好人”儿子,岳峰不由一僵,就连脚步一下子也不由自主的缓了下来。要是细说起来,任盈盈的这几句话还真是“冤枉”自己了。 先前猛然发现有人在窥伺,而且对付绝对是一个先天高手。以岳峰对对方完全不了解的情况,自然不肯轻易停下来与之交手。于是他自然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接下来他又迅速回转,将任盈盈给拉住,也一起给带走了。中间仅仅刹那功夫,他根本没有多做深思,反是感到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一般。毕竟丢下一个女孩子,自己独自跑了,岳峰还真有点做不来。 事实上,若给岳峰留下一点思考的时间,他也未必会如此果决的带着任盈盈就走。说不做还真会就会将任盈盈给留下,一个人独自跑了。 当然,若是单是如此,岳峰也不会失态,关键的还是他接下来的想法。事实上,岳峰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热血的君子,甚至连好人都算不上。眼见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左冷禅同他的距离不但没有被拉远一点,反而是越来越近了,岳峰自知带着任盈盈绝对无法将对方甩开,于是便一起异样的心思。 事实上,岳峰本身轻功绝对不会比左冷禅弱上半点,相反还要高上许多。如果是一个人,自然可以轻易就将左冷禅甩掉。不过带上一个人,就不一样了,速度自然会慢上许多。而此时,他还真没有同左冷禅交战的心思。 一是他刚得到了辟邪剑谱,心中不免有点虚。几天前他在四个先天高手面前偷梁换柱,若是左冷禅并非一个人来的,一旦被堵上来了,可就要糟糕了。二就是他马上就要突破了,气息有些不稳,实在不方便同高手交战。 于是乎岳峰便起了些许不良的心思,准备将任盈盈丢下,而两个人分开跑。至于自己,自然是应当主动将左冷禅引开,让任盈盈有机会离去。他若是如此做,无论是情理上还是其他的地方,自然物半分差错,而且也似乎是最佳的选择,前提是他真的不是左冷禅的对手。 可实际上,还正如任盈盈所说的一般,岳峰怕受到拖累。他一个人,是一点也不怕左冷禅,但和任盈盈在一起,就不好说了。一旦左冷禅会不会不理会自己,而直接将去抓任盈盈,那就不是他岳峰考虑的事情了,即便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事实上,岳峰从前辈子开始,就没真干过多少舍己救人的事情,特备还是在这种危机关头,起这样的心思也是正常。“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岳峰自然也不例外。这并不是说岳峰不肯干好事,不然刚才也不会带着任盈盈一同走。说到底他也是有几分良心,可是要是涉及到自身的安危,就不需要考虑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任盈盈不是岳灵珊,也并非岳不群夫妇,对他而言,其甚至还远比不得令狐冲、陆猴儿华山派的弟子。要不然,他也决计不会起这种不良的心思的。 至于任盈盈若是真被捉住后,岳峰或许也会去相救。当然,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没有足够的利益,他绝对不会轻易冒着生命危险去与左冷禅相斗的。很显然,任盈盈虽说是长得好看点,但也绝不值得岳峰为她付出太多。这还是他得了对方不少好处的情况下,否则还真有拔剑相向,除魔卫道以便成就自己的一番名声。 就算今日任盈盈,因为被他舍弃的原因而死去,岳峰日后想起也最多是有点愧疚。当然这种愧疚,也不过是微乎其微,转瞬间就会被他给抛在脑后。说到底,从理智的角度来讲,岳峰终究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 可是偏偏此时他还没将分开逃的话说出来,便被任盈盈给“误会”了一下,没由来的一下子全是不自在,就连先前独自逃跑的心思,也彻底淡了下来。至于先前的打算,更是完全的说不出口。同时,岳峰心底隐隐生出了些许说不出道不明的“异样”的感受来了。 也就在岳峰心中迟疑,脚步慢下来的片刻,后面的左冷禅却是见机拉近,霎间就将距离缩小了许多,眼看就要彻底追上了两人。 岳峰发现后,心中没有丝毫想象中的失落,反而生出了几分兴奋。同时他也彻底清清楚,今日再难脱身。当然,若是这样跑下去,就算他带着一人,左冷禅也未必追的上。 如若能持续个一两日,那时候最先撑不住的估计还是左冷禅。不过岳峰,却突然不愿意在如此做了。沉吟了一下,岳峰霎间停下了脚步,心中一下子全是斗志。 岳峰这才将任盈盈放开,同时开口道:“你赶紧走吧,左冷禅就要来了,我先拦着。” 任盈盈听到后,自是认为岳峰是为了救她才如此选择,心中不由一下子万分复杂,犹豫了一下,便开口道:“你拦着,你是他对手吗?听说左冷禅在十几年前就进入了先天境界,如今怕是比你父亲还要强上几分。要不,要不,我也留下来帮帮忙,我的武功,也是不错的。” 此时岳峰正合上眼睛,暗自做着同左冷禅交战的准备。同时,修炼养吾剑而来的浩然之气从心底涌起,慢慢的沿着周身散发了出去。 事实上,先天高手间的战斗,已经不再局限于招式与内功上,而是涉及到了气机心志上的比拼。如若是少有不慎,就可能导致心神打乱,彻底落于下风。甚至有可能因此而彻底丧失斗志,日后武功难以进步半分。 重生以来这么久,岳峰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个层次的高手,不得不认真准备。即便以前同岳不群交过手,甚至连风清扬的武功也同样见过,不过那时候主要是为了交流,哪里比得上如今真正对敌时的紧张。 更为关键的是,岳峰对于自己的水准也不是很清楚,而且他早就有了与高手一战的心思。稍后面对左冷禅,若是能够胜了,他自然是会顺手宰掉这个仇敌。若是不敌,或者有凶险,也只能凭借自己于轻功上的的优势进行逃跑。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两人相互忌惮,谁也不愿意拼命,最后只好罢手言和。毕竟,这个层次的高手,若是进行决战,定然会凶险万分。即便真将对方杀了,自己也同样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而这个时候,任盈盈无论说些什么话,他自然是一点也未听进去。此时,岳峰却是极力的进行调整,让自己达到最巅峰的状态。心态上,更是一下子到了波澜不惊的程度。 过了片刻之后,岳峰才突然睁开了眼睛。整个人更是气势大变,好似完全换了一个人一般。再次扫了任盈盈一眼,神色间没有半点波动,只是冷冷的开口道:“你帮我,就你那武功,不捣乱也算是好的了。若是不想死,就赶快逃吧。” 他这话说的自然是实话。方才拉住任盈盈逃走的时候,他便已经发现对方的内力已经到了一流顶峰的水准了。这等境界,甚至要比令狐冲还好强上许多。而且以任盈盈才十七八岁的年纪来说,绝对是一个少有的天才。 只不过,无论是一流还是绝顶在高手,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都全然没有半点用处。意任盈盈的武功,只要被战斗的余波波及的一点,便有可能深受重伤,甚至是身死。想要插手,根本就是不可能。 任盈盈自是全然不知道他的想法,见岳峰如此说了,心中不由又是怨恨又是有些暗自羞恼。最终满是复杂的扫了岳峰一眼,便赶紧离去。 远处的左冷禅,似是也发现了岳峰的变化,同样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一步步缓缓走了过来。 (这个月要面临三次考试,所以更新就不会那么稳定了。还有一件事情告诉大家,经过同编辑一番沟通,这本书总算是有上架的可能了。希望到时候书上架了,大家能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