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先天(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先天(1)

看着左冷禅一步步走进,岳峰好似感到一座大山慢慢的压了过来,心中不由暗自赞叹,左冷禅果然名不虚传。 只不过,单凭这种气势上的压迫,岳峰自然不会太过放在心上。事实上,气势这种东西虽说是玄奇,应付起比自己差的人自然能无所不利。即便是单凭气势的压迫,就能让对方心神失守,斗志全无。 就比如当初与洛阳,岳峰单凭自身放出的一丝气势,就让武功地位的曲非烟彻底晕了过去。这还是他没有到达先天的原因,不然只靠气机这种无形的东西便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间。 不过,气势对于同级高手而言就不会有太大直接作用。反而是形成所谓的“剑意”或者说是“意境”,间接的对对手形成一定的压迫。 特别是可以在关键时候,称敌手与心神失守之时乘虚而入,才能起到最佳的效果。也正是如此,最顶尖的高手决战后,失败的一方往往会因此而彻底丧失信心,从此武功无法在进步丝毫。 当然,这种气势这东西更多的是作用于自身,用以维持心态上的平和。如此,即便到了危机的关头,也同样可做到稳如泰山。话句话说,先天高手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失态,可以将自身实力稳定的发挥,即便是身死关头也不例外。 岳峰虽然不是先天,但早已经将先天的境界体会的差不多。再说,他连风清扬带来的压迫也曾见到过,如左冷禅的这点压迫,他自然是一点也不在乎。 左冷禅也似是知道这样的压迫并无多大用处,很快这种压迫就减少了许多,但相应的他周身的气势便更为凝重,犹若山岳一般。 很快,左冷禅就走到了岳峰近前。看着岳峰那甚是年轻的脸庞,左冷禅也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开口道:“是岳贤侄,半夜深更的来此武夷山何事?还有,方才同你在一起魔教妖女,跑到哪里去了?” 岳峰听到后,脸色却无半点动容,只是摇了摇头,开口道:“女子,这里哪来的女子,左师伯莫不是在说自己,此处只有你和我在一起。” 左冷禅一听,脸色不由变得万分难看,但很快便冷笑道:“好个奸猾的小子,看来令尊的本事,你是学的差不多了。想来先前打伤我弟子的事情,你也同样不会认了。快把辟邪剑谱叫出来,我饶你一命。” 岳峰不由微微一惊,连忙开口道:“剑谱,什么剑谱?” “咦,莫非辟邪剑谱还真在你手中?”这一次有些吃惊的却是左冷禅。 事实上,发现辟邪剑谱丢失后,左冷禅没少怀疑人,可最终却是就将目标锁定到了岳不群身上。毕竟岳不群一直就表现的高深莫测,虽说有着“君子剑”的称呼,可若是真正的君子,又如何能够当得了一方掌门。 再说天下的高手就那么几个,除了岳不群,左冷禅还真想不到几个人有那种心机,能够在众人面前将辟邪剑谱偷梁换柱。事实上,不仅仅是左冷禅,就连方正、解风两个也同样认为辟邪剑谱落在了岳不群手中。这一次,岳不群无疑是替岳峰背了黑锅。 至于左冷禅前来追岳峰,实际并非为了辟邪剑谱,而是存了杀人的心思。自从丁勉等人口中得到岳峰武功深不可测的消息后,左冷禅就一直深为之忌惮。本来岳峰若是呆在华山派中,同岳不群父子两人联手,左冷禅是决计不敢出手的。 可是偏偏岳峰突然独身离开了福州,得到了消息的左冷禅,如何能够不心动。于是正在为丢失辟邪剑谱而气闷不已的左冷禅,便决定亲自出手,除掉岳峰。只要少了岳峰这个高手,华山派单凭岳不群一人,绝对成不了什么气候。 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岳峰太年轻了,年轻到让左冷禅不由生出畏惧的程度。若是留给岳峰足够的时间发展,那日后对嵩山派而言则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但等他与岳峰真正相见之时,这才发现对岳峰依旧是还是有些低估了。单凭岳峰所露出的那气度,就可知道对方并不弱于先天高手。难怪当初的史闻达,也是折在了对方手中。 至于他口中所言的辟邪剑谱,只不过是来自于一时的心动。事实上,左冷禅依旧是如原先般认为辟邪剑谱在岳不群手中,不过是开口分散一下岳峰的心神。可是他也没想到,这话一出口,还真的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想到此处,左冷禅心中杀意不由更甚,看着岳峰,眼中全是狠厉,开口道:“未料到辟邪剑谱还真在你手中,如此我是容不得你了。出手吧,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话刚说完,左冷禅便左手在剑鞘上一按,只听嗤的一声响,长剑在剑鞘中跃出,青光闪动,长剑上腾。右手猛地往出挥出一升,宝剑便有自动的飞了回来。直至此时,左冷禅才笑着说道:“十年了,你可是第一个让我拔剑的人,应该可以自得了。” 岳峰见状,心中不由暗自叹了几口气。如今他虽然离先天只有一步之遥,可只要没有跨过这一步,便始终要差上一些。即便他全身的内力早已经是先天之气,即便他也将气势的应用的体会的差不多了,可是依旧少了先天高手的应有那种气度。 左冷禅只不过随意提了一下“辟邪剑谱”,他就有些为之失神,就连斗志上也不由减少了许多。只是片刻,他就在与左冷禅的交锋中失去了先机。当然,这种先机只不过是在于双方的内心,而并非是真正交手中的胜负,可是偏偏这先机能够在关键时候起到决定的作用。 甚至就连在功力的运用上,岳峰同样也要差上许多。就如同这种类似于“擒龙功”依靠隔空传力的手法,他虽然也能勉强做到,可却是万分的艰难。显然左冷禅也是看出了他的深浅,所做的每一步都采用了攻心的手段。 不过岳峰早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优势在何处,自然也不会太为之震撼。而此刻左冷禅让他出手,与其说重视身份不肯欺压晚辈,还不如说是他完全不知岳峰的根底,欲途以静制动,先稍做试探。想先看看岳峰武功到底如何,已做出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