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先天(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先天(3)

却说任盈盈听了岳峰的吩咐,独自来开后,便丝毫不敢耽搁,赶紧就跑。只是一会功夫,就已经到了十余里外,完全走出了武夷山的范围。 直至这时,任盈盈才微微松了口气。十来里的距离,说说对于高手而言,虽然只是片刻的功夫。不过要在十里的范围内找到一个人,却有如大海捞针一般,绝对不会是易事。只有她小心一点,就算左冷禅追来,也绝对不会被发现。 而到了此时,任盈盈却不由想到了替他拦下了左冷禅攻击的岳峰,心中一下子全是感动与悔恨。对岳峰不怎么熟悉的她,自然一切都朝好的方面想,觉得岳峰是为了她的安全,才主动替他挡下了左冷禅。就连最后岳峰那讥讽的话,也被任盈盈当成是激她离去故意说的,而不是真心实话。 其实,也不怪任盈盈会如此想。方才岳峰的作为,无论从哪一点上讲,都算得上是舍己为人,典型的英雄作风。面对这种情况,无论是谁都不免会生出感动,任盈盈也同样无法例外。 便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虽说隔着十余里,可是打斗声依旧可以听得非常清楚。想起江湖上关于左冷禅的一些传说,任盈盈不由一下子就担忧无比。 事实上,虽说岳不群有着五岳第一高手的称号,可实际上在众多高手心目中,左冷禅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五岳第一。毕竟左冷禅早就是威名已久,而岳不群,却是单纯的依靠在九年前一战中展现出来的实力。至于这实力,还是有几分虚,毕竟先前要好几人同东方不败决斗过。而岳不群,最终依旧还是输了,只不过是将东方不败逼退了而已。 说到底,当初的那一战也并非完全同传言中一般,岳不群力挽狂澜,击退了东方不败。而是他抢在了左冷禅前面出手,阻住了东方不败。 毕竟,左冷禅身为五岳盟主,自然不便过早出手,只能在其他几派掌门都失利后进行。否则那次的最后得益者,未必会是岳不群,而应该是左冷禅了。也正是如此,左冷禅才会不忿之下派人窥探华山派虚实,这才有了当时的岳峰首次出手,杀死了江湖上第一个绝顶高手,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的孙大中。 至于之前,左冷禅虽未有过同岳不群有过交手的机会,但他的实力要明显胜过岳不群一筹。否则,当初左冷禅也不会轻易的成为五岳剑派的盟主,即便嵩山派实力稳稳的为五岳第一也是一样。 自从自己的父亲失踪后,任盈盈可是丝毫也没放松过对于江湖的掌控。特别是因为种种原因,东方不败从未有过消弱她的权柄的行动,反而是信任有加。任盈盈就凭借这机会,不停的借此壮大自身的实力。 对于左冷禅的恐怖任盈盈如何能不清楚,甚至就连他的父亲任我行当初也是在左冷禅手中吃了亏,才不得已放弃消灭五岳的大业,急着回去闭关。此后,任我行更是在疗伤期间突然失踪。说到的,东方不败能够成为日月神教教主,与左冷禅同样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除此之外,就连一直看着她长大的向问天,也自承绝不是左冷禅的对手。 而任盈盈虽说是从小生活在魔教中,也算的上是心狠手辣,但也绝对不是如岳峰一般天性凉薄,外加一点唯利是图。一想到岳峰先前的作为,任盈盈就不由的心中全是不安,生怕岳峰会不敌左冷禅而被杀死。如若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任盈盈怕真是要愧疚终生了。 事实上,这也是她对岳峰的不了解。岳峰若是真的碰到了危机关头,自然是撒丫子就跑,哪里会管别人的死活。若非一素都秉承着这种打不过就跑的态度,岳峰也不会有如今这般好的轻功。 听着远处打斗声越来越加的剧烈,任盈盈不由越来越担心。在原地徘徊了许久,她只听到远处的打斗声不但无丝毫停止,反而是越来的越加激烈。说到底,在她心中绝不相信才刚刚二十出头的岳峰,能够是已经将近六十左冷禅的对手。 毕竟,高手间战斗最关键的还是靠功力。即便招数与经验在完美,但若是想要以此来逆转功力上的差距,绝不是件易事。当然也不是彻底无法做到,就比如独孤九剑。可即便是独孤九剑,面对如左冷禅这般能做到变化随心,达到“无招”水准的先天高手,怕也是无多少用途。 而关于功力的增长,最重要的自然是时间。六十岁的左冷禅,和二十岁的岳峰,自然不是一个数量级。而其他关于武功的精纯,招数的熟练,也无不需要大量时间。 整整过了两个多时辰有余,任盈盈这才听道打斗声越变越弱,应该是两人功力有些不足的缘故,可依旧没有听到远处有半点停止的迹象。 此时,她的心态又一次发生了变化。若是先天她还期盼这战斗早点停止,因为那时就是岳峰脱身离去之时。可是此刻,她已经认定岳峰是被左冷禅给缠住了,无法离开。只希望战斗永远也不要停下来,因为停下之时,或许就是岳峰身死之刻。 蓦然,任盈盈脸上露出决绝的表情,心中不由想到,岳峰可以为她不顾性命的去挡住左冷禅,她有哪有脸面贪生怕死的躲在这里?至于先前岳峰所言,她的武功只能是找死,任盈盈依旧有些不信。即便先前她插不上手,可是此刻左冷禅功力怕也不如平时,她未必就不能对岳峰起到帮助。 紧了紧自己手中剑,任盈盈心中不由更加坚决。从小到大,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弱者。如若是这般想废物一样躲着,她绝对不会甘心。 岳峰同左冷禅相互走过一招后,双方相互间都有了几分了解。两人都知道这胜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分出来的,而且谁也没有放过对方的心思,自然再次交战到了一起。 岳峰依旧凭借这手中宝剑的威力,毫无顾忌的将养吾剑使了出来。当然,他所使得养吾剑自然不是原本的剑法剑招,而是蕴含了养吾剑意,随机应变而出的剑法。 武功到了他这个境界,早已经是重意(剑意)不重剑(剑招),自然不会有任何固定的套路,一招招朝着左冷禅的要害攻去。 而左冷禅,于剑法一道上浸淫了将近五十余年,造诣也不会比岳峰低上一点。甚至论起剑法的精纯,他还要胜上岳峰一筹。可是面对岳峰这种靠着武器的优势,只顾硬拼的做法,左冷禅依旧不由陷入了被动中。 不过,左冷禅依旧是成名多年的高手,自然也不会技止于此,而彻底没了办法。他虽然无法同岳峰以硬碰硬,但凭借这自己所整理出来的十七路嵩山剑法不停的进行游斗,也未展现出多少略势。 这十七路剑法,是左冷禅以个人威望,招聚嵩山派残余耆宿,不论精粗尽数收录,然后去芜存菁,改良创制出的。十七路剑法长短快慢各不相同,甚至也包含多种各自不同的剑意。可左冷禅一人使出,却丝毫没有半点滞涩,可见他的剑法早就到了极高水准。而十七路剑法,变化多端,比起岳峰那单调的养吾剑来,威力不知要强上多少。 事实上,岳峰心中也是有些无奈。华山剑法虽说不少,可是他就学了一套养吾剑。若是用来对敌,他还真没有什么好的武功。 当然,初次之外,他还凭借着华山十剑,东拼西凑出来一套全是杀招的剑法。这剑法虽说威力极大,而且无固定招数,但也同样凶险到了极致。 这套剑法,自然也是岳峰最压底的功夫,自是绝对不会轻易展露,甚至比紫霞神功还要重要。就同左冷禅的寒冰真气一般,若非今日存心将岳峰绝杀,也不会轻易的使用。 事实上,他唯有当初在风清扬面前用过一两招,之后便再也不肯在任何人面前用了。毕竟,若是他的这套剑法被人看到了,就再也称不上是秘密,也再也无原先的威慑,甚至还有可能被人找到应对的方式。 即便此时面对的是左冷禅,岳峰也绝不愿轻易用处。无论左冷禅的剑法怎么改变,岳峰依旧是以以不变应万变,依旧是那套单纯的养吾剑。 没多久,两人战斗就进入了高潮。除了剑法之外,其他各种武功也都慢慢的使了出来。到这一刻,无论是轻功身法还是反应以及护体的内力,都万分的重要。只要稍有差池或者有一处不足,都可能生出万分的危机。 而左冷禅,更是左手时而以指做剑,时而又完全转化为大嵩阳掌法,朝着岳峰攻来。 岳峰虽说在当初同史闻达的战斗中初步将拳脚功夫同剑法融为一炉,但比起左冷禅来依旧还是要差上许多。若是对付普通高手来说还勉强可行,可若是对付像左冷禅一般的高手,那就是找死。 岳峰此时同样不由的暗自庆幸,自己曾今一时心动,学了一套混元掌和一套破玉拳。虽说这两招武功远不如剑法纯属,但此时却起到了关键作用,让他不至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可是即便如此,在拳脚上依旧彻底落在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