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先天(4)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先天(4)

岳峰此时同样不由的暗自庆幸,自己曾今一时心动,学了一套混元掌和一套破玉拳。虽说这两招武功远不如剑法一样纯属,但此时却起到了关键作用,让他不至于完全陷入被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可是即便如此,在拳脚上依旧彻底落在下风。特别是几次同左冷禅对掌,他更是感阴寒的掌力不停从掌心袭来,让他整个身体都有如坠入寒冰当中,只能依靠着紫霞神功来勉强抵抗。 事实上,这还是岳峰第一次在内功属性上落于下风。当然,这并不是说紫霞神功不如寒冰真气般玄妙,关键的原因是紫霞神功是华山派流传下来的,而寒冰真气却是左冷禅自创的。 不说自创武功,特别是顶级的内功心法就是一件万分艰难的事情。左冷禅不但创出了多套嵩山剑法,更是还有着寒冰真气,就算自古算起也当得上“惊艳绝伦”四个字了。当然,自创武功最关键的还在于其他。 须知道,每个人的经脉体质并不相同,即便相同的内功修炼到了相同的境界也往往会有不同的威力。而左冷禅自己创立了出来的寒冰真气,对于他自身而言自然是最为适合,甚至超过了天下任何的内功秘籍。 可以说左冷禅一身武功,全是靠自己创立,甚至比岳峰不借助外物完全依靠苦修还要恐怖几分。 如此一来,岳峰不得不彻底陷入苦战中。就连他一向自恃恢复力极快,不怕久战的优势,也因为寒冰真气的原因而导致内功大为损耗,而完全无法显露。只能同左冷禅一般,开始进行消耗战。 整整两个时辰之后,左冷禅同岳峰两个人的功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两人剑的交锋,再也不似先前那般出手就是惊天动地,反而走向了轻巧辩护。但是如此,却更为的凶险。 特别是左冷禅,毕竟不如岳峰这般年轻力胜,行动上明显不再如一开始那般灵活。 虽说这种变化只是极小,可是却被岳峰给清晰的感受到了。或许这变化连左冷禅自身也无法感受,可却预示着左冷禅的体力有些不支了。 岳峰心中不由暗自一喜,终于下定了决心。周身气势霎间一变,原本的浩然之气再也不见一点,反而全是阴森无比的杀机。 左冷禅也是感到自己全身不由一寒,心头全是危险的感觉。猛然间,他看到岳峰手中的黑剑,有如一条毒蛇一般,直接朝着自己的咽喉刺来。其速度之快,他这一生几乎还为见到过。 左冷禅不由一惊,全未料到岳峰能使出这样的招数,连忙欲要躲开。可岳峰的剑法是何等之快,若是他处于全胜之时自然没有问题,但此时他体力已经有所衰弱,自然无法彻底躲开。无论左冷禅如何变幻位置,岳峰的剑就依旧死死的将他给盯住,始终都无法脱离剑法的笼罩。 为了这一剑,岳峰可是准备了许久,甚至陪着左冷禅耗费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起目的,就是为了等左冷禅力竭的时候,进行攻击。 只是刹那间,岳峰的剑法已经来到了左冷禅近前,左冷禅身子一闪,赶紧避开了咽喉之处,同时肩头上闪现出青蒙蒙的白光,身体更是朝着后方猛地退去。而这白光,正是左冷禅不顾一切的提起功力,而催发出来的罡气。 岳峰脸上狠色一闪,剑尖猛地有一道紫芒闪过,猛地射了出去,刺在了白色的光芒当中,这才停了下来。 左冷禅站定后,脸上不由全是狼狈之色。至于肩头,此时已经出现了一个犹如绣花针一般细小的伤口,明显他即便靠罡气来防御,却依旧被岳峰射出的剑芒给刺伤了。只不过,伤口上没有半点鲜血,却是被左冷禅给及时的止住了。 左冷禅看着自己的肩头,不由闪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突然看向岳峰,开口道:“这是,辟邪剑法?!” 岳峰微微一笑,脸上杀机更加为浓郁了。这剑法之时岳峰以幼年时悟道所得为基础,只需要一处,他的心境更是会陷入无喜无悲之中。甚至在时间之时,他甚至连招数都不需要考虑。只需他眼中有敌人,剑法就会自动展开。故而这剑法只能是简单纯粹,几乎变化,但有全是杀机。 而这剑法,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误认为辟邪剑法了。当初风清扬初见之下,亦是险些当成了辟邪剑法,更何况如今已经认定他得到了辟邪剑谱的左冷禅。左冷禅会如此说,自然一点也不再岳峰意料之外。不过岳峰自然也不会去解释,这样反倒是一件好事。 果然,左冷禅一见到岳峰没有解释,心中就彻底笃定岳峰已经将辟邪剑法给修炼成了,脸上慌乱之色更加浓了。 不过三两招一过,左冷禅就不由的颓势尽显,完全被岳峰给压在了下风。 突然,左冷禅脸上狠色一闪,竟然不过岳峰朝着自己刺来的剑,突然朝着岳峰左侧,距离他还有十来丈的一棵大树击去。 此时岳峰心神完全在左冷禅的身上,左冷禅的任何意思变化,都无法逃出他的眼睛。猛可是猛地发现左冷禅不闪不避,岳峰不由一下子醒了过来。这一剑若是刺中,即便以左冷禅的武功,也不免要受不轻的伤,左冷禅难道是要找死不成? 心中存了如此想法,岳峰手中的剑依旧丝毫不停,而目光却随着左冷禅挥掌打去的地方。这才突然发现,大树的后面竟然藏了一个人。这人,正是任盈盈。 任盈盈从原路返回,走到了先前她逃离的地方。只见远处所有的树木都被毁去,不少山石都因此而碎裂,就连地形也发生了小小的变化。甚至在裸露的地面上,还有着一片白霜,久久无法散去。任盈盈走到此处,感受到残留的寒气,竟然不由的有些发抖。 须知道,此时正是六月天气,如此足矣见到左冷禅寒冰真气的威力。任盈盈心中自然大为惊惧,她还从未见到了过如此恐怖的武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任盈盈连忙沿着打斗声的方向继续走去。 又行了两三里路,只见路上尽是左冷禅同岳峰战斗后留下的痕迹。任盈盈远远看去,正好看到远处两个影子在不停的挪移拼斗。这两人,一个周身尽失紫气,另一个则不停地散发着白雾。至于打斗声,正是两人发出来的。 她也不敢太过靠近,只是藏在了距离三十丈的地方。她也算得上是家学渊博,凭借这父亲传过来的敛息术,只要别发生什么大的声响,就算左冷禅和岳峰武功,在这个范围内也是难以发现。 看着岳峰和左冷禅两人间的战斗,任盈盈才终于彻底明白了岳峰所言,为何说她站在一边会是找死。以她的武功,只要稍微靠近些,怕是又会被压得呼吸都无法进行,更不要说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