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先天(5)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先天(5)

此时,左冷禅和岳峰正战斗到了许久,功力都有些不足。可是招数上的玄妙,一点也未减,反而是各自开始别出心裁的加以变化。任盈盈武功虽说有限,可见识却不浅,不由的就陷入了其中。 不过她很快,就没有看下去的心思了,又一次开始替岳峰担忧了起来。这一刻两个人虽说是势均力敌,但很可能在下一刻便分出胜负。此时,任盈盈更是没了上去帮忙的心思,凭她的武功,去了还真是找死。 但很快,岳峰同左冷禅两人间的形式就又是一变。先前还是两个人势均力敌,可刹那间岳峰就占足了上风,甚至还将左冷禅给打伤了。此时,两人更是离她不到十丈的距离。这个距离,可以说是危险到了极致,任盈盈虽是都有可能被发现,甚至被战斗余波给波及。可偏偏她心中惊喜之下,心中没了先前的警醒,脚下竟然不自觉的发出了一点声音。 任盈盈方才反应了过来,就发现一股阴寒无比的掌力朝她袭来。抬头看去,出手的正是左冷禅。 任盈盈望着左冷禅劈来的一掌,脸色一片苍白。即便离着左冷禅还有十余丈,她依旧被掌风给彻底控住,无法移动半点,甚至不需要左冷禅击中,她就有可能因寒冰真气入体而死去。 岳峰猛然间看到了任盈盈,心中不由为之一惊。他记得任盈盈早就已经离去,如今怎么又回到了这里。眼见任盈盈就要身死,再次危机关头,岳峰竟然不由自主的上前,挡在了任盈盈的前面。 若是多留给岳峰点时间,岳峰是绝对不会这么做。可偏偏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任盈盈送他宝剑的事情,便不由自主想要上前相救。说到底,还是岳峰如今武功境界不稳,心性修炼不够的缘故。 左冷禅自是不由大喜。他本意是凭着受伤,要将任盈盈给抓住,来威胁岳峰放他离去。毕竟,此时左冷禅心神失守,已经没有任何赢过岳峰的可能。若是被岳峰给彻底缠住,那他甚至还有身死的可能。 当然,若是岳峰不顾任盈盈的安全,那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选择拼死一战,即便要输,也要给岳峰留下足够的伤害。 可却未料到,岳峰竟然会如此失态,会不顾自身安危挡在任盈盈身前。看到岳峰空门尽露,左冷禅自然不会放过。他左掌的掌力猛地放了出来,隔空朝着岳峰击去。而右手,更是挥剑朝着岳峰刺去。 岳峰先是被掌力击中,感到阴寒之气似乎直入肺腑。接着看着这躲无可躲的一剑,更是不由大为惊惧,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几分拼死相斗的决意。 再次危机关头,岳峰只感到自身的全部潜力都涌了出来,同时身体中一直都存在的一种桎梏,好似突然消失了。就连原本所剩不多的内力,猛地一下也多出了许多,全都涌入了手中的剑中。 紧接着,一道紫色的匹练从岳峰剑上劈出,正是完全用罡气凝结成的剑罡,直接朝着左冷禅而去。这等招数,就算平日里岳峰也绝难做到,可偏偏此时他却做到了。 左冷禅不由微微一惊,但此刻他已经完全占到了上风,自是不会轻易的同岳峰以死相拼。他微微侧走了几步,连带着手中的剑也有所偏转。这一剑自是未曾刺中岳峰的要害,可依旧在岳峰小腹上留下了一道巨大伤口。 岳峰受了这一剑,脑海中不由一下子彻底的醒了过来,再也没了半点拼死决斗的意志。高手相斗,除了武功,更关键的是信心。而此时,岳峰受伤比左冷禅还要重的多,一向都是万分谨慎的他,哪里还会呆下去。于是岳峰直接转身,将任盈盈一把拉住,直接便跑。 左冷禅见岳峰离去,不由微微迟疑了一下。看着自己左臂上的伤口,心中不由微沉。凭他的眼光,自然是看出岳峰已经突破了。现在两人相斗,胜负是更加的难以预料了。 犹豫了一下,左冷禅赶紧追了过去。此时岳峰已经受了伤,他或许才有机会将其杀死,一旦等岳峰恢复了,那就要彻底糟糕了。 岳峰带着任盈盈快速的奔走,已经知道形势有些不妙了,不由暗自悔恨先前的鲁莽。此时,他的全身潜力都被激发了出来,不知比平时要快上多少,没多久就将左冷禅给甩了老远。 渐渐的,岳峰脚下越来越加酸软,这才发现他的的伤,越要比想象中的要重。先前左冷禅给他留下的伤口,足有五寸多长、原本因为中了一掌的缘故,伤口被寒冰真气给冻住,没有流出。这会寒冰真气渐渐被紫霞真气给消融,故而鲜血不停从伤口中渗出。同时,他的力道也在减弱,仿佛从伤口中流走的不光是血液,更多的是身体上的力量。另一方面,他更是感到身上的内力越来越少,而且还无法进行恢复。渐渐的,岳峰感到自己身上越来越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任盈盈也是突然发现了岳峰的不对,连忙将岳峰该背上,带着他向前跑。 “岳贤侄,快停下来。交出带走的妖女,我饶你一命。”过了许久,远处突然传来了左冷禅的声音,这声音原来越近,明显是左冷禅失去了岳峰的行迹,正在试图引岳峰出来。 此时,岳峰已经好了一点,听到左冷禅的声音,不由大急,连忙对着任盈盈开口道:“朝上山跑。” 任盈盈微微迟疑了一下,便点了点头,赶紧带着岳峰朝山上走去。而远处的左冷禅,亦是再次发现了岳峰两人,追的更加急了。 不一会,任盈盈已经带着岳峰来到了山顶。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天已经慢慢的亮了起来。站在山顶之上的岳峰,刚好看到了刚刚露出一点头的初阳。 不过,此时他心情一点也好不了,瞧着眼前的悬崖,不由全是犹豫。 “这里已经是武夷山的山顶了,我么也没路走了。要不我们退下去吧,大不了被左冷禅给抓住算了。”这是,任盈盈突然开口道:“以你的身份,他是不会杀你。” “不杀我,难道等他将我的武功费去,然后危险我父亲。”岳峰摇了摇头,突然开口道:“跳下去,放心吧,我们死不了的。要不,你自己走吧。反正他的目标是我,而不是你。你若是想要走,他或许不会追的。”任盈盈迟疑了一下,朝着下方看去。只见自己脚下有着层层的浮云,而悬崖更是不知又多高。若是下去了,怕是一点活命的可能也没有。犹豫了一下,她脸上不由闪过了几分绝望,背着岳峰直接跳了下去。 左冷禅到达之时,恰好看到了任盈盈同岳峰跳下去的情景。他走到崖变,看着悬崖下的景象,心中不由多出些许莫名的表情。过了一会,他脸上再次全是狠厉还有些许志得意满之色,这才朝着山下走去。 (明天有事,因此提前更新了。红票啊红票,有的话大家赶紧投啊。希望能弄一次红票第一,可惜还差两百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