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七章 心动(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十一七章 心动(2)

只是一刹那功夫,岳峰就感到自己又恢复到了全胜状态。虽说这种感觉,只是一种假象,但也足够了。 任盈盈也是发现了不对,她只感到自己背上好似一点力气也没了的岳峰,突然一下子再次生龙活虎了起来。她更是感到自己胳膊一紧,就被岳峰给再次拉住了。紧接着,整个人都随着岳峰一同朝着悬崖的峭壁上飞去。 岳峰深吸了一口气,升出左手拉住任盈盈,同时深吸了一口气,运气轻功直接朝着峭壁的方面飞去。峭壁虽说高大数百丈,可却非常的平整,而且又接近垂直。岳峰右手猛地挥出,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君子剑,就直直朝着峭壁刺去。 宝剑随着岳峰使出的力道没有半点停顿,便直接刺入了峭壁当中。只不过,出乎岳峰预料的是,他同任盈盈两人的身子丝毫也没有变缓,依旧在加速的朝下落去。 原来是那君子剑太过于锋利,竟然无法在悬崖石壁中停留上分毫,便在石壁上划出深深的裂缝,使得两人继续加速朝下飞去。而且宝剑由玄铁打造,无论如何也不会损耗,面对石头便如切入豆腐一般随意。 岳峰不由微微惊了一下,第一次后悔自己的手中的剑太过锋利。若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宝剑,哪里会出着现象。这剑岳峰昨日才是第一次真正使用,哪里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同时两人下落的速度依旧是越来越快,只是这么片刻,便已经又下落了二十多丈。 岳峰手上连忙用力,宝剑刺入峭壁的方向也马上随之偏转,两人移动的方向这才有垂直转化成了倾斜朝下。 同时岳峰一股大力朝着自己臂上而来,只好死命支撑住,两人下落的速度这才开始减慢,可是才从那么高的距离落下,这速度依旧是万分的迅捷。 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本来按照岳峰的计划,落在地面时两人的速度就恰好会彻底停下来。可他也考虑到自己手中的剑会如此锋利,竟然无法让两人减速半点。 虽说岳峰很快就是做出了反应,可依旧因此发生了一些耽搁。之后他无论如何努力,但臂膀上的力气也终究有限。而且即便他有千斤力气,可始终都无法让自己速度如预期一般的彻底停止。 看着渐渐要接近的地面,岳峰大脑开始不停的运转。若是这般直直落下去,凭自己的武功必然也会在双腿上受伤。到时候,虽说不至于骨折,少不得会因此而行动有所不便。 至于任盈盈,砸下去怕是会直接被摔成肉饼。如果自己再照顾任盈盈,那任盈盈或许没事,可他自己受的伤怕是会更重了,甚至短时间内彻底失去行走的能力。而以左冷禅的性格,只要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尸体,必然也不会轻易放弃,定然也要下山来搜查。 按理说,左冷禅现在已经在下山的路上了。凭左冷禅的武功,要下来也不过是一会功夫。而任盈盈的武功,或许有可能带着无法行走的自己而逃离左冷禅追捕的可能。更关键的是,嵩山派是不是左冷禅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按先前自己碰到了嵩山弟子的情况看,左冷禅绝对不是一个人来的。如此一算,这样逃生的几率几乎没有。而且就算华山派得到了消息,岳不群也马上派人来,也赶不及啊。 即便不救任盈盈,任由她摔死。但自己此时已经受了伤,可一旦下去后伤上加伤,那绝对不是左冷禅的对手。 岳峰脑海中不由再一次生出了邪念:将任盈盈给主动砸下去,接着这股力道,那自己下落便可变缓,定可以平稳落地,甚至连一点伤也不会在受了。反正任盈盈是要死了,自己为何不再利用一下? 再说了,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谁也不会知道。然后将事情推到左冷禅身上,让魔教和嵩山派进行火拼,华山派就可以左手渔翁之利了。到时候,想要一统五岳也不是难事。等日后自己武功足够高了,能够与东方不败相持,华山派就算想要统一武林也不算难事。而且这个时间,定然也不会太长。一念至此,岳峰就感到自己的心开始砰砰直跳,就连脸都不由微红。他虽是如此想,不过表情上是半点也看不出来。早已经习惯将一切都藏在心底的岳峰,称之为泰山崩于面前不变色也一点也不为过。 说到底,岳峰依旧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同时更是一个万分理智的人。面对危险关头,他无论何时第一下考虑到的都是自己,接着便是对自己有利的人和事物,而绝对不是其他。当然,也并非所有时候多是如此。每个人终究或多或少都是有感情的,而感情的东西,也永远无法用道理去分析。即便岳峰情感淡漠,也无法彻底免俗。特别是他心中有了感情的时候,就连理智也做不了主。 接下来就在岳峰刚准备行动,朝着任盈盈之时,映入眼睛的却是一张全是绝望的脸。岳峰心终究不由一下子软了起来,甚至对自己先前的想法都产生了些许自责。若是他身边的是其他人,他自然会直接毫不客气的丢下去。可是偏偏是任盈盈,虽说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不知为何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或许也真是如他想象中的一般,自己是心动了。 突然,岳峰眼睛看到了离他还有三十余丈的一条河流。因为此时是夏日,南方的雨水非常充足。而武夷山位于福建境内,更是如此。特别是前几日,下了一场大雨,河水自然是大涨。而这一条河流,此时非常的宽敞,而中心处水流也是万分的湍急,其深度怕更是有数丈距离。岳峰看到后,不由全是欣喜,正好可以借着水流来逃生,更可以彻底躲开左冷禅。 而此时,他距离地面只余下不到五十丈。无论怎么计算,两人都是会率先落在地面,而绝对不会到河水中。犹豫了一下,岳峰开口道:“你会水吗?” 任盈盈微微愣了一下,连忙答道:“会的,不过不怎么好。” “会就好,到时后要自己小心了。”岳峰开头说了一声,脸上就不由又一次生出了不舍的表情。此刻情况已经不容他多做选择,唯有再次进行压榨潜力。 很快,岳峰再一次强行催动自己的内力,这一次,他的内力只恢复到了平时的五分之一,可是丹田都就开始微微有些刺痛了,甚至精神也没半点因此而振奋过来,反而全是浓浓的疲惫。 岳峰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同时又是心痛又是不解,自己的身体如何会糟糕成这样?就算是受了伤,流了不少血,就算这已经是第二次进行压榨了,可想他深入渊海的潜力,不可能就这般出现耗竭的趋势,甚至用掉连十分之一都很难,难道是就是因为先前的突破,可就算进入先天,自己也算得上是水到渠成了,如何会这样? 事实上,也确如岳峰所想一般,的确是因为突破所导致。而这次突破,也并非简单的进入先天,同时还让他接触到一些神秘的东西。只不过这些东西,岳峰还没来及进行体会。 但是事情也不容岳峰多想,他直接再次挥掌,将全部内力使出,一把将君子剑彻底的拍入了峭壁当中。在这关键时刻,岳峰是连珍若生命的宝剑都顾不得了。而借着这股力道,岳峰自己拉着任盈盈迅速的朝着河水的方向迅速飞去。等落地之时,甚至恰好到了三十余丈外面,来到了水流最湍急之处。 任盈盈开始之时还不知道岳峰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此时很快就明白了。说到底,她终究是个聪明的人。至于不久前她欲途帮助岳峰对付左冷禅,那选择看似愚不可及。不过却是因为她从面对这样的高手,而且对自身估计不足。毕竟而再高的智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没有半点用处。此刻,任盈盈自然明白岳峰要带她通过河流来进行逃生了。 从悬崖顶下落开始,仅仅只是片刻时间,任盈盈就好似经历的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的过程,接下来便有陷入了身死的经历。从绝望中走过一遍的人,他才真正体会到活下去的美好。此时再次看到希望,任盈盈心中不由变得万分的复杂。 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体会到这种复杂,便身不由己的落入的水中。此时的水流可以说是非常的快,再加上先前下坠的力道,两人不由自主的沉入了水中。任盈盈先前虽说是会水,可也仅仅是刚会而已。再加上她体力早就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无论如何都难以保持平稳。 无奈之下,她只好将岳峰给抱住。过了好一会,两人才再次回到了水面。这时,任盈盈才有时间朝岳峰看去。只见岳峰此时正紧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微不可见了。不过诡异的是,岳峰竟然稳稳的漂浮在水面上,即便还拖着她这么一个人,也依旧不见丝毫下沉。 (同上次一样,周一白天有事要忙,提前更了,防止没时间码字,出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