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醒来(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二十一章 醒来(2)

“小姐,他是何时醒来?”过了一会,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同时一个女子声音腻开口问任盈盈。这口音虽说依旧很是难以听清楚,看毕竟距离不是那么远了。但岳峰稍加猜测,也差不多能明白她的意思了。 很快,那说话的女子已然走近,出现在了岳峰面前。这女子年纪大概二十六七岁,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色彩灿烂,金碧辉煌,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足有酒杯口大小。[] 一看这打扮,岳峰就知道对方并非是汉人,而是苗家女儿。看她那样子似乎同任盈盈非常的亲近,全无半点拘谨,显然两人很是熟悉,而且关系不浅。 听到两人“姐姐”“妹妹”叫的十分亲热,岳峰不由微微有些诧异。在他的印象中,小说中的许多江湖人以及黑道高手,都无不对任盈盈都可谓是惧如虎蛇,就连当初见到的绿竹翁,对任盈盈亦是畏惧有甚于恭敬。 不过想来也是,任盈盈身为女人,同那些大男人自是难以相处,但蓝凤凰就不同了。而且,即便任盈盈身份很特殊,但有一两个朋友也是正常。 见到蓝凤凰走来,任盈盈不由脸上全是喜色,连忙站起了来迎了过去,握住蓝凤凰的双手,有些急切的问道:“才刚刚醒来,对了,药采到了没有。” “我还以为你会问我累不累呢。”蓝凤凰也不答任盈盈的问话,转身将药篓放下。她见任盈盈两侧脸颊微红,也不敢再继续与之开玩笑了。两人虽说是关系不错,可终究身份有别,蓝凤凰还是不敢太过放肆,便开口道:“药采的差不多了,虽说缺一两样,但也没什么大碍。” 任盈盈脸上喜意不由更浓,紧接着,她目光突然一闪,开口道:“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那个叫王永明的家伙去哪里了,怎么没跟着回来,我记得早上你们两个人可是还在一起。” “他呀。”蓝凤凰叹了口气,很是不满意的开口:“他刚刚已经走了,应该是有急事要办。可走就走了,还非要找个借口说男女有别,一起独处不好,还以为我不知道似的。唉,你说那些名门正派的人是不是都这般虚伪,要真是这样,他几年来还不是一有时间便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人家那不是虚伪了,是怕你担心。”任盈盈笑了笑,开口道:“他现在急着走,定是出了什么变故。不过他武功很不错,而且又有师门长辈看护,应该不会有事的。” “真要关心我,真要关心我还做什么武当弟子。”蓝凤凰虽是如此说,可亦是不由生出担忧之色,叹了口气,继续开口道:“不说这了,说说你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你不肯说,现在总行了。” 任盈盈点了点头,两人就接着聊了起来。 一边的岳峰越听,心中越是慌乱。虽说两人话说的很快,特别是蓝凤凰,那语言非常难听懂,而且越说越急,十句话就至少有八句话不知所云,可是岳峰依旧听出了些不对----就这段时间除了蓝凤凰,还有其余人来到了这里。似乎那人还是武当派的,叫王永明。 岳峰从来都是一个万分谨慎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此时他武功远不如平时,为了自己的安全,他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而且,他现在最担忧的可不是被魔教的人发现,而是被正教的人发现。若是传扬出去,那不单单是危险,而且还会是无尽的麻烦。 只是可惜,那个叫王永明的家伙已经走了,就算他有再多的心思,也不得不止息下来,只能朝好的方面想。就比如自己身上并无一点关于华山派的标志,而且江湖中真正认识他的人也几乎没有,王永明应该不会发现他的身份。 还有就是左冷禅,就算要追杀自己,也绝对要偷偷摸摸的干,决计不敢出动太多人手,也不敢将事情泄露出去,否则华山嵩山两派的决裂就马上会出现,五岳再也称不上是五岳了。 不管怎么算,他都是比较安全的。可是即便如此想,岳峰的脸色依旧还是阴沉了下来,至于任盈盈和蓝凤凰间还说了些什么话,他是一点听下去的心思也没了。 过了好一会,任盈盈同蓝凤凰两个人才停了下来。而蓝凤凰却突然有些戒备的看了岳峰一眼,然后满脸谨慎的开口道:“小姐,最近不知出了何事,教主突然下令让小姐你回去,你可要小心了。” 任盈盈听到后,脸色不由微变。不要问,就是他们打算营救任我行的计划被有些人给察觉到了。只不过,这计划筹谋了多年,自然不能轻易放弃。而且东方不败多年来不理事物,只要避过了这段风头,一切在做打算便是。至于自己,黑木崖是绝对不能回去。一旦回去后,那很可能再也没机会走下来了。如此看来,自己也只能找个地方躲一躲了。 沉默了一会,任盈盈才说道:“我知道了,会多加小心的。不过你也要注意,千万别让被人知道你和我相见的事。他们对我还有些顾忌,但是对你就不同了。一旦出了错,怕是谁也保不住你。” “放心吧,那我也要马上走了。”蓝凤凰身子不由一颤,显是想到了什么让她万分畏惧的事情,但还是点了点头。 突然从怀中摸出一个纸包,打了开来,里面有一颗龙眼大小的药丸,说道:“这是少林寺的疗伤灵药大还丹,整个少林寺也不足百粒,对疗伤最后效果了。说起药效来,比我五仙教的至宝都差不了多少。武当同少林一向交好,这丹药是他给我的,我就先给你了。” 任盈盈看了岳峰一眼,便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替岳峰收下。犹豫了一下,她又突然朝着岳峰喊道:“对了,你失踪这么久了,有没有什么事情要给家里人说一声。” 岳峰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任盈盈是朝他说的。岳峰刚准备拒绝,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岳峰突然从脖子上摘下了一块玉佩。这玉佩是刚刚出生的时候宁中则给他带上去的,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带着,从都未离开身过。 沉吟了一下,岳峰伸手将玉佩朝着任盈盈丢了过去,同时开口道:“那就托人告诉我母亲,说我一切很是安好。等过段时间,不,过上五六年,自然会回去。其他的,便没了。” 任盈盈一听,不由有些发愣,全不知道岳峰到底有什么事情,竟然要用五六年来办。不过她也并未多问,只是将玉佩接住,然后交给了蓝凤凰,说道:“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可千万不要忘了。” “放心吧,不过是小事一桩。但这里一切都交给小姐了,小姐你可要自己小心。”蓝凤凰对着任盈盈应声道,同时有很是关心的嘱咐了任盈盈一番。 任盈盈点了点头,这才送着蓝凤凰离去。过了好一会,任盈盈才走了回来,看着岳峰脸上全是不满,开口道:“你这人是怎么回事?人家好意来帮你,你不但不说声谢,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 她素来身居高位,平日间对任何人都不假颜色,先前见岳峰那样子,早就生出不少气来,不过还强自忍着。此时见到蓝凤凰走了,便就直接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