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情思(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情思(2)

毕竟随便找一个,哪里记得上找一个自己熟悉点的,更何况是喜欢自己的。而眼前,任盈盈无疑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第一,便是任盈盈对自己有情谊。第二,也就是自己对任盈盈感觉不错。还有就是第三,岳峰总是觉得自己对任盈盈付出了那么多,若是就这样放过了,还真有点亏了。 对了,就是亏了,而且还是亏大了。以他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的心态,自然是觉得这么好的机会不能放过。而且,他似乎还从未与其他的女子这么相处过,亦是不由开始动起了想法。[] 在从其他方面讲,两人似乎依旧很般配。比如任盈盈相貌还真是不错,至少无论怎么看都非常的养眼,甚至岳峰还没见过比任盈盈还好看的女子。当然,这种好看不仅仅是相貌,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不过说了起来,岳峰自己更是一点也不差。 然后就是任盈盈的性格,貌似还真适合做妻子,典型的贤妻良母型加温柔体贴型,而且还非常的懂得关心他人。就比如对岳峰受伤的这段时间,任盈盈对他的照顾还真的很好,好到能让岳峰生出感动的程度。 还有任盈盈的武功,也很不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年轻一辈中第一人了。若是单从内功的及角度上来看,任盈盈甚至要比令狐冲还要强上几分。自然,这年轻一辈中岳峰这个变态不能算,两人完全就不能相比。更何况如今的他,似乎有超脱人这个范畴的趋势。 还有两人的身份,一个是魔教的圣姑,一个又是华山派现任掌门的独子,又是未来的掌门,正是相当。如若是日后任我行能够复出,成为教主,任盈盈的地位还会比岳峰还要高上一些。 还有年龄,岳峰如今二十一,任盈盈更是才十九岁,两人间相差仅仅才两岁,年纪正好相当。还有任盈盈动音律,知礼仪,人又聪明,从小身据高位,最懂得应对门派江湖上的事物,等等等等,似乎都非常的令岳峰满意。 岳峰越想,就越感到娶了任盈盈后真是好处多多,甚至她还有点害怕任盈盈会不选择自己,同别人走了。隐隐的,岳峰已经将任盈盈当成了私人物品。 至于任盈盈的身份,似乎还真是个大问题,可也并非无法解决。就如小说中的令狐冲,初时同任盈盈解释,那叫做勾结魔教妖女,为正道所不容,人人得而诛之。等令狐冲修炼成吸星大、法,独孤九剑也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战力堪比先天高手。那两人在世人眼中就成了神仙眷侣,天作之合,羡煞江湖中的无数少男少女。 而岳峰如今的实力,早就比小说中武功大成的令狐冲要强的多,甚至令狐冲练了易筋经也不会比不过。至于江湖规矩这种东西,只是对普通人,而不是对先天高手。于先天高手来说,他们早已经能够蔑视天下,成为超脱了任何的规矩存在。甚至他们说出的话就是天地至理,他们的约定,就是江湖规则。而岳峰,无疑已经有了这个资格。 日后等别人知道他和任盈盈走到了一起,只会说是任盈盈喜欢上了自己,脱离了魔教,从此改邪归正。就算自己做了不利于武林正道,大逆不道的事情,那最不济也是少年人意气风发,考虑有所不周,而不是其他,也更不会像刘正风曲阳那般悲催。 即便是任盈盈这边依旧同魔教的人交缠不清,那也没什么。被人知道后也只会赞道,那是孝顺父亲,乃人之常情,值得天下江湖人学习。 岳峰素来是一个理智大于感情上的人,他感到两人似乎还真的有可能,于是乎等自己身体一好,便对任盈盈处处关心。即便他每天都忙碌练武,但却依旧要抽时间陪任盈盈聊会天,或者是给她做点吃的。 事实上,进入先天后岳峰的修炼更多的在于摸索,时间也不如原先一般紧张。可早已经习惯除了修炼又是修炼的他,还真不愿意去浪费哪怕是一点点时间。就算是同任盈盈“谈情说爱”,岳峰心底终究是有些不愿。但是为了日后的幸福,为了日后多自由点,岳峰也只能下定了决心。 另一方面,岳峰早就在十三岁的时候离开华山,然后在江湖上闯荡了好几年。这几年,他可不是哪有热闹去哪,而是专挑没人的地方,荒山野岭来走。记得曾经他方向了独孤求败所在的山谷,更是在哪里一停留便是一年多,从不与任何人接触。于是对这中野外生存的能力,岳峰不知要比任盈盈强上多少倍。许多事情,他做起来比任盈盈熟练许多,两人也彻底的脱离了吃野果度日的生活。 至于任盈盈,也是记得岳峰对他舍身相救的好处。如今看到岳峰竟然肯耽搁了自己练武的时间,专门抽时间来陪她,自然也是非常的感动。于是两个人间,自然相处的也就越来越加的融洽了。除了没有做出什么相互亲近的事情,俨然便好似一对夫妻。 还有就是任盈盈,因为要躲避魔教的人,不好出去走。而岳峰,却是因为要苦修练武,也不愿意早点离开这里。特别是一旦离开后,他除了会华山派,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再加上如今岳峰对于物质上的需求,也几乎彻底没了。于是两人在这山林里,一呆就又是几个月。 渐渐的,两个人都也略微有点明白了相互间对于生活的看法,只是心照不宣,各自做各自的事情。而岳峰依旧是如同他计划的一般,每天除了练武就是如同完成任务般按时同任盈盈说一会话。当然,凭脑子里面只有武功的性子,更多的是同任盈盈谈论武功。 时间一久,任盈盈还真以为岳峰是对他情根深种,心中不由全是喜意,甚至隐隐的生出了永远留在这里的打算。 事实上,也不能怪任盈盈会误会。岳峰既然真的起了娶任盈盈为妻子的打算,便自然会按照做任盈盈丈夫的态度来要求自己。 岳峰本不是个勇于承担责任的人,但一点有了决定,也不愿意去躲避责任。这荒山野岭中,许多事情自然不好意思让任盈盈这个女流之辈来干。不过日后要是出去了,岳峰定然成为甩手掌柜,什么也不管了。 于是每天无论干什么,他都是要向替任盈盈来考虑。甚至去练武的时候,也先朝任盈盈打一声招呼。对他而言,目前自己除了练武万万不能耽搁,就决然没有什么比同任盈盈相处好,以便早点成亲生孩子来的重要。 就连武艺上,岳峰也几乎没有做任何的保留,将自己修炼的心得都说了出来。当然,他所说的不是什么修炼之法,更不是关于华山派的武学。而是从他进入先天高手的眼观,配合上多年所得,以及幼年悟道领悟来的。 这些东西,可是说是岳峰最宝贵的东西,甚至就算是先天高手得听也会大有裨益,更何况是武功还不到绝顶的任盈盈了。再加上岳峰的信心指点,任盈盈武功自然进步的非常快。 于此种种,任盈盈对于岳峰自然是说不出的满意。只是唯一令她遗憾的是,岳峰实在是在过于守礼,收礼道死板的程度。即便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也未真正同他表现出过亲近,,甚至连一句情话也没说过。 事实上,不是岳峰没想过要说,可实在说不出来。对岳峰而言,还真没有这方面的任何经验。若是当真让他开口,他怕是第一句就是要求任盈盈直接嫁给自己。当然,这句话可是在岳峰心中憋了许多,但始终感觉不是时候问出来。 (唉,那天心情不好,说了写不该说的话,向广读者道歉了,希望大家见谅。说起来还是红票好,黑票就算了。黑票实在太恶心人了,大家也是希望我好好写,就不要投黑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