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长生(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二十七章 长生(2)

岳峰听完任盈盈的话,还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任盈盈口中虽然说的是真武剑,可实际上却是欲途引诱岳峰上黑木崖同东方不败决战。 岳峰终究是没有白白穿越一会,知道的远要比任盈盈想象中的多,自是可以将许多事情看得更为清楚。当然他也不会像小说中的令狐冲一般,糊里糊涂的被任盈盈和向问天诓骗的先救了任我行,然后又是冲上了黑木崖去对付东方不败,之后,更是在任盈盈等人的一连串设计中,彻底同华山派决裂,可犹不自知,以为别人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若是岳峰不知道任盈盈身份,也不知道其他许多事情,怕是真会沿着令狐冲的路彻底走上一遍,到时候就算后悔,也迟了。只不过,许多事情他虽说表面上故作不知,可心底却万分清楚。 而对于任盈盈,岳峰也从未小瞧过。任盈盈本就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孩,要不然也没可能在失去父亲后还平安的在魔教中长大。当然,无论任盈盈怎么算计,岳峰实际上也都有准备,并不会太过于在意。 只可惜事情真正发生之时,岳峰心底终究是生出了些许不悦。事实上,任盈盈若是一切都对他坦言,岳峰虽说会万分为难,可看在两个人的情分上,未必不会去帮她。再说了,同东方不败一战,他早已经期待了许久。可偏偏任盈盈却如小说中对令狐冲那个没半点政治头脑的傻子一般的来对待他,岳峰又如何能够欢喜的起来。 不过岳峰终究是个有心计的人,无论如何心中如何想,脸上却永远不会表露出一点。而且他既然已经将任盈盈当成了自己人,自然也懂得设身处地的替任盈盈考虑,也愿意包容任盈盈坐下的一切。于这一点上,岳峰依旧还是挺大肚的。 说到底,任盈盈虽说是在利用他,可也并非全是坏心思。若是真武剑真正如同任盈盈想象中的一般好,那她告知岳峰这事也算得上是好心。只可惜,对于魔教上的一些事情,岳峰可是比任盈盈还清楚。而且岳峰思忖自身,若是成了任盈盈,怕阴起人来比任盈盈还要狠。不过好在他武功够高,也没必要去利用任何人,否在两人间的相处早就是另一方局面了。 想到此处,岳峰心中也就释然了。他自身便不怎么是东西,哪里还有资格去怪别人。再说了,而且他虽说明白任盈盈的心意,也不会按任盈盈的安排去做。事实上岳峰虽然突破了先天,但武功并未真正的突飞猛进。即便他早就有了和东方不败决斗的心思,可却还不自信自己有那个实力。凭岳峰一向惜命的性格,即便有心答应,也不会在这时候答允,而是要等他武功够高的时候。 记得小说中的东方不败,可是在任我行、向问天、令狐冲三人联手下游刃有余。若非最后任盈盈朝着杨莲亭下了毒手,这三人也绝对胜不了东方不败。岳峰即便再自信,也绝不敢说自己能同那天下第一高手真正一战。说到底,岳峰现在正处在突飞猛进的间断,而并未达到顶峰,甚至连先天境界还未能彻底稳固,更不要说其他了。 现在的岳峰,怕是碰到了任我行或者是少林方丈,怕也会感到万分的棘手,难以取胜。说到底,他依旧是缺少时间的积累。当然,只要再过几年,甚至只需要一两年,岳峰就有信心同东方不败一争。 心中虽说早就有了决定,可岳峰自然不会如此说,更不会将东方不败的事情挑明。沉吟了片刻,岳峰摇头道:“真武剑,真武剑的名头虽大,可实际上未必是什么神兵利器。他之所以出名,不过是仗着张三丰的名头。张三丰所在之时,天下并无对手,他已然能够傲视天下了,自是不需要什么神兵利器了。而那真武剑,只是他早年时的佩剑,根本不算太好。而且凭我的身份,就算得到了,也用不上,只会徒惹麻烦。” 任盈盈见岳峰于初始之时陷入了沉默,还以为岳峰当真心动了,可却没想到岳峰会断然拒绝。而且岳峰说的句句在理,她也没有想其他。犹豫了一下,任盈盈收起心中的失落,就转而言道:“张真人可是数百年来江湖第一人,即便我魔教中人说起,也要叫句‘真人’,我怎么听你的话,似是对他半点敬意也无。” “敬意,我凭什么要敬他。”岳峰有些引开关于真武剑的话题,同时随着他武功大进,渐渐的也开始目中无人。要说先前他还没到先天的时候,对于那些先天高手还有几分进益。可等到到了这个境界,却开始不见任何人放在眼里了,甚至连那些前辈高手,也完全看不上了。 于是许多岳峰以前一直不敢说出的话,也就网了起来:“那张老头虽有百年来天下第一人之称,武当更是窃居为道门正宗,可说到底,他也算不得道门一脉的真正传人。那张三丰小时候可是出生于少林,就连他武当的内功心法,也是源自于传说中的《九阳真经》,亦是与那佛家有莫大关联,据说还是达摩所写的。你以为那武当和少林一向交好,就没有任何缘故,说到底两家武功是相同的。要说道门正宗,还是终究是我华山一派。” 任盈盈听岳峰如此说起,不由的对岳峰的话很是不屑。同时她亦是有些吃惊,岳峰竟然会如此猖狂。而且岳峰的短短几句话中,更是透漏出无数的武林秘辛,许多东西,即便是她也从未听闻过。犹豫了一下,她便接着问道:“你华山派竟然是道门至尊,这话怎么说。” 岳峰见任盈盈问起华山派,脸上更是得意,直接开口道:“你可知我华山派源于何处?”也不待任盈盈回到,岳峰就继续言道:“我华山派祖师赫大通,可是数百年前天下第一高手全真教掌教王重阳的亲传弟子。要论天下道门之首,自是非我华山一脉莫属。至于武当,自从与当年丢失了太极拳经之后,已然有些名不符其实了。更何况,他本来也算不得我道门。哼,你不信看着,最多三十年时间,我华山必然凌驾于武当之上。至于张三丰,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活的年纪大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到此处,岳峰心底也不由的生出了些许豪意,好似真的已经看到了那一幕。 任盈盈看着岳峰,只见岳峰脸上全是兴奋,好似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岳峰这么一个人。她只觉得今日岳峰彻底颠覆了她曾今的认可,完全不似平日一般的淡然。像是彻底的变了一个人,矛盾到了极致。 听岳峰说着,任盈盈禁不住生出了害怕的感觉,好似此时的岳峰并不真实。想到此处,任盈盈赶紧将自己生出的心思驱除了出去,接着继续说道:“人家张真人,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正如你所说,他是活的久了点。可活的久了点,难道不也是一件本事。至少张真人活了一百八十多年,比达摩还有久远许多。还有,张真人百岁之后悟道,创立出了太极拳,武当一脉更是因此成了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人家那种机缘,又岂是你能比的。” 岳峰听闻任盈盈在赞扬张三丰,反而开始贬低自己,哪里会甘心。直接便开口打断道:“‘悟道’,悟道又什么了不起的。哼,你看我如今能有现在这成就,焉知我没有过‘悟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才不过四五岁时,便已经经历了那么一场机缘,所得未必会比张老头少。”说到了这里,岳峰已然彻底的进入了兴奋中,脸上更是流露出追忆的表情。 过了一会,岳峰稍作思索,又继续开口言道:“我如今在仅仅二十二岁,便彻底的进入先天境界,这种水准便是自古到今也未曾有过。我父亲,是在五十岁后,那左冷禅、少林方证、武当冲虚,都也是四十之后。那张三丰又怎么了,有我现在的水准是什么时候?是他三十岁那年创立武当派的时候,我可是比他提前了足足八年。要知道,武功修炼最重要的便是早期,前面早一步,后面便可以领先千万歩,我已然比他拥有了巨大的优势。等我在用个几十年,我将自己一生所学总结出来,并将紫霞神功修正补充完善,必然能够成为创出一部超越易筋经、太极拳的武学宝典。” 说到此处,岳峰不由微微陷入思索之中。自从进入先天后,岳峰就已经发现了紫霞神功有不少谬误之处,已然生出了要独自开创一门武学神功的想法。想必是昔日的王重阳纵然武功要比他现在的高,但始终未能接触到神识的妙用,才导致紫霞神功的不完美。而他,却是可以在王重阳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得到古往今来从所谓有的成就。 甚至,岳峰已经做好了规划,到时候自己要将剑法领悟,还有对内功心法的改善,以及境界的认可,都写出来。凭借着自己两世所学,和天下无敌的武功,日后所创立的那门神功,超越古往今来任何的武学,也并非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岳峰心中也不由全是豪意,开口言道:“等我将那门神功创立好后,此作为我华山派的立世之基,我华山派定然可以从此传承千年不衰,压过那少林武当一头。”说道此处,岳峰两人竟然全是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