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长生(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二十六章 长生(1)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寒冬,任盈盈同岳峰两个人在这片山林中一呆就是半年。 这段时间内,岳峰也曾出去过几次,买了许多生活所必须的东西。特别是给任盈盈,买了不少新衣。同时,岳峰也对江湖中的事情了解了几分。[] 就如华山派,最初得到岳峰失踪的消息后,很是慌乱了一阵子。岳不群匆忙亲自带人离开福州,于武夷山附近到处搜寻。还好蓝凤凰很快就将岳峰一切安好的情况给传了过去,才未曾引出大的风波,彻底稳定了下来。而嵩山派却一直显得非常平静,明显左冷禅很是顾忌,怕他于岳峰大战的事情被人给知道。 至于任盈盈,虽说没有出去过,可渐渐的也同她手下的人建立起了联系,时常通过飞鸽来传递消息。 岳峰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见任盈盈并未主动提起,便也没有去问。而岳峰凭借着自身直觉,却也能够很明确的猜到任盈盈是在为救任我行而忙碌不已。 事实上,从两人相处到现在,岳峰也从未问起过任何关于任盈盈的事情,而任盈盈也从未提起过。于这一点上,岳峰自然是失落了许久。虽说他知道任盈盈身份特殊,不能随便告诉人,可是依旧有些不好受。同这一点上看,任盈盈依旧有点将他当成外人。 对于任我行的事情,岳峰如今亦是非常的犹豫。从五岳剑派特别是华山派的角度来看,江湖中的平静明显很重要。要知道这十年来,东方不败除了在刚当上教主时揭起过不少风波,之后便一直未曾打动过干戈。而五岳剑派,正是乘着这段平静时间,不断的休养生息,不断的壮大自己,才拥有了如今能彻底同日月神教想抗甚至隐隐高出一筹的实力。 而相对于没有野心的东方不败,任我行心思明显要大上许多。只要任我行出来,无论他能否重得教主之位,于五岳剑派乃至整个武林正道而言绝对不会是好事。当然,想少林、武当、丐帮这三大顶尖势力而言,欲途让五岳剑派同日月神教拼个你死我活,自是希望任我行早点重得自由。面对五岳的整体崛起,这三大势力明显不愿意在出几个能同他们相提名论的门派,更何况五岳加起来,实力明显不必他们单独一个低。 至于岳峰,从自身的角度来看,也是非常的不愿意让任我行能逃出来。但是考虑道同任盈盈的关系,岳峰不由的就有些迟疑。若是任盈盈相求他帮助,岳峰还真没法子拒绝。到了那种情况,他怕是不得不又一次背地里下黑手,将任我行被囚禁的地方给传遍江湖,将事情给弄糟糕。可是细细想来,岳峰还真有点不愿意干这事情。 这一日,已然是到了正月十五。相对于各地都沉浸在元宵佳节欢喜中的人们,安徽境内的这片山林明显要冷清许多。不过岳峰依旧是出去了一趟,弄回来几盏花灯和不少烟花,如此在给这清冷的山林增添了一些喜庆。这不过,岳峰自身却是心情郁郁,一点喜意也没有。 这才出去的时候,岳峰便见机回了一趟武夷山。虽说他早就已经料到,可是真正发现君子剑已然不在远处的时候,心中还是不由的万分失落。 他本来还有点期待另一把“玉女剑”也是在任盈盈手中,到时候即便面子不要了,也要将剑求过了。只可惜事实并不是如此,那把“玉女剑”早就不知道去了何处,甚至当初魔教也未曾得到过。 任盈盈知道了岳峰所想,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随意的安慰几句。她当初肯送岳峰宝剑,也是存了收买的心思,欲途岳峰能够出手帮助救她的父亲。像这等宝剑,即便是东方不败也不可能轻易得到,更何况是权势远及不上东方不败的任盈盈了。于是乎岳峰的心情很是不好,只是默默的坐在一边沉思,什么也不想干,连练武的心思也没了。 任盈盈虽说也是受了几分感染,可也并不愿意放过这次难得的欢乐的机会。于是便独自一个人放完烟花,一直等到花灯一盏盏全都燃尽,完全熄灭的时候才回来。 这么一番折腾后,时间依然到了第二日黎明。任盈盈见到岳峰依旧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心中突然一动,开口道:“怎么,还在想那把丢了的宝剑?你也不用太过心急,说不准日后还能找到一把。” 岳峰却是叹了口气,开口道:“再找一把,那里有那般容易。不过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地方,只是不好下手。” “是哪里。”任盈盈不由微微一惊,连忙问道。 岳峰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便问道:“你可听说过‘龙渊剑’” “‘龙渊剑’?可是传说中先秦时期欧冶子打造的七星龙泉剑?”任盈盈微微一愣,很快就回道:“这把剑,我自然是知道的。传闻中昔日曹操曾那这把剑刺杀过董卓,之后更有成了唐皇李渊的佩剑。要说我送与你的那把剑,最多只能算得上利器。这龙渊剑,可是才是真正的神兵。那欧冶子,可是自古以来的第一铸剑师,这把剑怕才真正算得上是举世无双。可据说后来龙渊剑被埋葬在了昭陵中,你拿到是想去挖坟掘墓吗?” “若是能挖到,我走就干了。”岳峰笑了笑,开口道:“只可惜李世民的昭陵,已经不知被人挖了多少遍了。纵然宝剑曾今在里面,现在定然已经被人盗取。”说道此处,岳峰眉头微皱,然后便继续言道:“更何况,据我所知,真正的龙渊剑,可从未被曹操拿到过,更不要说是李渊了。” “你是说,那龙渊剑还在……” “没错,还在龙泉。”岳峰点了点头,便叹了口气,开口道:“这也是我所顾忌的。这龙泉一地,目前可是在恒山派的手中,我还真不好下手。毕竟是同门,自相残杀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呵呵,我还以为你真的无所顾忌了。”任盈盈亦是不由笑道:“如若是我,碰到自己想要的,定然会毫无顾忌的拿到手。不过,我还知道另一把宝剑的存在。”说到此处,任盈盈的目光开始不停的闪动。 “另一把,在何处。”岳峰一听,果然便如任盈盈所言,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任盈盈见到后,不由微喜,开口道:“真武剑,真武剑你可知道吗?” 岳峰见任盈盈说起真武剑,心中不由一沉,只是脸上却一点也未表露出来。 任盈盈去丝毫也没发觉,开口道:“八十年前,武当祖师张张真人死去的那天。我神教众高手连夜出动,攻上了武当,得到了张真人的佩剑真武剑。之后武当多次想要讨回,却一直没有得手,现在这把剑便在教主手中。这真武剑,你可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