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决定(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章 决定(2)

时间随着岳峰的思索不停的流逝,转眼间又是三天的功夫。而这几天的时间,岳峰开始细细思索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性格,以及自己所做过的一切,特别是同任盈盈相处的这半年时间。 “自己似乎是太自私了。”坐在大石上,望着滚滚西流的长江水,岳峰突然生出了这么个念头,一个他平日里想过可却不以为耻反而自得万分的特点。[] 从小到大,似乎自己无论干什么,无论面对任何人,几乎都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即便是对任盈盈,也没有过例外。可是,面对这么一个危险万分的世界,这么一个随时都可能是虚幻的世界,他不自私,能行吗? 甚至直到不久前,岳峰真正明白了穿越的真相,才真正明悟道这里不是小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更是明白自己是彻底的回不去了。岳峰才渐渐的找到了些安全感,才慢慢的懂得去体会生活,而不再是一个只知道练武的机器。只是可惜,他从未来得及想过要改变,比已经出了现在的事情。 毕竟多年来压抑无比生活,已然让他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自私自利的人,就算想改变,也不是一时半会便可以做到的。而且,这还是他第一次认识到自己需要改变 除此之外,岳峰更是明白心中依旧是将一直没将任盈盈当成自己人,而是当成可以利用的对象,一个烦闷可以去倾诉的工具。而不是如对待宁中则、岳灵珊一般,完全是出于真心。 岳峰不由想到,既然他本身就不肯对任盈盈付出真情,有凭什么要求任盈盈付出回报。“或许任盈盈也是看出了自己的不对,才会拒绝的。” 蓦然,岳峰生出了这么个想法,而且觉得非常有可能是这个缘故。虽说这个想法与事实千差万别,可却可以解释很多东西。 事实上,岳峰也完全未曾想到,任盈盈会拒绝自己,完全是因为畏惧。或许也可以说,岳峰的与武道上想法实在是太过于疯狂了,疯狂到令普通人害怕的程度。有时候天才与疯子只是一步之差,先前任盈盈无疑是将他当成了了疯子,而不是天才。 “凭任盈盈的聪慧,未必未曾看出自己没日间无论干什么,都是在如应付差事一样,如此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后果。”岳峰越是如此想,就觉得越是可能。 “或许自己也是该付出一些东西了。”又过了许久,岳峰终于下定了决心。同时,岳峰有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岳峰突然想到了依旧被困在地牢中的任我行,便不由的下了决定。 本来对救任我行出来事情,岳峰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就算他不会明面上拒绝任盈盈,可也会背地里下手将事情给弄糟糕。毕竟,从华山派的角度来看,任我行出来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如今,岳峰反倒觉得自己应该将任我行给放出来,这算得上自己真心真意对待任盈盈的第一步了。 “就算到时让她求自己同东方不怕拼命,我也认了,实在不行再上黑木崖一趟。想来到了那个时候,任盈盈怕是不会再拒绝自己了。毕竟令狐冲就是这样的,自己就更不是问题了。而且,自己终究是要同东方不败交手的,只是时间问题。”岳峰也渐渐的开始恢复到了理智,开始思索:“想来自己做了这么多,任盈盈也不会再入这次一边推诿了。若是到时还有问题,那自己就真的放弃吧。至于这段感情,也该以此为终结了。到时候,自己无外乎听从岳不群夫妇的安排,随便找一个女人,也没什么大的损失。”渐渐的,岳峰再次进入了平日的状态,开始完全从得失的角度上分析了起来。 直到过了许久,岳峰才猛地站了起来。只是此时,岳峰再也没了先前的迷茫,反而全是轻松。甚至比起往日,还多了几分果决与坚持。 从岳峰离去的那一刹那,任盈盈已然开始不由的后悔。 半年来的相处,两人间曾今发生过许多事情,多的让她已然有些记不清楚了。但从整体而言,总是岳峰对她照顾的非常好,而她付出的却几乎没有。本来任盈盈还一次次的期待过岳峰真正对她表白,可是到了最后,她却拒绝了。 从表面上看,任盈盈是绝对岳峰的想法太过于疯狂,关于长生不死的追求她显然不能接受,她是害怕。但任盈盈终究是个聪明的人,很快就想到了其他。 说到底,岳峰到底是不是疯子,任盈盈冷静下来还是能分清楚的。可她依旧是感到受不了,感到难以接受,特别是明白了自己与岳峰差距的时候。 任盈盈从小便是天之骄女,特别是与武功上她都表现出非凡的天赋。但是她对岳峰了解越深,就越是发现了岳峰与武功上的可怕。 如果两人差距不大,任盈盈还会为岳峰自豪。但两个人差距太大了,大到他只能彻底的依赖于岳峰。甚至就算是心计或者其他,她也没一点能比得上岳峰的。 在岳峰面前,任盈盈实在难以找到存在感,更没有安全感。也正如岳峰所想的一般,她是个有主见的人,也是个好强的人,两人真的有些不合适。 只不过,任盈盈终究是女子,而且他的想法也绝对不会如岳峰一般的过于理智,而更多地是从情感上出发。对于岳峰,任盈盈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然是有些离不开了。半年的生活下来,她实在是不敢想象离开岳峰的日子。 从岳峰离去开始,任盈盈便想到要去道歉,可是他一想到岳峰谈及“长生不死、得道成仙”时的认真和兴奋,就会生出说不尽的畏惧,故而始终无法下定决心。 对任盈盈来说,岳峰所追求的东西太过于飘渺虚无,虚无到她找不到一点认同感。若非说出这些话的人不是岳峰,任盈盈怕是早就走的远远的了,绝技不会多停留一分一毫。 接下来的数日,任盈盈只能是远远的看着岳峰在哪里不知疲倦的练剑,心中同样的不好受。但是万幸的是,岳峰未曾离开,两人间还有转机。只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远处静静的看着。 这一日,就在任盈盈再一次迟疑,是否应当去找岳峰好好谈一谈的时候,却见岳峰突然走了回来。 此时,岳峰脸上带着些许轻松笑容,看向任盈盈的目光也是多了几分温柔。两人间相互对视,只是刹那间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歉意。 通过半年来相处得来的默契,两人也未曾多说什么话,更是刻意避开了前段时间的那个话题。接下来的日子,岳峰同任盈盈间似乎又一次回复到了以往的生活。只是不知为何,却谁也不曾提起过对于日后的安排。 (以后再也不写男女间的剧情了,实在是写不了啊!!崩溃的感觉再次出现,或许主要是因为要考试了。本来想要请假的或者是减少更新,仔细想了一下有没有,毕竟还没有彻底到期末,以后还会更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