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定计(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一章 定计(1)

不知不觉间,又是半年。半年的时间以来,岳峰的本性也不由慢慢显露出来。于是乎他又开始完全沉迷与武学,对任盈盈也开始冷了下来。于他而言,感情终究只是学武之余的一点追求,无论如何也不能舍本逐末。 而经历了一年的相处,他于男女之情上也少了最开始时的热情。而他也发现,两人能够真正走在一起,不在于他,而在于任盈盈是否愿意。特别是经历了先前的事情,岳峰心中已经存了些许芥蒂,也再难以同先前与任盈盈般真诚相待。 甚至,岳峰还有些难以理解他当时为何会动任盈盈那般的痴迷。同时,岳峰心中也慢慢的生出了些许不安。就连指点任盈盈武功上,也暗地里开始多做保留。 于是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岳峰心中的情、欲也越来越淡。毕竟,他也算的上是刚刚真正经历过一次关于感情上的认知。对于男女之情上,也不再是想原先那般好奇,那般热情了。这也是他修炼华山派武功的必然缘故,毕竟道门武功最讲究的是清心寡欲,最忌讳的却是男女之情。 当然,所谓的清心寡欲不是摒弃一切感情,而是不能让感情影响到自己的心性。就如先前一般因为任盈盈拒绝而心生魔障,显然并不利于修行。岳峰已经隐隐的领悟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也有所懊悔,主动的做一些控制。同时随着功力越来越加精纯,甚至性格上也开始受其影响,朝着一种岳峰无法预知的方向上转变。 当然,任盈盈怎么说也对他很重要。岳峰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自己无儿无女,孤老终生的结果。而他以前也从未接触过其他女子,这才有了原来的痴迷。也正是因为如此,岳峰不愿意再去花时间培养另一段感情。在他看来,任盈盈始终是最佳的选择。 相对的,任盈盈也是才开始真正的认识了岳峰。只是得出的结果,却是令她又是欣慰又是无奈。毕竟她终究是岳峰最在乎的女子,可貌似岳峰对于男女之情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又是到了夏日时分,岳峰和任盈盈两人已然离开了安徽的那片山林,来至了杭州境内。 在一个月前,任盈盈突然要求岳峰去帮忙救一个人,岳峰没有一点迟疑,便应了下来,干脆到让任盈盈有些难以置信的程度。毕竟,这段时间岳峰的想法她都有点捉摸不透了。而以岳峰本来的性格,即便是答应,也要好好的提上一些条件。任盈盈可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可偏偏岳峰什么也没说。当然,这不仅仅是处于对任盈盈的考虑,还是在于其他。 事实上,随着武功进步,岳峰的心态也开始发生了转变。整整经历了一年的时间,岳峰的武功早就发生了不可思议的进步。即便是面对左冷禅,他也定然可以轻易取胜。当世之中,连少林方证、武当冲虚,他都有些不放在心上。真正值得忌惮的,怕也只有风清扬和东方不败两个人。 说到底,这个世界是一个武力决定一切的世界。只要你实力够强,而且野心也够大,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如今的岳峰,自然已经不需要像原先般处处小心,苦心算计了。相对的,他看待事物的眼光也同样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隐隐有了超脱一切的感觉。 同样,天下间,似乎已然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他萦怀,也没有多少能够让他感兴趣了。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高手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便会生出归隐的心思,不欲过问江湖中是事情了。而岳峰,虽说年纪还不大,于事情未必看得那么透。可武功上他已经到了那个层次了,亦是有了看破一切的感觉。如今,除了对于武学的追求,岳峰也几乎便没了任何欲望。 当然,如非是因为心中的一些执念,岳峰怕是连这趟浑水也不愿意参与了。话句话说,现在的岳峰已经任命了。他的下辈子,自然只有娶妻生子练武养孩子,不外如是。 至于那江湖,凭他的武功,已然可以凌驾于上面了,而不再需要进入其中。就如同圣人以天下为棋子一般,那些江湖人,何尝又不是任由他们这些先天高手们来随意摆弄? 而华山派的崛起,早已经势不可挡了。而岳峰,已经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要好好活着,努力去练武。只要他在一日,华山便没有一点衰弱的可能。他岳峰的作用,就如当初的张三丰一般,或者是现在的风清扬。 而且,他只要武功越强,作用也就越大。这也是岳不群,不做任何选择,便坚持要将掌门传给他。因为对于一方势力来说,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其他,而是一个顶尖的高手。如非是风清扬不受控制,华山派早已经不需要蛰伏至今了。 岳峰在这个世上活了二十来年,自然已经将这个道理看的非常清楚了。未来的日子,无论听起来还是看起来,似乎都很是无聊,但若是自己想来,岳峰还是万分满意的。而且他已经决定下辈子如此过了,谁都改变不了。 对于杭州,岳峰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细说起来,他在十二岁那次外出的时候,便已经来过一次杭州。两年前去福州之时,亦是同岳灵珊两人到杭州游玩过一遍。甚至在去年去福州之时,也同样在杭州呆了一段时间。这一次,是岳峰第四次来杭州了。 当然,每一次来,岳峰都不免要想起被囚禁在杭州的一大高手,日月神教的前教主任我行。这一次,更是为任我行而来。特别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岳峰可是好奇已久了。若是那吸星大、法真的同岳峰猜测的一般,那委实也太可怕了。 同样,对于任我行,岳峰同样是非常的好奇。要知道日月神教的高手,比五岳剑派加起来都不会少。就单说东方不败,在修炼葵花宝鉴之前便估计也已经是先天高手了。而任我行,若无几分本事,当初也绝对做不了教主。 而今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任我行若是能将吸星大、法的隐患也彻底的解除,那又会到达何等程度?这次岳峰能这么干脆的答应任盈盈,其实也是有关于这一方面的考虑。 岳峰可是清楚的记得,吸星大、法就是被刻在西湖地下地窖的石板上。若是他能够得到,也不枉走这么一趟。当然,这目前这也只是岳峰一厢情愿的想法,具体能够成功,还是要看形势的发展。 此时,岳峰正与任盈盈站在西湖岸边的一座三层小楼上。从楼上朝下看去,但见碧波如镜,垂柳拂水,景物之美,直如神仙境地。 而目光跳过西子湖,朝着远处望去,却是一片梅林。这梅林中,遍地都是梅树,老干横斜,枝叶茂密。不难猜想等到了初春梅花盛开之日,香雪如海,定然观赏不尽。在梅林深处,还有一座朱门白墙的大庄院,凭岳峰的目力,还可以看到上面写的“梅庄”二字。 小楼之上,除了岳峰同任盈盈两人之外,还有一个白面无须,身穿白色长袍的无须汉子。两人刚一到杭州,便被这汉子给迎接到了这里。虽说任盈盈并未对他介绍,可是岳峰已经猜到,这人定然是向问天了。毕竟,一个先天高手,虽说还算不得上是真正的先天,但于江湖中也算得上万分的少有了。而且,这个人的气息岳峰曾今还接触过。 这些时日以来,岳峰心中已然感到有些不妙了。说到底,任盈盈是有太多的事情瞒着他。当然,岳峰自己也没问。因为问了,未必能得到真相,反而更可能是一些谎言。这样的结果,岳峰怕是更加的没办法接受。再说了,即便任盈盈他们没说,岳峰却已经将事情知道的很清楚了。 至于任盈盈到底抱了什么目的,岳峰实在是不愿意去猜,甚至有点不敢去猜。即便任盈盈做出任何事情他都可以不在乎,毕竟他自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于这一点,岳峰素来有自知之明,也从来不强迫身边的人干什么。可是有些东西,岳峰却绝对无法容忍。 过了好一会,任盈盈总算是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给岳峰解释了一番。就任盈盈所言,无非是一位于他非常重要的人被关在梅庄当中,需要想办法去相救。 向问天,更是将梅庄中的具体情况,特别是几位庄主,都给岳峰说了一遍。 岳峰听完后就不由陷入了沉思,他虽然答应去救任我行,但绝不是去送死。如令狐冲那般,糊里糊涂闯进去就去救人他是决然不肯去干的。至于令狐冲那个笨蛋,也多亏他命够大。要是出点意外,估计是没任何活下来的可能。也是因此,岳峰才会详细的问梅庄中的情况。 “小兄弟,梅庄中的大致情况就是这般了,你看看有没有好的主意。”向问天看着陷入了沉思中的岳峰,也是感到有些不好办。事实上,他自身武功虽高,但也没信心将任我行给救出来。 (主角贱人心态没有把握后,调整状态,后面继续努力写下去。看来上架要到明天了,今天只有一章了。明天尽量多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