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救援(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救援(1)

?(求订阅!求捧场!) “小兄弟,可以出来了吗?”就在岳峰调息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了向问天的声音。 岳峰眉头微皱,抬头朝着窗外望去,只见天se已然微明,显然又是新的一日。岳峰不由叹了口气,深深的有点感慨时光飞逝的迅捷。特别是在修炼的时候,他总是觉得时间实在不够。 长长吸了一口气,感受着体内的功力又增加了几分,岳峰亦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些许满意之se。这才站了起来,拿起放在chuang头的剑,走了出去。 men方一被打开,向问天已经出现在了men口。此时的向问天,已然彻底换了一副打扮。就连原先的hua白头发,也全然不见了,成了一个秃头。这个脸型也是圆了许多,好似彻底变了一个人一般。如非岳峰对于向问天的声音很是熟悉,怕也难以认出这人到底是谁。 看着隐隐有着疲惫之se的岳峰,向问天自是明白岳峰又连续打坐了一夜。向问天心中不由生出了佩服之意,这种勤奋刻苦,他自认为是决然做不到的。他委实有点不知,如岳峰这般努力,到底或者有何乐趣。 同样,向问天亦是明白岳峰能够在小小年纪取得这般的成就,完全凭借的是苦修。向问天原本还对岳峰很是不服,但这几天的观察下来,他是再也没话说了。 只是此时,也不是什么多做感慨的时候。向问天对着岳峰点了点头,低声道“事情都已经办妥了,小兄弟先随我来吧。”说话间,便带着岳峰朝着楼下走去。 岳峰点了点头,心中自然明白向问天的意思。这几天他是呆在房间中什么也没干,整天除了练武还是练武。而向问天和任盈盈两个,自然没他这般轻松了。 对于这几天向问天他们具体干了什么事情,岳峰并不是很清楚。而且,他对这些事情也不是很关心。想来无非是小说中的一般,利用几件宝物引得了梅庄四友心动。至于他的作用,便是要深入虎xue,于最后关头去救人。而现在,必然是到了他出手的时机了。 这小楼一共有三层,而岳峰所住的地方确实在最顶层。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一楼的大厅中,而此时任盈盈正坐在主座上陪着客人。此时任盈盈脸上挂着面纱,完全看不清相貌,但岳峰依旧能够感到她很不平静。 至于大厅内,还一人。这人髯长及腹,脸se更是一片通红,而且他比任盈盈还要紧张许多,不停的在大厅内走来走去,还时不时的朝着四处东张西望,显然是心事重重。 一见向问天和岳峰两个人从楼上走下,这人不由一喜,一把拉住向问天的衣袖,开口嚷道“童兄弟,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忍不住会自己冲上来了。那幅《溪山行旅图》呢,快拿出来让我瞧瞧。” 向问天挥了挥衣袖,已然一把将那人给扶开,开口笑道“四庄主,你忘了答应过我的事情了。” 那人脸se微微一变,却突然将目光看向了岳峰,开口道“你说的就是这娃娃,他便是你口中的那剑法天下无双之人。e^看童兄弟,你不是胡说八道吧。” “呵呵,别看我这兄弟年纪小,可武功却是不赖。就比如我,绝技不是对手。当然,武功差了,也不正好和四庄主的意思了。”向问天扫了那人一眼,接着便对岳峰介绍道“小兄弟,这位就是梅庄的四庄主,丹丘生。十几年前他也曾是江湖中相当当的一号人物,不过你怕是没听说过了。” 丹丘生的名字岳峰自然听说过,只不过并非在江湖上,而是在小说中。此时听的向问天介绍,岳峰也提不起多少兴致。与他而言,丹丘生不过是个武功一般的普通人罢了。只是扫了丹丘生一眼,连招呼便懒得打。 丹丘生自是不知道岳峰所想,灿灿的下了一下,也怎么在乎。至于向问天的武功,他是知道的。听向问天自承武功不如岳峰,丹丘生是一点也不信,反是对着向问天开口道“年纪小点自然是好了,不过到时候你可别耍赖啊。既然如此,就跟着我去见我大哥吧。”说话间,已然急着从men口走了出去。 向问天又是对着岳峰点了点头,示意岳峰跟上来,便也跟着走了。岳峰见状刚准备离去,却见任盈盈走了近前,低声开口道“你,你要多加小心了。” 岳峰听到后,这才低头看去。只见此时任盈盈脸上全是关切,隐隐的还有几分不安。这段时间以来,两人虽说相处的还算平静,但是依然少了原先的亲近。 此时,再次看到任盈盈的这副表情,岳峰心中不由的一暖。可是他很快又想到了其他的一些什么,便只要强自忍住心中的冲动,只是点了点头,开口道“放心吧,我的武功,你是清楚的。”说话间,岳峰已然不在停留,连忙追着向问天走了出去。 不一会,三人已然经过了一大片梅林,走上一条青石板大路,来到一座朱men白墙的大庄院外。行到近处,见大men外写着“梅庄”两个大字,旁边署着“虞允文题”四字。那“虞允文”就是南宋那位破金的名将,显然这梅庄同样是有些历史了。 在梅庄大men口,正并肩站着两个家人装束的老者。这二人目光炯炯,步履稳重,显然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内功。两人一见到丹丘生三人到了,连忙跑了过来,对着丹丘生叫了一声“四庄主”,只不过,两人看向向问天的目光很是有些不善,想来是之间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丹丘生也不理会这两个人,只是招呼着向问天同岳峰两个人朝里面走。而向问天,则在一边随意的说着一些关于几日前梅庄中的一些事情。 岳峰听着,也略微提起了些许兴趣。原来几日之前,任盈盈凭着一首笑傲江湖之曲成功的吸引到了梅庄四友中老大黄钟公的注意,之后向问天便随同任盈盈两人装作是嵩山派的人,手持着五岳派的令旗一起被邀请进入了梅庄。紧接着,向问天便又经过一番言语,叹气了关于琴棋书画上的东西,同时又lu出了准备好的几件宝物。接着他便用那几件书画之物与梅庄四友立下赌约,以武功来决定胜负。 一番比斗之下,向问天将梅庄四友给一一的击败,更是从梅庄四友手中赢得了几件宝贝。梅庄四友自是心痛到了万分,怎么也不肯将东西jiao出去。至于jiao手,他们四人联手或可击败向问天,但向问天要逃走他谁也拦不住,于是乎这四人便要同向问天约定在堵上一场。 向问天初始时怎么也不肯松口,及至到了最后,那四人说梅庄当中另有高手,向问天这才提起了岳峰。说他武功一般,估计不是对手,不肯这样平白输了。但有一位朋友,正好也在左近。而他这朋友的剑法天下无双,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分。若是梅庄中有人能于武功上胜过他那位朋友,那他不但不收取赢来的赌注,更愿意将自己带来的宝物jiao出去。 梅庄四友开始之时很是不愿,怕任我行的事情被泄lu,但却也耐不住宝物的youhuo。最终虽然没答应向问天的话,却说要先见上岳峰一见。于是才有了丹丘生的前来,带着向问天同岳峰两人来到梅庄之事。 不一会,三人就行至了梅庄深处。穿过一道走廊,来到一个月dongmen前。月dongmenmen额上写着“琴心”两字,以蓝se琉璃砌成,笔致苍劲,当是出于想来是那三庄主秃笔翁的手笔了。 过了月dongmen,是一条清幽的hua径,两旁修竹姗姗,hua径鹅卵石上生满青苔,显得平素少有人行。hua径通到三间石屋之前。屋前屋后七八株苍松夭矫高ting,遮得四下里yin沉沉的。 三人才刚刚到了石屋外面,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四弟,你们两个人进来吧。二弟、三弟他们都等了好久了。对了,童先生说的那位小兄弟呢,怎么没到此处?莫非是不愿意来。”说到最后那原本平静的声音中亦是多了几分bo折。 丹丘生听到后,眉头却是不由一皱,一边领着向问天和岳峰朝着里面走,一边却开口言道“大哥,明明是三个人,你怎么说是两个人啊。凭你的武功,怎么给nong错了。” 此时,岳峰已然走入了石屋,只见先前说话之人是个看起来六十来岁的老者。这老者骨瘦如柴,脸上肌rou都凹了进去,直如一具骷髅,双目却炯炯有神。岳峰只是一眼,就发现了这人内功奇高,已然是半步先天的水准。只可惜这人年纪太大了,终生也没更进一步的可能了。而这人,就是梅庄四友中的老大黄钟公。 在这老者两侧,各站着一人。左侧的是个极高极瘦的黑衣老者,眉清目秀,只是脸se泛白,似乎是一具僵尸模样,令人一见之下,心中便感到一阵凉意。而右侧之人,矮矮胖胖,头顶秃得油光滑亮,一根头发也无。不要问,这两人就是梅庄中的其余两位庄主了。只是这两人,此刻都同那丹丘生一般,满脸讶然的看着黄钟公。 黄钟公此刻亦是不由lu出震撼之se,看着眼前的一幕也不由的全是不解。先前丹丘生还在men外之时,他就已经感到有人来了。只是当时,他感应到的明明是两人,可偏偏进来的时候就成了三人。 多年来,他一直醉心于音律,隐隐的于武功上也有了不少的领悟。对于许多东西的感觉都是非常的jing准,即便是先天高手也比不得。先前他可是连进入先天境界的向问天都感觉到了,可偏偏没有发现岳峰。而且就算此时他明明看到岳峰就在眼前,他依旧感到岳峰不存在一般。 过了许久,黄钟公才从震撼中醒了过来,突然开口道“不知阁下同华山派岳先生有何关系,三十年前在下也曾同岳先生有过一面之缘。” 岳峰先是一惊,但听闻黄钟公说起岳不群来,这才松了口气。说起来,他的相貌同岳不群实在太像了,想到只要见过岳不群的人,都不难猜出他的身份。而他此时,并未做任何的妆扮,被人认出也是正常。 见黄钟公问起了岳不群,岳峰自然不好在保持沉默了,便开口道“在下华山岳峰,阁下口中的岳先生,正是家父。” “甚至岳少侠。”这时,站在黄钟公身边的黑白子突然开口,语气中亦全是吃惊“前不久听闻万里独行田伯光折在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手中,我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听说你当初在韦林镇的yao王庙内连杀十五名绝顶高手,那也不假了。” 黄钟公听了黑白子的叙述,又是不由一惊,过了许久,才慢慢的有些释然,笑着道“果然是华山派众人。先前听童兄弟说少侠你得了风清扬前辈的真传,我还有点不敢信。如今看来,少侠你剑法上的造诣怕比风前辈也差不了多少了。据说剑法修炼到了极致,可以做到传说天人合一,莫非少侠你已经到了那个境界。” 岳峰听着黄钟公的话,心中亦是不由闪过一丝自得。说起来他如今虽然不能做到天人合一,但已然差不远了。经过半年的调整,他几乎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融于了自然当中。于这种状态下,他的内力更是在一刻也不停的在进行着增长。只是天人合一这种境界,绝不是黄钟公这个不到先天的人就能懂得。而且,这些东西,他也没必要给别人解释。 黄钟公见岳峰不答,亦是明白自己问的有些唐突了。毕竟关于武学中的问题,许多都是不传之秘。于是他连忙止住话题,开口道“以前听闻华山同嵩山素来不睦,今日见到童兄弟和岳少侠两个,才知道别人在胡说八道。对了,让你来此,想来童先生已经说过了。只是今日之事,无论如何不能对外人提起。”说话间,已然是送客的意思了。 岳峰还为答话,向问天已然笑着说道“几位庄主,就放心吧。我以我师侄左冷禅的名誉,应下来了。我五岳一家,你也别怕我两人反悔。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只管去嵩山问罪就是。” “左盟主的话,我等自然是信得的。”黄钟公沉默了半饷,这才开口道“如此,你两人就随我们走吧。” 向问天却摇了摇头,开口道“我这位小兄弟去就行了。万一你们设下了什么陷阱,要将我等一网打尽,那可如何是好?我还是先回去,到时候也好有个照应。至于那赌注,你们也别怕我耍赖。你等若是赢了,我自然会jiao回。” (考完了试,人也轻松了,码字状态也好了。先更新个四千字,其他的再说。话说,中午要开会,和我一个宿舍的同学还以为我连夜查资料了。结果我查了一会,就是开始码字了。至于更新,晚上应该还会有的。唉,一夜没睡觉,依旧要去忙。你们不要学我啊,休息最重要。还有就是订阅,最好nong个自动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