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救援(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五章 救援(2)

?听到向问天说要离去,梅庄四友的其他几人都不由一喜,只有那黄钟公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便安排人送向问天离开。 而接下来,黄钟公他们四人便带着岳峰走入了内室。只见黄钟公先是掀开chuang上被褥,揭起chuang板,下面却是块铁板,上有铜环。黄钟公握住铜环,向上一提,一块四尺来阔、五尺来长的铁板应手而起,lu出一个长大方dong。这铁板厚达半尺,显是甚是沉重,他平放在地上,说道“这人的居所有些奇怪,岳少侠请跟我来。”说着便向dong中跃入。黑白子道“岳少侠先请。” 岳峰不由微微的迟疑了一下,但已然到了此处,他自然没有退缩不浅的可能了。看了前方的地道一眼,他就跟着黄钟公向前行去,而黑白子等三人依次跃下。 行了约莫二丈,前面已无去路。黄钟公从怀中取出一串钥匙,cha入了一个匙孔,转了几转,向内推动。只听得轧轧声响,一扇石men缓缓开了。 五人走入了石men候,地道一路向下倾斜。走出如此数十丈后,又来到一扇men前。黄钟公又取出钥匙,将men开了,这一次却是一扇铁men。 接下来地势不断的向下倾斜,只怕已深入地底百丈有余。而且,原本很是干燥的墙壁,已经可以看到渗出的水珠。同时,不知为何,岳峰心中隐隐的有了些不妙的感觉,可却说不上来。但是想到有梅庄四友在身边,他便不由松了口气,毕竟他们的武功完全设计不了自己。 似也是看出了岳峰的迟疑,丹丘生不由脸上lu出几分不满,开口道“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怕我等害你不成。哼,我梅庄四友虽说已然归隐了江湖,但素来说一不二。再说了,凭你的剑法,难道还怕我们四个不成。” “四弟,你闭嘴。”黄钟公开口将丹丘生给喝止,对着岳峰道“岳少侠,我这四弟素来心直口快,别无他意,你可不要见怪。只是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少侠,前面那人武功甚是yin毒,而且心狠手辣。你与他动手之时,身体万万不可与之接触。若是发现了不对,便赶快逃出来,千万被与他纠缠。” “怎么四位庄主不前去观战了?”岳峰不由微微一惊,开口问道。书mi群2 “不了,我等远处看着就行。”开口说话的依旧是黄钟公,黄钟公看了岳峰一眼,继续言道“里面那人对我们四个恨之入骨,我四人自是不敢前去。至于小兄弟你,小心一点倒也无妨。待会我们将们给你打开,你就自己前去吧。” 说话间,四人就已经来到了一道铁闸前。这到铁闸后足有一尺多,重量更是怕有不下千斤,显然就是向问天所说的要万分小心的铁闸了。铁闸立地还有一寸的距离,想来这距离是让里面的人呼吸的。 五人才刚刚走到铁闸之前,就听到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开口道“是梅庄四友那几个狗东西来了,咦,不对,还有一人,到底是谁?难道这是个小崽子,还敢带外人来。是了,想必是这四个碰上了什么高手,让我帮忙解决。让我想想,嗯,这四个定是碰到了什么书画之类的东西,结果打又打不过人家,抢有抢不过,便将心思放在了我身上。哼,想的倒美。” 梅庄四友几个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不由全是骇然。就连岳峰亦是不由微微有些吃惊,全未料到任我行的才智会如此惊人,只是单凭一点推测,就将事情给猜到了**分。 梅庄四友几个并不答话,在铁men的锁孔中转了几转。先是黄钟公从怀中取出另一枚钥匙,在理铁闸不远处的一个锁孔中转了转。这锁孔藏在墙壁中,若是不仔细观察,定然是看不清楚的。过了一会,黄钟公退下,却是黑白子走上前去,从怀中取出一枚钥匙,在另一个锁孔中转了几转。然后秃笔翁和丹青生分别各出钥匙,cha入锁孔转动。 等四人退下后,铁闸上方突然出现了隆隆的响声,显然是里面的机括被触动,紧接着,整个铁闸便都开始上升。 极致铁闸离地半人高时,却突然停止了一动。而此刻,梅庄四友已然后退了十余步,显然是怕里面的人会冲出来。黄钟公远远看着岳峰,轻声说道“岳少侠你自己进去吧,我等就在这里等候。” 岳峰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只感到自己所处的情况似乎同小说中的并不完全相同。只是具体哪里不同了,他又有点说不上来。蓦然,岳峰突然想到,自己说是来同任我行比剑法的。可是到了现在,梅庄四友竟然连没有令拿出一把剑。而在小说中,他们几人似乎是准备准备了两把木剑。莫非,梅庄四友已然发现了不对? 如此说来,那梅庄四友特别是黄钟公可能发现了自己yu要就任我行的目的了。而此时并未动手,大概可能是忌惮自己的剑法武功。只是岳峰实在是想不到,他们有什么本领能够对付困住自己。 而且,如今他距离任我行只不过有咫尺之遥,想要救人已然难度不大了。就算救不了任我行,他自己逃生相比也没多大问题。迟疑了一下,岳峰便弯腰走了进去。 才刚刚进入,岳峰就感到一阵霉气扑鼻而来。这才抬头看去,只见那囚室不过四五丈许见方,靠墙一榻,榻上坐着一人,长须垂至xiong前,胡子满脸,再也瞧不清他的面容,头发须眉都是深黑之se,全无斑白。 那人见岳峰进来,猛然抬头完了过来。两个人目光稍一对视,都纷纷看出了各自心中浓浓的的戒备之意。高手,绝对是高手,放一点到任我行,岳峰就没有来的有了这么一种感觉。而任我行同样也神se很不平静,怕是也有着相同的想法。 犹豫了一下,岳峰便迈步朝着任我行而去。才刚刚走出了两三步,他的就听一震机括响动声,显然铁闸在开始下坠。同时,黄钟公的声音也从外面传来“小兄弟,里面那人武功奇高,我们有点放心不下,就相见铁闸放下去了。等你二人分出了胜负,便放你出来。” 岳峰不由微微一哂,若是没想向问天提醒,他怕还真会被骗。只要任由这铁闸下落,他怕是很难出去了。而却他对梅庄四友已然生出了怀疑,虽说他没有什么证据,可是也不需要证据。此时,还是先离开囚室为妙。只是刹那间,岳峰与转身返回。 可也就这一刹那,任我行猛地站了起来。此时任我行手腕上套着个铁圈,圈上连着铁链通到身后墙壁之上,再看他另一只手和双足,也都有铁链和身后墙壁相连,那四壁亦是青油油地发出闪光,原来四周墙壁均是钢铁所铸。 而任我行距离岳峰足有一丈多远,因为铁链的限制任我行根本无法靠近。岳峰还在思考任我行要干什么之时,却见任我行突然伸手一掌朝着他拍了过来。 岳峰见状,心中不由大惊,同时不由的有些怀疑,这任我行是不是疯了,怎么话也不说就朝他动手了。不过岳峰一点也迟疑也不敢,连忙拔剑朝着任我行刺去。他这一剑挥出,整个囚室内的空气口被震得嗡嗡作响,同时一道青mengmeng的剑芒从剑尖散出,朝着任我行劈去。 任我行望着这一剑不由吃了一惊,迅速舞动起手中的铁链,前来阻挡。宝剑同铁链方一碰触,便发出一连串的火hua,紧接着两人各自不由后退了几步。同时,岳峰亦是感到一股强大吸力从宝剑当中传出,似是要将自己体内的功力吸走。 岳峰心中不由大惊,那吸力也就罢了,自己已经是先天高手了,对真气的掌控已然到了万分jing准的程度,最多不过是分神应付罢了。 真正使得岳峰不安却是,任我行展现出来的功力。他先前早就有了准备,故而一上手就是全力攻击。而任我行显然对他很不熟悉,未曾用上全力。只是如此,他依旧没能占得一点上风。 由此可见,任我行的内力定然是到了惊世骇俗的程度了。至少岳峰自己绝技是比不得的,而且岳不群、左冷禅直流也绝技不如。甚至,他的功力可能不在风清扬或者是东方不败这些人之下。 说起来,任我行出道甚早,如今年纪才刚到六十。这样的年纪,绝对不应该有如此浑厚的功力。毕竟,任我行不是穿越来的,即便有吸星大、法的作用,也委实算得上是奇迹。 如此看来,他的猜测全是真的了,只是刹那间,岳峰对于吸星大、法的贪yu又多了几分,不由自主的朝着任我行身下的石塌扫了一眼。同时,岳峰更是丝毫也不愿意停留,直接就yu朝着铁闸之外飘去。 只是此刻,任我行却是一点放他离开的心思也无,再一次挥动铁链朝着岳峰击打了过来。岳峰无奈只好再次挥手将格挡。很快二人你一剑来,我一剑去,霎时间拆了二十余招。 岳峰对于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心存有点忌惮,故而再也不敢让拔剑同铁链相jiao。于是短时间内岳峰完全没能占半点优势,自是无法脱身。而那铁闸的下落趋势自然是一点也未曾停留,没一会便彻底的落了下来。 到了这时,岳峰同任我行两个人都突然间停了手,再次相互打量起了对方。直过了许久,岳峰才突然开口道“任教主,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