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脱困(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七章 脱困(2)

?心中有了计议,岳峰便也不再犹豫,迅速的朝着囚室的一跺墙走去。3∴35686688岳峰将手贴在墙壁上,只感到手心一片冰凉,用力敲了敲,却定到声音并不是很沉闷,岳峰心中自是霎间就有了些明悟。 先前他还疑huo,为何这暑夏之季囚室内不但不闷热反而有些yin凉yin凉,原来这囚室不但是位于西湖之下,而且与西湖水只隔着不到半尺的铁墙。 岳峰目光闪了一闪,连忙朝着囚室的其他几个墙壁,却发现囚室除了一面墙面对的是铁闸,其他删除和墙顶都是与湖水都是湖水。而几处铁墙有深深埋在地下好几尺,湖水不至于渗进来。 岳峰心中不由有些不解,不知这囚室是如何打造的。不过想到日月神教的前世就是明教,凭借明教当初的实力,要打造这样的囚室也不算很难。 犹豫了一下,岳峰再次挥剑猛地朝着墙上砍去。只见一溜串火星从墙壁上闪过,墙壁上却流下了一道仅仅一寸深的剑痕。 岳峰不由再次闪现出了笑意,看着这铁墙材质虽说是不错,但也仅仅算得上是百炼的jing钢。想要将他困住,决然不可能。想到此处,岳峰便yu挥掌将铁墙击破。说到底,宝剑虽然锋利,但与穿刺还可。若是想要将这铁墙彻底大破,终究还是要靠掌力。 “住手,莫非你是不想活了。”先前任我行见岳峰四处查探,一直都未曾做声。此时见岳峰竟然yu强行大破铁墙,连忙开口叫住。 岳峰冷笑了一声,不过依旧停下了手,看着任我行道“任教主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阻我出手。须知道,此时可不是先前。只要我小心点,不让你近身,你又能耐我何。到是任教主,仔细想想该如何逃离了。” 任我行听的岳峰所言,不但没有畏惧,反而脸上不由全是讥讽,开口道“你可要想要了,这里可是西湖百丈之下。否则,哼,否则这铁链,这囚笼,焉能将我给困住。” 岳峰不由一怔,完全不明白任我行所言是何。只见任我行开口问道“凭你的功力,yu途将墙壁打破,需要多久。” “半个时辰足以。”岳峰迟疑了一下,回答道。 “半个时辰,我看用不了那么久吧。”任我行很是有深意的看了岳峰一眼,开口道“你华山派的紫霞神功可不是lang则虚名的,当年那伪君子可是击败了我教的长老曲阳。那一战,我也在场。凭你先前展lu的功力,怕是一刻钟足以。” 岳峰听得任我行称岳不群为伪君子,心中不由微沉,但此时也不是与任我行计较的时候,只是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任我行却是丝毫也不以为意,开口继续道“可是你想过没有,这铁墙已然承受着万斤河水的重压,要是再破上一个口,是什么后果?哈哈,到时后河水灌下来,不要说一刻钟,就算是数个弹指间就能将囚室给灌满满了。到时候,不用说是我,怕你也要死在这里。这东方不败也算是好心机,怕神教中的一些人不服,不敢亲自杀我,却也设下这等计谋。要不是我醒来之时功力反噬,冲动之下定然会将这铁链给挣脱。到时候,定是要彻底的死在这西湖水中。” 说话间,任我行双手用力将铁链一拉,只听叮叮当当的一震作响,铁链却没有丝毫断裂的痕迹。任我行却又是一声大喝,那连锁链接这铁墙之处,霎间就发出些许不堪重负的声音,显然再用上些力气,铁链就能从墙中拔出。不过任我行,却又是霎间停止了用力,反而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铁链根部。 “看清楚了没有。”任我行冷笑了一声“这铁链是掺杂着玄铁打造而成的,我却是无法nong断。可是这墙壁,却不一样。但这样做的后果,你可明白,便是墙上出现dong口,让河水灌进来。” 岳峰的心不由一沉,总算是彻底的明白了任我行的意思,同时也暗自庆幸。说起来,凭他们这等武功的人,在水中即便不能呼吸,但活个一两天也不是问题。 只不过,水中终究不便于使力,就算武功的威力也及不上地面的一半,更何况还是在千丈湖底。若是当真囚室中全是湖水,那是怕用尽全力也无法将这铁墙打破一点。 同时,岳峰不由忍不住佩服起任我行来了,整整十年的时间,随时能够将铁链挣脱,可却依旧能够忍得住,这等耐力,实在是令人不得不佩服。若是异地相处,自己怕早就忍不住了。 “你倒是高看我了。”似是猜到了岳峰的想法,任我行叹声道“当初我练功出了岔子,被东方不败给偷袭。此后十年间,却时时受着真气反噬的痛苦。而且,我心中更是明白,只要这内功的隐患不能彻底消除,就算出去了也不是那东方不败的对手,还不如老死在这里。更何况他修得了我教神功,武功大进。直到最近将那隐患才得以彻底消除,才有了离去的打算,没想到你就来了。要不然,我却不知要被困在什么时候。”那说话的意思,好似自己依然逃离了这里,回到了江湖中。 岳峰听着任我行的话语,不由的对任我行愈加佩服,猛然间,他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怕就算我没来,任教主想出去也不是难事吧。” “咦,竟然让你猜到了。”任我行脸上不由闪过一丝讶然,开口道“没错,我任我行先走,的确有的是办法。梅庄四友中的黑白子,已然中了我设下的圈套。他时时觊觎这我的神功,我只是稍漏了点口风,他就已然心动了。若是不出这意外,最多再有几个月时间,他便能将铁闸的钥匙nong齐。到时候,我只要随便使点手段,便足以离开这里了。哼,那东方不败,凭他也想觊觎我的教主之位,也配!” 岳峰听着任我行的话,亦是不由的生出了赞同之意。东方不败纵然才智也算不错,甚至武功也可能比任我行高,可心计上怕决然及不上。若非当初任我行遭到吸星大、法的反噬,让东方不败有了可趁之机,否则东方不败定无半点当教主的可能。 任我行见岳峰不再言语,终于lu出些许笑容,开口道“小兄弟,今日你能来救我,我承你这份情了。但若是相同我讲条件,那是做梦。我任某人这次出去后,不但要重夺教主之位,更是要一统武林。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这华山派我就不动了。你若是不肯的话,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 “鬼才愿意和你一起去死。”岳峰心中暗骂,可是却一点法子也想不出来。任我行实在是太厉害了,这厉害的关在不在于武功,而在于心智,在于算计。 若单是他一个人在这里,或许还真有几分实力脱身。可是一边还有个任我行,却反而不可能了。他现在或者是就冲过去同任我行拼命,可未必能打得过。否则,就只能将任我行给身上的链锁给nong断,两人联手脱身才行。 得到了这样的结论,可是岳峰不由无奈到了极致。从小到大,他虽然谈不上算无遗策,但也没吃过这种亏。就算又是吃点小亏,也马上就报复回来。可是偏偏在任我行面前,是彻底的无可奈何了。 而岳峰,竟然已经决定妥协了,心情自然好不了。而且,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低头主动提起。沉默了一会,岳峰直接盘膝离着任我行远远坐下,开始暗自调息。 任我行见状,不由很是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也是表现一点也不着急。反正他被关了十几年,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而且他虽然同岳峰刚刚相识,已然明白岳峰是个万分惜命的人。只要岳峰想活,就定要照着他的安排走不肯。 (学校装空调,改装电路,停了一天电,晚上八点才来,更新迟了。马上还有一章送上,三分钟以内,大家订阅顶起。还有就是红票,多多益善。至于月票,也弱弱的求一声,虽然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