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脱困(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八章 脱困(3)

?只是过了半刻钟时间,岳峰便隐隐的听到有流水声传来,这才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仔细听取,发现水声是来自于囚室外的地道中。 任我行见岳峰起身,满是和善的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这开口道“想是那地道塌了,被西湖水灌了进去。咱们这囚室所处的地势最低,用不了多久水就会进来了。不过你也别急,这谁流的是很慢的。”话说完后,任我行又一次合上了眼睛。 岳峰瞧着任我行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由愈加烦躁不堪了。说起来,养气功夫他平素修炼的很不错,可是终究年纪小了,未曾经历过大世面。而且,这等困境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因此他虽然明知道任我行定是比自己还要急,可却始终无法平稳下来。 过了一会,果然如任我行所言,水流声越来越大,不一会就从岳峰铁闸上岳峰先前刺出的动上往里面涌来。开始之时,水流还很慢,不过很快就越来的越慢了。 没过多久,岳峰感受到了空中的气体开始慢慢变得沉闷了。显然是他先前开出的剑恐,被水给堵上了。岳峰连忙再次起身,用宝剑在铁闸顶上刺出了一个dong。如此囚室总算能够唤起了,不过也因此水流也开始加速了。 接下来,水流越来越多,不一会儿便已然mo过了了岳峰的双脚。而任我行,一直都未表lu出过丝毫的紧张,知道此时,他才突然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小兄弟,你进来怕已经一个时辰了吧。不知这一个时辰过去了,外面的人如何。” 岳峰一听,霎间脸se一变,不由想起了任盈盈。即便任盈盈如今有向问天保护,可那向问天也未必是魔教三个长老的对手。域名请大家熟知一念至此,他终于忍不住开始慌张。朝向任我行望去,只见任我行虽然很平静,但脸上也同样微微有着一丝忍不住担忧。 岳峰心中自是明白,无论任我行出于真心还是假意,只要他想出去后成就大事,就不宜少了向问天的帮助。还有,就是任盈盈,凭着任我行的心智,就算他自己不说,他也可能猜到任盈盈也来了。任我行就算是无情到了极致,怕也是不会对着自己唯一的nv儿不管不顾的。 想到此处,岳峰再也不愿意多做耽搁,也没了和任我行扯皮的心思,直接开口道“好了,任教主,你也不用装了。说吧,想要脱困,我两人到底该如何做。” 任我行听到后,原本还有些紧张的脸,终于彻底的松了下来。他突然一跃而起,伸出一指着另一半的铁链对着岳峰开口道“试试吧。” 岳峰看着这一幕,心中不要懊悔为何没要向问天送来的乌金丝线。不过就上有那丝线,怕也没时间在水流注满囚室前将铁链nong断。犹豫了一下,岳峰直接挥剑对着任我行而去。 虽说他有yu望将任我行一剑给劈了,可惜没那个实力。而且就算有实力,没了任我行他一个人未必能够出去。只好在剑离任我行一尺之时,转变了方向,朝着铁链而去。 任我行看着岳峰的动作,忍不住闪过一丝笑意。即便岳峰先前表现的再沉稳,现在也终究lu出了些许少年人应有的活气来了。 只听得“铮”的一声巨响,剑与铁链撞在了一起。岳峰低头看去,之间剑刃上已然有了些缺损。至于铁链上,却只是多了微微一丝划痕。 “不行。”岳峰见状,心中不由微微的一沉。任我行好似早就是料到了这个结果,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也没多说话,便又一次盘膝做了下来,脸上lu出犹豫之se。 沉默了片刻,岳峰突然又睁开了眼见,很是有兴致的看着任我行的手腕和脚腕。 任我行虽说合着眼睛,只感到身上不由一寒。等他睁开眼看到岳峰的目光后,亦是不由觉得有如锋芒在背一般,不由脸se一变,开口道“你打什么破主意,要是我肯,早就走了。” 岳峰灿灿是笑了一下,看着任我行,开口道“这办法虽说笨点,不过很是不错,要不试试看。不然除此之外,教主你难道还有什么办法不成?” “试个屁。”任我行不由破口大骂了这么一声,突然盯着岳峰,开口道“你可要想好了,我死了,你也活不成。至于先前的那主意,也早点给我收好。” 话刚说完,他双手持着一根铁链,用力拉住,对着岳峰开口道“来吧!” 岳峰见状,总算是明白了任我行的意思。说实在的,凭他一个人的功力,真的无法将铁链给劈断。但是如今任我行全力将铁链给拉住,那成功的可能便大了不少。毕竟,两人都算得上世上最顶尖的人物,联起手还真无多少办不成的事情。 也难怪任我行会如此的犹豫不决,而且会说出先前的这番话。就以任我行现在的这姿势,他若是要下毒手任我行自然是完全无法防备。只需关键时候一道剑芒从剑尖she出,便足以刺入任我行的大脑中,令其毙命。 不过任我行还真说准了,无论是看在任盈盈的面子上,还是为了自己能逃生,岳峰都决然没理由将任我行杀死。再说了,两人不过是相互间看不顺眼,真没多少利益冲突。说起来,岳峰无论打什么注意,都是主动来就任我行的。而任我行,无论如何也没理由去恨岳峰。 迟疑了一会,岳峰脸上紫气猛地一闪,挥剑劈在了铁链上。又是“铮”的一声巨响,这声音震得两人双耳都有些发麻。 而岳峰,只感到一股大力传来,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三步。抬头看去,却见任我行依旧稳稳的站在远处。至于那铁链上的连锁,仅仅被切开了四分之一。 任我行不由满意一笑,要说先前他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生怕岳峰会见此下毒手。看着那铁链,任我行再次开口道“来的实的,我不信你就这本事。要是再待下去,我们就要被湖水给淹了。” 岳峰长长吸了口气,望着已经到了双膝上的水面,脸上总算闪过一丝凝重。接下来他又是猛地开始催动起了真气,很快身边的紫云就犹如实质般,越来越加浓了,就来手中的长剑上,也全是紫芒。 “道men的氤氲紫气果然不凡,你小子更是变态。”任我行见状,不由发自内心的赞了一声,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双手上也是生出一片白茫茫的罡气,用力捉住铁链拉住。 岳峰注视了铁链一会,猛地一剑对着宝剑劈去。这一次,剑与铁链相jiao,岳峰感受到的力道更大,整个人一下子飞退了五六步,直接碰到了铁闸上,在稳住了身子。 任我行亦是没能彻底站稳,向后退了了整整三个大步。不过任我行脸上却全是喜意,只见他手中的那个铁链已经成了两段 (明天开始又要正是上课了,更新只能尽力了。不过如果可能的话,自然会尽力多更新。对了,还有那个聊聊,大家可能的话尽量加我关注。如果发生了意外情况,我不方便发单张请假,就会在聊聊中通知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