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决裂(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四十二章 决裂(2)

?岳峰将石塌上的文字连续过了三遍,如此吸星大、法才被他给彻底的记住了。3∴35686688 说起来这心法当真是万分的玄妙,岳峰如今也只是懂得了一部分,于jing细之处不能完全理解。同时一些其中有许多地方,不知是被任我行故作了手脚,还是本来就存在的缺陷,竟然完全的解释不通。 可即便这样,岳峰也不由的对任我行万分的佩服。毕竟,要创出一men绝世的神功,靠的可不单单是武功和才智,更多的还是对于武学的理解和应用。 即便岳峰现在,自认为可入天下高手的前五之内,可也没多少自信马上就能令创出一men比肩于吸星大、法的神功。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以后不可以。只要再过上个十年,乃至数十年,他自是可以办到这样的事情。 更为关键的是,这吸星大、法竟然大异于天下间任何的武功。完全是另辟蹊径,走出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路子。虽说这功法是源自于传说中的北冥神功,但依然彻底的变了样子。岳峰读到后面,更是不由的暗自为之喝彩,深深的被任我行的奇思妙想所折服。 还好现在岳峰已经是先天高手了,这武功对他的作用已然不大,做多也只能够作为参看,让修炼的道路更加的平稳罢了。因此岳峰虽说有些痴mi,但还没到如当初活的辟邪剑谱般忘乎一切的程度。否则他还真有可能忍不住,直接就开始修炼了。 又是过了许久,岳峰才彻底的平息下了心中的感慨,同时对任我行的忌惮再次提升了许多。当是从这么一部心法上,岳峰就清晰的清楚,任我行于武功上的领悟,已然走在了自己前面。 当然,这并不是说岳峰jiao起手来不是任我行的对手,毕竟他终究是老了。~~人一旦老了,那么不但武功修炼再也难以如年轻是一般,就连自身实力也无法发挥出来。而岳峰,正处于一声中最为jing彩的时刻。而且,他更是有着自身的特殊之处,不能以常理来相jiao。单是凭借那套神鬼莫测的剑法,岳峰便有足够的信心战遍天下所有的高手。 另一方面,顶尖高手间的战斗往往会是身死一线,有时候还有依靠运气。而且一旦让对方拼起命来,就算你武功再高,也难以做到全身而退。也正是如此,先天高手之间如非是万万的不得以,绝对不会轻易jiao手。 岳峰再次用手将石塌上飞文字给mo了一遍之后,终于确定自己并未记错,总算是将自己的心给收了回来。此时,湖底一片漆黑,即便能够做到夜能视物,可在水中也看不清楚。岳峰抬头朝着上面望去,隐隐的有月光传来,明显是处于深夜当中。 岳峰不由眉头微皱,说来他虽然不害怕水,可是对于水xing并不怎么好。他平日里虽说也有在水中呆过,当时为了练武,增加身体上的力量。自然不会去主动玩“潜水”,更何况还是在百丈湖底当中。 至于上次从他悬崖上落下后于能够做到长江水中自由漂浮,那只是昏mi过去后身体的本能反应。如今要让他在做一遍,除非是发了疯,自己将自己打晕,否则还真没法子能够做到。如今想要离开这里,还真是有点麻烦。 沉yin了片刻,岳峰依旧未曾想到什么好主意。只能随便找了一个方向,沿着湖底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湖底当中毕竟不方便运用武功,而就算岳峰到了先天境界,也不例外。本来不过才数里的路程,岳峰硬是走了足足两个多时辰,才算是到了岸边。到了自是,岳峰只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便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就连忙盘膝坐到西湖岸边,开始调息。 早在先前脱困之时,他便已经耗费了大量的功力,之后又一心扑在了任我行留下的神功之上,没来得及做任何事情。现在即已经离开了湖底,岳峰做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将自己调整道最佳的状态。 不知不觉,天便已经亮了起来,岳峰的功力总算是彻底的恢复了过来。他这一次行动,先是从安徽一直走到了福建,之后更是冒险进入梅庄,潜入了囚室,将任我行给放了出来。其中经历过的凶险,就算如今想起来都不由得后怕不已。不过最后功夫总算没有白费,终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看着天边方始生出来的朝阳,岳峰心中陡然生出了万丈的豪气。用起功力将衣服上的湖水给蒸干,如此刚刚从囚室中逃生出来的狼狈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 沉yin了一会,岳峰便又想起了任盈盈,不由的有些担忧。不过想起任我行既已先行一步,逃往了梅庄,那任盈盈的安危自然不用太过于担忧。可即便如此,岳峰心底依旧很是放心不下。 当下岳峰认明路径,直接向着梅庄行去。上了孤山后,从斜坡向上继续前行,没一会就到梅庄大men外。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既然来了,那便快进来吧。”听那声音,分明就是任我行的,不过离此很是有些距离。 岳峰听到后,心中不由凛然。先前在囚室之时,任我行就能远远的将他发现,如今同样是如此。要知道,他此时虽然未曾故意收敛气息,但也绝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人察觉的,至少如岳不群之流绝对无法发现。 要说第一次在囚室时还可能是巧合,那如今这才便足以说明任我行是当真到了他所猜测的那个境界了。想到此处,岳峰心中不由全是戒备。可此时他也断无退缩可能,犹豫了一下,便迈步走入了梅庄。 才方始进入了大men,向问天就迎了出来。只见向问天拱了拱手,便笑着对岳峰道“小兄弟,你送算是来了,我们可是等你好久了。对了,在下就是日月神教的右使向问天,也就是你五岳剑派这段时间一直在追杀的人,想来小兄弟你就知道了。当时多有隐瞒,还请见谅。”话一说完,向问天便目光灼灼的看着岳峰,似是在等他问话。 岳峰听到后,只是点了点头,并未答话。 向问天的脸上不由闪现出几分尴尬,同时更是隐隐的有几分不安,但很快就掩饰了起来,开口道“小兄弟,教主他老人家已经在里面等候许久,我们快快进去吧。” 岳峰又是点了点头,便跟着向问天继续向前而去买。没一会,两个人便径直走向了梅庄后院,进入了一片梅林中。 梅林正中有一颗大树,足有五六丈高。树下摆着一张石桌,任我行便坐在旁边。此外,任我行旁边还站着三个黑衣人。这三人全都满脸恭敬的站在一边,衣服上绣着日月的图案,衣边上还绣着着两圈金边,一看就知道都是日月神教十大长老中人。 而这三人脸上却是恭敬之se,不但不敢坐下,更是连一句话也不敢多,足以看出他们对任我行敬畏到了及至。岳峰心中不由的暗中佩服,这任我行果然是手段不凡。说来魔教一共只有十个长老,一个曲阳已经死去,而抢夺辟邪剑谱时又被左冷禅杀了一个。任我行才刚刚出来,便一下子收服三个,那东方不败手下现在最多只有五个了。想来等任我行离开梅庄后振臂一呼,日月神教一大半人就是会重新归降。 而在这三人身后,还站着四个人,分明是先前被困在地道中的梅庄四友。岳峰不由的多看了一眼,心中不由有些好奇,他们即便运气好,没死在地道中,但现在有是怎么回事?以任我行睚眦必报的xing格,纵然不便立时杀了他们,也至少要给点教训,废去武功也是轻的,难道任我行转了xing子不成? (果然跟昨晚想的一样,今天忙了一天,还好昨晚更新的不少。唉,就这一章了,明天尽量多更。到了期末,要复习,以后的日子还会越来越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