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决裂(4)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决裂(4)

?岳峰听着任我行的问起,心中亦是不由生出了几分豪气。起来他如今武功差不多快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恍然间便有一种视普通人为蝼蚁的感觉。而今听得任我行纵论天下大势,将天地当成棋盘,要以众生为棋子。身为男儿,岳峰亦是不由感有些热血沸腾。 过了许久,岳峰才开口问道“任教主是什么意思。” 任我行脸上不由lu出几分笑容,继续道“我的意思,小兄弟你还不明白?说起来,任某想要谋夺天下,最大的阻碍莫过于华山派了。不过我神教人才济济,高手如云,怕你华山。我两家分则两弊,合则两益。要是连起手来,不出十年,则天下定已。到时候,这天下归我,武林归你,你看如何。” “具体怎么办。”岳峰的呼吸有不由加快了许多,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他只感到要是和任我行配合,那事情自然成了**分。其他的一分,不是不能成,而是多点bo折变故,最后也是成了。 “简单,只要小兄弟你先加入我日月神教,其他一切都好说。到时候,这副教主的位子就是小兄弟你的了。” “不行!”任我行还准备继续,却猛地被岳峰给喊住。此时岳峰头上不由的冒出冷汗,整个人亦是从先前的幻想中走了出来。 方才他听着任我行所言,便将一直藏在心底的一些yu望被引发了出来,便险些应了任我行的话。直到任我行说道担任副教主,岳峰才猛地惊醒。毕竟,他岳峰是何等样人,岂肯居于人下。什么副教主,要是教主还差不多。 不过接下来,岳峰念头有迅速发生了转变,更是想到了自己的追求是什么。他所求的是高深武功,乃至是长生不死得到成仙或者是破碎虚空的传说,而绝对不是其他。与他的这追求相比,什么权势,什么天下,都简直是狗屁不如。要是真随着任我行去争夺天下,那不知要lang费多少时间。 如今他虽说是武功进步神速,更是已前所未有的年龄达到了古之难有的先天境界,可是依旧是感到时间紧迫,从未刚有半点的懈怠,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去练武。而如今的他,岳峰哪里还敢lang费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时间。而且,照着任我行的计划,最终计算成了,也至少要话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不知会耽误他多少练武的时间。而现在他正是出入突飞猛进的间断,一旦错过了,碰上了瓶颈,后悔也迟了。 想到此处,岳峰只觉得自己先前的看法是何等的幼稚。现在就算任我行说的再好听,就算是皇帝老儿的位子就摆在他的面前,岳峰同样会不屑一顾。 当下岳峰一掌趴在了石桌上,直接将石桌震得四分五裂,紧接着便站了起来,冷冷的开口道“任教主此话修要再提,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我为华山派中人,岂能加入你魔教。什么副教主之话,以后莫要再说了。否则,休怪在下翻脸不认人。” 任我行也是不由满脸怒火的站了起来,凭他聪明才智,自是明白岳峰是不肯屈居于人下。当然,他终究不是岳峰,自然不能完全明白岳峰所想,而且他还清晰的看到了先前岳峰脸上的贪yu,还以为岳峰是贪心不足,yu要将天下武林同时掌控。如此一来,岳峰自然成了他要夺取天下最大的阻碍了。 任我行强自安奈住心中的杀意,冷冷的开口道“你当真想清楚了,要与我为敌,绝对不后悔。” “自然是想清楚了。至于为敌,那就看任教主的意思了。这天下就算有再多争锋,只要不惹到我华山头上,我华山派绝不参与。”岳峰同样盯着任我行,开口言道。 任我行亦是看向了岳峰,不知道是否该信岳峰这番话。 “好,好了许久,任我行脸突然lu出了笑意,猛地拍了三下掌,朗声道“带上来。”接下来看着岳峰,继续言道“我看你现在到底后不后悔。” 岳峰脸上不由的lu出好奇之se,紧接着就将先前离去的日月神教十大长老之一的桑三娘走了出来。此时桑三娘怀里面抱着一人,右手掐在那人的脖子上,好似一用力,就可以将那人给杀死。岳峰却是脸se猛的一变,那人正是任盈盈。 岳峰只感到自己的心开始chou痛,痛的要命。事实上,岳峰对今日之事早就有了预料。毕竟这么长时间来,他未曾问过任盈盈的姓名身份,可任盈盈竟然也没有主动提起过。 而且,任盈盈的来历一直非常的隐秘,不要说是五岳剑派的人了,就连魔教中也没几个知道。甚至偶尔有人得到了些许消息,还都以为任盈盈是东方不败的亲生nv儿了。 要是岳峰不是穿越来的,怕他也绝对不会知道任盈盈和任我行的关系。那今日,他自然也有可能朝着任我行屈服了。可他却知道,而且知道的一清二楚。说起来,岳峰一生最痛恨的就是别人骗自己,特别是熟悉的人,亲近的人。 想当初,他就是因为怀疑岳灵珊si下教了林平之一点武功便毫不客气与之动手。即便后来知道自己误会了,依旧不肯低头。更何况此时,他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要是一个不认识的人骗他也罢,可这人偏偏是任盈盈,是任盈盈。 “峰哥,救我。”任盈盈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好似身上一下子有了什么不适。紧接着她眼泪更是流了出来,直看得令人不由心碎。 岳峰听着任盈盈对他的称呼,只感到有一种万分讽刺的感觉。说起来两人相处了一年,却是连一句情话也没说过。甚至他唯一一次的表白,也是遭到了任盈盈的拒绝。可是偏偏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时候,任盈盈却如此来称呼他。 刹那间,岳峰就感到这世上好似彻底的变了一个样,天下间没有任何人在值得他相信了。他本就是一个天xing薄凉的人,很少对人动感情。可偏偏这少有的几次,却得到的是欺骗。要说当日任盈盈拒绝他,那最多只是让他无法接受。但今日,却是将他推向了绝望的边缘,也将最后的一番情意给彻底的断绝了,从此两人间再无半点可能。如此一来,即便岳峰平日间再淡定,再有心计,可此时依旧不由lu出了万分复杂的表情。 他这么一番表现,落在了任我行眼中,还以为岳峰是对任盈盈过于担心。任我行不由喜上心头,看着岳峰开口道“小子,你想好了没有。要是还顾忌这nv娃子的xing命,反悔也不迟。这副教主的位子,终究还是你的。要是不肯,哼,我一声令下,她就立马死去。” (还有一章,马上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