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决裂(5)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决裂(5)

?岳峰看着这父nv两个人做戏,心中只感到的越加绝望。自己纵然对任盈盈再好,再是一番情愿的yu要同任盈盈好好相处,可终究及不上人家的父nv之情。此时他仔细想来,自己为何要来杭州这一趟?难道真是为了那吸星大、法。 所谓的吸星大、法,不过是他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罢了。说到底,他终究是不忍拒绝任盈盈的请求,才会来此。要不然,他一向惜命的xing格,哪里会舍得冒半点生命危险。 可就上这样又能如何,岳峰霎间将自己的心思给彻底的收回,同时隐隐的有些许解脱的感觉。岳峰脸上再无一丝表情,过了许久,才冷冷的看着任盈盈,开口道“任教主,还有神教圣姑,你们还要将我骗到什么时候!” “啊!”任盈盈不由的惊呼一声,脸上的血se再也看不到分毫,身子不由的一软,彻底的瘫在了桑三娘的怀中。直过了好一会,她才全是恐惧的开口道“你,你知道什么,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小子,你说,你到底怎么知道的。”任我行亦是不由的一惊,指着岳峰开口道“快老老实实的的给我说出来,不然我杀了你。” 岳峰摇了摇头,也懒得去搭理在一边任我行,只是盯着任盈盈,低声道“我知道,我全知道。从我们相见的第一天就开始知道了,你就是日月神教的圣姑,是日月神教前教主任我行的nv到此处,岳峰的眼泪竟是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岳峰脸se不由微微变了一下,又过了好一会,继续开口道“甚至我已经猜到,你会骗我加入神教的,只是未曾想过是用这种方法。15”说到后面,岳峰声音中亦是不由有些哽咽。只觉得自己没吐出一个字,心中的绝望就会多上一分,等话说完之时,全身的力气更好像是被一下子chou干了一般。 “我,我不是故意的。”任盈盈同样忍不住哭了起来。现在的她如何不明白,自己是错了。本来他以为只要诓得岳峰加入日月神教,那一切都就好了。可却未料到,她所jing心设计的一切,在岳峰眼中变好似是一场戏般。 “好了,这一切都是我做主的。”便在这时,任我行突然开口,打断了任盈盈的话“是我bi迫她骗你的。” 任我行迟疑了,看着岳峰,继续朗声开口道“我nv儿她初始时是不答应的,但却是我强迫他的。至于她早先不告诉你自己和向兄弟的名字,是怕了坏救我的大事。再说了,你事先不是也没问。” 任我行看着依旧不动声se的岳峰,继续开口道“小兄弟,说实话,我真的是非常欣赏你的,而且你更是对任某有相救之恩,这件事情就这么接过算了。说起来,这世上若还有人配得上我nv儿的,就也只有小兄弟你一个人了。再说,你二人也算郎有情,妾有意,何不好好坐下来谈谈。小兄弟,盈盈可是我唯一的nv儿。我将来就算是得到了天下,也自然不会jiao给外人手中,你为何不能考虑考虑?” 任盈盈听着任我行的话,眼中终于lu出了期盼之se,再次看向了岳峰,希望他能够应下来。 “如此说,倒是我错怪你了。”岳峰脸上突然lu出了几丝苦笑,摇了摇头,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着任盈盈轻声道,里面竟然有着说不出的温柔“你当真想让我加入神教,早先便该如实说了。我纵然心中再有不愿,但看在你的面子上,也未必不会答应。毕竟,到了我我如今这般境界,武林规则已然是约束不了了。可为何偏偏要等到现在,等到现在。” “现在也不迟啊!”任我行再次抢说话。事实上,任我行已然后悔的要命。毕竟,他虽说同岳峰刚刚相见,但已然mo清楚了岳峰的品xing。似岳峰这等天xing薄凉而且又一心追求武道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动情。以他看来,岳峰所做的一切无非是看中了自己nv儿在魔教中的地位。可是没想到,岳峰还针对任盈盈有些意思了。 当下任我行笑着道“现在只要你愿意,我nv儿也定然不会拒绝。小兄弟,快坐下来,我们有话好说。” 岳峰脸上先是不由自主的lu出一份意动,但很快又是被绝望所替代,再次看向任盈盈,低声道“无论这次是什么原因,终究是你信我不过。但这也就罢了,我本就是个无情无义,不值得人信得。但是,但是。”突然岳峰眼中发出两道jing光,脸上更是lu出些许狠厉,望着任盈盈,说出了一番他早就藏在心底,却一直不肯说出的话来“但是那辟邪剑谱呢,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它到哪里去了?真以为我是傻子,认为是被谁给冲走了?” “你,这你这也知道。”任盈盈此时也不由彻底的绝望了,身上反而多了几分力气,开口道“你难道跟踪过我,你既然知道,为何不早说。” “是啊,我错了,我不该跟踪你,只是我终究有些忍不住。”经过了先前的一番发泄,岳峰总算是彻底的恢复了过来。 此时,他脸上再也没一丝表情,看着任盈盈开口道“我当时落入河中昏mi之时,已经将那剑谱贴身收好了。可是醒来了,偏偏身上的东西事物饰物一件也没丢,可就是少了那剑谱。我当时也已然开始怀疑,只是怕你伤心,才没有问出去。后来我细心观察,果然就是发现。不过这也就罢了,我那事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没在乎过那剑谱。被你拿去了就是算了,就当没发生过着事情。那剑谱上的武功,虽然很是玄妙,你既然想要,我便送与你算了。” 岳峰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向天空,这才强自忍住要有奔涌而出的泪水,继续道“但到了今日,这事情还是彻底说清楚的好。从今日起,你我恩断义绝,再无半点关系。” “恩断义绝,恩断义绝。”任盈盈口中喃喃的念着这四个字,双目中也再也没了半点光彩,彻底的陷入了死去中。 “盈盈,不要哭了。”任我行再次发出一声大喝,突然看着岳峰,开口道“小子,既然如此,那我便容不得你了,去死吧。” 说话间,任我行猛地朝着岳峰扑来,双掌更是直接拍了过来。 “怕你不成!”岳峰亦是发出一声冷笑,也挥掌朝着任我行拍去。两人双手刚刚接触只是,岳峰隐隐的感到一股吸力传了。不过岳峰依旧是不管不顾,反而将掌中的内力加了几分。 果然任我行见到后,脸se不由微微变了一下,内力霎间变成了外放。不过他仓促间行动,即便功力比岳峰高许多,也未能占得优势。两人对战后,各自后退了三步。 紧接着,岳峰同任我行同时再一次跃起,相互都在了一起。只不过两个人都算的上是顶尖的高手,一时之间自然不会分出胜负。 “爹爹,你们快住手,不然我就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