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行(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行(1)

?“爹爹,你们两个快住手,不然我就死在这里。”看到岳峰同任我行两个人竟然翻脸jiao上了手,任盈盈心中不由的万分焦急。这两个人无论是谁受了伤,她都会因此而后悔一辈子的,连忙开口喊道。 岳峰一下子就有些慌luan,一边同任我行相斗,一边将目光看向了任盈盈。只见此时任盈盈不知何时从桑三娘怀中下来,手里面拿着一把短剑,指在自己心口之上。 岳峰和任我行两个人脸上都是不由有了惶恐之se。岳峰先前话虽说的狠,可真有让他马上将任盈盈忘记,有怎么可能?似他这等凉薄之人,平素间很少会受到感情的纷扰,但是一旦动了真情,便不会有一点的作伪。虽说想劝慰自己任盈盈死就死了,可此时此刻,他的心无论如何也硬不起来。 至于任我行,比岳峰还要惶急。无论怎么说,任盈盈都是他唯一的nv儿,更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天下间所有人他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对任盈盈他绝对做不到。 可就算两个人都没了再斗想去的心思,但谁也不敢主动停手。毕竟两个人都是极度自si自利的主,除了自己对谁都有些信不过。此刻无论是谁一旦稍有留手,便有可能受到对方偷袭。甚至就算他们自身,看到了好机会,也未必肯放弃将对法斩草除根的想法。生死之事,无论如何都轻忽不了。只不过出手间,无形中都少了几分狠厉。 没过多久,岳峰心中是不由的越来越急。他终究是年纪不够,不想任我行一般经历了不少风雨,而且本来也是个急xing子的人,很快就忍不住了。 蓦然间,岳峰咬了咬牙,右手猛地伸出一指,直直的点向了任我行的膻中xue。但看那样子,他能够击中任我行的可能几乎没有,反倒是任我行能够见机将他给打伤。 可偏偏任我行见到后,脸se猛的狂变,竟然lu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匆忙朝着后面跃出。同时,任我行心中也是大为惊惧,全未想到岳峰会如此出手。 岳峰犹豫了一下,终究是心有顾忌,没有追击,而是退了回来。不过,他的神se也好不到哪里去,好似证实了什么万分恐怖的事情。 “你是如何知道的。”过了许久,任我行才微微平静了下来,可依旧掩饰不住心中的惊慌,看着岳峰,声音中也全是肃杀。当然,他自是不会想到岳峰是因为得到了他留下心法的原因。而且就算岳峰得到了他做过手脚的心法,也不可能真正看得出来,事实也同样是如此。 “自然是猜的。”岳峰冷笑了一声,开口道“不过还是让我给猜中了,任教主当真是不凡啊,竟然修炼到了那个程度,不过我也未必怕了。本来打算再关键时候以此对付教主,只是可惜。”突然,岳峰心念一动,便继续道“不过我既然能猜得到,旁人也未必不能。呵呵,听说教主的这men武功根源是《庄子》的那篇《逍遥游》,这个未必算的是什么秘密,教主还是好自为之吧。”话音落后,岳峰直接转身就走。临走时他再次看了任盈盈一眼,动了动嘴,可终究是什么话也没说。 任我行眼见岳峰就要离去,心中不由很是矛盾。虽说知道自己几乎没任何可能将岳峰真正留下,可依旧有些不甘心让岳峰这样轻易的离开。特别是岳峰已然窥视出他武功最神秘之处,更是不想将岳峰放过。就算凭着受伤,也要试一下。 “爹,你不要去,nv儿求你了。” 任我行听到后,终于止住了脚步。看着伤心到了极致的nv儿,他已然将岳峰给恨到了骨子里面了。只是最终的一切,都只能化成了一声长叹,终究是没有追上去。 岳峰离开了梅庄,心绪依旧没有好转半点。先前的事情,已然在他心中留下了已然给了他巨大的打击。虽说他早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而且自认为自己也算得上是个坚强的人。可是同真正任盈盈决裂之后,心中也难免会有些伤感。 再说了,于两人见的种种,他虽然多有不对,但也并未做出什么真正对不起任盈盈的事情。这样的结果,一切都是任盈盈自找的。 只是一小会,岳峰就开始暗自盘算,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岳峰心中不由有些mi茫,现在他武功正在突飞猛进中,而且天下有十分的平静,一时半会也没必要会去华山去。 毕竟只要他一回去,就要遭受到众多事情的烦扰。当务之急,便是随便找个山窟窿,闭上几年关。至于江湖上的事情吧,只要不出什么变故,他还是少参与为妙。 不过一想到华山派,岳峰心中又开始犹豫了。他这men一走一去就是一年多,也不知道华山的人现在到底如何。虽然他也通过江湖上的风声,他并未听到华山派有什么变故。只是想到岳不群一行人一直呆在福州,人生地不熟的,他有忍不住会有点不安。 特别是岳灵珊和宁中则等,算得上是他此生中唯一还牵挂这的人,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是否还好。若是他真的马上就觅地去练武,那不出意外的话,至少四五年是在见不到他们了。想到此处,岳峰就不由的有生出了回去看看的想法。 也就在岳峰暗自盘算是否应该回华山派之际,他人已然不知不觉间,就走出了杭州城外。岳峰突然间想起来时自己是和任盈盈一起来的。当时两个人虽然说不得是有说有笑,可也相处的也算和睦。但到了如今,却是他一个人独自离开。难道这辈子他当着就一个人下去? 要是真如此下去,那他岳峰纵然身份再高,武功再强,或者又能有什么意思?甚至,他当真能够做到如传说中的长生不死一般,又有何价值。一下子,许多一直被他压下去的想法,都再也次升了起来。岳峰眼中霎间闪过了mi茫之se,不知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也是时候该回去一趟了。”过了许久,岳峰才渐渐的有些坚定,不由自言自语的道“就算天下间所有的人都可能害我,他们对我也是好的。” 便在这时,岳峰眉头不由一皱,冷哼了一声,开口道“是谁,出来,跟着我干什么。” 随着他话音落下后,远处不由传出了慌luan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一人牵着一匹马走了过来。 岳峰脸se不由大变,来人竟然是任盈盈。他脸上不可抑制的生出了ji动之se,不由自主的上前了几步,看着任盈盈,一句话便脱口而出“你是来跟我走的?” (第一章,少点。晚上还有,至少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