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龙渊(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五十章 龙渊(2)

? 陆大有听到岳峰的吩咐,自然是丝毫也不敢耽搁,赶紧就上前引路。 事实上,华山派弟子虽然都称呼岳峰为师兄,但随着岳峰武功渐渐展露,特备是药王庙的那一战之后,地位自然而然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在众人的心目中,岳峰已然同岳不群夫妇一般没什么区别,甚至威严上还更有甚之。因此在岳峰面前,他平日间或许还能有说有笑,但也得处处看着他的脸色行事。一旦岳峰稍有不满,便没人敢造次半分。其中也唯有令狐冲和岳灵珊两人算是例外,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但心中也是存了不少敬畏之心。 没一会,两人就来到了城西,到了铸剑谷。此地虽说是名为铸剑谷,但此刻早已经名不符其实了。 传闻千年之前,大师欧阳子在此地铸就龙渊剑之时。当时天上电闪雷鸣,北斗七星齐齐放出光辉,更有巨龙腾空,各种异响数不胜数,因此那把剑被称作七星龙渊。及至唐时因为忌讳唐太祖的名字,龙渊剑又被改名为龙泉剑。只不过江湖人中自然不会管这些,大多依旧称之为龙渊剑。 龙渊剑出世之后,铸剑谷一下子便成了铸剑胜地。此后欧阳子在这里又打造了好几把剑,铸剑谷终于名声大胜,就连龙泉一带成了天下铸剑中心。不过千年过去了,铸剑谷的所有铁矿都已经被挖采赶紧,只余下一片长达数百丈的空谷,再也看不到半点铸剑的景象。 岳峰来到此地后,果然就见到地上有不少断裂的兵器。还有只不过刚这好几棵树木被利剑削断,一看就知道是发生在数个时辰之前。只不过,周围并无半点打斗声,也没见到半点血迹,可见当时战况虽说激烈,但双方都有留手,不顾是在相互试探罢了。而地面上更是脚步凌乱,完全看不出衡山派的人到底是退去了何方。 岳峰合上眼睛,一动也不动,脸上忽的闪过一片紫光,没多久就露出了笑容,开口对着陆大有道:“走,这边去,人都在不远处。”话一说完,便赶紧发足疾驰。 不一会,两人便走出了三四里路。山路越走越险,盘旋而上,绕入了后山。行得数里,遍地皆是乱石,已无道路可循。而眼前,却是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座出现了一座小庙,远远的看去,上面写着“水月庵”三个大字。 事实上,无论在何地,似庙宇这等建筑都一般处于偏僻之地,但有绝对不会是荒山野岭当中。毕竟庙宇的收入全靠普通人家来布施,放远点才能显得出家人的淡薄出尘之意,同时也好让来着展露出自己诚意。可若是藏在这等角落中,根本就无人能够找得到。而出家人也不能辟谷,这足以说明这水月庵的诡异之处。 “师兄,这水月庵是神秘地方。”陆大有望着庵内一切漆黑,隐隐的似乎有说话声传来,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岳峰却是一把将他嘴捂住,同时指着一处看去。只见离着水月庵百丈外,正有着一个火堆,十来个黑衣人正围着火堆坐着。他们都一片的沉默,谁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好似等着什么人似的。 将陆大有反应了过来,岳峰这才将他松开。经过这门长的时间,岳峰送算是将自己感情上的失落给暂时的忘却了,因此心情也算是不错,于是便对陆大有详细说了:“衡山派的来历,你可听说过?” 陆大有一听,脸色就不由微微变了一下,开口道:“你是说?” “没错,这水月庵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岳峰眼中闪过些许深沉,眼中更是有些追忆之色:“恒山派刚刚立派之时,可并不在恒山,而就在这龙泉。水月庵,更是衡山派最早的驻地。只不过后来朝廷势大,才不得避过风头,迁入了恒山中。可中这里,终究是留存了下来,而且依旧是恒山派最重要的地方。里面还藏着不少秘密,甚至比恒山本身都重要。十年前我下山之时,唉,这事不说也罢。” 说到此处,岳峰不由想到他当年,欲途到处寻找武功秘籍。不过他当年武功有限,自然不敢肆无忌惮的去干,只要根据自己前世所得到的一些知识和当世的武林传言四处却寻访。结果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终究是一无所得。 陆大有虽然对岳峰所隐去的事情自然有些好奇,可见岳峰不说,终究也是不敢问,只是同远方一起盯住远处,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过了整整半个时辰,一个身材非常高大的黑衣人突然从山下走了上来,直直朝着火堆而去。而那十来个黑衣人却全都站了起来,对着那人躬身一礼。 “左冷禅。”一见这人出现,岳峰心神就不由大震。说起来他同左冷禅已经见过好几次了,第一次便是抢夺辟邪剑谱之时,而第二次更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交手,而且险些身死。如今左冷禅刚刚出现,他自然是快速的认了出来。 岳峰心中不由大恨,总算是有了报仇的机会了。这次就算杀不掉左冷禅,也绝对要想办法让他吃点亏。说起来他和左冷禅的恩怨和当真不少,早就在二十年前穿越之前,两人就结下了第一份仇,此时早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只不过想要干掉左冷禅,还真不容易,特别是要在顾忌名声的情况下。 “真是左盟主?”陆大有也是不由大惊,开口惊呼道:“师兄,你不会弄错吧?左盟主怎么会坐下这等事情?” “错不了的,莫非去年药王庙的事情你已经忘记了?开来这次所有人都失算了,这左冷禅真不知道发了什么事情,敢亲自出手,就不怕被人发现了身份?”突然,岳峰神色一正,开口道:“待会我定然是要同左冷禅交手的,到时怕是顾不了你了,你自己小心吧。嗯,待会你不如躲进那水月庵中,让三位师太保护你去。左冷禅既然是亲自来了,那其他人应该便只是写小杂鱼了,三位师太也能够应付得了。还有,令狐冲那小子不是教过你些剑法吗,到时候对付嵩山派的人时你可要注意体会了。” “你怎么知道?”陆大有脸色不由大变,开口道:“这事不怪大师兄,我怪就怪我吧。” “哼,你们还真以为自己能瞒得过去?不但我知道,怕师傅他老人家以是知道的。”岳峰白了陆大有一眼,继续开口道:“这些东西本来迟早要交给你们的,只不过是怕你们内功不够。师傅既然没说,显然是默许了。只不过这些剑法终究不是我华山派的本门剑法,学的多了,反而没多少好处,你自己要注意了。” “多谢师兄教诲,大师哥当初也是这么说过的。”陆大有赶紧点头,连忙应是。 此时,远处的左冷禅对着其他几人低语了几声,那十来个黑衣人都连连点头。 紧接着,就有一人站了出来,用着很是苍老的男子声音叫道:“定闲、定逸,今日送你们一起上西方极乐世界,得证正果,不须多谢我们啦。” 见庵内并无人答话,那人沉默了一会,便继续开口道:“如此,你们可怨不得我日月神教心狠手辣。只能怪自己顽固,不肯交出那‘龙渊剑’,还累得许多年轻弟子枉自送了性命,实在可惜。哈哈,哈哈!” “也是为龙渊剑而来。”岳峰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沉默了下来。他的那把‘君子剑’丢失后,以前一直是认为落在了左冷禅手中,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想是那左冷禅急着要寻找自己,欲途要斩草除根。而且左冷禅一时间也没想到宝剑在悬崖壁上,便错过了。至于左冷禅与自己交手时吃了点小亏,就归咎道武器不行的缘故。至于那‘君子剑’,现在是落在了谁手中了? 突然,岳峰目光微微一闪,看着陆大有道:“小六,我的那把‘君子剑’,你后来可曾见到过。” “见过。”陆大有果然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的开口应道:“你刚失踪后,师傅顾不得其他的几位掌门都要到了,便急着出去找了一趟。他回来时,便带着你的拿一把剑。师傅自然明白你对那剑的珍重,因此料到是出了什么变故。虽说后来又让传回了讯息,可师傅依旧放不下心。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和其他几个师弟才被赶了出去,四处去寻你。结果你到后,不但武功突破了,而且更是逍遥自在了一年多。”说到后面,陆猴儿声音中很是有些忿忿不平。 岳峰点了点头,不由松了口气。可听到那剑落在了岳不群手中,岳峰心中不由又开始沮丧。毕竟,到了现在这景况,他想要从岳不群手中将剑要回,不是不能,不过就有点不好开口。沉默了好一会,岳峰只要继续将心思放在了龙渊剑上。反正得到了这龙渊剑,怎么说也不亏了。而且就算是自己得不到,也决不能让左冷禅取走。 而此时,水月庵中终于传来了声音:“想要龙渊剑,别做梦了。”这声音甚是急躁,不要问就是定逸发出来的:“交出了龙渊剑,我等更是没半点活路。要战便战,我衡山派怕你们不成?” “果然是群不知好歹死尼姑。”又一个男子声音有叫道:“东方教主好好劝你们归降投诚,你们偏偏固执不听。自今而后,武林中可再没恒山一派了。各位兄弟,动手吧!”说话间,除了那左冷禅,十来个黑衣人便全都拔出了兵刃,朝着水月庵中冲了过去。 陆大有看到后,也是一把将剑拔了出来,便欲上前拦截,却感到屁股一疼,直接被人踢了一脚,摔在了地上。陆大有赶紧站起,回头很是疑惑的看着岳峰开口问道:“师兄,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岳峰狠狠的白了陆大有一眼,开口道:“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也敢上前动手?我方才说的话,你这么快就忘了?” “这不是有你在吗?”陆大有连一红,总算明白岳峰是铁了心让他当缩头乌龟了。 “我出手自然没问题。”岳峰笑了笑。自从见到陆大有以来,他总算是恢复了曾今的言谈无忌,这段时间以来因为种种原因引起阴霾总算是消除的差不多了。过了一会,才开口道:“现在我们就算是将他们都杀了,能得什么好处。要动手,也要等衡山派的三位前辈都不敌了,才好显咱们的本事。” 陆大有只感到岳峰今日的话,将他以往的认知给彻底的颠覆了,过了许久,才喃喃的道:“这不是有违侠义之道吗?师傅可不是这么教咱们的?” “侠义个屁,你这样上去也算的是侠义?”岳峰又是扫了他一眼,开口道:“我们待会等他们打起来的时候,上前相救那才叫侠义中的侠义,而且还是救人于为难之中的那种。现在不动手,那是见形势不明,敌我难分不敢妄动,为了衡山派众位同门的安全考虑。你们看到吗,对方是嵩山派的,莫非你想担着这残杀同门的罪名?” 陆猴儿不由看向了满脸正气的岳峰,当真还是第一次发现道理还能这么来解释。难怪岳峰可以当师兄,而他却永远都只能是个师弟。过了许久,陆大有只好拜服道:“师兄教训的是,师弟我终于明白了。” (周五再次考试,因此更新会变得不稳定,抽空码完字,就会更新,时间彻底的不能确定了。不过不会断更,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