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一章 龙渊(3) - 穿越笑傲江湖

一百五十一章 龙渊(3)

? (求订阅,求月票啊!!) 就在岳峰“教训”陆大有之时,水月庵里面的衡山派众人终于有了行动。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水月庵的大门被人从内一掌给拍开,紧接着定逸师太率先提剑走了出来。 在她身后,还紧跟着一人。这人身材矮小,一脸的慈悲之色,正是岳峰从未见到过的,恒山三定中的定静。 很快,庙中其余众人都围着一个尼姑走了出来。这尼姑中等身材,月白色的衣衫上既无血迹,亦无尘土,手中不持兵刃,只左手拿着一串念珠,面目慈祥。只是脸上隐隐的有些许灰白之色,似是受过了什么伤,却是恒山派的掌门人定闲。 只是一会,水月庵中的衡山派众人都已经走了出来。整个恒山派,足足有四十多人,看起来声势的很是不凡。只可惜除了恒山三定之外,其余的都是些二代弟子,根本没什么高深的本事。要是当真动手,不但起不了作用,反而会成为累赘。 而岳峰的目光,却是霎间的停留在了其中一人身上。这人跟在定闲不远处,头上蓄起了半尺长的黑发,正是和令狐冲有些纠葛不清的仪琳。当然,岳峰对仪琳本身自然是半点兴趣也无,而是注意到了仪琳手中那足足有四尺多长的玉匣。只要稍加猜测,便不难想到里面放着的定然是一把长剑了。 说起来武林中的宝剑,通常长度都在三尺到三尺三寸只见,短的也有两尺五寸的。至于长的,最多也只是到了三尺七寸。至于超过四尺的,唯有千年前战国之时的人才会使用。毕竟,当时的宝剑都是用青铜来打造,而不是像现在一般铁制的。两种材料性质不同,特性也就不同,造出来的长剑长度也就有了差别。 说起来,铁剑的威力,也未必比青铜剑好。只不过青铜剑的打造太过于繁琐,而且工艺更是彻底的失传了。而且经过时间的侵蚀,一些原本保留的青铜剑,也大多彻底腐朽,再也无法使用。到现今,所有的宝剑都已经成为铁制的了,青铜剑是几乎再也无法见到。 望着眼前十个黑衣人,定逸率先忍不住了,开口急声厉呼道:“魔教的妖人,竟敢私闯我恒山派水月庵禁地,今日贫尼就送你们去见佛祖。”此时,定逸手执长剑,当门而立,虽然衣衫破烂,脸有血污,但这么一站,仍是神威凛凛,丝毫不失一代高手的气派。 对面的那些黑衣人,只是冷哼了一声,便直接走出了三个人迎了上去。须知道,此时乃是身死对敌之刻,什么场面话都是些没用的东西,唯有手底下见真章才是硬道理。而且嵩山派这一行人是扮作魔教的人来的,虽说以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但若被人给认出来,决然不是什么好事,自然不会和定逸多说什么话。 定逸已然出手,在她身边的定静自然也无旁观的道理。定静和定逸武功相若,两人就联手很快挡住了六个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在岳峰眼中虽然是如杂鱼一般,可是在定逸、定静他们眼里就不一样了。事实上,以岳峰如今的心态看来,就算是半步先天的高手,也是杂鱼。也唯有那些半步先天和初入先天的人,才微微是些麻烦,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六人终究也都是绝顶高手,虽然境界不是很高,可也各有一份非凡本事。若是同定逸、定静他们单打独斗,那必然不敌,可如今以三对一,以六人打两个,虽说依旧落于下风,可终究是阻挡住了,让定逸、定静两人脱不得身。再加上恒山剑法恒山派剑法绵密严谨,长于守御,剑法绵密有余,凌厉不足,两人想要取胜,一时半会显然是不可能的。 其余四个黑衣人见到后,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场景,直接上前朝着定闲攻去。事实上,白日里他们就曾恒山三定动过手,自然对定逸她们的武功有所了解。而白日里,他们虽说通过偷袭将武功最高的定闲给打伤了,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是无法击败恒山派,在恒山派的剑阵下吃了亏。直到此时左冷禅亲自来了,他们才再一次出手。 “布阵。”见到有人攻了过来,恒山派的众人不由微微有些惊慌,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便有一人喊了一声。 “是仪和师姐。”陆大有脸色不由微微变了一下,连忙开口道:“师兄,我们还不动手吗?要是再等下去,怕真要出事了。” 岳峰亦是不由有些犹豫,恒山派终究和华山派交情匪浅,若是见死不救,他还当真做不来。不过,岳峰很快便又摇了摇头,开口道:“不急,没看定闲师伯还没出手吗?她虽说受了点伤,不过伤势并不重。而且,左冷禅也同样没动手?还有,恒山派不会就这么简单的。” 说道此处,岳峰眼中不由精光闪动,直直的看向了水月庵内。自从他现在来到这里后,便隐隐的感到里面似乎有高手的存在,只是始终无法确定。因此才和陆大有停了下来,没有靠前。而且,看样子左冷禅也同样也是发现了里面的不对,这才没直接上前动手。 说起来,越是在这个世界上活的久,武功越高,岳峰就越感到这个世界不简单。虽说江湖中流传的先天高手就那么几个,可背地里却是绝对还有许久。特别是那些大派当中,老一辈的高手绝对还有那么几个。 就比如华山派中有风清扬,嵩山派中有他见到过的史闻达,而少林武当更是不简单,没几个老不死的才是怪事。就连这衡山派里面,也未必会像传闻中的那么弱,要说又前辈高手在,岳峰是绝对信的。 可是即便这样,岳峰也从未有过半点的畏惧。毕竟,似他这种穿越过来又不顾一切疯狂练武的妖孽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而普通人一旦上了年龄,即便有迟有早,终究是要老的,先天高手也不能例外。到那时不但修炼起来难有丝毫进步,而且会因为身体的缘故,武功越来越差,十成功夫也常常发挥不出半成。及至死时,更会有真气沸腾,功散人亡的现象。似这样的人,大多都过起了避世隐居的生活,不敢轻易动手。只要稍微受点伤,就绝对无法复原,同时折损寿元,他岳峰当然是一点也不会放在心上。 陆大有听得岳峰所言,虽说心中也很是着急,可是也没半点办法,只要长长叹了口气,继续在原地看着。 而远处,衡山派剑阵终于和嵩山派的四位高手交上了手。只见恒山派从众女弟子走出二十一个人,她们结剑阵甚是奇妙。二十一人分成三堆,除了衣袖衫角在风中飘动之外,二十一柄长剑寒光闪闪,竟是纹丝不动,其中却蕴藏着无限杀机。四个黑衣人被这剑阵给盯住,竟然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 岳峰先是目光不由一凝,不由想起了小说中关于恒山剑阵的描述。细心看去,只见每组七柄剑既攻敌,复自守,七剑连环,绝无破绽可寻,以静制动,宛然有“以无招破有招”之势。而三组联手,分站三才之位,更是能够相互援救。岳峰心中不由暗自赞叹:当初传出这套剑阵的前辈果然不凡。不过想起那位的家学渊源,这剑法也未必就是她亲自创出来的。 过了许久,岳峰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于招数上,这剑阵的确彻底的没有瑕疵,甚至连他都未必能够攻破。毕竟一个人出手就算速度再快,也难以快过二十一个人联手。 不过招数上没破绽,并不代表没办法攻破。这些恒山弟子内力,终究是太弱了。二十一个人可以在招数上配合,但内力上却没任何办法。要是不去理会招数,强行去攻击,再靠内力护体,见到什么就劈什么。那这剑阵就算再玄妙,也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岳峰能够想到,那些嵩山派的人未必就不能想到,更何况左冷禅还亲自来了。果然就见到在另一边的左冷禅沉默了片刻,嘴唇又微微动了一下,那四人脸色一下子就松了下来,直接挥剑,猛地就朝着剑阵攻去。 一直在一边静坐着的定闲,终于脸色猛地不由一变,猛地一下子捏碎了手中的一颗念珠。同时原本一直合着的双眼,也一下子睁开了,匆忙转头朝着剑阵看去。 果然就见恒山剑阵霎间破绽百出,全是漏洞。虽说配合依旧还算得上巧妙,可再也没了先前那种令人无从下手的感觉。很快,便有两三名弟子受了伤退下阵来,虽说马上便又有其他弟子补上,可破绽却越来越多了。看那情况,这剑阵马上就会被人给攻破了。 “师兄,还不出手吗?”陆大有开到这一幕后,又一次开口道。 “再等等。”岳峰心中也是不由微微有些惊慌,若是恒山派当真损失过大,他心中也会过意不去的。虽说心魔这种东西,对于武林高手来说当真是狗屁不如。但让心中多上点歉疚,那日后绝对不爽。 只不过,左冷禅都没出手,他有如何能够轻易动手?就算现在上前将所有人都给击退,有能有什么用?他总不能真的彻底不要脸,凭借着恩情向人家恒山派讨要龙渊剑去。脸皮厚点其实也没什么,他岳峰还当真能做得到。可这样就算龙渊剑得手,可是恒山华山两派的情分,怕是要彻底没了,似乎有点得不偿失的样子。 也就在岳峰再次挣扎,要不要提前动手之际,定闲师太终于忍不住了。只见定闲突然站了起来,开口道:“剑来!” 仪琳一听,赶紧来至定闲身前,双膝跪在地上,同时将手中的玉匣高高捧起。 岳峰心中不由一紧,赶紧望了过去。只见定闲伸手将玉匣打开,里面露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 此时,定闲脸色一片凝重,猛地一把将长剑握住,拿在手中。接下来,握住剑柄,抽出了一把同样是锈迹斑斑的青铜长剑。 只是刹那间,岳峰脸色猛地一边。只见被他我在手中的长剑,开始不停的颤动,同时发出了一声声轻吟。直过了许久,才渐渐的止息。不但是他这样,就连陆大有,以及远处所有人的宝剑都似乎发生了同样的变化。隐隐的,他更是看到了原在天边的北斗七星猛地亮了一下,照在了那般龙渊剑上,然后很快便再一次黯淡了下来。 “神剑有灵,这不是幻觉。”岳峰先是一惊,但霎间明悟了过来。似这等宝剑引来天地异象才传说,岳峰早就听闻过了。 就比如王勃的《滕王阁序》中有一句:“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只得就是神剑“太阿”光芒直冲上牛、斗二星。而这太阿神剑,同样是欧阳子所铸。传闻中晋王得知楚王得到太阿,便威胁楚王交出太阿。楚王不从,晋王就以此为借口发兵攻楚。第二日,晋军攻城,楚王站在城头,看见铺天盖地的晋国兵马向自己涌来,眼看城破在即,楚王拔出太阿,太阿剑磅礴剑气一举消灭二十万晋军,而转败为胜。 这等玄幻之事,岳峰早就耳熟能详了,只可惜一直是当成笑话来听。但此刻见到了龙泉剑引来异象,他终究是不由微微有了些动摇。若是让一个先天高手,手持无上神剑,真要杀掉数万人,还当真有这个可能。 而当年欧冶子铸造了铸剑无数,其中“太阿”、“湛卢”、“巨阙”、“鱼肠”、“纯钧”、“龙渊”都是位于古之十大神剑的行列,甚至就连“干将”、“莫邪”,都是他弟子打造。只可惜,就已经不现于世上。 而欧阳子打造的所有神剑中,龙渊剑名声最盛,也是欧冶子最后打造出来的,同时更是威力最大的一把。如今龙渊剑出世,有异响生出,也不算太过于惊人。 所有东西都在岳峰脑海中霎间流过,岳峰就双眼死死的盯住定闲手中的龙渊剑,再也不愿意离开片刻。 只见定闲双手迟剑,猛地朝着一个黑衣人劈去。很快,一道一丈由于的白色剑罡从剑尖生出,直接朝着远处飞射而去,即便黑衣中,亦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只不过,定闲终究是存了慈悲之心,并未下杀手。这剑罡直接在那黑衣人惊愕的眼神中,将的手中的长剑劈成了两半。 岳峰心中大为震惊。定闲这一动手,岳峰就明显的发现,她的功力还未到先天,只是有了半步先天的水准。似这种半步先天的高手,想要使出完全进入先天境界才能自由应用剑罡,不是不行,可难度会非常的大。而且一剑之下,功力大多会被耗竭。而看现在的这情况,定闲明显还很轻松,这定是“龙渊剑”的加成了。 要说岳峰原本的那把“君子剑”,最多只能算得上是利器,而这龙渊剑,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神兵。有这等神兵在手,怕是如定闲这般的绝顶高手,就敢同先天高手叫板了,当真是逆天般的存在。似这等宝物,除了到自己手中,岳峰是绝对不会放心,更不要说是让给他人了。 只见定闲接下来又是连续挥动即将,每一剑都会将一名对手的长剑砍断。本来以她的武功,就算有龙渊剑相助,也是绝难做到的。可是这些嵩山派的人,早已经被宝剑的威力给弄得失了心神,慌乱之下,武功自然大不如实际。这般下去,要不了多久,怕恒山派就要大获全胜了。 而此刻,左冷禅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起身,大步的朝着定闲走了过去。同时,水月庵中一股凝重的气势开始显露了出来,霎间就被岳峰给感受到了。 “是时候了。”岳峰见到后,心中更是彻底的松了口气,回头看着陆大有,开口道:“小六,快动口。” “动口?”陆大有微微一愣,很快便明白了过来,连忙高声喊道:“魔教的人修要猖狂,我华山派的人来了!”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岳峰已然身形闪动,猛地朝着水月庵的方向冲了过去。 (写了好几个小时,总算弄出一章了,字数比两章还多。弱弱的求张月票,不为过吧!有月票的朋友们,赶紧投一下,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