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龙渊(5)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五十三章 龙渊(5)

? 离开水月庵后,龙渊剑飞的越发快了,几乎就要完全脱离了岳峰同左冷禅两个人的视线。 两人无奈之下,只好在后面紧追。还好此时依旧是深夜,而且又是在山林间,根本就无人外出。 于是乎,一把自主漂浮的剑,后面跟着两个如果神仙般几乎凌空度虚的人,真不知会惹出多少事端。到时候不要说是普通百姓了,哪怕就是武林高手看到后,也会以为是遇到了鬼魅。 整整过了一个多时辰,龙渊剑已经带着两人飞出了百里之外。直到此刻,龙渊剑的力量好似终于被消耗的差不多了,速度渐渐缓了下来。 岳峰见状,心中不由大喜,连忙猛地加快了脚步,只是霎间功夫,便越过了左冷禅,直接来到了龙渊剑前。 左冷禅脸色不由的大变,若是让岳峰拿到了龙渊剑,那他这趟不但是图为他人作嫁衣裳,更是会有身死的危机。只不过岳峰的轻功实在是太强了,如今优势全力施为,而左冷禅走了这么久,更是生出了些许疲惫,哪里能够追的上。左冷禅就算是心中着急,也无任何办法,只能转而打起了退堂鼓,开始考虑是否应该立时离去。 岳峰看着就近在眼前的龙渊剑,心中不由全是志得意满。这一次行动可以说是非常的顺利,不但宝剑到手,而且更是让恒山派的人欠下了一个天大的人情。可以说要是没她岳峰来的话,恒山派纵然不灭门,也势必要死伤惨重。而顺便打击打击左冷禅,反倒显得不那般重要了。 至于龙渊剑到手后,也没半点交还给衡山派的道理。毕竟这剑他是从左冷禅手中抢来的,而不是从恒山派手中拿走的。凭着岳峰的强盗逻辑,实在想不到半点交给衡山派的道理。而且剑到手后,他不说,谁知剑到了那里?反正日后值得他动用龙渊剑的,也就那么聊聊几人,自然不怕恒山派的人发现。 当然,如今最关键的还依旧是龙渊剑。只要这宝剑到手,那天下间还有谁是他岳峰的对手?不但左冷禅、方证之流不行,怕是对上东方不败、风清扬,他都有一战的实力。 收回了自己的遐想,岳峰目光不由微微一凝,直接伸出手去,一把就将龙渊剑握在了手中。只是刹那间,一种无比玄妙的感觉升上了岳峰心头。那龙渊剑,好似不再是一把剑了,而是一下子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是自己手臂的延伸。 “这才是真正的神剑啊!”岳峰心中不由狂喜,连忙将一丝内力注入到龙渊剑中。只是刹那间,一道细小如同绣花针一般的剑芒便射了出去,直接到了数十丈外。 于此同时,岳峰将自己的神识延伸出去,随着右臂一直来到了龙渊剑上。说起来,虽说领悟了神识已经有足足一年多的时间,而且他的神识也壮大了许多,可是岳峰依旧没感受到神识有什么新的用途。除了内视,他到现在也依旧和最开始一般,无法将神识外放出身体。而岳峰猜测,除非是真正的进入了传说中炼神的境界,这神识永远只能是摆设。 而此刻,岳峰让自己神识随着右臂来到了龙渊剑上后,诡异的竟然没有收到半点阻碍,便进入了龙渊剑当中。同时,龙渊剑的一切都浮现在了岳峰的脑海中。岳峰眼中很快就出现了这么一幅图画:四尺多长的青铜剑中,里面到处都是一条条丝线般的东西。而他输出去的内力,便是在这些丝线中行走,同时,龙渊剑好像将他的内力也吸取了一点。 岳峰不由微微一惊,正准备好好的再次对龙渊剑进行深入观察之际,龙渊剑却突然疯狂的挣扎了起来。岳峰只感到自己的手一麻,好似被一股电流击中一般,再也无法将龙渊剑握住了。而龙渊剑,却是猛地从他手中飞出,直接朝着左冷禅而去。 突然而来的变故自然是使得岳峰惊惧不已,不过只是稍微怔了一下,岳峰便连忙反应了过来,再次朝着龙渊剑追去。同时,岳峰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个疑惑:莫非龙渊剑当真有灵性,不肯落于他人手中?可是先前恒山派的定闲,可以随意使用龙渊剑,那有该如何解释? 可惜,龙渊剑就算再玄奇,也终究是一剑死物。只需要等它力量耗尽,再他们这等先天高手面前,自然无半点的抵抗之力,只能任由宰割。至于先前的事情,只能算得上是例外。可偏偏这种例外,被他岳峰给碰上了,简直是倒霉到了极点。或许也正是他送出去的那点真气,才让龙渊剑再次拥有了抵抗的能力。 左冷禅见到了岳峰将龙渊剑拿在手中的那一刹那,心已经不由彻底的冷了下来。若是宝剑落在了他的手中,他还有能力和岳峰真正一拼。可是到了现在,能够全身而退就算得上一见幸事了。 也就在左冷禅欲途要逃走之时,龙渊剑竟然突然从岳峰手中脱离,朝着他飞了过来。 左冷禅不由一下子全是惊喜,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简直比天上掉馅饼都难上万倍。他若是错过了,那脑袋不是进水了,就是被门板给夹了。 只是一挥手,左冷禅就朝着龙渊剑抓去。龙渊剑似又一次发现了不对,微微转变了一下方向,欲途逃跑。只不过,它早已经是强如之末,哪里逃得出左冷禅的手,自是一把被左冷禅给捉住了。 而先前岳峰说体会到的感觉,同样也出现在了左冷禅心中。左冷禅不由狂喜,开口道:“真是天意如此,我才是这龙渊剑的真命之主!” “狗屁天意。”岳峰口中不由骂了一声,已然借机来到了左冷禅近前,快速的对左冷禅进行攻击。若然世上当真有天意,那他的出现,就是专门将天意给打破。 此时两人近身搏击,最重要便是拳脚功夫,至于剑法反而不是那般重要了。左冷禅此时就算手中拿着龙渊剑,一时也无勇武之地,反而成了出手时的累赘。只是让他放下龙渊剑,左冷禅自然是绝对不愿的。但见岳峰一掌一掌的向他劈将过去,每一掌都似开山大斧一般,威势惊人。一时之下,左冷禅却是彻底的落在了下风。 直过了许久,左冷禅才找准机会,猛地向后跃出,暂且逃出了岳峰的攻势,只是岳峰哪里肯放他离去,再次揉身而上,近前攻击。 左冷禅脸上阴沉一闪而过,再也顾不得其他。若是再次被岳峰给缠上了,他想要脱身绝对不会是件易事。而且先前在水月庵前,他已经就受了些伤。这伤虽然不重,但高手相争一分一毫也都非常关键。此时即便有龙渊剑在手,他也绝对没胜过岳峰的把握。如今,及早脱身此时最佳选择,等日后伤了叫上嵩山派的其他几个宿老再去找华山派算账不迟。于是乎左冷禅猛地挥动龙渊剑,朝着岳峰劈去,欲途要将岳峰逼退。 岳峰望着左冷禅劈过来的龙渊剑,只见龙渊剑上全是白茫茫罡气,亦是不由的生出避让之心。但他心中自然明白,一旦错过了再次机会,龙渊剑便再无得手的可能。稍微怔了一下,岳峰猛地一下将全身功力运气,一拳对着龙渊剑剑身砸去。 一阵空气爆裂声传过后,一紫一白两种截然不同的光芒一下的撞到了一处。紧接着,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现在了岳峰同左冷禅面前。 只见那原本还在左冷禅手中的龙渊剑,不但被岳峰打的脱手而去,而且在半空中一下子断成了三截。同时,天上的北斗七星似乎再次发生异状,一下子黯淡了许多,紧接着又被一朵飘来的云朵过来,将七个星星全部给遮挡住了。 龙渊剑断了! 随着这一幕的出现,不但岳峰被惊呆了,就连左冷禅也有点看傻了。毕竟神兵利器,在当世武林高手的心目中,最大的特性便当是要坚固。就比如岳峰原本的那把“君子剑”,便完全是由玄铁打造的。而其他的武林高手所用的兵刃,纵然不是玄铁,也会用陨铁来打造。即便再不济,也至少是百炼乃至千炼的精钢。 而两人完全忽略了一点,这龙渊剑终究是是青铜铸就。说到底,青铜武器就算是在玄妙,也比不上铁制的武器坚硬。而且龙渊剑最大的特性,并非在于坚固,也非是在于韧性,而是在于对内力的传导上,甚至能让后天真气转变为先天。 若是用来对敌,凭借龙渊剑的特性,就算注入再多的内力也不会出问题,足以让先天高手彻底发挥威力。光这一点,便足以胜过天下间绝大多数的武器。再加上龙渊剑特有的灵性,可以让人做到人剑合一,那如同“君子剑”这样玄铁铸就的利器也比不得。 可就算这样,不代表龙渊剑当真无坚不摧了。岳峰左冷禅两人都是真正的先天高手,两人的对撞简直有排山倒海的威势。特别是岳峰那一拳,直接打在了龙渊剑的剑身之上,更是龙渊剑最脆弱的地方。于是乎,保存了千年的神兵“龙渊剑”今日终于在左冷禅和岳峰两个人手底寿终正寝了。 左冷禅只是这么呆了一小会,便反应了过来。说起来他这一次行动,绝不是同岳峰一般一时心动,而是谋划了许久。可到了最后,却是一无所得。只是冷哼了一声,左冷禅便马上转身离去,生怕岳峰再来纠缠。 岳峰看着满脸阴沉的左冷禅,犹豫了一下,也是没有阻拦。说到底,他纵然能胜得过左冷禅,但想要真正分出胜负也绝对不容易。特别是将左冷禅逼急了,纵然能够将对法杀死,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那便有些得不偿失了。反正他还年轻的很,武功进展也极快。两人的恩怨,还有的是时间去了断。 等左冷禅走了许久,岳峰心神才渐渐的收了回来,这才将目光再一次看向了地面上的龙渊断剑上。 (明天又考一门试,虽然内容简单,但更新也说不准。嗯,尽力吧,如果有人投月票,那考试完再累也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