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龙渊(6)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五十四章 龙渊(6)

? 直过了许久,岳峰才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心中却不由的全是沮丧。 如今龙渊剑已经断了,那他就算有再多的心思,也不得不收起来了。说到底,这宝剑终究是和他无缘。 不过细说起来,这一次的行动也算没有白费。至少龙渊剑也没让左冷禅拿去,同时恒山派更是欠下了华山派一份天大的人情。如此一来,恒山派日后纵然不能说是处处以华山派马首是瞻,但也相差不远了。 长长叹了口气,岳峰这才弯下腰,将龙渊断剑拿起,握在了手心。这一部分龙渊剑,和剑柄连在一起,但加起来也只有一尺长,不到原先宝剑的四分之一。而握住剑柄后,先前那种宝剑和人一体的感觉再也没有了。这龙渊剑好似彻底成为了一把的长剑,甚至连最普通的铁剑都有所不如。 “这龙渊剑,是彻底的毁了。”岳峰心中不由生出了丝丝凄凉之感。毕竟,传世了千年的宝剑却毁于今朝,实在是太过可惜了。特别是龙渊剑因他而毁掉,其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遗憾。 过了许久,岳峰又是叹了口气,尝试着将真气注入到龙渊剑当中。这龙渊剑断剑,却是光彩黯淡,半点反应也无。 岳峰心中悔恨之意不由更甚,更是不由生出了些许将龙渊剑彻底毁灭的心思。猛地将自己的内力往龙渊剑当中注入,猛然间,岳峰眼前闪过一片迷蒙之色,龙渊剑一下子散发出一片耀眼的白光,同时一个个文字在上面开始跳跃。 “这是什么?”岳峰心中大惊,脸色不由为之一变,连忙将内力收了回来。沉默了好一会,岳峰再次将内力注入,同时凝目朝宝剑看去。 果然就见龙渊剑上面的光彩再次闪现了出来,里面果然有不少如果文字般的东西时隐时现。 岳峰这次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自然是将上面的东西看了个清楚。只见这些想文字般的东西,并非是真正的汉子,而是由一个个如同蝌蚪般的符文组成。这些蝌蚪一直都走在不停的跳跃游走,好似在阐述天地间的至理一般。 岳峰一下子不由全是震惊,赶紧上前将其他的几片龙渊剑残片拿在了手中,同样用内力进行激发。果然在这些断片上,也看到了无数的蝌蚪状符文。岳峰脸上终于不由的露出狂喜之态,一个词语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心中“道文”。 正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武功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便不是单纯的开发自己身体中的秘密,而是要感悟天地间大道,乃至是御使天地间的力量。而天地间的大道最是玄妙,哪里是那般容易感悟的。就算感悟到了,也绝对不是普通文字所能够表述出来。而上古时期,便有一人创立了“道文”,也就是所谓的“蝌蚪文”,用来记述天地间的至理。 当然,也并非说那创立道文的前辈,当真到了长生不死、得道成仙的境界。事实上,只要进入了炼神境界,便可以开始尝试着感悟天地间的至理。其水准,自然离真正的不死还远得很。这“道文”,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表现手法,只要到了到了那个境界,就算不用道文,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如图画或者是剑法武功来进行记述。 这龙渊剑上面的文字,必然是曾今那位创立蝌蚪文的前辈,对天地间一些感悟的描绘。虽说几经流传,早已经不如原先一般玄奇,但对岳峰而言,其用处依旧不少。 关于道文的东西,岳峰都是通过查看王重阳的一些笔录后知道的,不过却从未怎么真正相信过。今日见到龙渊剑之后,他才彻底明白,“道文”还当真存在。 一下子,岳峰脑海中想起了《侠客行》中的最后出现的太玄经里面的蝌蚪文,甚至还有蝌蚪文最终的毁灭,也和现在龙渊剑的断裂隐隐的联系到了一处,脑海中似乎要触发到了什么东西,不过终究是未能彻底的相通。 过了好一会,岳峰才收回了心中的遐想。本来他还以为自己至少要到了炼神境界,才可能真正的开始感悟自然,今日见到了这龙渊剑,这一步怕是可以直接提前至少十几年。 当然,这样做到底会对他武功修炼会起到什么好处,岳峰目前还尚不知道。但他心中已然明确,在日后的修炼中,这必定会是一个契机,一个让他真正踏上无上武道,感悟天地自然的一个机会。 而且,岳峰终于明白,龙渊剑的宝贵之处。这并不完全在提升武力至上,而就在这些符文中。若是有朝一日他能彻底将这些符文领悟,那就算是要锻造出一把和龙渊剑一般的神兵利器,也不是不可能。 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若是这龙渊剑不断,他怕是没机会见到这些符文了。毕竟得到了龙渊剑后,他必定会万分的珍重,不肯将龙渊剑损坏半点。就算使用之时,也同样要处处小心,哪里会这般疯狂催动内力,也就几乎没多少可能看到这些“道文”了。 同样,也是因为龙渊剑的断裂,这些“道文”也势必不会如原先般完整。龙渊剑断裂后,到底是福还是祸,其中的得失岳峰一时间也弄不清楚,只能是满心的复杂。 渐渐的,岳峰也不再去理会其他,而是开始一遍遍的激发龙渊剑,同时细心的观察上面的蝌蚪文。 其中每一个小小符号,似乎都有着其特殊的含义。若是放在普通人面前,怕是只能当成天书般观看。可是在岳峰这种先天高手面前,隐隐的接触到天人合一水准的人看来,每一个符号都有着其与众不同的含义。其中的奥妙,完全不是语言所能够描述的了的,只能慢慢的去体会。甚至里面大多数的东西,更本和武学无关,只是一些零散的,甚至无法理解乃至是毫无用处的东西。 不知不觉间,岳峰已经彻底的沉浸与对这些符文的感悟当中。直到朝阳升起,夕阳落下,整整将近一天的功夫之后,陆猴儿找到他之时,岳峰才彻底的收回了心神。 说到底,这些符文太过于繁杂,至少要需要数年的功夫来慢慢领悟。而且,这些东西对他目前的于武功修炼而言,并非是很大。而岳峰,正是处于突飞猛进的间断,自然不会将太多的功夫用在这东西上。稍作研习尚且还可以,但若是沉浸与其中,就绝对不是时候。 看着满脸都是狼狈之色的陆猴儿,岳峰很快便想到了些什么。不要问,定是那定时师太将对令狐冲的怨气,转移到了陆大有伸手。于是岳峰便笑着开口道:“小六,你这是怎么?” 陆大有哭丧着脸摇了摇头,却没有答话,而是看着岳峰手中的断剑,反是问道:“师兄,左冷禅呢?” 岳峰叹了口气,开口道:“左冷禅已经走了,现在怕是到了回嵩山的路上了。至于这龙渊剑,也是断了,真是有点可惜了。” 陆大有微微怔了一下,总是是明白岳峰此行的目的了,目光闪了闪,开口道:“师兄,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见师父了。” “回去。”岳峰又是不由的叹了口气,沉吟了一会,才继续道:“是啊,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回去了,我们这就上路吧。” (第四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