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成熟(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成熟(1)

? 离开龙泉四五日后,岳峰和陆大有两人便骑马赶回了福州。 此时岳峰心中全是烦躁,明明陆大有已经回到了福威镖局,并将他回去了的消息传了进去。可为何等了一个时辰,依旧没有人来前来? 说到底,江湖中最讲究的便是武功身份。单说他以前,身为华山派的内定下任掌门,每每外出回去后,都至少要有十来个外门弟子专门过来来迎接,甚至内门弟子也有来一个。这等声势,纵然是比不过岳不群夫妇,也相差不远了。而今他武功大进,进入了先天境界,不要说弟子前来了,就算是岳不群亲自前来也不为过。 当然,岳峰从不在乎什么面子问题,只是感到其中实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以岳不群夫妇平素的作风,自然不会在这些细节问题上出差错,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岳不群他们是当真生气了。 一想到此处,岳峰就不由的心虚不已。说到底,这次他不告而别,悄然失踪,而且一离去就是一年多,中间更是几乎没传回去半点消息,其中的确有很多不对。 单说“父母在,不远游”这个道理,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岳峰,自然会是非常明白。而且,当初他与左冷禅那一战,实在是凶险万分,想宁中则等人得知消息后,不知道会如何的担忧。一念至此,岳峰就不由的更加愧疚。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至于如此啊。 心头虽然依旧很是疑惑,但经过了这么一年的时间,岳峰终究是明白了许多道理。说到底,这世上唯一真正关心他的,而且不存半点私心的,也就只有华山派这些人了。纵是任盈盈,哪怕心中对他真有情意,也会处处存点利用的心思。 而他岳峰所在乎的,也几乎全在华山派里面了。纵然岳峰平素间对这些东西再淡漠,可让他去舍弃,却有几乎没半点的可能。 又是呆了许久,岳峰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若是原先的他,怕是不满之下还可能转身就走,赌气之下至少几年内再也不肯回华山派中了。 可自从经历了关于任盈盈的事情,岳峰也算的上是成熟了许多。再说了,凭他现在的武功,已然到了天下间万物不能萦怀的程度,早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去的事情了,没有什么事情不敢去面对,自然更不会再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 同时,岳峰也想到关于日后的事情。要是不出意外,明年这时候他也就该成亲了。即便他再是任性,也总不能一走了之,到时候让华山派在天下武林面前下不了台。人终究不能单单考虑自己,还要想点别的东西。而且他早已经认命了,不回去,还能到哪里。 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岳峰总算是下定了决心,进入了福州城的城门,朝着福威镖局走去。 福威镖局位于福州城的西门大街,岳峰却是从北门走入。再加上他心事重重,走的自然会很慢,等到达福威镖局之时,时间已经从从辰时到了午时。 看着两扇被紧紧关闭的朱红色大门,门口更是没一个人,岳峰只感到不由的更加郁闷。大白天的,他还没见到过那家府门是紧紧关闭的。 “这是真生气了,还是专门给自己做样子?”岳峰也不知为何,心中突然生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摇了摇头,岳峰也不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反正这对他而言并不是很重要。 轻轻叹了口气,岳峰将自己胯下的马系在了福威镖局大门前的石狮子旁不远处的柱子上,这才上前在大门上推了一把。 并未用多大力气,两扇大门就被他推开,显然里面并未上锁。门方一打开,就见到五六个弟子,包括在陆大有都静候在门口。他们对着岳峰躬身施了一礼,便再也没了言语,唯有陆大有对岳峰做出了一个“师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表情。” 岳峰目光微微闪了闪,点了点头,便示意他们退下。看着情形,岳不群生气的对象好像不是自己,否则们应该是关着的,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不成?沉默了一会,岳峰也没去见岳不群,而是朝着福威镖局左侧的屋子走去。 没让人任何人引路,岳峰便径直来到了一所房间。方一推开门,果然就见到宁中则和岳灵珊都在里面。 岳峰眼睛不由微微一红,赶忙跪在地上,躬身拜倒:“母亲,孩儿回来了。” “好孩子,回来就好。”宁中则赶紧上前将岳峰给拉了起来,同时开口道:“一年多不见了,你可又清瘦了许多。对了,赶紧进来吧,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岳峰赶紧点了几下头,这才站了起来。说起来,一年多的时间没见,他对宁中则还真是有几分想念。特别是当初在左冷禅手中受伤后,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实在是令岳峰难受到了及至,总是不自觉的想起宁中则曾今对他的照顾。 走入房间后,岳峰这才将目光看向了岳灵珊。此时的岳灵珊,比起以往是出落的是更加水灵了,已然成了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想来最多过上两三年,就要嫁人了。 察觉到岳峰看过了的目光,岳灵珊也终于忍不住了,赶紧扑到岳峰的怀中,开口道:“哥哥,你总算回来了,快想死我们了。” 岳峰心中不由一暖,便欲伸手将岳灵珊抱住,不过他很快便止住了这个动作,反而是将岳灵珊推开。毕竟两人此时年纪都已经不小,小时候一些亲昵的动作,早已经不适合了,纵然是兄妹间,也不能太过随意。否则被外人看见了,多些闲言碎语总是不好。 岳灵珊并未发现岳峰的变化,依旧心中全是喜意,拉着岳峰的手,开口道:“哥哥,你这些日子到哪里去了,赶快给我们讲一讲吧。” 岳峰也是点了点头,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大致的讲述了关于遭遇左冷禅,已经闭关修炼和抢夺龙渊剑的事情。只是将辟邪剑谱、任盈盈、乃至是相救任我行的事情都隐去不提。不过说到惊险处,依旧是让宁中则和岳灵珊两个心忧不已。 直到将所有的事情都讲述完后,岳峰才突然开口问道:“对了,父亲呢,他怎么样了?” “你爹啊,大概还是在生你的气吧。”宁中则看了岳峰一眼,这才开口道:“你这次突然失踪了,可着实将我们给吓了一跳。特别是那把剑被你爹找回来后,真是令我们担忧不已,还以为你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若非后面得到了传来的讯息,你爹怕是早就带着人找左冷禅算账去了。” 见到岳峰脸上露出了后悔之色,宁中则便开口道:“知道错了就好,日后千万不要在如此莽撞了。不就是不想成亲吗,直接说就是了,我们还能真强迫你不成?至于你爹,就先不去管它了,过几天自然就没事了。他到并不是生你的气,而是因为你的婚事,和我闹翻了。” 岳峰脸上不由的露出沉吟之色,心中霎间明白了宁中则的意思。怕是宁中则是因为自己这次离去的事情,起了让岳不群退婚的想法,而岳不群顾忌着江湖武林上的面子,偏偏不肯,于是才有了现在的这现状。至于自己,最多是被迁怒罢了。 犹豫了一会,岳峰猛地站了起来,开口道:“让母亲替我担忧,是孩儿的错。至于父亲,我先过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