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少林(4)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少林(4)

?陆大有一听,脸se不由大变,开口道“师兄,你是要……” “放心吧。器:无广告、全文字、更”岳峰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开口道“落在我手中,总比别人手中好。要不然,被师傅抓住后,将他逐出师men也是轻的了。他终究也是华山弟子,总不能就这般放任不管吧。”[..com] 陆大有听到后,终于算是略微松了口气。他从小都是和令狐冲一起长大的,而且两人间的感情虽是身后。如今虽是在岳峰脸se不好,而且他更是在岳峰的yin威下有些战战兢兢的,可也忍不住开口帮令狐冲求情。及至这时岳峰应了下来,陆大有才连忙退了下去,赶紧照着岳峰的吩咐去干。 又是过了整整两个多时辰,华山派召集弟子的讯号是一直都连续不断,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放上这么几个,引得其他men派的人都是惊诧。还好这只是华山派的内部事务,其他men派的人都不好过问,如此才没惹出什么风 o。 及至深夜之时,少室山远处的杀喊声、惨叫声都才停了下来,明显山上的人是又一次被 i了回去,未能冲将下来。说起来,少林、嵩山中的高手本就不少,纵然两家的掌men都未曾出手,可毕竟也在自己的地头上。更何况山上早就被设下了许多陷阱,想要将那群邪道之人拦住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而没过多久,果然和岳峰猜测的一般,少室山于华山派把守这个方向上渐渐的传来一连串脚步声,虽说以及是黑暗一片,显然是有人从这边偷偷溜了过来。 “咱们的那位大师哥,还真是傻得可爱啊,还当真来了。”岳峰微微冷笑了一声,突然开口道“点火!” 话音刚刚落下,华山派所有弟子都一齐点着了火堆,同时每个人手中都举着一手握着宝剑,同时另一手持着火把,分开站立在各处,将整个道路都给的围得严严实实。而火光隐she出去,直将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事物都给照的一清二楚。 而远处的众人也是发现了这边的变化,脚步猛地停了下来,发出一阵嘈杂的si语声,似在争论什么问题。过了片刻,脚步声再次响起,继续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待会动手时,你记得要站在我身边,千万别走远。”岳峰走到一边低声给李羽馨嘱咐了一句,见到她点头应了下来,这才凝目朝着远处看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群人朝着这边缓缓走近,及至到了十余丈外,才停了下来。这些人,足足有两三百人之多。 不过岳峰听说当初这些人刚上少林之时,有不下千人,看样子明显是损失不小。当然,现在能留下来的,应该也大多是高手了。而他们当先一人,身上穿着华山派的服饰,正是令狐冲。 岳峰心中不由暗骂,这令狐冲当真不是东西。就算他自己自甘堕落,可也应当稍作收敛,偏偏还穿着华山派的衣服,难道是怕别人不认识他?也难怪别人这么快就知道他在少室山上,找到了岳不群的头上。 见到华山派这边严阵以待,特别为首之人竟然是岳峰,令狐冲着实被吓了一跳,有些后悔自己的冒失举动。若是其他人在这里,只要不是岳不群夫fu,他都有把握让人放心。可是岳峰,心思最是难以猜测,而且武功更是奇高,当真是有些难办了。只不过,山上的那些人想活命,已经没了什么好的选择。 令狐冲微微咽了口吐沫,终究是走了过来,开口道“师弟,好久不见了。”紧接着,他马上就发现了岳峰服饰的不对,虽说穿的是道袍,可那se彩竟然和岳不群的一般无二是朱红se。说起来,华山派的外men弟子都是穿着灰布衣服,而内men弟子或是随意或者只能穿青se的,至于朱红se…… 令狐冲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拜倒“应该是少掌men了。” 岳峰冷哼了一声,却并未答话,眉头不由一下子皱的更加紧了,脸se也是更加的yin沉起来,有些yin阳怪气的开口道“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令狐冲脸se神se微微变了一下,从小一来,岳峰给他的心里yin影实在是太大了。即便他平日间能对岳峰谈笑有加,可实际上对岳峰畏惧程度还超过了岳不群。特别是现在的这副表情,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犹豫了一下,令狐冲便开口道“我当日杀了几个嵩山派的弟子后,有碰上了向问天,之后……” “闭嘴。”岳峰脸se直接一变,开口道“你杀了嵩山派弟子?胡说八道什么,你是什么人?嵩山派的弟子也是你能杀的?大有,过来给你大师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让他明白明白。” 陆大有赶紧上前,他最是聪明活络,刹那间就明白了岳峰的意思,赶忙上前开口道“大师哥,你胡说八道什么。分明是嵩山派的弟子遭遇了魔教狗贼向问天的毒手,你恰好路过,然后便击退的那向问天。结果被人看到了,生出了误会,说你jiao接魔教高手,屠杀正派弟子了。我们都是华山派的少侠,那种残杀同men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做的,就算是做了也是没做。” 令狐冲脸se不由微微有些凝滞,虽说早就知道岳峰无耻了,但还未料到能无耻到这个程度。而且看样子不止是岳峰,就连陆大有也跟着堕落了。不过这么一解释,也最是和他的心意,胡说八道的事情他是从未干过,可这次终究是闹得天下皆知,他脸皮不够厚,因此才没敢说谎。令狐冲更是不由松了口气,明显岳峰存了保全之意,那一切都好办了。 却听岳峰继续言道“这些都只是小事罢了,只是你这一次来少室山,的确是有些不该。你可知道江湖上现在是怎么说师傅的,是教徒不严,管教不加。更有人说,有其徒必有其父,骂师傅是伪君子一个,骂我华山派都是jian邪之徒。你身为华山派大弟子,纵然不能以身作则,但也该做事多思量,为何不能多替华山派,多替师傅考虑一下?” 岳峰越说,心中的无奈便是越甚,对于令狐冲这种知错马上就认,认完之后再继续错下去而且死不悔改的人来说,他一下子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不过岳峰依旧叹声道“前年田伯光的事情也就算了,这一次却是更糟糕,当真是败坏我华山派的men风,难道刘正风的教训还不够?你可知道,师傅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要将你逐出师men,若非我们众人帮忙拦着,你早就不是华山弟子了。你自己考虑考虑,该怎么给师傅一个jiao代,怎么给天下武林一个jiao代。” 令狐冲面se不由一下子惨然,lu出悔恨之se,开口道“我当时只是和多了酒,一时没怎么思量。结果就,现在想来,也是有些后悔,师弟,你看这次……” “喝多了酒?”岳峰心头不由有些火气,继续骂道“我早就告诉你多少遍了,习武之人要戒酒戒se,更是要恪守自己的本分。一句喝多了酒,就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掩盖过去。纵然你想去胡闹,难道就不懂得隐姓埋名,换个身份去,还偏偏要nong得天下尽知,你说到底该怎么处罚。”说到此处,岳峰不由一下子声se俱厉,这才是他最为对令狐冲不满的。做人到了令狐冲这个程度,他当真是彻底的有些无语。 若是别人说这番话,令狐冲定当要高呼男子汉大丈夫,应当行的端,做的正,那有隐姓埋名的道理。但是岳峰说起来,令狐冲却是后悔的有名。虽说内心中依旧有着很是不服气的感觉,但一念及岳不群夫fu对他的养育之恩,令狐冲就不由的更加悔恨。 猛然间,令狐冲直接跪在地上,对着岳峰磕了一个头,开口道“师弟,这次我真错了。但求不要被逐出师men,纵然废去武功,一死以谢天谢,也是心甘情愿。” 岳峰听的不由心头怒火涌起,直接一脚将令狐冲踢开。如今身份不同了,他做起事来的顾忌也少了许多。华山弟子中,如果对谁不满,直接处罚都可,甚至连原先般给岳不群通报都省了,此刻自然不会对令狐冲客气半点。 “你死,你死了又什么用?难道死了之后,我华山派的名声就能扭转回来。到时候只能别人只会说你是畏罪自杀,没有半点担当。再说了,你学了那么年的武功,便是为了一死了之?师傅师娘的养育之恩,还有太师叔的教导,你都给扔到哪里去了?你说,似你这般的作为,能对得起谁?” 咬了咬牙,岳峰终究将自己的怒火给压抑住,没有立时发作,而是甩了甩衣袖,看着令狐冲道“你现在就去,给我将那边的那群人杀了。哼哼,放心吧,打不过的时候,我自然会过去帮忙。这次,不要给我在玩回雁楼时候的把戏了。嗯,只要他们都死了,这件事情就算接过去了,便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这几句话,他是凑在令狐冲耳边说的,而且声音非常的低,除了令狐冲外,竟是没一个能够听得到。 (下章时间,不确定,明天白天忙的要命,算是提前更新了,如果没有了,不要见怪。还有感谢下为看穿越笑傲,多读书读好书两位书友的月票!!最后再次求月票,求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