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摊牌(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六十七章 摊牌(2)

? 岳峰脸上不由多了几分阴沉,开口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令狐冲,你最好给我早点迷途知返,否则就别怪我你师傅清理门户。 ” 令狐冲不由微微一颤,紧接着摇了摇头,开口道:“要杀便杀吧,反正我令狐冲自甘堕落,同魔教之人为伍,死了也是活该。而且,凭你的武功,杀我也不是什么难事。或者,或者将我逐出师门也行,师傅师娘的养育之恩,我来生再报!”话一说完,令狐冲也不再犹豫,直接转身快步朝着少室山上走去。 岳峰脸色不由更是难看,同时心中隐隐的也有些后悔。若是他一开始就好言相劝,直接将令狐冲给支开,哪里还会又现在这般麻烦?但很快,岳峰便摇了摇头,他岳峰是什么身份,凭什么要低声下去的去劝别人,就算令狐冲也不例外。不过,他今日能将令狐冲逼到这个程度上,目标已经基本达成了。 只是看着越走越远的令狐冲,岳峰只感到万分的不是滋味,犹豫了一下,岳峰直接跨步追了上去。 令狐冲心中有气,自然是走的非常之快,可他才走了没多久,便猛地感到身子不由一麻,紧接着便彻底的没了知觉。 “又一次被人给偷袭了。”这是令狐冲最后的想法。 岳峰看着倒地令狐冲,示意让人将他背上,同时不由摇了摇头。沉吟了片刻,岳峰猛地抬头看向了陆大有,开口道:“你今日和师傅一起,可曾见到恒山派的人?” “见到了。”陆大有虽然不知道岳峰的意思,但还是很快答道:“不但恒山派的三位师太,泰山派的天门师伯,和嵩山派左盟主也来了,只有衡山派的莫大师伯没来。” “是这样啊,那那位我你大师哥关系不浅的仪琳师妹是不是也来了,还有那个不戒和尚呢,你可有消息。” “仪琳师妹的确来了。”陆大有点了点头,开口道:“只于不戒和尚没见到,但是他老婆好像就在恒山派中。不过师兄,你问这个干什么。” 岳峰目光闪了一闪,点了点头,开口道:“你附耳过来。” 陆大有连忙上前,凑了过去,只是才一小会,陆大有脸色就变得比哭都难看,开口道:“师兄,绕过我吧。要是被定逸师叔给知道了,绝对会要我命的。要不,要不……” “不想去,也行。”岳峰很快就点了点头,开口道:“不想去,那明天就出发,将桃谷六仙的尸体送去给剑宗成不忧师叔。至于剑宗的驻地,想必你是知道的,我便不多说。两件事情,到底干那个,自己选择吧。” “施戴子,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后,便早点带着华山弟子去休息。”交代完事情,岳峰也不愿意耽搁。抬头看了看李羽馨,只见李羽馨羞红着连,同时还带着些许诡异的表情,显是将自己给陆大有说的话听到了。 摇了摇头,岳峰便开始暗自盘算起来。虽说他现在就又心思一个人便离去,找个地方去修炼武功。毕竟武学修炼,就是要争分夺秒,这一天的时间休息,就让他有些后悔了,可是这话还真不好开口。 沉默了一会,岳峰只好上前转言开口道:“我们随意出去走走吧。” 不一会,岳峰同李羽馨已经走出了很远,进入一片树林中。此时已经是寒冬季节,只不过这一年天气甚是干旱,到现在也没下半点雪,于是遍地都是枯草落叶。 于是岳峰边和李羽馨两个弄了一个火堆,两人绕着坐在一处。两人只是闲聊了一会,便又到了武功之上,紧接着就又一次成了岳峰讲解起自己对对于武学的看法。说到了后面,岳峰也渐渐的忘记了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甚至连他的一些自己都未知的东西都随意的说了出来。 及至天明之时,岳峰看着很是有些疲惫的李羽馨,总算醒了过来。说起来,武学之道实在是深入渊海,一旦陷入其中当真是令人有种不能自拔的感觉。就比如他现在,无论是走到何处,都是三步不离武功,甚至看人都只看武功高低,而不顾其他。 此刻,总算是此时岳峰终于是得了个空,目光微微闪了一闪,便开口道:“如今已经有点亮了,你便早点去休息吧。过一会,或许还有的忙,别累着了,对身体不好。或者,去练会武功也行。” 李羽馨微微犹豫了一下,以为岳峰实在关心他,心中不由生出了些许甜蜜,于是也没拒绝,便躺在火堆边睡了下来。而岳峰,亦是坐在一边开始调息,继续修炼起了内功。 及至正午时分,岳峰总算是停了下来,微微睁开眼睛。只见李羽馨也正坐在一边,守着他。 “你总算是醒了。”李羽馨见到后,连忙开口道,犹豫了一下,有继续道:“你不睡觉,难道就不累吗?平日一直都是这样的。” “那是当然,学武就应当如此。”岳峰点了点头,开口道:“开始只是还有点累,但到了后面,也就习惯了,就没什么感觉了。” 李羽馨不由露出的佩服的表情,开口道:“难怪,难怪你的武功这般好。我师傅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只不过她自己都做不到。对了,你饿了么,要不吃点东西,这是你师弟带过了的。”说话间,便递过来了些许干粮。 “你自己吃吧,我用不着。要是没事的话,你自己就去走走吧,我还要继续练武。”岳峰摇头拒绝了李羽馨的好意,开口答道。 “怎么还要练武啊,都这么就时间了,要不在和我出去走走。对了,刚才你师弟找你,说让你回去主持大事。问今日有什么安排,他们应该干什么。”李羽馨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主持大事,主持个毛大事。”岳峰当真是有种骂娘的冲动,自从成了这破少掌门之后,他几乎是没有一日能够彻底清闲的。和对于他这么一个一心追求武学之人,绝对是万分不甘心的。虽说只是需要几句在华山弟子面前应付的话,可是他依旧非常的不乐意。 而且练武时最重要的便是要做到心无杂念,自然不便于考虑其它的东西。至于陪李羽馨,给他现在更是不愿。犹豫了一下,岳峰就开口道:“嗯,对了,你先前怎么应付他们的?” “我让他们自己去练武,等你醒了之后再看。”李羽馨微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