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乱起(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六十九章 乱起(1)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内,武林人士自然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将所有邪教的人物都给铲除了干净,更是在少林方证的带领之下,重新回到了少室山中。15同样也有无数的正派弟子,陶醉于这一次对付魔教的重大胜利中,兴奋不已。 说起来,此次行动当中,但是铲除的决定高手便有数十人之多,其中更有达到半步先天以及如平一指这般初入先天的境界的人。其数目,足以囊括整个天下间将近一成的高手。如此一来,江湖上,几乎所有小势力乃至那些无归属的普通武林人物,几乎都被一网打尽,实是天下武林的大哀,各方men派之大幸。 这样的结果,就算是还未达到众人真正的目的,也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算是有了一个不小的收获----此后江湖中的势力,将全部集中在men派当中,利益也将做一个重新的分配。自此之后,江湖中正邪之会愈加明朗,天下间的走势也变得愈加捉mo不透了。 当然,参与此次行动的华山派,无疑是这一次的最大胜利者。所谓胜利,不在于华山派杀了多少人,立下了多少功劳,这些其实都狗屁不如,最多只能被人称赞一番,可背地里却免不了骂句傻瓜。 关键的还是在于岳峰的出现,以及他所展lu出的实力,更预示的华山派的突然崛起----单是岳不群和岳峰父子两人联手,便已然足以应对天下间所有的纷争,让所有的势力为之退避三舍。更何况还有一个老不死的存在,风清扬。 而且凭着岳峰的年龄,就算是武功再也没有一丝进步,也足以将如今天下所有的先天高手都熬到死去,让华山派多三十年时间不衰。也就是说,此后百年间,已经无人能够挡得住华山派的前进脚步了。 至于岳峰,却是彻底扑在武功上面了,再也为在人前显lu过半分。而这一日,几乎是完全算的是闭关修炼了整整半个月时间的他,总算是走了出来,随着岳不群夫fu,共同进入了少林寺中的大雄宝殿当中。 此时大殿当中人并不多,算得上华山派的三人,乃至是李羽馨和峨眉掌men两个,也不过三十来个,相对于能容得上前人的宝殿来说,显得十分的空旷。但是其中,却有着少林、武当、丐帮、嵩山、华山、恒山、泰山、青城、峨眉等各派最顶尖的人物在场。这么多人一起,注意应对天下间任何的麻烦。可即便如此,人人都是脸se郑重,因为他们面对这一个大敌----任我行要来了。 说起来,要论单打独斗,众人当中绝对没一个人敢说能够胜过任我行,但若是联起手来,多几个任我行也不怕。可是其中最关键的问题,便是人心不齐。 于五岳剑派的人来说,从百年前开始就已经同魔教水火不容了,自然是不愿意将任我行放过。可即便如此,也没到让五岳之人发下任何的芥蒂,联手应敌。特别是关键的时候,要是被同men来上一下子,那不死也得掉半条命,谁都不敢去轻易尝试。至于单方第势力,无论是谁也绝对没有真正胜得过任我行的把握,纵然华山派也不例外。 而对少林、武当、丐帮而言,五岳剑派才算得上心腹大患,是威胁到他们领袖天下武林的最大障碍,特别是如今的华山派,无论岳不群和岳峰都看起来不像甘愿蛰伏的主。 相对于躲在黑木崖上不务正业的东方不败,少林、武当等更愿意让任我行来当教主。如此无论是五岳剑派还是日月山脚,都才能继续如百年来一般,让双方不断火并,谁也别想发展起来。就算再不济,让任我行同东方不败拼个你死我活,也是他们所乐意见到的。 而此次bi的任我行不得不上少林,虽说明面上是少林的计划,可其中的内幕,就连岳峰也不是非常的清楚。而且,少林方证现在心底在打什么主意,或者是否同任我行有过什么联系,怕是除了自己根本就没人知道。 当然,这些东西无论是谁,都是万分的清楚,可是谁也不会说出口。毕竟都是名men正派的人,无论背底里敢些什么,但是明面上有一条无论是谁也都要遵循,那就是魔教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时间渐渐的便到了正午,此时已是寒冬季节,天se也是十分的yin沉,便在众人等的有些不奈之际,少林寺山脚下猛然想起了钟响声。所有人神se都不由为之一震,连忙朝着men外开去。 钟身连绵不绝,没隔几个弹指便会发出一声。等钟身到了第十五声之时,就见一个身材高大之人走了进来,这人正是任我行。 而向问天,也紧跟其后,走了进来。在稍微靠后一步的地方,还有着五个身穿黑袍,绣着日月图案的人,一看那服饰,岳峰已然认出他们都是魔教的十长老之属,其中桑三娘等三人他在梅庄是还见过。明显任我行逃出地牢后,谁未曾大肆宣扬,便已然收拢了不少魔教的高手。 仔细看着双方的实力,岳峰眉头不由再一次皱了起来。这一次,要将任我行给留下来,绝对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若是他一心想逃,在加上手下之人相互,几乎没有任何能够拦得住的可能。而且一旦将任我行给得罪死了,必然要受到他无穷无尽的报复。似任我行这般魔教之人,不讲任何的规矩,他的怒火根本没人敢承受。 也难怪众人要将任盈盈给掌握在手中。似任我行这般人,怕未有亲人才是他唯一放不下的东西了。只有靠任盈盈一边牵制,才能使得任我行心有顾忌,狠下心来同众人火拼。如此,才有可能将任我行给杀死,除掉这个大敌。 任我行走入大雄宝殿当中,看了一眼殿内众人,亦是忍不住微微闪过一丝慌luan,显是未料到正派所有的高手竟然都来了,看来除掉他的决心还当真不小。好在他早就有了准备,很快便平静了下来。 任我行也不做作,直接开口道“老夫就是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后面的是我教右使向问天,以及教内其他几个兄弟,让给位久候了。哼哼,方证老秃驴,到现在了,还关着我nv儿干什么,这难道便是你名men正派的作风?” 他这话一出,不少人都不由发出了“咦”声,显然不少人都并不清楚任我行的来意是什么,甚至有些人连任我行的名字都未曾听说过。特别是不少年龄和岳峰差不多,即便是大一点的,出道之时任我行早就被东方不败给囚禁起来了。这些年轻一辈的弟子心中,日月神教的教主唯有天下第一高手东方不败一人,至于任我行名字,他们是听都没听过。 但凡事那些年纪大点的,老一辈的高手,脸se都不由有了些变化。当初任我行在时,日月神教才真正算得上是威名赫赫。任我行的武功还是才智,都一点不再如今的东方不败之下,甚至犹有过之。他在江湖上的名声,可是一点也不比东方不败小。特别是那诡异道无边的吸星大、法,更是令所有人胆寒,也有不少的高手,丧命在了他的手中。 “阿弥陀佛,原来是任教主和向左使到了。”少林方证开口叫了一声佛号,却是神se未动,只是放下了手中的佛珠,这才站了起来,开口道“至于令千金,不过是在舍下做客一段时间,学习一些佛法罢了,‘关’这一个字,任教主日后休要再提。来人,还不快放任小姐出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殿后便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一个nv子被四五个少林弟子带着走了出来。 岳峰不由凝目看去,只见任盈盈身穿一身粗布衣服,颜se很是有些憔悴,整个人更是清瘦了不少。岳峰心中不由隐隐的有些作痛,许多杂luan的东西都出现在了脑海中。要说他彻底将任盈盈忘记,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可一想到两人间完全的不适合,而且他自己更是下了决心,岳峰便只能将所有的东西压在心底。 而且这几日时间,他也不是没想过要将任盈盈给提前救出来。凭借他的武功,少林寺纵然如龙潭虎xue一般,但只要不是方证亲自在看守,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一想到自己所顾虑的东西,便死死的打住这个念头。 而且,他自己马上就要成亲了,要是再同任盈盈纠葛不清,对不起的不但是自己一个人,同样也还有别人。于是每日间他都沉mi于武学当中,不再考虑其他。岳峰侧目朝着李羽馨看了一眼,这才心中安定了许多。 任盈盈走出后,朝着众人看了一下,很快便发现了任我行的存在,赶忙向着任我行扑了过去,同时眼睛不由一红,开口道“爹爹,nv儿总算是见到你了。” 任我行凝重的脸se总算是松了许多,赶忙将任盈盈抱住,开口劝慰道“你没事,我总算放心了。”很快,任我行脸上闪过一丝怒火,扫视着众人开口道“盈盈,你先别哭,快说,是怎么落在这些人手中的,爹爹这就给你做主。” (要考完一men,应该没挂科。下一men在十天之后,所以最近几天更新可以稳定下来点。今晚还有更新,努力补窃下的。小说内容也不多了,所以不会太监的,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