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乱起(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七十章 乱起(2)

?“盈盈,你先别哭,快说,是怎么落在这些人手中的,爹爹这就给你做主。~~”任我行目光扫视着众人,朗声开口说道,其语气中满是威胁的味道,好似这里已经不再是正道武林的圣地少林寺,反而是他的黑木崖一般。可是偏偏还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一时间气势不由为之所夺,竟然没人敢答话。 若是要用一个词语来解释这种现象,那便是“气场”二字了。此时的任我行,展lu在众人面前的无疑便是一种豪气万分,舍我其谁的势态,更让所有人不由的会受其感染。 说起来,先天修炼的关键便是一个“养气”在,形成自己特有的气场。就比如同岳不群般修炼养吾剑,便会慢慢的培养出浩然之气。如左冷禅一般,先是出的正是一股豪气。而任我行,则展lu出来的是一种霸气,一种称雄天下的姿态。 当然,岳峰当初养吾剑仅仅修炼出了个半吊子,结果便糊里糊涂的在战斗中突破。如今虽说进入了先天境界,可不要说什么浩然的气势了,反而是xing子越来越偏ji,总是给人一种yin冷的感觉。具体他养气养出个什么东西来了,怕是连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这也并不重要,总之进入先天境界就行了。 在此时宝殿当中的先天高手并不少,自然对所谓的“气场”的应用非常熟悉。但似任我行这般,能够影响到他人的心神,甚至是先天高手心神的程度,几乎还没人有。只此一点,便可以看出任我行于先天境界的修炼已经到了极高的程度,虽还说不得是天下间无人所及,但也相差不远了。 见无人回答他的话,任我行脸上的留lu出来怒火似乎更加的胜了,目光猛然一闪,却突然定格在了岳峰的脸上,伸手指着岳峰开口道“难不成是这小子,当初你可是和他一起离开的。盈盈,若是的话只管直说。他老子岳不群,当年我便认识,我让老子帮你去教训下。” 他这话音一落,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岳峰身上。虽说全都知道任盈盈被捉到少林寺,和岳峰并无半点关系,可是却都明了岳峰必然同任盈盈有过关系。毕竟,任我行谁都不找,偏偏就找上了岳峰,其中的原因自然很值得深思。本章由为您提供] 更关键的是岳峰和任盈盈两个,都正值最年轻的时候。这原本到也没什么,可一旦联系在一起问题就到了。一男一nv行走于江湖当中,此时的风俗还不是那般开放,其中的关系自然万分明了了。而两人的相貌,一细细平对,当真是给人中万分般配的感觉,更是不得不让人朝着那方面去想。 再仔细看岳峰同任盈盈两个的表情,一个是万分的局促不安,另一个则是脸se微红,更是隐隐的说明了许多的问题。 只是刹那间,众往下岳峰的目光就不全都变了,或者是惋惜、或者是羡慕、或者是痛恨、更也有不解,更有人就开始思考其内中的可能,莫非华山派已经同任我行达成了什么协议。甚至心思快的,已经开始预测起日后江湖的变动与走势,以及自己men派应该站在那边,该怎么办。 特别是左冷禅,虽说早就知道知道岳峰同任盈盈之间必定有什么关系,只是不好说出口。而且以岳峰的身份武功,他就算说出来,也绝对没有任何的办法,此时却正好幸灾乐祸。 不过此时,也没有人敢做什么过ji的行为,要是一个不好,当真让华山派同任我行联合到了一起,他们谁都不会有半点的好处。当然,这点也并非不可能,就算当事人岳不群同任我行,也未必没有心动,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说到底,men派间,特别是这种顶尖势力,最重要的便是利益,便是让自己的men派能够长存不衰。至于所谓的正邪,所谓的道义,不过是披在身上的一张皮,专men给别人看的,更是用来约束别人的。关键时候,只要利益足够了,什么事情也有可能。 而此时的岳峰,已然不由生出了一种骂娘的冲动。本来他是打定决心什么都不去管了,可事情偏偏一开始就被牵扯进去了。他可不是那些活了**十岁的老妖jing,哪怕两辈子加起来,也及不上这些掌men的来的高,连方正的一半也没,自然无法淡定下来。因此虽说明知任我行在光明正大的挑拨离间,可是他一时间还缺没有半点办法。 当然,岳峰现下也可以上前解释,但有的时候,越是解释就越是说不清楚,解释会反倒成为一种狡辩。更何况,这本就是件完全说不清楚的事情,他越说只能越luan。当下未有脸皮厚点,才是正理。当下岳峰脸se变了很多次,但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似现下的一切都和他半点关系也无。 岳不群此时心中亦是非常的不平静,嘴角更是隐隐的有些chou动。虽然早就知道岳峰同任盈盈有些关系,可却未料到任我行会当场说出来,显然是决意要坑华山派一次了。心中不由有些后悔,自己似乎不应该让岳峰跟着来。本yu是让岳峰正是同武林前辈们见上一面,更是为了日后将华山掌men之位传给岳峰做些准备,却未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 而岳不群几十年的华山派掌men更是没有白当,养气功夫更是练了个十足,很快便平静了下来,脸上竟然看不出半点的bo澜。当然,细算起来他华山派也不怎么吃亏,最多岳峰日后多一个好se的名头罢了。而且以任盈盈的身份,若是没给岳峰定下李羽馨,倒也算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怕是他也有点拒绝不了,可惜现在有点迟了。 还好这尴尬无比的场景并未持续多久,任盈盈那边很快就有了反应。任盈盈并未看岳峰一眼,只是开口道“爹爹,你胡说什么,我和给他根本就没什么关系。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怎么清楚。只是那日独自在客栈中,突然晕了过去,醒来之后便已经到了少林寺。” 听到任盈盈看也没看自己一眼,只是说到“没有关系”之时,岳峰心有些不由自主的luan了一下,但总算是平静来了下来。若是任盈盈当真能够将他彻底给忘记,也算得上是了却了一番心事,他心中的愧疚也能够少上许多。 “是这样啊,想来正如方证大师所言,只是一场误会罢了。”任我行点了点头,lu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心下虽说依旧有些不甘没将华山派彻底拖下水,但目的也算差不多了。只要如此一来,正道联盟间的猜疑会便更加大了。而且稍后拼斗之时,华山派的人更是不好cha手。 再说了,这样一来,华山派的人也的确没了cha手的必要。即便到时立下了功劳,也依旧免不了被人扣一个勾结他任我行的帽子。至于没立功劳,那就更糟糕,却是做实了勾结任我行的行动。 只是三言两语间便将危险最大的华山派给暂且排除了,任我行心中亦是不由微微有了几分得意。 至于其他的,任我行扫了一脸沉默的方证,和同样半点表情也无的冲虚、解风一眼,又看了一眼神se很是紧张的左冷禅一眼,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再他任我行的考虑范围内,甚至手下人就足以解决一切了。 任我行这才继续开口道“既然是场误会,那我等便算得上是叨扰了,这就告退。方证大师,今日冒昧前来少林寺,是我等的不对,如今便要告辞了。等日后,等日后定然再来少林寺做客。盈盈,向兄弟,我们这就走。”话音落下后,他竟是朝其他人一个招呼都不打,直接转身就朝men外走去。 “慢着,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竟将我正道武林视作无物。”及至此刻,左冷禅终于是第一个忍不住了。明明是商量好一起对付任我行的,可如今眼看任我行要走,尽是没人阻拦,他如何能够甘心。 细说起来,众人当中唯有他左冷禅同任我行恩怨最深。二十多年前任我行yu途要剿灭五岳剑派,便是他带人出手阻拦住的。更是在关键时候,同任我行一战,两人两败俱伤。本来但是,他左冷禅只是出入先天,绝对不是任我行的对手。可偏偏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有着巨大的隐患,这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而任我行更是因为那一战,吸星大、法开始彻底反噬,最后更是被东方不败暗算,囚禁了十多年。 可以说,无论任我行一统武林的大计,或者是遭受到的十多年来的苦楚,都算得上是同他左冷禅有巨大的关联,他同任我行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一旦等到任我行夺回教主之位,那第一个对付的必定是他嵩山派,也必定是他左冷禅。 任我行听到后,不由停下了脚步,心中开始有些哀叹,脸上也不由闪过些许yin霾,回头看着左冷禅,开口道“怎么,方证大师都没说话,你便开始多嘴了?莫非这嵩山少林寺,便是你嵩山派的?” (就先这么多了,明天再努力吧!!断更几天,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是因为考试,迫于无奈。而且几天没、没码字,也没看书评,没聊天,真有点不熟悉的感觉了,状态也不是很好,只能慢慢调整了。最后,感谢一下书友飘渺浮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