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乱起(4)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七十二章 乱起(4)

?任我行突然上前,开口喝道“怎么,不是要动手吗?谁先来,或者是一起上也行。域名请大家熟知” 随着他这话音落下,殿内所有人都不由的开始戒备。只是霎间,方证、冲虚、解风三个便隐隐的靠在了一处,而余沧海却是直接走到了左冷禅身后,至于恒山三定和天men道长,却又是在站在另一处。 而岳峰、岳不群、宁中则等华山派之人和以及峨眉派的两个,却是猛地被孤立到了另一个地方,同时所有人she过了略带猜疑的目光。 很显然,任我行的一番谋划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让原本就不是一条心的武林正道之人,彻底的分裂开了。 “哈哈,不是我围攻老夫吗,怎么没人动手了。”说话间,任我行猛地发出一声长啸,随着他声音想过,殿内释迦摩尼佛像前供桌上是十二根蜡烛,竟然猛地一暗,霎间就熄灭了。他整个人的气势,更是一下子达到了最巅峰。说起来,任我行这一啸声,竟然纯是以内力ji发,起威势一点也不再少林的狮吼功之下。 还好他只是为了显是威势,并不是针对人,而且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久,可是殿中一些武功若些的人,已经脸se有些苍白,甚至站立不稳,明显有些支撑不住的趋势。 岳峰心中亦是不由为之一凛,全没料到苦修进半年时间,内力依旧还是远比不得任我行。吸星大、法能够成为名震天下的功夫,果然有其过人之处。若非他此刻已经到了极高的水准,还真有可能忍不住要自费武功的冲动,去尝试着去修炼一下自己得到的那残缺无比的武功心法了。 岳峰抬头朝着众人看去,只见所有人脸se都非常的不自然。甚至就连一直非常淡漠的方证大师,脸上也不由的微微chou动了一下,明显内心很是不平静。他们这些人不像岳峰般早就同任我行有过接触,故而心中的震撼远要比岳峰多的多。 当然,单单内功高低并不能代表绝对实力,不过却意味着发疯拼命起来便更加的危险。一旦到了最后时刻,众人估计联手,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将任我行绝杀,而且少不得有几个会受点伤。 这还是他们这些先天高手,这与殿内的那些普通人,估计也要被任我行顺手宰掉几个不成。更何况,想向问天这般的人,也并非是闲杂人等就能应付的了得,到时候也必然会很麻烦。 事实上,江湖中的战斗本就是如此,特别是高手间,最是凶险万分。如非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或者有绝对的优势,否则先天高手间绝对不会jiao手,更不会往死里bi了。 如今见任我行还真有种发疯不要命的失态,即便正道高手加起来实力会远远过之,可个个心中不由有些发渗。当然,放任我行离去有许多人都很是不甘,可若是第一个便上前动手,承受任我行的雷霆一击,就连左冷禅也有点不敢。 “任教主,若是以多取胜,我等的确有些胜之不武。不若,不若我等打个赌如何。”便在这时,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冲虚道长,突然开口说道。 任我行神se不由微微一动,从进入大殿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对于心思冲虚很是有些mo不透,好似一直都是以方证马首是瞻一般。可虽说如此,任我行对于冲虚的忌惮一点也不敢发下。再怎么说,冲虚也当了数十年的武当掌men,若是没半点心计,那才是怪事。l 按理说,以武当派的角度来看,放他任我行离去才是最佳,可却也未必不会有什么意外。说不准,只不过因为他曾今一不小心得罪了一下武当,虽说自己记不得了,可却被冲虚给记恨上了。或者说冲虚便如天men一般眼里不rou半点沙子的家伙,那就更是麻烦了。 即便他已经设法扣留了冲虚的一个弟子,更是武当的下任掌men,可也未必能够让冲虚就范。沉yin了一下,任我行开口道“道长有话尽管直说。” “这样罢,我们不倚多为胜,你也不可胡luan杀人。大家公公平平,以武功决胜败。你们一共有八人,那我们也出八人。我们一对一决斗,你看如何。只要教主能够胜过胜出,我们便不再阻拦了。”冲虚面带笑意,开口道。 “狗屁不通。”任我行大骂一声,开口道“只要一场就行。就老夫一人,你们谁上都行。一场决胜负,你看如何。” “要不就决斗三场吧。”这时,解风却突然上前开口道“我等当中出三人,教主也可自行派人出战。至于这裁判,便由我和冲虚道长两人充当,定会公正。任教主,你看如何。” 解风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连带着看着冲虚也有点鄙夷了。只要两人当了裁判,那到时候就不好出手了。nong了半天,众人总算是明白了他两人的意思,一唱一和,原来是变相的想放任我行离开,更是自己也想动手,借机脱身。 不过此刻也没人去反对,只要众人能够达成何意,哪怕仅仅两个先天高手上去,无论车轮战或者是联手,都有几分胜过任我行的把握。而现下这提议,虽说也给了任我行一丝全身而退的希望,确实使得任我行没了拼死相斗的决心。 任我行亦是不由的发声大笑了几声,目光开始不停的闪烁,再也没了先前拼死一战的豪气了。现在这般看起来是好事,可实际上凶险一点都不少。其实从得失的角度上来看,他最应该的便是一个人逃走,甚至当时连少林都不该来。 可是任盈盈终究是他唯一的弱点,先前话虽然说的狠厉,可让他丢写任盈盈一个人走,还真做不来。一旦如此,他便当真是彻头彻尾的孤家寡人,日后什么天下,什么武林,都是半点价值也无。即便日后真将殿内所有的人杀绝,帮任盈盈抱了仇,他的nv儿怎么也回不来了。 过了一会才,任我行才平静来了下来,开口道“这注意好,我便应了下来,如此便速战速决吧。这第一场,老夫就亲自上了,你们谁来?对了,方证大师,你身为地主,在下就向你讨教少林神拳,配得上吗?” 向方证挑战,这一下正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说起来方证的武功纵然不是众人中最高,也差不远了。若是任我行真的赢得了方证,那注意说明他的实力盖过了在做的任何一个人。 方证一丝不由lu出了些许讶se,沉默了一会,终究是站了起来,开口道“阿弥陀佛,老衲功夫荒疏已久,本不是施主对手。只是老衲亟盼屈留大驾,只好拿几根老骨头来挨挨施主的拳脚。” 任我行笑着点了点头,不说方证大师本有心思放他离开,就算真个相拼他也不会害怕。说到底,方证终究是老了,体力以衰,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左冷禅见得任我行朝着方证挑战,心中不由微喜。在众人面前,他自然一点也不怕方证使诈认输,毕竟高手们的眼力都是很不错的。当然,若是方证脸皮的厚度真到了那个程度,他也只能认栽了。 当下众人已然各自退出了几步,将殿中的战场空了出来。任我行拱手开口道“在下使的是日月教正宗功夫,大师使的是少林派正宗武艺。咱们正宗对正宗,这一架原是要打的,方证大师先请吧。” “什么狗屁正宗。呸!你魔教是甚么正宗了?也不怕丑。”便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再次cha嘴道,说话的竟然又是余沧海。 “找死。”任我行脸se不由微微一变,实在是有点不明白余沧海哪里来的胆子,竟然一次次的来挑拨他,当真是不知道找死两个字怎么写。 “方丈,让我先杀了余矮子,再跟你斗。”说话间,任我行猛地跃出直接朝着余沧海扑去,同时一掌拍了过去。 而此刻,站在余沧海不远处的左冷禅却是连忙出手,将任我行拦住。两人双掌相jiao,左冷禅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三步,心头虽然万分震惊,可表面上却一点也不在乎,开口冷笑道“任教主是干什么,莫非第一场打算朝余观主挑战了。余观主武功虽然不错,但怎么说也是教主的晚辈,莫非教主打算以大欺小了?” 余沧海此时脸se一片苍白,虽说有些不甘,可也已然有些后悔,不敢再造次了。先前任我行出手时,他竟然有种躲无可躲的感觉。堂堂的绝顶高手,更是触mo到了半步先天的水准,竟然会一招都支撑不住。如果不是左冷禅一边帮忙阻拦,他已经死在了当场。 岳峰亦是不由的有些冷笑,本来他还打算过几天时间杀余沧海,却未料到余沧海今日会自己找死。想来不用自己出手,余沧海也活不了多久。没见的殿内这么多先天高手,对任我行还都是以教主相称呼的。这余沧海,当真是活腻了。 任我行见得左冷禅阻拦,心知一时半会即便动手也杀不掉余沧海了。当下冷冷的看了余沧海一眼,便有如看一个死人一般。余沧海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还好他也算得上一方掌men,才为当场失态,可神se却愈加的不正常了。 而此时,方证大师却也是见机喊了一声“不可”,及至任我行收手后,这才慢悠悠的一掌朝着任我行拍了过去。这一掌招式寻常,但掌到中途,忽然微微摇晃,登时一掌变两掌,两掌变四掌,四掌变八掌。 “千手如来掌”,任我行神se不由微动,江湖中人人都知道方证大师jing通真正十八men七十二绝技,可真正见过他出手的还真没有几个。这“千手如来掌”便是七十二绝技中非常有名气的,而且要修成,必须要以易筋经为基础,同时更是要先修炼般若掌、大力金刚掌、铁砂掌三men掌法。数百年以来,还根本没有人修成过。 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任我行就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顷刻之间,任我行便八掌变十六掌,进而幻化为三十二掌,完全依靠自身速度幻化出无数的手掌,朝着方证对攻过去。 岳峰一边看着两人相斗,此时他武功已经到了一个绝高的境界,什么掌法剑法完全的融会贯通,更本在无一丝一毫的区别。而先天高手的战斗本就很少,更何况是这般任人随意去观察,如何能够错过。 但见方证大师掌法变幻莫测,每一掌击出,甫到中途,已变为好几个方位,掌法如此奇幻,直是生平所未睹。任我行的掌法却甚是质朴,出掌收掌,似乎显得颇为窒滞生硬,明显只是自己临时随意使出来的。但不论方证的掌法如何离奇莫测,一当任我行的掌力送到,他必随之变招,看来两人完全旗鼓相当,功力悉敌。 两人的这一番打斗,已经完全脱离了招数上的限制,完全都是随心而发,根本无任何的套路所在。更为玄妙的实在功力的控制上面,完全不似岳峰出手般不受控制,一出手就显得威力非凡,反而看起来犹如普通人打斗。 打斗了许久,两人竟然是连周围的任何事物,哪怕连地面都未曾损坏半分。显然两人都到了返璞归真的水准,将自己的内力控制的是非常的好了,往往能够让一分内力发挥出三分的作用。 岳峰看的是不由暗自佩服,总算再一次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而只要发现了不足,那他日后便能够有了改进的机会。当下一边仔细的观察,一边和仔细的武学相互映衬,却是不由自主的便深入到了其中,有些不能自拔了。 过了整整一个多时辰,果然不出所有人的预料,方证大师出手越来越缓,渐渐的竟然有些力不从心了。很明显,方证年纪终究有些大了,出手时有些力不从心了。猛然间,方证大师退后了几步,开口道“任教主高明,这一场便算老衲输了。” 任我行深深的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没半点喜se。方证比他还要多活三十来年,内力上也与他相差不多。虽说凭借这年轻力胜,将方证给耗下去了,可是若要此次他虽然赢了,可内力的损耗的确不小。 虽说非常有心思下一场让向问天接着来,可却丝毫也不敢说,甚至连耽搁时间回复功力都有些不敢。此等关键时刻,一旦他展lu出半点的功力衰弱,那就有可能遭受到左冷禅等人的围攻。现在就算在不济,也要硬着头皮继续赢一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微微停顿了一会,任我行突然看向了左冷禅,开口道“左掌men,第二场,便由你来吧。” 左冷禅脸se不由微微变了一下,本来他以为任我行与方证对战之后,必然会力气有所不济,到时他就可借势将任我行胜过。可现在,却有些mo不着虚实了。犹豫了一下,左冷禅没有应下来,而是突然看向了岳不群,开口道“久闻岳先生有五岳第一高手的之称,这第二战便jiao给岳掌men了。” 岳不群脸se不由微微变了一下。现下这情况,同任我行jiao手,无论是胜是负,他都是半点好处也拿不到。可若是要拒绝,却又实在不好开这口。 “怎么,岳先生不肯吗,难道真是如先前任教主所言。”说到此处,左冷禅却停了下来,不再言语,而脸上却是泛出笑容,这才继续道“若是这样,那便算了,我等也不好为难。” 岳不群脸se霎间全是yin沉,心底当真恨不得一剑将左冷禅劈了。当然,他也只能想想罢了,真要动手却绝对不行。而且两人间早就是仇深似海了,左冷禅会给他面子才怪。 过了片刻,岳不群总算是做出了决定。毕竟,身为华山派的掌men,他的一言一行都不得不朝着武林正道方面考虑。而对于左冷禅的心思,岳不群自然是一清二楚,可却也没半点的办法。于是便开口道“如此甚好,这一场便有我来吧。”说话间,岳不群便yu上前。 “父亲,等等,我来吧。”便在此刻,岳峰送算是从任我行和方证战斗的感悟中醒了过来。见得岳不群竟然yu出战,连忙便上前阻拦。岳不群的武功,他可是清楚的,绝对不会是任我行的对手。若是不小心有什么闪失,那边要糟糕了。 岳不群亦是不由停下来脚步,回头朝着岳峰看去,只见岳峰面se非常的坚定。岳不群亦是不由有些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是否应该让岳峰出手。说起来,岳峰在进入先天之前,便已经不再他之下了,而今到了何种程度,怕是更加的难以预测。 “父亲,放心吧,jiao给我就行了。”事实上,出手对付任我行,他心底很是有些不愿。可同任我行jiao手,定然会凶险万分,让岳不群去,他便更加放心。再怎么说,他就算不是任我行的对手,自保是绝对没问题的。而岳不群,怕是自保也未必能做到。而且,此时的任我行终究不是全胜状态,他就算是要胜,也未必不可能。 “一切多加小心。”过了好一会,岳不群总算是郑重的点了点头,突然伸手,将一把剑低了过去。 岳峰稍以一接过,便已然知道这把剑便是那般“君子剑”了。自从他成了华山派的少掌men之后,得到了华山派掌men信物的宝剑之后,便将这剑完全送给岳不群了。但此刻到了关键时刻,岳不群便又一次将剑jiao给了他。 岳峰郑重的点了点头,直接将宝剑拔了出来。可刚握在手中,他便不由有些后悔。说起来这宝剑是当初任盈盈送于他的,可他现在确实拿着这剑去对付任我行。只是片刻间,许多东西都从岳峰脑海中流过,但至此关键时刻,他亦是没选择了。 “等等,一切尽力而为。”就在岳峰刚走出几步之时,岳不群又一次将他叫住,突然开口说道。 岳峰整个人不由一震,很快就明白了岳不群的意思。所谓尽力而为,便是能打得过便要赢,绝对被认输。若是赢不了输了也没事,只是有个前提,便是要努力耗掉任我行的半条命。当然,这也仅仅是尽力,绝对能和任我行拼命。总之要将任我行功力消耗的差不多,他还是可以做到的。至于之后的事情,便与他无关,估计便是岳不群和左冷禅联手斩杀任我行了。 也就是说,岳不群已然对任我行下了杀意,决意要将任我行彻底留在这少林寺了。 岳峰不由自主的朝着任盈盈看了一眼,只见她亦是看着自己,脸上lu出些许哀求之se。岳峰心不由微微颤了颤,脸上愧疚之se不由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果决了下来。 无论如何,任我行的死终究是对华山派利大于弊,他总不能因为个人的一些情谊而完全不顾大局。到时候,到时候最多便是让任我行死在左冷禅或者其他人手中便可,与华山派无光就行。至于任盈盈,自己要保下这么一个人似乎不难。就算自己在最后任xing一回,一点面子,无论谁都是要给的。可是,若是任我行死了,任盈盈会不会怪自己,或者恨自己一辈子。 当下岳峰越是思索心中便越是hunluan,只可惜如今更本没有多少时间供他去慢慢谋划了。岳峰直接拿着宝剑,一步步的朝着任我行走去,每走一步,体内功力的运转便快上一份,及至殿中,他的状态亦是攀登到了最巅峰,这才直接开口道“任教主,请赐教。” 任我行看着岳峰一步步走来,脸上紧张终于再也掩饰不住了。要说殿内众人当中他最忌惮的是谁,那既不是方证,也不是冲虚,更不是左冷禅或者岳不群,绝对要数岳峰了。如果只是其他的人,他只要小心一点,再胜一场也不是难事,但岳峰绝对是一个例外。 至于这些人中,武功最高的是不是岳峰他也不清楚,但他却知道岳峰是最年轻的,也是最可怕的。 若说他先前赢过方证,是仗着自己年轻力胜,那一旦和岳峰比起来便什么都不是了。单单岳峰与身体上的素质,甚至不需要费太大功夫,便足以将几个他给拖垮了。若是没有和方证一战,他对岳峰还仅仅是忌惮罢了,可是到了现在。现在哪怕他拼死出击,也绝对难耐岳峰如何。 而且即便他最终还真能将岳峰给胜过,但到了那个时候,定然已是强如之末。那种情况下,怕是连方证、冲虚等人,也该改换心思,顺路送他一程了。 任我行看着岳峰的表情,已然是清楚岳峰这是要下狠手了。同岳峰jiao过手的他,自然明白,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教主,让我来吧。”便在这时,想问题突然站了出来,开口道。望着任我行的这副表情,他自然已经明白了任我行的担忧之处,自是起了帮任我行的道理。 任我行摇了摇头,虽然现下这形势霎间恶化到这程度,他也完全未曾预料到,但他却无半点退缩的道理。因为一旦退缩了,声势上便要弱了下来,接下的事情便就更难办了。再说了,向问天上去,怕别人不能分出胜负,就要率先对他下手了。 “怎么,任教主这是害怕了。”左冷禅一见岳峰走出来,心下自是大喜。和岳峰jiao手数次,岳峰的武功是一次比一次可怕,如今到了何等程度,他也难以预料。 本来他也早就有心思让岳峰出手了,但岳峰终究是个晚辈,不好开口。而且即便他开口了,岳峰估计也不卖给他半点面子。于是乎他只要谈及了岳不群,挤兑岳不群出手对付任我行。现在岳峰既然自己站了出来,的确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可效果却更加好了。 总之最好能令岳峰和任我行拼个两败俱伤,他才好坐收渔翁之利。而且此刻面对任我行,华山嵩山绝对是应该站在同一阵线上。 当下左冷禅继续道“教主若是害怕,何不跪地求饶算了。呵呵,岳少侠可是华山派岳掌men的独子,向他低头也算不得什么。” 虽是明知道左冷禅是在刻意挑拨,任我行心头的怒火依旧不由猛地涌起,很快已经决意同岳峰jiao手了。抬头看去,任我行更是脸se更是不由大变,只见不知何时方证、冲虚、解风乃至左冷禅、岳不群都隐隐的移动了方位,似乎要将他逃走的退路给全都阻住。 任我行心中大惊,此刻他就算再不愿,也只能和岳峰先jiao手了。到时候,只希望岳峰能够看在任盈盈的情分上,关键时刻能够留一下手,便够了。当然,若是能够给他一个逃走的机会,那便更好了。 一念及任盈盈,任我行这才猛然惊醒。只见任盈盈此时站在他一边,满是幽怨的看着岳峰。而岳峰,虽然表面上丝毫不为所动,但内心明显不似那般平静。 回想起当初在梅庄之时,岳峰的表现,任我行霎间便有了主意,一边抓紧时间回复功力,一边突然笑着开口道“盈盈,我那宝贝nv婿要和我动手,你难道就不管管吗?” (这章好长啊,七千字,有平时三章的数量,但又不像分开,一次xing发了。至于明天,就不更新了,要忙着复习,大家要理解啊。还有二十天,考试彻底结束了,到时后就不忙了,每天更新这么多也不算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