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乱起(5)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七十三章 乱起(5)

?任盈盈脸se不由微微变了一下,她本就是个聪明的人,自然霎间就明白了任我行的想法。域名请大家熟知抬头看了一脸沉寂的岳峰,任盈盈心头的不由生出几分不愿。她自身也算的是一个有些傲气的人,如何肯当中对岳峰相求。再说了,若是岳峰心中当真有她,有何必去求。摇了摇头,却是丝毫也不为所动。 殿内众人看着这一幕,狐疑之心亦是不由再次升起,再次对岳峰和岳不群两人戒备了起来。若是岳峰当真同任盈盈有些不清不楚,而他父子两人和任我行合到一处,那任我行一方的实力依然不再正道武林之下了。如此形势就会霎间转变,不要说是留下任我行来,反是应该考虑如何自保。 任我行看了全是难se的任盈盈一眼,脸上不由闪过一丝迟疑,但值此危急关头,他也不得不让自己的nv儿受些委屈了。犹豫了一下,任我行依旧继续开口道“盈盈,难不成这小子真欺负你了。若真如此,为父便替你好好教训教训他。!” 任盈盈神se不由一僵,终究是下了决心,猛地一下子将自己腰间的宝剑拔了出来,走入了殿中,开口道“岳少侠,你出手吧。” 岳峰神se间不由一下子万分矛盾,若是要赢过任盈盈,那自然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当真让他对任盈盈动手,的确是有些不忍心。而且,自己若是出手赢了任盈盈,那日后对方怕是要将他恨到骨子里了。 一想到此处,岳峰当真是有些犹豫了起来。猛然间,岳峰脑海中除了一个念头,那便是一剑将任盈盈给刺死。如此一来,这世间再也无人能够影响到他了,而他岳峰,便可以真正的沉mi于武学当中了。 细说起来,这任盈盈虽然是任我行的弱点,但何尝又不是他岳峰的弱点。每每想到两人间相处的那段事关,他岳峰如一潭死水般的心境总会忍不住有些动摇。若是称此次机会,亲手将这个弱点给解决掉,那许多事情,都可以变得万分顺利。 “峰儿,还不出手,犹豫什么。”便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到了岳峰耳边,说话的却是岳不群。 原来便在岳峰沉思之际,所有的人都已然认定他和任盈盈间是定有si情了,于是原本才刚刚形成将任我行铲除的共识,就又一次彻底的被破坏了。感受着众人she过来的一道道猜疑的目光,岳不群当真是觉得尴尬万分。 无论怎么说,岳不群都是武林正道的领袖之一,而此刻岳峰的所作所为,当真是有点打他的脸啊。当然,岳峰的所错之处,并非是同任盈盈有si情,而是不应当在众人面前将si情lu出来。若是此刻让岳不群来回答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那岳不群定然会说是狗屁不如。 事实上,男nv之情,对于他们这般的武林高手,纵然不是狗屁不如,但也相差不远了。3∴35686688面对men派间的利益,无论什么情感,纵然说不得要全部舍弃,可也至少要放在一边。而岳不群此刻的心情,却是比吃了狗屁都难受许多。 岳峰听着岳不群的声音,心头杀意更是不由自主的更浓了,猛地抬头看向任盈盈,看到的却是一张满是凄苦的脸。 岳峰不由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霎间心头全是自责。他纵然是当真不愿意同任盈盈动手,可也没必要杀人啊。且不说这般做,会将任我行得罪到时,而且他日后怕更是要一生自责了。 “岳少侠,你出手吧。”便在这时,任盈盈却是又一次开口说道。 岳峰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却猛地将目光看向任我行,开口道“任教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让一个nv流之辈出手,莫不是看不起我岳峰。” 任我行此刻心中却是不由大喜。本来按着他的意思,是让任盈盈好言相劝,使得岳峰心软下来。纵然不能让岳峰因此而认输,但只要拖延上一会时间,等他功力恢复的差不多了,那什么都不怕了。最不济,他任我行也可以借机逃走,再慢慢做计较也不迟。 可未曾料到,任盈盈竟是完全不顾大局,竟然拔剑朝着岳峰挑战。那一刻的任我行,心当真是跳到嗓子眼了,生怕岳峰会急怒之下,直接一剑将任盈盈给杀了。可是却未料到,岳峰竟然并未动手。即便凭他的才智,都有点nong不明白,岳峰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一刻,任我行也算是彻底的放下了心来。此时此刻,他的功力已经恢复了许多,也没了许多先前的担忧。脸上微微lu出几分笑意,任我行开口说道“怎么,盈盈出手就不行了。这第二战,便jiao给我nv儿了。盈盈,你好好表现一番,让天下的英雄都看看,谁才是年轻一辈第一人。” 岳峰脸se不由变得万分难看,很明显这任我行是吃准了自己不愿意同任盈盈动手的心思,才故意说这番话的。转头再次朝着任盈盈看去,岳峰心头的犹豫不由更甚了,猛然间有了一种万分难说,不知道如何该好的感觉。 “好一对不要脸的狗男nv,当着众人,竟然还如此的不要脸。”便在这时,余沧海的竟是再一次开口讽刺道。先前他几乎被任我行给一招杀了,当真是丢脸丢到了极点。此时此刻换过了劲,不要再次开口骂了起来。 “去死!”任我行一听,不由大怒。先前他不得已之下,让自己的nv儿去设“美人计”,yu途将岳峰给打动,对任盈盈已然有些愧疚不已了。说到底,任盈盈是他的nv儿,他不去心疼,又让谁去心疼。此时此刻,任我行哪里还容得他人说半句关于自己nv儿的不是。当下直接出手,一掌朝着余沧海拍去。 “任教主慢来。”左冷禅不由的大笑了一声,连忙再次跃起,直接将余沧海给互在了身后。余沧海敢如此一次次的上前ji怒任我行,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的庇护。虽说心头真不把余沧海的生死放在心上,可也不能让任我行给当众杀了。 两然间霎间就斗在了一起,连连对了好几掌。每一次相碰,左冷禅都要忍不住后退一步,可依旧是死死的将任我行给阻住,不给他一点杀余沧海的机会。 “任教主,莫非是下了决心,打算一人挑战我整个武林正道。”左冷禅一边后退这,可口上一点也不放松,继续道“若当真是如此,我左冷禅就先奉陪一会。” 任我行脸se不由一下子有青又红,虽然明知道此时是杀余沧海不死了,可依旧是不愿意放弃。猛然间他便yu使出吸星大、法,可脑海中突然回想起岳峰当日在梅庄中所说过的一席话,便不由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当日岳峰曾今言道,他能够猜出吸星大、法的最大玄奥,别人也未必不能猜出,很明显是另有所指了。若是天下间活着的人中,谁对他武功最熟悉,那岳峰算的是一个,东方不败算一个,自己的nv儿也能算一个,那左冷禅就是最后一个了。当下任我行也不敢使用吸星大、法,只是凭借着自身的功力对左冷禅攻击。 岳峰扫了一眼正在相斗的任我行和左冷禅,虽然任我行明显站着绝大的优势,死死的将左冷禅给压制住了。可若说是要一时间取胜,完全是没半点的可能。猛然间看着余沧海,心头忍不住生出了滔天的怒火。这余沧海纵然是身为一方的掌men,可最多也不过是个绝顶高手,而且完全又不是一个好东西,凭什么敢说他岳峰的不是? 须知道,这江湖上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而先天高手更是江湖中的最顶端,远远比其他的人尊贵许多。纵然说不得先天之下皆是蝼蚁,可实际上也相差不多了。这余沧海敢当众辱骂他,若是他还能忍下去,那丢的不但是他一个人的脸,更是华山派的脸。 此刻岳峰正是心情不好自是,当下完全将心头所有的杀意与郁结全都转嫁到了余沧海身上。他本就是有着喜欢迁怒于他人的习xing,而且也早有了杀余沧海的打算了,偏偏余沧海此刻还正撞在了枪口之上,能忍的住才怪。猛地跃起,岳峰直接朝着余沧海扑了过去。 余沧海脸se不由大变,还完全未nong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到底,岳峰终究是未曾在众人面前展lu过武功,而余沧海更是不小心将将岳峰给忽视了,完全忘记了岳峰是一个比肩于各派掌men的存在,更没当成是自己应带尊敬的对象。否则就上再给余沧海几个胆子,也不敢同时去惹任我行和岳峰两人。 只可惜岳峰是根本不给他一点开口解释的机会,显然是抱了杀人的心思。事实上,如果单单是辱骂他自己,岳峰或许还能忍的,可偏偏还同任盈盈给骂在了一起,岳峰不自觉的便yu直接出手杀人了,一剑就朝着余沧海刺了过去。 余沧海看着岳峰刺来的这一剑,瞳孔不由紧缩了起来。先前面对任我行时的那种无力感,竟然再一次浮上了心头。甚至他想要移动半点,都变得万分艰难,只余下浓浓的无力感,好似周身被封锁起来了。 余沧海心中自是明白,这便是先天高手所谓的气势,能让人从内心深处,彻底失去斗志,完全的反抗不得。临死的时候,余沧海感觉竟是万分的敏锐,余光朝着四周看去,映入他眼睛的却是解风的冷笑、方证的和冲虚的蓦然,还有就是岳不群迟疑。 “原来如此。”只是刹那间,余沧海便全都相通了。很明显,殿内众人根本不是救不了他,完全是不愿意救罢了。为了他一个青城掌men,去触动岳峰的怒火,更是有可能将华山派bi到任我行一方,是每一个人愿意做。 说到底,他余沧海不过是众人手中的一颗棋子,而且只是一个随时都可以被抛弃的棋子。而天下众人,只要一日不成为先天高手,便永远都只能是棋子,而绝对不会成为下棋的人。 恍然间,许许多多曾今做过的事情,都闪现在了余沧海的脑海中,包括幼年时拜师学艺,以及师傅败给林远图后不甘之下郁结而死,还有他当上正men的威风,行走天下时的快意,以及灭福威镖局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但愿,但愿我死后,青城派能够依旧继续长存下去。”余沧海的脑海中只余下这么最后一个念头,便感到心口一阵剧痛,便再也没了知觉。 岳峰一剑将余沧海刺死,依旧是觉得有些不够解气,直接伸出左手,一把将余沧海的脖子给扭断,然后将尸体丢在了地上,这才冷冷的看着众人,竟然无一丝一毫的退缩之意。 此刻,就连任我行和左冷禅都不再jiao手,彻底的停了下来,对岳峰的一番欣慰彻底的有些无法理解。按理说,岳峰终究是正教的人,即便对余沧海在不满,背地里下手就行了。这当真天下武林高手的面就出手,当真是有些太过肆无忌惮了,更有点不讲规矩了。 而殿内,此时并未其他青城派的人。故而所有的人都非常的震惊,可震惊更多的是岳峰的武功而不是其他,竟是无一人为死去的余沧海开口说话。 “峰儿,你胡闹什么。”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终究还是岳不群。 “胡闹,也仅仅不过胡闹罢了。”岳峰脑海中不由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而目光看着众人不由的愈加的有些腻味了。这么多先天高手们,一个个都只知道会相互间算计,若是将这份心思用在武功上,也都不会是这般样子了。 在这一刻,岳峰好似突然想明白了一般,什么men派,什么男nv之情,都霎间好似成为了浮云一般的东西。他岳峰,终究是不适合武林,不适合江湖,只适合做一个武夫。不过武夫又怎么了,其中的乐趣又岂是其他东西能比得? 微微摇了摇头,岳峰也不答话,猛然间生出一种超过所有人,飘飘然的感觉。他为了武功,可以将一切东西都舍弃,这些人行吗?怕是没一个能做到吧! 想到此处,岳峰嘴角不由lu出一丝谁都无法明白的苦笑,可心头愈加空dangdang的了,再次摇了摇头,直接转身,朝着men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