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乱起(6)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七十四章 乱起(6)

?岳峰直接迈步离开了大雄宝殿,直留的一地之人愣愣的发呆。~~ 过了片刻,解风才率先开口道“余观主今日死在魔头任我行手中,当真是武林中的一大损失啊。任教主,你说这事如何处理。” 这话一出,岳不群紧绷的脸不由松了下来。左冷禅却是满脸的冷笑,可也未开口,利益得失间他终究能够分的清楚。而方证大师却是念了声佛号,冲虚道长依旧似乎什么都未曾听到一般。至于与人无论是有何想法,此刻都已经不重要了。 再说了,余沧海自身本就不是好东西,无论同五岳剑派还是少林武当丐帮的关系都不怎么好。而且现在更是一个死人了,谁愿意替他说话?再说如今武林正道马上就要面临一场关于利益的分配,少上一个人,总是好事。 任我行亦是lu出一份苦笑,扫了一眼跟着岳峰离去的任盈盈,不由的摇了摇头,这才开口道“杀便杀了,老夫一生中早就杀了无数的人,再杀一两个也没什么。而且,杀人还要理由吗,更不要说这余沧海是自己找死。不过,这第二场老夫依旧是赢了。那第三场,诸位是打不打了?” 岳峰离开大雄宝殿之后,却是感到念头一下子通达万分。径直出了少林寺的大men,进入了一片树林当中,岳峰才猛地停下了脚步,不再走动。许多事情,到了今日,也是该做一个最后的了了结,实在不能拖延下去了。 果然没过多久,任盈盈跟着走了出来。一见到岳峰,任盈盈脸上不由自主的lu出笑容,开口道“这次谢谢你了,若非是你,我们可能都要死在这少林寺了。”说话间,便yu伸手将岳峰手握住。 岳峰却是猛地将退开了几步,双目当中一片清明,开口道“不用谢,算是为了你我间最后的一番情谊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都这么久了,你还怪我不成。”任盈盈脸上不由有了几分委屈之se,开口道“当初的事情,的确是我错了。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只管说就是了,还想怎样。而且我也从未起过半点要害你的心思。” 微微迟疑了一下,任盈盈继续道“你也要替我考虑下,父亲只要我一个nv儿,我总不能不管他了,什么事都顾着你。而且,当初我骗你如神教,也是为了我们更好相处。难道我的心意,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说到此处,任盈盈却是再也接不下去了。只见这么长的时间下来,岳峰不但无半点的表示,表情上竟然无丝毫的变化,好似看她一个人演戏一般。任盈盈眼睛不由微微一红,心中全是难受,实是有点彻底无法明白岳峰这个家伙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盈盈,还在和你的情郎说话吗?快来吧,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离开少林寺了。”便在这时,任我行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听那声音,任我行中气明显十足,显然功力并未有多少损耗。而且从时间上来看,殿内应该根本就再未大起。 任盈盈脸上不由松了许多,不由自主的拍了拍自己的xiong口,明显有些好怕不已。抬头朝着岳峰看去,任盈盈眉头不由再一次紧皱,过了片刻,这才说道“好了,我暂且就先走了。我们来日方长,过几天我就来找你,到时候我们在好好聊聊。” 话说完后,任盈盈这才慢慢的起身,朝着远处走去。一路上,还时不时的回了几次头,朝着岳峰看来。 岳峰心中终究是忍不住生出了伤感之意,想来任盈盈是根本想不到,他马上便要回华山成亲了。本来他yu要将自己成亲的事情告诉任盈盈,好让其彻底死心。可话到嘴边,却终究是不忍开口。 不过从此之后,两人当真算的上是连半点可能也没了。说到底,这全都是他自己的不是,他岳峰终究是一个负心之人。 看着任盈盈慢慢的远去,那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岳峰都忍不住要死死记在心底,然后再全都忘记,再也不去思考一点。 及至任盈盈彻底走远,岳峰才收敛好了心中的怅惘之情。微微抬了一下头,岳峰又突然开口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李羽馨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看着一脸平静的岳峰,李羽馨总是有种非常不正常的感觉。 “却是我对不起你了。”岳峰慢慢的走到了李羽馨身边,这才开口道“虽然知道不该这样,可有些时候,总管不住自己。”岳峰又是叹了口气,接着道“不过以后,再也不会了。” 听着岳峰的道歉,李羽馨原本心头的一些怨气也不由的散了开去,可眉头却不由自主的皱的更紧了。只是一时间,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说些什么。过了好一会,李羽馨也只能说到“你先前当众杀了余沧海,忍了不小的祸端,可想好要怎么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谁敢让我解释?”岳峰摇了摇头反问道“不就是杀人吗,那余沧海当初灭福威镖局满men,难道有人和他要过解释不成?这江湖,终究是强者为尊,弱rou强食,本来便是至理。余沧海死了,只能怪他命不好,惹到了我。到是你们峨眉,余沧海这一死,估计有的忙了,你自己又有什么打算。” 羽馨神se不由微微变了一下,这才低声开口道“母亲刚才告诉我了,让我跟你回华山。还让我,让我把你看紧点,千万别在出今日的这样的事情。我们成亲的时候,她怕是去不成了。”说道此处,李羽馨的语气中不由很是有些委屈。更是隐隐的有些担忧,怕岳峰因此而看轻了自己。 “那感情好。”岳峰脸上反而是不由的lu出了几分微笑,忍不住上前拉住李羽馨的双手,开口低声道“那等一回华山,我们就成亲,也就不用等明年了。拖下去,可能真会出什么变故。” 李羽馨脸不由一红,心中只感到暖暖的。虽有些不明白岳峰所言的变故是什么,可也不好现在想问。 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岳峰,李羽馨又忍不住害羞低了下来。心中忍不住有些迟疑,莫非自己当真是喜欢上这个人。说起来,岳峰的确是千好万好,特别是今日大雄宝殿中杀人的表现,实是忍不住令人心动不已。还有那晚带着自己去杀人的感觉,更是非常的舒服。若是当真跟着这么一个人,纵然有半辈子会有点凄苦,但也算得上是不错。 唯一遗憾的就是这家伙整天就知道练武,其他的什么都不顾了。至于什么男nv间的情谊,永远只会是次要的地方。还有,还有就是总令人感到jing神有点不正常,还喜欢luan说话。只不过,这世间终究是人无完人,凭她的身份,又有什么好挑剔的。而且细说起来,岳峰对她还当真不错。等两人成亲后,有了孩子以后,渐渐的,李羽馨不由的陷入了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当中去了。 渐渐的,李羽馨又不由的想到,岳峰此刻虽然xing子有点不好,但必然是有原因的。想了想岳峰所处的地位,和华山派多年的变化,李羽馨也有了些明白,这一切何尝不是同她自己一般,是为了men派的身存。 而且,时间久了,岳峰的xing格未必不能有所改变。只不过,自己能够改变她吗。渐渐的,李羽馨的脸不由愈加红了,许多东西都浮现在了脑海中,一种幸福的感觉更是慢慢的弥漫开来。 “怎么不好吗?若是你不喜欢,也随意。我们就是邀请天下武林高手,各派掌men到华山去,也行。总之一切由你做主,我是不多管了。”见得李羽馨久久低头不语,岳峰还以为她有些不愿,便开口继续说道。反正对于这些东西,他当真是一旦也不在乎,只不过是为了了却另一间心事罢了。 “你,你hun羽馨忍不住想到了当日岳峰对她说的一席话,当真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不由自主的开口低声骂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她也不由有些陷入了沉思当中。从心而论,她自然希望自己的婚礼能够盛大点,毕竟一生只这么一次。不过想到岳峰素来不喜热闹的心事,便与放弃了这个打算。沉yin了好一会,李羽馨这才开口道“就听你说的来办。” “那就听我的了,我们回去就成亲。不过却要委屈你了,我是最讨厌那些luan七八糟的东西了。”岳峰笑了笑,说话间,便牵住了李羽馨的手,一同朝着少林寺便走去。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岳峰抬头看了一眼,突然开口道“今日任我行离开少林,这天下马上就要彻底的luan了。想来,想来用不了多久,江湖中纷争便要再次升起。甚至,改朝换代也是不远了。” 李羽馨听着岳峰的话,不由一惊,有点不清楚岳峰的意思。 却听岳峰继续说道“当今的朝廷已然有些腐朽不堪了,也该是时候换一个了,否则非百姓之福。”岳峰不由的想到了后世当中鞑子入侵的事情,于现在也不过百年的时间。而现在朝廷**的局势,已经有所显lu了。 虽说这个时空同他所熟知的历史有着很大的不同,但其中总是隐隐的有些联系。如若是任我行真能够做的了皇帝,凭他的雄才大略,未必不能干出一番大事。 微微摇了摇头,岳峰也不再去想其他,再次开口对李羽馨道“只是,只是这一切,都与我们没半点的关系。” (两章,明天木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