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婚变(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七十五章 婚变(1)

第一百七十五章 婚变(1) ------------ ? 岳峰同李羽馨两人再次回到少林寺之时,武林正道各派掌门的聚会早已经散去了。 此次江湖正道联盟所有最顶尖的高手齐聚,本欲是为了将任我行等人全都铲除。只可惜种种原因下来,堂堂武林正道的聚会却成了任我行一个人显威风的时刻。 当然,事情的经过绝对不会有几个人知道,除了大雄宝殿内的寥寥几人,其余人怕根本就不知道任我行前来的事情。 不说说到底,此次正道联盟的收获绝对不小。单单是将那些无门无派的众多江湖高手给铲除的收获,便足以让各派好好的去消化一番。而其中,也位有少林、武当、丐帮和五岳剑派这几方,才能算得上最大的受益者。至于其他的小门小派,日后的生存反而会更加艰难。 相对而言,余沧海的死,反而成了一件能够震动武林的大事了,不过最终的结局只是让各派弟子增加了不少同仇敌忾对付魔教的心思,便没有其他的了。因为余沧海,是在对付魔教高手中不小心牺牲的。至于真相,绝对不会有多少人知道,更不用说这世间完全就没有什么真相。 而且即便事情有所泄露,估计也绝对没几个人相信,完全不会给岳峰带来多少麻烦。更何况,以如今的形势来看,用不了多久这江湖中就没有青城一脉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五岳剑派几位掌门,又在一起进行了一次很不是欢愉的聚会。说起来,左冷禅担任五岳剑派盟主已经有二十五年的时间了。二十五年来,左冷禅还真没做出过都少能够让五岳剑派的人得益的事情。随着岳不群父子两人的崛起,华山派已经有了将嵩山派取而代之的迹象。 再加上华山与泰山都是全真一脉,素来交好。而岳不群在金鹏洗手时对衡山派有大恩,岳峰却有想就过恒山派的人,岳不群已然有了让其他三派认可的趋势。只是可惜,无论谁也不愿意让自己头上多一个盟主。即便没了左冷禅,岳不群要成事也是有些难度,除非五岳剑派要再次面临一个难以应对的大敌。 不过到了此时此刻,左冷禅盟主的威势早已经是彻底的不复存在了,其影响甚至连岳不群都不如,甚至整个五岳联盟,都隐隐的有种名存实亡的趋势。如若不发生什么变故,当真可能会彻底的分裂下去了。 各门派的人又在少林寺中呆了数日,便都各自离开。而华山派的人也在岳不群的带领之下,朝着华山而去。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五日,眼看新年就是要到了。此时,距离华山派众人离开嵩山才刚刚十日,而离着回到华山,也不过三天。本来应该是年末最清闲的时刻,可是华山派的人却又全都忙了起来。 腊月二十五日,宜婚嫁。当然,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应该准备过新年,选这时候成亲怕也只有岳峰能够做出来。 而华山之上,此正是宾客满堂。当然,武当少林的掌门绝对没有来,峨眉丐帮的人也一个都没,甚至连五岳剑派乃至是普通走江湖的人都半个也没到。 这种境况,不要说岳峰是华山派的少掌门了,岳不群唯一的儿子,就算是一个华山内门弟子娶亲,也有些寒碜。 要说当初岳峰接任少掌门之时,毕竟不再华山,并未邀请任何的武林贺客,低调点也说的过去。但此刻的这场景,就有点太过分了,竟然完全是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 至于岳不群夫妇,很明显清楚岳峰在担心些什么。甚至,以此时此刻的情况来看,李羽馨的利用价值完全是及不上任盈盈。即便李羽馨被岳峰当成一个弃子舍弃掉,转而娶了任盈盈,他们也并不会太过于反对。 只是可惜,此时岳峰的心思除了他自己,早就没任何人能猜得到了,即便他们也不行。至于这次婚礼为何如此的匆忙,甚至有种偷偷摸摸的迹象,他两人也很是清楚。见李羽馨自己都未曾有过反对,他们自然也没多说什么,就一切按着岳峰的意思办了。 华山派正气堂中,悬灯结彩,装点得花团锦簇。至于里面,更是坐满了人。当然,除了华山派的弟子,便全都是写普通华阴县各地的富绅们。此刻这些人坐在正气堂中,一个个都满脸的苍白,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显然是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场景,是被抓来凑数的。 二十五日当天,岳峰同平日一般照例练了一个上午的武功,这才在宁中则的帮助下,换了一身喜服。至于李羽馨那边,则是在岳灵珊的帮助下,打扮了起来。 此刻的李羽馨欣喜之余,心头亦忍不住全是哀怨和凄苦。她虽然早就听说了岳峰要低调行事,可也未料到会是如此低调个法。 本来照的想法,至少也要将该有的礼节是怎么也不能省的。纵然他的母亲不能来,可峨眉派怎么也要来个主婚的。可却未想到,岳峰竟然连峨眉也不通知一声,完全是没把她当成什么重要的人来看。 一看这架势,李羽馨就已然是万分的清楚了。别看平日间华山弟子们都对他言听计从,可那全是虚的,完全是看着岳峰的面上的。至于她本人,根本就没几个将她当回事。甚至在岳不群夫妇眼中,她也不过是个工具罢了。如今她唯一期盼的,就是日后岳峰能待她好点,这也是她唯一的依仗了。 及至下午申时,岳峰才收拾好一切,走入正气堂中。此刻李羽馨已经身穿大红锦袍,凤冠霞帔,脸罩红巾,明显等候了他许久。而岳灵珊此刻正站在李羽馨身边,见到岳峰这么晚才来,偷偷的翻了一个白眼,似是在替李羽馨抱怨他的迟来。 岳峰不由的苦笑了一下,说来这也怪不得他。本来按照他的计划,今日自然不会是迟不了的。可是偏偏宁中则总是不肯放他离去,一遍遍的给他打扮,甚至在最后关头连衣服都改了一会。于是乎原本用不了一刻钟的时间,硬生生的拖了两个多时辰,这才堪堪来到了正气堂中,可依旧有点错过时辰了。 对着一边的陆猴儿点了点头,示意一切都可以开始了。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鞭炮声响起,新人开始拜堂成亲了。 岳峰同李羽馨并派站立,两人先是拜了天地,接下来又是拜高堂,同时也让李羽馨上前对岳不群夫妇敬茶。 在此刻,却见岳不群脸上似乎有些沧桑,同时语重心长的开口言道:“这华山派就交给你们了。” 岳峰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由的朝着一边的李羽馨看了一眼。还好自己如今娶亲了,什么事情也不用管了。否则一旦岳不群撂下这话,他当真马上就会逃离华山派。毕竟,若当真成了什么华山掌门,他练武的时间就再也没有了。而且他最讨厌的就是门派事物,能老老实实的去当掌门才怪。不过到了现在,有了李羽馨,他也用不着拒绝了,于是便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而宁中则,也是不由的拉住了李羽馨的手。那神色间,明显有几分复杂,似乎想要对李羽馨说些点什么,但一时间又不知该怎么说,只是对着两人点了点头。 到了最后,却是岳峰和李羽馨夫妻两人对拜。及至此时,两个人的婚礼总算是彻底的完成了。 当然,传说中拜完天地就去洞房,很明显永远是传说中的存在。通常夫妻拜天地,是在午时,至于洞房怎么也要在天黑之后才行。就算现在是冬天,天黑的很早,而岳峰也吃了两个时辰,也还是早的很。此时此刻,却是该让新娘退下,到新房中等候,而新郎则是去参加酒席。 岳峰此时心情虽然算不得是非常愉悦,可也不好扫了众人的兴致。虽说如今他练武到了关键时候,可毕竟是大喜日子,也是该放松一段时间了。而今纵然喝酒他是不肯的,但同众人一起吃些饭菜也不能少。等目送李羽馨和岳不群夫妇离去之后,他便也随着众弟子一同做了下来。 岳峰平日间待人虽然总是冷冷的,可是在众弟子心目中地位极高。甚至经历了药王庙的那一战和少林之战后,他的地位甚至比岳不群都要高上一些。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岳不群极少在弟子面前展露武功,而岳峰的能耐他们可是见了好几次了。武林当中素来都是强者为尊,只要岳峰武功够强,便足以应对一切的问题。 说起来平日间岳峰很少同他们这些华山弟子们一起相处,可这种情况并未让他们对岳峰产生隔阂,反而是更加的敬畏了。毕竟,双方间武功地位都要差距如若打成一片那才就万分的不适合。而今岳峰竟然肯给面子同他们坐在一起,弟子们一个个都不由的万分激动。 等到了后面,岳峰亦是忍不住被这喜悦的气氛所感染。回想起前世,他还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还没有毕业,便遭遇了变故,重生到了这里。当时的他,可真是同蝼蚁般的普通无力。 而这一辈子,却是每日都忙着练武,从来不敢有一刻的懈怠。如今不但武功有所成就,更是娶了亲。以他如今的武功地位来看,日后定然能够享受到别人所未有的东西,无论权势还是富贵名望,都是唾手可得的。等日后成了华山派掌门,就算要留名青史也是可能。 如此算了,纵然这些年是辛苦了些,到了如今也算值了。等日后再有了孩子,那一切都回归正途,那就更加的完美了。此生能够如此,他自然再无半点的遗憾。若是还能够在武学上继续进步下去,达成那传说中的境界,那就更好了。 渐渐的,岳峰心头不由生出万分满足的感觉,就连眼睛也慢慢的眯了起来。纵然没有喝过酒,他亦是有了种汹汹然的感觉。兴致起来之时,岳峰也不由自主的耍了一套剑法,在众人的喝彩声中直将气氛推到了最高峰。 便在众人欢娱之际,突然有弟子来报,说是有人闯上了华山。岳峰不由神色微微震动,对着那弟子低声说了几句话,便示意他退下去。此刻,岳峰心头暗自叹了口气,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只是他自认为事情弄得够隐秘了,行动也够快了。可如今还是让人得了消息,如果不是巧合,那定然是华山派中又奸细了。 至于奸细到底是谁,现在虽猜不准,但也必定是内门弟子里面的一个。毕竟普通的弟子,只是刚刚今日在知道他要成亲的。就算是内门弟子,也仅仅是回到华山后才被告知的。 不过一时之间,岳峰也想不来那个奸细,到底会可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