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婚变(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七十六章 婚变(2)

第一百七十六章 婚变(2) ------------ ? 果然过不得片刻,就听有人高呼道“有客到”。 紧接着正气堂正门便被打开,当先一人走了进来,正是任盈盈。在任盈盈的身后,此时还紧跟着一人,却是向问天。除此之外,还有五个身穿黑衣日月神教的人也跟着走了进来。 岳峰抬头看去,只见此刻任盈盈一脸的苍白,额头上更全是汗水。很明显是赶了不少的路,才到了这里。 一见到正气堂的场景,任盈盈就不由一下子堵得慌。很明显,她虽说得到消息后,一刻都未敢停留,可依旧是来的迟了。当下任盈盈心头难受的要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同时任盈盈更全是不解,不知两人为何竟然会走到这一步上。 岳峰此刻亦是不由非常复杂,他急着这么早而且偷偷摸摸的成亲,不就是为了要早日了断同任盈盈的这份感情,可没想到还是让找上门来了。 说来对传说中的抢亲岳峰还真是有点不信,却未料到任盈盈当真能够做的出来。还好自己行动快了那么一步,要不然或许真有点麻烦了。 当下岳峰也并未耽搁,见得岳不群夫妇已经不再正气堂了,便直接站了出来,开口道:“原来是日月神教任大小姐到了,不知来我华山派何时。” 任盈盈听着岳峰这般无耻的话,心中不由的愈加的难受。摆明岳峰是不认账了,欲要将他当成陌路之人。她当真是有些想不通了,岳峰到底是什么意思。强自按捺住心头的悲痛,任盈盈开口说道:“听说岳少侠要成亲,我特地要来送礼,怎么不欢迎吗?” “欢迎,自然欢迎。”岳峰眉头亦是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开口道:“只是不知道任小姐到底是要送什么礼物。如是没事,便请及早离开。这里终究是我华山派,而不是思过崖。若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任盈盈长长的吸了口气,伸手抹了抹不由自主流出的泪水。此时,任盈盈心头亦是有些后悔,自己似乎不应该如此毫无准备的就来了。若是像上次一般在被人抓去,那可就不妙了。 不过今日既然来了,任盈盈自然是打算将事情彻底解决好,于是开口道:“记得当初你送我曲谱之时,我曾托人说要送你三件礼物,你可还记得。” 岳峰点了点头,亦是不由的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任盈盈当初说要送自己三件礼物,第一件便是养吾剑,第二剑则是一支万年的雪参。至于第三件,过了这么久,岳峰已然间有些忘了。只是不知道任盈盈现在说起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前两件东西你已经收到了,不知是否满意。”犹豫了一下,任盈盈开口问道。 岳峰依旧是点了点头,却还是不答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看任盈盈到底是要干什么。无论怎么说,他也算得上是拜堂成亲了,两人间无论如何都是迟了。当然,若是能够在过一天,那就更好了,可偏偏任盈盈现在就来了。 却听任盈盈继续言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吗,可不是洛阳的绿竹巷那次,也不是花会的时候。” 岳峰目光不由一凝,本欲摇头拒绝,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脸上更不由流露出追忆之色。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任盈盈不由的生出手,突然指着岳峰,身子都微微有些颤抖,开口道:“可是你为何不说。原来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我一个人自作聪明。” 岳峰不由苦笑了一下,回想起自己十四岁那年的事情。那时候,自己应该还是第一次下山,正是最年轻气盛的时候。那是的他,可以说对一切东西都充满了好奇,更是碰到了一些很值得怀念的东西。 虽说一直以来他一直都有所猜测,可直到后来见到了任盈盈才算是彻底证实了,而且还是当初受伤后,被任盈盈背着,看到当初他留下的伤口后。此后没过对酒,他便对任盈盈的感情越来越深,甚至不能自拔的感觉,何尝又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摇了摇头,岳峰忍不住开口道:“你说这些干什么?” “当时我才刚刚九岁,和向叔叔一起下山,路上却碰到了你,你却那般的对我。”任盈盈并未答话,脸上不由全是还念,开口道:“从那以后,我就一直都忘不掉你了。后来,后来听说你离开了华山,我就专门来到了洛阳等着。可是你这家伙更气人,竟然是想杀我。可我依旧是忍不住,不但送了你礼物,最后又跟着去了福州。当时虽说是存了靠你救我父亲的想法,可也有些其他的意思。” 岳峰眉头不由一下子皱的更加紧了,总算明白任盈盈为何无缘无故会给自己那么多好处了。而且,自己几次开口拒绝了任盈盈,对方却为何依旧缠着他。只是这时候说这些,一切都迟了。 “对了,还是说礼物吧。”任盈盈突然开口道:“现在我便送你最后一件礼物,你可敢要。” “礼物,到底什么礼物,你先说说看。”岳峰迟疑了一下,开口答道。 任盈盈脸不由一下子全是通红,她本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但到了如今也不得不有所决定了。 突然上前几步,任盈盈低声道:“我将我自己送给你可好。只要你今日同我走,等我帮父亲杀了东方不败后,夺回教主之位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了。就连我父亲的事情,我以后也都不管了。否则,否则。”说道此处,任盈盈直接拔出短剑,指着自己的脖子开口道:“你武功太好,我竟然杀不了你,就杀自己给你看看。” 岳峰脸色不由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亲自忍住了内心的冲动。若是任盈盈这话早点说,或许一切都好。可偏偏现在,一切都迟了。抬头朝着任盈盈看去,只见他脖子上隐隐的有一道疤痕,似乎便是当年他留下的。 岳峰心头不由微微有些颤抖,不由有些不能难以抑制了。猛然间岳峰清醒了过来,却又无故生出一股杀意,开口道:“你莫非存心是来捣乱的,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今日是我岳峰大婚的日子,再胡闹下去,休怪我不可气。” 任盈盈脸色不由霎间有些惨然,虽说早就见识过岳峰的喜怒无常,但也未料到会说出这番话。原本看岳峰的样子好似还当真动心了,可怎么就说变就变。可她心下依旧完全不信岳峰的话,开口道:“我便是来捣乱的,那有怎样?岳峰,岳少侠,你到底愿不愿意,要不然大当真死给你看。” 岳峰脸上不由闪现出些许狰狞,他的此刻的心思,怕是连他自己都不了解,更不要说是任盈盈了。 蓦然间,抬头朝着四周看去,却见华山派的众弟子此刻都是满脸诧异的看着这突然而来的变故,明显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于宾客当中,更是有些人面露笑意,好似在看热闹一般。 “不行,若是这般下去,以后全天下都要看我华山的笑话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岳峰不由猛地想了起来。 他自身本就有些重面子,若是被人传出去成亲之时碰到抢亲的了,那丢人可就丢大了。而且不但是他,就连岳不群夫妇,乃至整个华山派,都要跟着丢脸。而他岳峰,更是要成为天下间的笑柄了。 微微犹豫了一下,岳峰直接从身边一个弟子腰间拔出了剑,开口道:“现在就给我走。否则不要你动手,我自己来。” 任盈盈面色不由全是惨白,看着岳峰,完全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是摇着头,一动也不懂。 “那便成全你了。”岳峰脸上不由闪过些许狠辣之色,他最是讨厌别人逼他了,而且做起事来常常不考虑后果。他已经放出了话,任盈盈却还不听,当真生出了一种杀人的**。岳峰身上的杀意不由一下在大胜,直接将剑拔了出来。 “小姐快走,他真的动杀心了。”向问天已然是先天高手,对于这种气势上的感悟反应的最是快了,猛地一下将自己的刀拔了出来,朝着岳峰劈去。 岳峰目光不由微微闪了一闪,身形猛地闪动,躲开了向问天的刀,一剑朝着任盈盈刺了过去。及至剑尖刺入任盈盈胸口几分,绽放出鲜血只是,岳峰才猛地醒了过来,手上却再也没办法力气,再怎么也刺不进去了。 向问天却是不由大急,他本就不是岳峰的对手,而且此刻更加不敢动手了。此时岳峰虽然没杀任盈盈,但待会未必就不会下手,甚至将他们全都杀了也是可能。更何况,还有一个岳不群在。向问天可不信,他来这里岳不群会不知道。 当下一把拉住任盈盈的手,连忙后退,直接飞出了正气堂,丝毫也不敢停留。 岳峰看着任盈盈远去,就连临去之时眼中全都是不可置信之色,心头亦是不好受。微微迟疑了一下,岳峰猛地挥剑,几下就将五个被丢下的魔教弟子给杀了。 他这一下出手,全是为了泄愤,自然不会去考虑这些人是否是无辜的。本来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可是此时却忍不住的干了。 看着眼睛的景象,岳峰不由微微有些后悔。似这等滥杀无辜,虽然这些魔教的人算不得无辜,他几乎还为曾干过。不过干就干了,也算不得大事。 摇了摇头,岳峰这才冷声道:“今日之事,谁要是干说出去,便是这样的下场。” 话一说完,岳峰也不再停留,直接转身离开了正气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