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心魔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十四章 心魔

原来令狐冲自感武功修炼有成,再加上岳不群夫妇不在,而岳峰又是每日只知道自己练武。整个华山之上,除了岳灵珊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至于那些外门弟子,虽说有些经验吩咐,武功不凡的。但身份摆在那里,谁又敢与他作对? 在加上他自认为自己现在也是江湖中人,内心不由有了几分行侠仗义的念想。于是乎,令狐冲每天除了练武,便是带着岳灵珊还有几个华山派的外门弟子,做些打抱不平的勾搭。 其实说到底,也就是欺负一些小毛贼。因为华山派的存在,华阴县周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大的势力。即便有些武林人士经过,也都会给华山派一些面子,不会在此惹是生非。 但就在今日,令狐冲在华阴县城内饮酒取乐之时,突然听闻有一伙叫做黑虎帮的山贼来到了华阴县附近,做了一些欺男霸女的勾搭。 一听到此事,令狐冲自然是热血沸腾,想也没想就带人前去,准备给这些不知好歹的小毛贼一个教训。可是未曾料到,这次还真踢到了铁板上。 初始时,他还凭借着自己三脚猫的功夫,轻松的打发了几个喽啰,但等到黑虎帮的头领出来,不过三招两式就将所有华山弟子打伤,就连岳灵珊也给打晕了。 令狐冲几人狼狈的逃回了华山,自然是又是郁闷,又是害怕。他心中不由的暗自后悔,不该不听岳峰的告诫,私自离开华山。此时岳峰见岳峰问起,没有丝毫犹豫,一股脑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 “师弟,这次你一定要替我们报仇。他们这明显是不给我华山派面子,称师傅不在,专门来华阴县闹事。”令狐冲脸上依旧满是不服气的表情,开口说道。在他心目中,岳峰的武功要比他好上许多,只要岳峰出手,这次的耻辱一定能够洗刷。 岳峰听了令狐冲的话,心中不由怒火更胜。即便到了此时,令狐冲依旧是不知悔改,不但未曾放下下山闹事的念头,还想将他也扯到里头。 岳峰死死的盯着令狐冲,眼中几乎要喷出怒火,开口道:“从今日起,你再也不准离开华山,等师傅回来处置。这件事,就这样算了。还有,那些平日间和你一同下山的弟子,都等着日后受罚吧。” 令狐冲不由一惊,想要反驳几句。毕竟,他时常下山闹事,是岳峰默许的情况下进行的。但他却从未听到过岳峰如此愤怒的声音,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就退下了。 及至令狐冲走后,岳峰心中的怒火依旧无法平息半分,反倒是越燃越盛。 正如令狐冲所言,这些人专门是称岳不群夫妇不在而来的。若是普通山贼,哪里是会是华山派的那些外门弟子的对手。根据令狐冲讲述的情形,这些人里面,出手将他们打伤之人,一定是高手中。 他们扮作山贼来华阴县闹事,或许不是为了找茬,但一定是为了试探华山派的虚实,看华山派将如何应对此事。至于将令狐冲与岳灵珊打伤,那更是故意做的。若真是敌人,令狐冲哪有这般就轻易逃回来的道理。 他虽然恼恨令狐冲私自带人下山,导致了岳灵珊受伤,但更加恼火的是那伙打伤岳灵珊的人。 但归根结底,他恨的还是自己,恨自己未能如岳不群夫妇吩咐的那样,将岳灵珊照顾好。 来到这个世上,岳峰所虽说是多了一些亲人。但无论是岳不群,还是宁中则,都因为前世对于父母的记忆,难以彻底的接受。唯有对岳灵珊,他是真的将其当做了亲人,当成了自己唯一的妹妹。 而且,岳灵珊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两人间的感情不可谓不深。平日间,他对这个妹妹可以说是疼爱万分。岳灵珊只要稍微受一丁点委屈,他都要心疼半天。 可他,只不过是为了自己修炼武功方便,就毫不犹豫的将岳灵珊丢给了令狐冲这个才十三岁的小孩。 此时岳灵珊的受伤,自然让岳峰心中生出了巨大的悔恨与愤怒。若是连自己唯一的亲人都保护不好,那他日后还有什么资格来保全华山派,还有什么资格来改变这个笑傲江湖的剧情? 若是连自己唯一的妹妹受伤,他都能够置之不理,不替其报仇,那就算他有着高深的武艺,练成天下第一的武功,又有什么用? 若真是如此,学武有什么用?练功有什么用?活着又有什么用? 蓦然,岳峰感到自己的内心一阵动摇,不由的一惊。 内功修炼到了后期,也就是开始打通奇经八脉之后,每一步都十分凶险。故而除了要努力修炼外,好要做到心念上的通畅。一旦生出心魔,那在练功之时极易被扰乱思绪,就可能导致走火入魔的后果。到那时,轻则武功尽失,深受重伤,重则有生命的危险。 而所谓的心魔,并非是如同玄幻小说中的一种类似于灵魂中的东西,实际上便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负面情绪。心魔可能是忌恨,可能是仇怨,也可能是欲望,还有可能就是对一些做过的事情的悔恨。但无论如何,心魔总是会对修炼产生不好的影响。 而岳灵珊受伤的这件事,不但让岳峰生出了滔天的怨恨,同时也揭起了埋在她心中已久的事情----自己穿越的事实,还有改变笑傲江湖剧情的愿望。换句话说,此时的岳峰,可以说是心中已经生出了心魔,就连努力修炼武功的决心也是有了一些动摇。 若是这件事处理不好,他毕竟因此而愧疚众生。长此以往,武功上的修炼必将受到影响,甚至虽是都有可能遭受到莫名的危险。理智上,他告诉自己要忍耐,等岳不群夫妇回来再说,可他实在是难以抑制住要报仇的想法。 有仇不报非君子,人生在世,就当快意恩仇。即便此时华山安危要紧,即便岳不群夫妇曾告诫不准轻易下山,但此时岳峰脑海中只余下“报仇”二字。 一念至此,岳峰不由眼中寒芒迸射,此事决不能如此作罢。无论如何,他都要给岳灵珊,给岳不群夫妇,还有给自己一个交代。

上一篇   第十三章 事起

下一篇   第十五章 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