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婚变(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七十七章 婚变(3)

第一百七十七章 婚变(3) ------------ ? 等出了正气堂后,岳峰只感到心中不由万分的烦乱。 犹豫了一下径直走入了华山派的祖师祠堂当中,盘膝跪在了蒲团之中。看着祠堂正中祖师赫大通的画像,岳峰心头依旧是无法平静半分半点。 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本来这时候,他应该是去进洞房陪李羽馨了,但这时他也没心情独守空房的李羽馨会又何种想法,更没心思去找李羽馨了。 突然间,祠堂的大门被人推开了。岳峰神色微微动了一下,也没回头,开口道:“母亲,是你来了。不去歇息,道这里干什么。” 宁中则转身将门关上,这才开口道:“白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峰儿,你这又是何苦?”微微叹了口气,宁中则开口道:“你若是当真喜欢那女孩,娶了便是。纵然他当真是任我行的女儿,有怎么了?凭你现在的武功,要何必去顾忌那些江湖规矩?谁有敢说你半句的不是?”说到此处,宁中则亦是不由满心的疑惑,完全不懂岳峰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母亲说的是,若是我当真喜欢,娶了也无妨。而且真要如此,谁都拦不住。当初你父亲要给我定亲,你没同意,怕也是才想到我有喜欢的人了。”说到此处,岳峰不由沉默了下来。 过了许久,岳峰才继续道:“只是练武之人,武功永远都是第一位,其他的东西都可以舍弃。”脸色不由微微抽动了一下,岳峰突然一个字一个字吐了出来,道:“只是,我等练武之人,岂能为情所困。” 话一说完,岳峰猛地抬头看向了宁中则,眼中的冰冷直让宁中则不由发颤。 只听岳峰继续言道:“孩儿自从三岁之时练武,素来克己守信,从不肯懈怠一丝一毫。纵然算不得是断情绝欲,也相差不远了。可孩儿也是人,也懂得累,也想要玩乐。可是为了练武,孩儿什么都放弃了。孩儿更想像令狐冲一般,纵意江湖,整日饮酒取乐,可是为了练武,也放弃了,甚至连酒都不敢碰一下。平日间我总教训别人无勤奋,可实际上却是在羡慕他们。” “只是后来,碰到了那女子,孩儿再也不能自拔了。”岳峰摇了摇头,脸上不由全是悔恨,开口道:“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可是说是孩儿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可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却再也静不下心来了。即便每日照样练武,可再也没了原先的成效。而且,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她,怎么也忘不掉。” “单是这样也就罢了,只要我多花点时间,努力苦修,一切也能行。可偏偏她还有个胸怀大志的父亲,而且她更是想把我给扯进那个漩涡里面。如此一来,我与她间再也没了可能。” “呵呵,于是孩儿在明知道她要骗我的情况下,一步步跟着走下去了,欲图将两人最后的情分给了断了。于是一切都顺利的很,她果然是我所想的一般,继续的走了下去。我也总算是能狠下心,说出了恩断义绝的话。可这还是不够,我的武功岂是能让人白白学去的。她若是不能同我在一起,自然是死了的好。” 说到此处,岳峰脸上的狰狞不由越甚,开口道:“本来我想一剑将她给杀了,一了百了,只是自己总是下不了手。可什么慧剑斩情丝,孩儿当真做不到,也做不来。于是只能随便找个女人,早点成亲,让自己忘记一切。” “可现在,她又来了,依旧缠着孩儿。孩儿的心乱了,彻底的乱了。母亲,你说我该怎么办,该如何是好。母亲,你说孩儿是不是做错了,当初就不该那般的狠心。或者是不是太没用了,心太软了。”说到此处,岳峰忍不住看着自己的一双不停颤抖着手,心中却是愈加的难受。 宁中则看着岳峰,心头亦是不由全是复杂。虽说早就知道岳峰同任盈盈不清不楚,可还未想到是这么一回事。感情上的事情,竟然能如他这般的去思考?就算两然间不可能存在,也最多只是好聚好散。可似岳峰这般直接就拔剑相向的想法,她实在是无法理解。这种想法,除了神经病估计其他人都难有了。蓦然间宁中则亦是不由生出这么一个想法,直将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若是她是任盈盈,碰上了岳峰这样的混蛋,估计恨不得一剑给劈了。可是这个混蛋是自己的儿子,而且是唯一的儿子,那就不同了。而且,看岳峰的景象,如今似乎真有种走火入魔的迹象。若是这般下去,不要说练武了,怕连姓名都难保了。 直过了许久,宁中则才平静了下来,看向岳峰心头不由全是怜惜。她当年同岳不群的成亲,只不过是尊崇师命。如今岳峰的痛苦,他自然无法理解。 直过了许久,宁中则伸手摸了摸岳峰的头,开口道:“峰儿你做的自然都是对的,不会错的。也都是我们害了你,若是华山派强盛些,哪里用的了你受这般的罪?这些年来,你受的苦我们都是看到的,只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单靠你父亲一个人,华山派显然是不行的。” 岳峰摇了摇头,很明显宁中则依旧不懂自己。若是单单为了华山派的发展,自己哪里会甘心走这条路,更不会将自己逼上绝路。说到底,他自己追求的可是长生之道,是永生不死,是破碎虚空,为了这个梦想,什么情爱,都不重要。 哪怕是华山派之事,若不是因为些许对宁中则等人感情的无法忘却,还有自己对于权势的一分贪欲,估计早就不管了。只不过,永生不死若代表这永恒的寂寞,那永生不死连狗屁都不如。而此时,岳峰隐隐的有些魔怔了。特别是刺了任盈盈的那一剑,只感觉如同刺在自己心上一般。若非是因为对武学的执着,他早就彻底崩溃了。 只不过,这些话他没必要对宁中则说,也不敢去说。想来他只要说出去半点关于长生不死的念想,宁中则也一样要像任盈盈一般将他给当成疯子了。 说实话,和李羽馨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他还真无法对她生出半点爱意。事实上,在他内心中,不过是将李羽馨当成了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其目的便是帮自己管理华山派,还有就是生孩子。就算没了李羽馨,也绝对会有个就王羽馨或者张羽馨的。 一想到自己这是要服从于命运的安排,和个半点感情的人生活一辈子,岳峰心头总是有些不甘。说到底,这终究是前世生活给他带来的些许影响。即便二十多年过去了,前世的一些观点依旧还是无法彻底的淡去。 “峰儿,事到如今,你想怎么办。”犹豫了一下,宁中则开口道:“无论你想怎么办,母亲都支持你。” 岳峰不由沉默了下来,到了现在,他还能怎么办。如今他已经成亲了,总不能做出那种抛下妻子的事情。就算再不甘,也要认命,也要继续走下去。 “要不然,你就走吧,离开这里的。”便在这时,宁中则是真怕岳峰这般下去会彻底疯掉,总共就是生出了这么个想法,突然道:“看着你这般难受,为娘也是不忍。不若便离开这里,你父亲那边,我去解释。” “离开这里,我去哪里?”岳峰微微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宁中则的意思。 “不行的,我不能这样。”岳峰摇了摇头,实在是觉得自己不能如此。若当真连刚刚和自己成亲的妻子都不顾了,那他岳峰也太不是人了。可偏偏宁中则的话,让他本来死下去的心思一下子又活了起来。 “我刚才刺了她一剑,估计他早就将我给彻底恨住了。这样一来,我两人也好彻底的断绝。我现在这般去了,不是自己去找不自在?” 过了片刻,岳峰念头再次活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她刚才答应过我的,说只要东方不败一死,便什么都停我的。也再也不去理会她父亲了,更不会让我跟着参合进去了。若当真是如此,或许也行。” “而且,而且东方不败。任我行他们是东方不败的对手吗,这可说不准。如果不是,她,她定然会死在东方不败手中的。她若就这般死了,。”想到此处,岳峰再也静不下去了,猛地站了起来,便欲离去,可却又停下脚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过了许久,岳峰才突然想明白了,双目中不由流出了泪水,却又跪在地上,给宁中则磕了几个头,开口道:“母亲,那孩儿这就走了。等过些时日,嗯,怕至少要过许多年,再回来的。” 说到此处,岳峰起身站了起来,将门答了开来。刚走到门口,岳峰又不由停了下来,开口道:“母亲,帮我告诉她,就说是孩儿对不起她了。要是有下辈子,定然会好好弥补的。唉,可惜,可惜。” (三章万字,有五天的量了。要请假一段时间了,因为考试的原因,还有三门要考。三门考试共还有十三天时间,不过中间有时间来了,也会更新的,而且更新就尽力爆发,不会彻连续断这么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