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东方(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八十章 东方(3)

第一百八十章 东方(3) ------------ ? 此时的岳峰总算是彻底的明白,自己所追寻的那丝机缘是在何处了,那便是能通过和东方不败交手可以让自己于武学上的感悟更进一步了。 一念至此,岳峰心头就再也没了其他,只余下和东方不败动手的念头了。事实上,于他而言武功永远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任何东西都只能是学武之余的些许追求。当然这些追求也是必不可少的,否则那日子也过的太无滋味了。 盯着东方不败看了许久,岳峰心头千万心思不由的转动。按理说此刻他应当同任我行联手,将东方不败拿下再说。这般一来,东方不败必然不会是对手。只不过东方不败若是死的太快了点,他的武功未必就能借此突破。 若是自己一个人上去对敌,岳峰心头也殊无半点的把握。毕竟高手间的生死之战,肯定会有无尽的凶险。而且到了关键时候,东方不败更可能要临死反扑。不过为了武功的进步,冒上点危险也是值得的。 想到此处,岳峰猛地拔出了宝剑,直接朝着东方不败刺了过去。此刻他手中的剑,自然不会是那把锋利道及至的君子剑,也更非是华山派掌门信物的宝剑,而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可是在他强横内力的催动下,威力依旧是不凡,只是一下就将那小室的墙壁给击碎,更是毫不停留的朝着东方不败而去。 “好快!”东方不败不由的惊呼一声,紧接着便是身子好似动了动,便又飘回到了远处,不过他却已经避开了岳峰刺过来的剑。 岳峰脸上亦是不由全是震惊之色,全未料到东方不败会如此轻易躲开。细说起来,他的武功最为大的特点便是个“快”字,出手之下,纵然是风清扬任我行直流也绝对无法躲避,只能够硬接。可偏偏东方不败却闪开了,而且似乎并未费太大的精力。 不过这个念头只来得及在岳峰心头微微想上一想,便再也不敢多做思考,他只感到身前似乎有一道劲风闪过,连忙挥剑砍去。 只听到“叮”的一声,岳峰的宝剑已经与那飞来的事物撞在了一起。紧接着,那东西落在了地上,在朝阳之下不停的闪烁着光芒,却是一个绣花针。 东方不败脸色不由一下子有些发白,亦是为料到岳峰能够轻易挡开他的偷袭,而且总算是彻底的清楚了现在的状况。 单单就是一个岳峰,就已经不是他轻易能够胜过的了,更不要说一边还有一个大敌任我行和初入先天境界的向问天。而且杨莲亭更是被任盈盈捉在手中,更是让他心绪难安。 心烦意乱之下,东方不败再也忍耐不住了,十指猛地连弹,便又一大堆红光朝着岳峰飘了过去。 岳峰目光微凝,便看出这竟然是十余根红色丝线。先前任我行他们来时,这东方不败应该便是在绣花,如今竟然随手将丝线给弹了出来,用来攻敌。 这些丝线虽然只是由普通的蚕丝做成,但在东方不败内力的灌注下,便有如精钢一般。只可惜,丝线也终究是丝线,在岳峰面前更本就不够看。 岳峰不冷笑了一声,身子急速后退了三步,手中的剑猛地挥动了几下,那些丝线竟然全都是被他的长剑给绞碎,成了一条条长不过寸许的线头。 “用武器吧,不然你声胜不过我的。”岳峰心头微微的松了口气,虽然两人只是交手了短短的一霎,可他已经发现了东方不败的功力根本不必他强多少。至于其他的方面,岳峰从不认为有人能够超过他半点。如此一来,同东方不败交手就会安全许多了。 稍稍迟疑了一下,岳峰猛地一脚踢出,将地上的一把剑踢了过去,直落在东方不败身边。这把剑,在岳峰进来之时便已经落在了地上,应该就是先前被东方不败杀死之人留下来的。 于此同时,岳峰开口道:“胜了我,我便马上离开,其他的我便不管了。否则你纵然逃了,你那姘头可是逃不掉的。” 东方不败脸上不由闪过些许羞愤之色,冷冷的扫了岳峰一眼,却有回看向了远处的杨莲亭。 事实上,此刻他早就清楚自己今日绝对不会是岳峰任我行向问天三人联手之敌。如非是心中挂记着杨莲亭,他早就转身逃走,等到日后在报仇。而且他要逃走,估计谁也拦不住。 “怎么,还不放心。”岳峰脸色不由微微沉了一下。如若是东方不败这般的心存顾忌,待会两人交手时两人怕谁也不能尽情发挥,这样反而不妙。 “你若是能够胜过我,到时我便帮你救下那杨莲亭。”微微沉吟了一下,岳峰继续道:“我两人联手,胜过他们绝对不是难事。” “小子,你到底要干什么。”一听岳峰这话,任我行不由的大急,实是有些无法明了岳峰到底在想些什么。岳峰若当真同东方不败联手,还真有将他全都杀了的可能。 就连东方不败也是不由双目中放出光芒,满是希夷的看着岳峰,显是心中充满了紧张,明显是东方不败有些信不过岳峰,不知道岳峰所言到底是否属实。 “你没的选择了。”岳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才开口对着东方开口道。事实上,纵然东方不败真能胜的了他,他也没半点帮东方不败对付任我行的可能。至于对东方不败的承诺,那不过是说说罢了。只要自己真能在战斗当中武功有所突破,那东方不败还是死了的好。 只是可惜,东方不败就算是明知道岳峰未必是什么能信得过的人,但也不得不骗自己暂且信了。伸手拿起岳峰踢过来的宝剑,东方不败脸上不由升起了怅惘之色。 “十年了,已经十年没让我动过兵刃了。”东方不败幽幽的叹了口气,亦是不由有些怀念起当年江湖时的些许记忆,过了好一会,才接着道:“上次我最后一次出手之时,才刚刚得到了那宝典,只是到了先天境界。当时实是有些目中无人,还取了个天下第一高手才绰号,现在想来,真是可笑之极。” “对了,那次将阻住我的人应该是叫岳不群,他便是你父亲吧。如今,我也算彻底将他耍开了,而且这天下第一的名号于也算的上是实至名归了。只是希望,你也别让我失望。”东方不败扫了一眼岳峰,依旧继续自顾自说着,而且完全是一些不想关的东西。 只不过,一边的岳峰听着脸色却不由越来越加凝重。因为随着东方不败的话继续,东方不败的神色显得越来越加平静,再也没了半分的慌乱。很明显,东方不败是在见机调整状态,是真正的将他当成大敌。 东方不败又是伸手在剑上摸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慢慢的从已经倒塌的房子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竟然感受不到半点的气势,这才继续开口道:“动手吧,便让你先出手。” 岳峰看着眼前的东方不败,心头不由生出了些许紧张。只是片刻功夫,眼前的这人竟然完全是换了一副模样,送算是真正的显露出天下第一高手的气度。 而且自己在他的感觉之中,东方不败虽然只是静静的在哪里站着,却依旧好似是彻底的融于自然当中一般,好似要与他动手,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天地一般。 当然,岳峰心下自然清楚,这永远只是中错觉罢了。所谓的天人合一,无法是让自己的行动合乎于自然当中,而并非代表这能够借助天地之力。 想要真正的借助天地之力,他岳峰不行,东方不败也一样不行。若是东方不败当真到了传说中那种超越了化神境界,能够御使天地的水准,那他岳峰便不用交手,直接逃就行了。不过那种情况下,估计他要逃走也没半点可能。 微微迟疑了一下,岳峰也并未犹豫,直接挥剑刺了过去。这一剑,他出手时似乎是极慢,可是只要东方不败露出半分的破绽,便就会迅速的转变为极快。当然,这次出剑只是试探罢了,若是真正要交手,自然不用如此麻烦。 “好!”东方不败不由自主的脱口叫了出来,整个人更是匆忙后退了好几步,直到后退到了三丈之外,才停了下来。 凭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岳峰出手虽然只是一剑,但实际上却是千剑万剑。那看似有些迟疑甚至好似在不停颤抖的动作,实则是针对他身体每一处部位。而那含而不发的失态,更是让他觉得难受到了极致,不得不为之后退。 见东方不败看出了自己剑法的厉害,岳峰心头亦是忍不住生出了些许兴奋之色。若论武功,是任我行或者方证这样的人或许也能够与他一战。但于剑法一道上,岳峰原本天下间变只有风清扬能够与他相交了,没想到这东方不败居然也算的上是真正的剑法高手。 “好剑法,不过这样便想胜过我,也太简单了点。”东方不败脸上也不由有些兴奋之色。葵花宝典虽然是以内力为主的功夫,但其中关于剑法的东西也同样不少。否则,当初林远图在看到葵花宝典之后,也就不会得出那所谓的辟邪剑法了。 “这里不方面出手,你我还是走远一点。”说话间,东方不败便已经飘然起身,快速的飞向了远处。 岳峰目光闪了一闪,很快就明白了东方不败的意思。东方不败这是在害怕同自己交手之时,受到了外界的干扰,更是害怕胜过自己之后,会被任我行出手偷袭。 不过东方不败担忧的,也正好是他岳峰担忧的。若是在关键时候,被任我行突然来上一下子,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当下岳峰也没有迟疑,连忙跟着东方不败上前,追了过去。 近年来,岳峰随着自身功力的进步,轻功上的造诣是越加的出彩了。无论是任我行、岳不群或者是左冷禅等轻功上都每一个比不得他,纵然田伯光复生也远远及不上。 只不过,今日东方不败注定要给他太多太多的惊喜,就连轻功也一点不在他之下。只是片刻功夫,两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远方,不见了踪迹。 “教主,我们怎么办?”见岳峰和东方不败已经消失不见了,向问天神色不由也是万分的难看,不由开口问道。 “追,追过去看看。”任我行脸上不由闪过些许灰败之色,今日的事情的变化实是有些彻底的超乎了他的想象,将他的计划彻彻底底的给打乱了。 “盈盈,将杨莲亭看好,你也跟着走。”犹豫了许久,任我行开口再次说道。 整整过了一日的功夫,任我行带人几乎是将将黑木崖上下都给找遍了,依旧是没有找到岳峰同东方不败二人。 到了第二日下午时分,天色猛地开始转变,下起了大雨。黑木崖上更是刮起了大风,吹的周围的东西都猎猎作响。 正在山林中寻找岳峰等人的向问天,却猛地脸色一变,突然指着远处开口道:“教主,你看!” 任我行听到后,连忙转身望去。五十余丈之外,岳峰同东方不败正相对而立,都是站在树顶之上。两人的身形都是不停的飘动,有如鬼魅一般。期间身形更是交错了好几次,却诡异的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甚至连剑都未曾相交一下。 此时岳峰心头不由是万分的畅快,十几年的时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有人能够在速度上跟上他的。此时两人交手,完完全全凭借的就是身法速度,竟然不掺杂其他的任何东西。 而且,岳峰同样是感到自己于这天地自然的契合似乎更进了一步。渐渐的,他似乎完全都不用意念来进行操控,内力就可以自发的在体内游转。事实上,这正是他一直追求的东西。也唯有真正到了这个程度,才算得上是完全做到天人合一。 而此时的任我行,却将自己的注意放在了另一个方面上。他才刚刚看了一眼,神色就不由的发生巨变。 只见的岳峰和东方不败两人的速度都快到了及至,竟然到了他都无法看清的程度。任我行心头不由的生出了一股寒意,若是他先前就上去和岳峰或者东方不败之一去交手,那又该如何去应对。怕是除了上前拼命,弄个两败俱伤,就再也没有半点的办法了。 越是如此想,任我行心中的惊恐就不由越浓。他素来自傲惯了,实是有些容不得别人于武功上能超越他。过了许久,任我行却又开口破口大骂道:“混蛋,果然是混蛋。” “爹爹,你怎么了。”任盈盈听到后,连忙开口问道。 “怎么了。”任我行面色依旧是没有好上半点,冷笑道:“我原本还以为你那小情郎发了善心,打算要过来帮我一次,原来也是为了自己啊,果然不是东西。先前要他同东方不败交手时,我就感到有些不对了。这人好端端的,一个自私自利的人,竟然变得慷慨起来了,居然没和我讲条件!” “爹爹,你胡说什么?他若不是为了帮你,来这里做什么。”任盈盈不由一急开口道。 “我胡说,你真以为自己打算过段时间,就再去找他私奔,我就不知道了?真是我的好女儿啊,连人家成了亲,都不在乎。”任我行脸色却是更为的难看,不由自主的开口道。 紧接着,任我行有些后悔自己的话有些重了,这才继续道:“他这么早就来了,大概是放心你不下,丢下了自己的妻子跑了。他能对你有这份心意,你跟他走了,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不过你现在仔细看,他小子当真不是东西,估计他心里面巴不得我死了的好。他再想带我女儿走,别做梦了。” 任盈盈听着任我行所言,不由得有羞又急,不过却是依旧有些不明白任我行的话。若非岳峰是来帮任我行的,有何必同东方不败交手? “小姐,你难道没发现,他们两个道现在还没受伤。”向问天见状,连忙开口低声道:“高手交手,素来都是凶险万分,从来就没听说能超过一个时辰的。你看他们现在打了多久,这可都快两天了。而且看着样子,在来个一两天,也是一点问题也没。岳,岳少侠,大概是武功又到了突破的时候了,才突然起了心思,要和东方不败一战的。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放东方不败离去,任由东方不败和我们杀个两败俱伤。” “那,那我们怎么办?”任盈盈听到后,不由微微有些着急,连忙开口道:“那东方不败的速度好快啊,我们也未必能打得过。” “怎么办?”任我行脸上却是闪过了些许狠辣之色,猛地生出手去,抓向了杨莲亭,一把就将杨莲亭的一只胳膊给拉了下去。 此时的杨莲亭虽然依旧是昏迷着,但是身体上的剧痛依旧让他行了过来,不由自主的便发出了一声惨叫。但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而且人也够硬气,竟然止住了声音,没有再叫。 可这叫声只是一下,但远处的东方不败感觉是何等的敏锐,已经停了个清楚。抬头看了一眼之后,东方不败自是不由的惊慌失措。 此时岳峰正一心沉浸在武学的体会当中,已然已经彻底的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事实上,交手这么久,东方不败的心思他也算是了解的差不多了。此时东方不败而言,显然是自己忌惮到了极致,而且因为要救杨莲亭的缘故,完全就不敢和自己拼命相斗。否则,东方不败纵然胜过了自己,也绝对会死在任我行等人的手中。 可是他完全未曾料到,东方不败竟然会一下子失了分寸,空门大漏。若是别人心下有了迟疑,手就会自然的慢了下来。可是他的剑法,早就熟练到了极致,成为了一种本能,期间并未有丝毫的停留,直直的就刺入了东方不败的胸口。 东方不败只感到身上一阵剧痛,便已经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绝望之下,东方不败猛地一把将岳峰的剑给握住,同样一剑挥了过去。 岳峰不由大惊,连忙就欲躲避。只是可惜他因为刺东方不败那一剑的原因,彻底的来到了东方不败近前。再加上东方不败这一剑是临死而发,将自己最后一分力气用了进去。 岳峰虽说速度万分的快捷,这才堪堪的躲开了东方不败刺来的剑,不过却被那剑气所侵及。本来这一剑是朝着他胸口而去,可偏偏他心神之下身体开始不由的下落,这剑气却是到了双眼之前。 若是在其他的地方都好说,自然有内力护体,一点事情也没有。可偏偏眼睛是人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武功最难修炼到的。岳峰只感到双眼一震剧痛,紧接着周围的景色便彻底的黑了下来。 岳峰心中不由的大为震惊,赶紧稳住身体落在的地上,只是依旧无法看到半点的光芒。但是很快,他就又一次发现了不对,好似在他身边的许多东西,他都能感觉到存在一般,甚至似乎比亲眼看到的还要清楚。而且,这种感觉,似乎只是在自己周身三尺的范围内才有。 “这是,这是神识外放。”岳峰霎间就有了明悟,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应当是喜还是悲。 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他偏偏是在此刻他能够做到神识外放了,而代价却可能是双眼再也看不到东西了。不过于他这种学武之人而言,武功也终究是最重要的,只是片刻之后,岳峰竟是忍不住的心中有些窃喜不已。 “你胜了。”便在这时,东方不败挣扎的站了起来。本来人被刺中心脏之后,纵然不会立时死去,但也差不多了。支持此刻东方不败胸口上喷着鲜血,人反而似乎更加的精神了。 东方不败摇了摇头,却是突然开口道:“只是如果没有这些人来,你也未必能胜我得过。” “真是如此吗。”岳峰也渐渐的静了下来,开口答道:“你这葵花宝典,终究是未竟全功。难道就没发现,一天多的时间下来,你速度已经慢了不少。否则,你纵然心神失守,刚才那最后一剑最多也只能刺伤你,可却杀不了你。最多在一天时间,我便可以轻易将你胜过了。”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自己疏忽了。这一次,我是败得心服口服了。只是我东方不败既然拜了,那也不该再活在这个世上了。”东方不败不由的苦笑了一声,开口道:“只是可惜了我莲弟!”说到此处,东方不败猛地飘了出去,朝着任盈盈而去。 岳峰不由大惊,他虽然知道东方不败要干什么,但东方不败离他远了,他是一点动作也“看”不清楚。而且他的双眼是刚刚看不见东西,一时间还完全无法适应,自是有些不知所措。 还好那边任我行反应急速,猛地一把将任盈盈手中的杨莲亭夺过,朝着东方不败扔了过去。 东方不败见状后,果然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将杨莲亭接住,同时开口泣声道:“莲弟,你胳膊没了,腿也断了,他们好狠心啊。只是可惜,我打不过他们,而且自己也不行了,我们便一起去死吧。” 他此刻功力渐渐的散去,声音也一下子变得不男不女起来了,让人听得不由阵阵发寒。再加上此刻大雨急骤,更是令人心头觉得有些凄惨。 杨莲亭却是突然叫了起来,大声道:“你往日自夸武功盖世,为甚么杀不了这几个奸贼,当真是连废物都不如。如今既然要死,就自己死了算了,别拉上我。若非是看中了你的那位子,鬼才愿意和你呆在一起。你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到现在还来恶心我。” “你!你!”东方不败不由的气极,不由连连说了这么两个字,泪水猛地不由的落了下来,口中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颓然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半点声息。 “想死在一起,那我就便成全你们。”任我行间的东方不败如此便轻易死了,回想起自己十余年来受的苦楚,不由一下子又惊又怒,猛地一脚踢出,提在身边的一颗大树之上。大树飞了过去,直接将杨莲亭压住,压成肉泥,和东方不败的尸体混在了一起。 “恭喜教主除的叛逆,铲除了东方不败这奸贼。”很快,向问天就率先跪在了地上,开口拜贺道。 紧接着,其他一同虽任我行寻找东方不败的人也反应了过来,齐齐的拜贺道:“教主文臣武德,千秋万载,一同江湖。” “教主武功天下第一,从此我教在教主庇荫之下,扬威四海 ………… 听着这一个个恭维声音,任我行也是不由的喜上了眉头,口中喃喃的念道:“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文臣武德,天下第一。”只是说道这“天下第一”四个字时,任我行却猛地醒了过来,抬头朝着岳峰看了过来。 岳峰虽说是看不见东西,却亦是不由的为之一凛。本来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不会忍住不动的,至少也要用言语来挤兑几句。 但是此刻,他眼睛刚刚看不见东西了,显然不是时候动手。即便是领悟到了神识外放的妙用,可一时之间也无法将其应用道武功上来。此时若是将任我行惹怒,两人交手的话,的确对他又万分的不利。 也就是在此时,任盈盈悄悄的走了过来,突然上前将岳峰的手拉住,将岳峰心头最后一丝想动手的念头给打消了。 微微犹豫了一下,岳峰连忙沉声道:“走,赶快送我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