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回山(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八十一章 回山(1)

?随着任盈盈离开树林之后,岳峰是一刻也不敢停留,连忙就继续催促任盈盈继续送他离开黑木崖。《》 事实上,岳峰本就是一个万分惜命之人,最最看中的就是自己的性命了。一想到自己双眼如今看不见东西,实在不便于应用武功,岳峰心底就忍不住的生出了巨大的恐慌。 更何况,此处正是在黑木崖上,而且他同任我行的关系一向不是很好。如若任我行真存了要杀他的心思,那情况可就是万分的不妙了。 当下岳峰心中只余下一个念头,便是赶紧逃走,速速回到华山派去。说到底,华山派才是他的根本所在。只要回到了那里,他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安全了。 于是岳峰在也顾不了其他,甚至原本一直都对任盈盈放不下的那点面子,也是彻底的不在乎了。好还此时的任盈盈没有多想,只是以为他不愿意在黑木崖上久待,否则岳峰什么脸面都不要了,还怎可能不顾一切的哀求其送他离去了。 岳峰紧紧的拉着任盈盈的手,不一刻便回到了到了黑木崖上的大殿之中。这大殿,却是下山时的必经之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 紧接着,两人就继续往殿外走去。还好此时任我行已经彻底稳住了黑木崖上的形式,而且任盈盈在日月神教当中呆了多年,不少人都认识。于是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拦,只是任由他两人离去。 两人相伴而行,初始之时,岳峰还尝试着用神识来观察周围的景物。但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他就感到脑海中阵阵发晕,自知是因为自己神识太过脆弱的缘故,岳峰只好颓然放弃,任由任盈盈带着自己走。 就这样没一会,岳峰就彻底不知道自己随着任盈盈走到了何处,后来不知上了一个什么东西,接着他又猛地感到自己身体开始下坠,不过双脚似乎依旧没有离空。 岳峰脸色不由微微变了一下,开口问道:“这是哪里?我们,我们怎么好像在往下落。” “我们正在缆车之上,这是下黑木崖的捷径,上面用铁链连着。只需要半个钟的时间,便能够下去了。”任盈盈偷偷看了一眼岳峰,只见岳峰双眼紧闭,眼角上依旧有着鲜血。她也不知道岳峰的眼睛到底如何,更是不敢轻易去问,只好老实开口答道。 “是这样啊。”岳峰点了点头,面色也不由的缓和了许多,轻轻张开嘴,岳峰似是想说几句话,但紧接着却好似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变得万分的紧张,突然开口道:“不对,我们等赶紧上去。” 他这话音才刚刚落下,只听头顶上方“砰”的一声巨响,缆车猛地停了下来。岳峰和任盈盈两人不由紧紧抱在一处,身子更是连连摇晃了几下。 “不好,铁链断了一根,这是怎么回事。”任盈盈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开口急声道。 “怎么回事。”岳峰冷笑了一声,脸上全是讽刺的表情,开口道:“你爹这是铁了心要杀我,你看他如今是连你的死活都不顾了。” “不可能的,我爹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不会对我下手的。”任盈盈脸上不由全是不信,只是却无法解释现在的这情况,连忙开口急声辨道。 “你爹的确不会那样的人,但日月神教的教主却是。”岳峰脸上讽刺之意不由更浓了,看向任盈盈的目光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怜悯。紧接着,他突然拔出剑,猛地朝着缆车四周砍去。 “砰砰砰”几声巨响之后,缆车的其他几根铁链竟然全都被他给砍断了。刹那间,原本刚刚才停下来的缆车,却又一次开始急速的山崖下坠落。 “你要干什么?”任盈盈不由的惊呼一声,连忙开口道。 “干什么?想活命就别废话。”说话间,岳峰一把拉住任盈盈,直接飞离了缆车,朝下跃起。 此时此刻两人的情况,与当日受到左冷禅的逼迫被迫跳下武夷山时可以说是相似到了极致。但此刻的岳峰,武功早就不知道比当时好了多少倍。 岳峰猛地提了一口真气,同任盈盈两人下坠的趋势却一下子开始变缓,没多久,两人竟然好似没有一点重量一般,开始慢慢的往下飘落。 任盈盈不由自主的瞪大着双眼,实是有些难以想象现在的这情况。如今两人的的状态,早已经完全超出了常理,远远无法用用武功来解释。 岳峰面色却是万分的凝重。他之所以要跳离缆车,实是害怕山下被射了埋伏,不得已之下在选择的。此刻,两人虽说看似无一丝一毫的危险慢慢的向下落下,可实际上全是靠他一口精纯的真气来支撑。 只要他稍微松懈一下,哪怕是口里面吐出一个字,两人就要加速往下落。到那时候,他估计不得不在做一次类似于跳下武夷山时的选择。只是这一次,他到底会选择哪一个,就难说了。毕竟这次不同于那次,他和任盈盈感情深了许多,但相对的,凶险情况也要比上次多许多。 还好一切都如同岳峰所料到的一般,两人在空中并未碰到什任何的波折,平平稳稳的就落了下来。而在岳峰的刻意控制之下,两人落脚之地已经在黑木崖数里之外了。 及至此时,岳峰才微微松了口气,这才抬头望天,开口道:“报应啊,报应。我岳峰一声坏事做尽,结果却落得今日这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只是我素以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什么仁义道德,都是狗屁不如。可是现今却是这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吗?” 任盈盈只听的心中亦是不由悲痛到了极致,总算是彻底的明白,岳峰的眼睛是真的看不见东西了。当下她忍不住的留下了泪水,私下一块衣襟,便欲上前给岳峰裹住双眼。 岳峰素来都是好强惯了,哪里愿意让自己在女人面前露出半分的软弱,即便此时是遭逢了大变,心中也同样是如此,于是没有半点的犹豫,他便转身想躲开。 只是他听到了任盈盈哭泣的声音,心终究是不由一软,停了下来,没有移动。 任盈盈帮岳峰裹好眼睛之后,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你怎么不是好人了,单说对我,你也一直算是不错。而且,你华山派一直都是名门正派,为天下百姓做了不少的好事。若你都是华山,那我这魔教的妖女,又算的了什么。” 听着任盈盈的这句话,岳峰却不由的微微有些发愣了。说起来,好人和坏人,只是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他岳峰纵然一向都是卑鄙无耻,可从某些方面来说也算是好人。至少他从未滥杀无辜过,而且他华山派也的确如任盈盈所言,保得了一方百姓的安静。 任盈盈擦干了自己的泪水,总算是止住了哭声,却又是开口说道:“你先等等,我这就去弄辆马车来。这里离黑木崖太近了,要是不走,很快就被人追上的。”话一说完,她也不待岳峰回答,就赶紧的走了。 过了不到半刻钟时间,任盈盈就不知从何处真找到了一辆马车。她先是搀扶着岳峰做了上去,然后自己也是跟着做在前面,这才架马朝前面奔去。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两人已经架马跑出了四十余里路。也就是在此时,后面一堆马队追了上来。 任盈盈见两人是跑不了了,便也停下了马,扶着岳峰走了下来,朝后方看去。 只见当先一人身穿日月神教长老的衣服,正是日月神教的十大长老之一。只是这人看到了任盈盈之后,竟然连半点礼都不施。 任盈盈心头不由微微生出了几丝不忿,强自忍住怒火,开口道:“宋长老,你带人来这里是干什么。” 那宋长老这才对着任盈盈躬身施了一礼,又扫了一眼蒙着双眼的岳峰,不由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这才开口道:“小姐,教主他老人家叫你速速和回去。”那语气声中,全无半点的恭敬之意,反而全是倨傲。 “我不回去有怎了。”任盈盈心头怒火不由更甚,开口道:“你回去告诉爹爹,就说我以后再也不会黑木崖了,让他以后也别再来找我。” “是这样啊!”宋长老猛地一下挺直了身子,看向任盈盈的目光中再也没一丝感情,突然从怀中拿出了一块令牌,开口道:“教主有令,小姐如果不回去,那便格杀勿论。” 任盈盈脸色不由霎间惨白,这令牌他自是认识的。这可是日月神教的黑木令牌,素有见令牌如见教主之说。如今任我行已经重新夺回了日月山脚教主的位子,那这自然就是任我行的意思了。 一边的岳峰脸上却是不由再次露出的讽刺的笑容,不过终究没有言语,反而猛地拔出了剑,朝着日月神教的人飘去。 此时,他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怎么说也是一个先天高手,岂是这几个人就能对付了的?只是随意挥出几剑,岳峰就已经将这些人给尽数杀死了。这些人中,特别是那个宋长老,死后眼中也全是不可置信的之色,显然未曾料到一个瞎子,竟然还会如此厉害。 岳峰这才转身回到了马车之上,开口道:“快上车,我们继续走吧。要是等你爹亲自来了,你到时可就更不好办了。” 任盈盈听到后,心中不由悲痛更加浓了,可也知道岳峰说的有理,再也不敢耽搁,连忙上了马车朝着远处奔去。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