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回山(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一百八十二章 回山(2)

岳峰和任盈盈两人做在马车之上,一跑就是整整的一夜。 岳峰依旧是做在马车之上愣愣发呆,同时思考起自己到底应该何去何从。当然,此刻他最想要的就是回到华山了。而任盈盈,则是下了马车,自己去弄些吃的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岳峰就听的耳边有人在偷偷的啜泣,原来是任盈盈回来了。岳峰本就是有些心烦意乱,此刻更是觉得大脑隐隐的有些作痛,不由的开口道:“你有什么哭的,我这不还没死吗。我们还是好好合计一下,日后到底该怎么办?” 任盈盈心头不由微微松了口气,总算是将岳峰的注意力给转移来了。她本事害怕岳峰双眼刚刚瞎了,会接受不了,一时间会有想什么想不开的,不小心送了自己的性命。 事实上,这也是她对岳峰不了解。似岳峰这等贪生怕死的人,只要能活着,就永远没有什么想不开的。就算是碰到了最糟糕的事情,他也会用自我安慰的方式,朝着好的方面去想。就如这才,他早就用“因祸得福”四个字让自己的心彻底的安了下来。 实际上,如今岳峰却是在考量,到底如何开口提及让任盈盈送他回到华山,只是始终没有找到好的措辞罢了。毕竟,任盈盈终究是魔教之人,他若回到了华山,就意味着两人要再次分开了。 至于将任盈盈也带去华山,岳峰不是没想过,只是脸皮没那么厚,毕竟华山上还有一个他名誉上的妻子在。 生怕岳峰会继续沉浸在悲痛当中,任盈盈便继续开口道:“我是伤心我自己,不但爹爹不要我了,就连你也对我不理不睬的。如今你是成亲了,莫不成打算再一次抛下我不顾。” “我为了你,刚成亲就跑了出来,你还不够?”岳峰眉头不由一下子紧了起来,同时亦是微微有点心虚,这才接着开口道:“至于你的父亲,终究是你父亲,哪里会不疼爱你的。否则当然他也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危跑去少林了。他对你到底如何,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 他最后一句只是微微说了一下,可是任盈盈何等聪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连忙开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先前爹爹要杀我,都是假的不成?” 岳峰脸上不由微微闪过一丝后悔,可也只好继续说道:“自然都是假的了。在黑木崖之时,你父亲只不过是试探一下罢了。他心中本就对我有所忌惮,可又不敢出手。而且,他若当真不管你了,我们从缆车上跳下之时,山下山下早就万箭齐发,射了过来。我当然知道他是关心你了,要不然,当时也不敢往下跳了。毕竟,那种情况和下,我一旦有了什么危险,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任盈盈不由再次看向岳峰,神色中中不由的十分矛盾。听岳峰的那意思,当初两人共同跳下去之时,自己就好似岳峰手中的人质一般。任盈盈不由绝地自己应当去重新认识下岳峰这个人,接着又问道:“后来的事情,后来的事情该怎么解释。” “后来,是后来来的那几个人?难道还真有本事杀我们不成。我虽不知道来人是谁,可想来也是东方不败的死忠。你爹爹不好下手灭口,便想借着我的手。即便放了他们,你爹也可以给他们一个不停号令的罪名。” “任教主也算的上是对你疼爱万分了,竟然连我也肯放过。”岳峰不由的叹了口气,亦是有些感怀父母们对儿女们的那种真切感情,这才接着开口道:“当时你爹也的确存也没对我抱几分好意。如若我当真受了重伤,看在你的面子上,纵然死不了,也要被他弄成废人。如此,我下辈子只能老老实实的陪你呆在黑木崖上了。我当时不忿之下,便暗中挑拨你父母间的感情,你,你不要见怪,算是我错了。” “你混蛋。”任盈盈忍不住的骂了出来,总算是彻底的认清楚了岳峰这个人。而此时,岳峰口中虽然认错,可脸上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哪里有半点的悔过之意。任盈盈不由咬牙切齿的道:“你为了自己泄愤,竟然连我的半点感受都不顾了。” 岳峰听到后,脸上总算是闪现出了几分愧疚之意,张了张嘴,似乎打算要解释写什么,但很快就将头扭向了一边。 任盈盈只感到心中一片的冰凉,不由的开始再次思考其岳峰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于是许多任我行曾对他说过的话,隐隐提到过的东西,以及一些她从来都不曾想,也不敢想,不愿想的事情,都也浮上了心头。 过了好一会,任盈盈又一次开口问道:“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希望你给我解释一下。” 岳峰听到任盈盈一下子变得万分客气,心中忍不住生出些许不妙,可还是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当时我偷偷拿走辟邪剑谱,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可却为什么都不说。难道真是如你所言,要看看我到底会不会骗你?当时候,只要你稍微露出半点口风,我决计不敢再骗你下去。可你为何都什么也不说,难道是故意的不成?”说到此处,任盈盈心头不由害怕,双手也紧紧的绞在了一处,可依旧继续道:“到了如今,你也给我解释一下?” 岳峰一听到任盈盈说到这事,脸上不由的大变,这可是他最最不愿意以提起的。若是平日里,他定然会随便找个借口遮掩过去,但此刻心神失守之下,竟然生出了老实交代的想法。 只听任盈盈继续道:“当时我们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了,我的心意你也算是明了了。可是后来,我什么还要那样。你现在也别想瞒了,我爹爹早就说过你是混蛋一个了,只是我一直都不敢去相信。” “你爹全都说了。”岳峰听到此处,脸上终于闪现出几分果决之色。要说这世上谁对他最熟悉,那绝对不是岳不群夫妇,也不会是令狐冲岳灵珊或者是任盈盈,而是任我行这个和他一般不是东西到了极致之人。若说他的想法,谁能够真的猜到,那也只有任我行了。倒了如今,他是再也瞒不过去了,不如说清楚算了。 岳峰咬了咬牙,开口:“你既然想听,那也就不要后悔。当时我得到了那辟邪剑谱,只感到那剑谱玄奥倒了及至,总是忍不住想要去修炼。即便后来到了先天境界,依旧是忍不住要沉迷于其中。东方不败看到了没?他的那葵花宝典,本就是和辟邪剑谱来于一处。才短短的十余年,便是这般厉害了。如果我去修炼,绝对要比东方不败强上千倍百倍。可偏偏那武功,又是万万修炼不得的。本来我以为剑谱丢了,是被左冷禅拿去的,故而担忧到了极致,生怕对方会武功大进。可是后来,发现在你手中,我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在你手中,这也算是好事。”岳峰不由的笑了笑开口道:“剑谱既然在你手中,我也好彻底断了修炼的心思,否则还真怕自己忍不住,要去修炼一下。你拿去了,我也正好去去想了,有怎么会去主动提起,现在你可是明白了?” 任盈盈盯着岳峰,点了点头,又一次问道:“还有呢?其他的你怎么解释?” “还有。”岳峰脸上不由微微闪过一丝迟疑,可还是继续说道:“哼,你当时那去剑谱也就罢了,我自然不会太在意。可是偏偏当时我喜欢上了你,沉迷于女色当中,竟然连一点练武的心思也没了。于我岳峰而言,武功才是最重要的,岂能因为你便让自己修炼耽搁了,于是我也尝试这刻意去远离你,但效果总是不怎么的好,如此也就也要了后面的事情。不过你也算是好啊,真的是打算一步步将我骗入神教当中。否则,我纵然在绝情,当时也绝对说不出恩断义绝的话来。就算是再不愿,也要老实的更你走在一起。至于到了后面还任由跟着,那一方面的是盼望这你真的能够不管自己的父亲,更我走了。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你学了我的武功,我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岳峰越说,脸上矛盾之色越浓,到了这时,他却突然停了下来,开口道:“再后面的,你应该都清楚了。我也数次想杀了你一了百了算了,华山之上那算是最后一次了,可偏偏下不了手啊。哼!任教主还真没说错,我就是一个混蛋。现在,话我也说清楚了,你想怎么办,随便。” “你!你!”任盈盈手指着岳峰,身子手忍不住在颤抖。到了今日,他总算是明白什么叫做贱人了。望着岳峰那一副“我是混蛋我怕谁,有能耐迷就吃了我”的表情,任盈盈纵然也无尽的怒火,也不知道该如何发泄。过了好一会她猛地站了起来,直接拿起手中的马鞭,朝着岳峰打去。 岳峰心头本就全是愧疚,只是伸手将脸盖住,也没躲避,而且凭他的武功,怎么也受不了伤,于是便任由任盈盈打了几下。 任盈盈发泄了几分心头的怒火,这才颓然坐了下来。再次看向岳峰,任盈盈依旧是觉得眼前之人当真是可恶到了极致。但要说个恨,特别是想到岳峰眼睛瞎了,她反而有怎么也恨不起来。 直过了好一会,任盈盈才长长的吸了口气,开口道:“你现在眼睛不好了,这般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要不你便跟我走。我两人从此隐居起来,再也不过问江湖事了。” “这是可怜我吗?”岳峰本就是个偏激之人,总是喜欢从坏处来揣摩人心,更何况此时心神失守之际了。不过他终究也算是有几分良心,很快就明白了任盈盈的意思,不由的暗自想到:自己本来就是打算出来和任盈盈私奔的,现在也算是正好了。而且华山之上还有一个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人,回去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想到此处,岳峰便欲点头应了下来,但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猛地一变,开口道:“不好,又有人偷偷跟来了。”说话间,岳峰猛地从马车上掰下来一块木头,朝着远处扔了过去。 紧接着远处便传来了一声才叫,接着便又是一阵惊呼逃跑之声。 “是嵩山派的。”任盈盈也是不由脸色大变,开口道:“我去,我却将他们全都杀干净。” “不用。”岳峰听到后,眉头不由微微一挑,将任盈盈拉住,这才开口道:“你武功不行,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算了吧。”话一说完,岳峰眉头就不由皱的更加紧了,开口道:“现在看来,嵩山派的人也是知道我的情况了。想来用不了多久,左冷禅就会亲自来追杀我的。这天下,已经没多少我们的容身之地了。” 说到此处,岳峰心头再次生出几分愧疚,开口道:“如此,我也只能回华山了,你便先送我回去了。等眼睛上的伤好些了,在出来见你。还有就是任教主,大概快七十了吧,年纪也算不小了,你先去好好陪陪他,别等到了日后,想去也没时间了。” 任盈盈听着岳峰的话,不由又是有些害羞,又是有些感怀,点了点头,开口道:“好,我都听你的了。只是希望,你这次不是想以前一般,继续骗我下去了。对了,你妹妹灵珊就要成亲了,你也该早点回去,千万别错过去了。” “什么,灵珊要成亲了?你怎么知道?”岳峰心中不由大惊,自己这不才刚刚成亲,怎么现在又成岳灵珊了。而且自己离开才几天功夫,于华山上的事情半点都不知道,任盈盈怎么就这般快的得到消息了? 岳峰心头霎间就笃定,华山之上定有日月山脚的奸细,而且奸细的身份非常的不一般。不过他也并未就此而问任盈盈,反是开口道:“灵珊要成亲了,是嫁给谁。嗯,让我想想,应该是陆大有吧。华山弟子当中,也就他能勉强入眼,特别是这几天,更加的不错了。灵珊跟了他,我也算放心了。至于外人,显然是不可能的。” “偏你就聪明,什么也能猜的道。”任盈盈不由轻轻骂了一声,点了点头,开口道:“听说灵珊成亲就在三天之后,我们得马上赶路了。而且,这路上也未必就很安稳。”亲!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还请记住本站帮忙宣传下哦 !本站哦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下一篇   第一百八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