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酒楼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二十七章 酒楼

再次来到了华阴县城,岳峰并未急着上华山,反而坐到了一座酒楼里,的心中全是感怀。 虽说是酒楼,但岳峰并未饮酒,反而是要了一壶清茶顺便叫了几个小菜。事实上,前世的岳峰就从不饮酒,同时这种习惯也保持到了现在。 不喝酒的现象在江湖中人中可以说是万分少见,就连岳不群也会在高兴之时偶尔喝上一点。可岳峰,却是绝对做到了滴酒不沾,因为通过前世记忆中的东西,他清楚知道饮酒会降低人的反应,即便这种程度微乎其微。因为对武功的喜爱,他几乎将自己的一生都贡献出去了,这些细节自然也要注意。 当初刚刚离开华山之时,岳峰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十三岁的小孩,如今的他,已经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细细算来,他来到这个笑傲江湖的世界中,已经有超过十五年的时间了。而十五年来,岳峰又是一刻也没放松过,不断的修炼这武功。而现在,他终于有了一些自保的能力。 岳峰是一个会享受的人,故而他从不愿意亏待自己。轻轻抿了一小口茶,岳峰感受着茶水的清香从舌尖一直散发倒全身,以及脑海中霎间带来的清凉。好茶,的确是好茶,若是西湖的龙井都算不上好茶,那这个世界上就绝对不会有好茶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萦绕在岳峰心底的疲劳刹那间缓解了许多,好似已经回到了华山中。四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华山上的青松是否依旧苍翠,思过崖上的山洞还如同往昔?还有岳灵珊这个小姑娘,现在她应该已经十三岁了,是否已经将自己这个哥哥给忘记了。 便在此时,岳峰眉头微微一皱,将目光看向了门口,却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从外面走了进来,那眉宇间,依稀就是令狐冲。在令狐冲身后,是一个看起来和岳峰年纪差不多是少年,看着令狐冲,脸上全是恭维的表情。 岳峰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也不急着去打招呼,用筷子夹了一口菜到自己嘴里,坐在一边紧紧的观察。 却见令狐冲三两步走了进来,站到了长凳上,直接从怀里拿出一小块碎银子,丢给了掌柜,同时开口道:“小二,快上好酒来。还有,上次欠的酒钱,我也一并给了。” “来了,令狐少侠。”显然酒楼的小二对对令狐冲十分的熟悉,脸上堆着笑容,三两步走到了令狐冲前,开口道:“十年的竹叶青,少侠你慢用。” 令狐冲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神色一变,将小二一把推开,向着楼上走去。 岳峰抬头开去,楼上有着一个叫花子,身边拴着一直猴子,正眯着眼睛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衣服所说是有些破烂,但却十分的干净。此时,他正从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轻轻喝了一口,接着又塞好塞子,将葫芦递到了猴子手中。但就这刹那间,酒香已经被楼下的令狐冲给闻到了。 “酒鬼就是酒鬼。”岳峰不由叹了口气。数年的时间未见,令狐冲的酒瘾不但没有减少一点,反而更加的大了。摇了摇头,他依旧坐在那里,看令狐冲会怎么做。 却见令狐冲三两步走了上去,坐在老乞丐旁边,用力咽了口吐沫。突然,他神色一动,对着楼下开口叫道:“六猴,快过来看你兄弟。“ 楼下的那少年正是华山派的陆猴儿,听着令狐冲的叫唤,也不着恼,马上就走到了楼上。陆猴儿走到了那猴子旁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不过摸了几下,就将猴子手中的酒葫芦拿到了手中,接着递给了令狐冲,脸上全是谄媚的笑容。 老乞丐脸上不由一变,连忙将酒葫芦从令狐冲手里夺了过来,开口道:“少年,你怎么能随便偷我老人家的酒喝?” 令狐冲微微一笑,说道:“我是拿猴子的酒,又不是你的酒。再说,就算那猴子是你的,我也是光明正大的那,如何能算得上一个‘偷’字。” 老乞丐不由被令狐冲的给气的说不出了话,死死的抱着酒葫芦,不肯放开一点,好似害怕被令狐冲抢走似的。 令狐冲脸上不由多了几分尴尬,开口道:“老丈,你这葫芦里到底上什么酒啊,怎么如此香法,引的我肚中的酒虫都上来了,能不能给我喝一口。” “嘿嘿,我这酒叫猴儿酒。”老乞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继续说道:“湘西山林中的猴儿会用果子酿酒。猴儿采的果子最鲜最甜,因此酿出来的酒也极好,这化子在山中遇上了,刚好猴群不在,便偷了三葫芦酒,还捉了一头小猴儿,喏,就是这家伙了。如今,这酒就这剩下这么一小葫芦了,你想喝,没门。”说着指指肩头上的猴儿。 “如此说,这只猴儿也会酿酒了。”令狐冲神色不由一动,看向了乞丐身边的猴子。 “那是当然,不然我要只猴子干什么。”说道此处,老乞丐好似有些明白的令狐冲的心思,一把将那猴子弄肩头拿下来,也抱在了自己怀里,生怕令狐冲给抢走。 令狐冲看着这一幕,脸上尴尬之色不由更加浓了。蓦然,他从怀中拿出一小块银子,扔在桌子上。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舍,开口道:“老丈,你给我喝一口酒,我就给你一两银子,咱们一两银子一口酒,如何?” 老乞丐不由脸上全是意动,掂了掂手中的酒葫芦,有些迟疑的看着令狐冲。 “放心吧,我大师兄说话算话,就算信不过他,你也该信得过我华山派吧。”陆猴儿见老丐依旧不肯答应,连忙开口道。 “华山派”三字一出,老丐终于下定了决心。要说华山派,在江湖中的名誉极佳。老丐犹豫了一下,接着捡起桌上的银子,这才葫芦递了出去。 令狐冲不由得大喜,一把拔开塞子,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用足内力将葫芦中的酒一口喝完。 却见令狐冲刚刚张开嘴,将酒倒入口中,还没往下咽,身子就不由的一颤,将口中的就全都喷了出来。回头一看,却见是一块鸡骨头从楼下打在了自己背上。 令狐冲不由一怒,冲下了楼,大声叫道:“是哪个小贼,竟敢作弄你令狐爷爷,不知道这里是华山派的地盘吗?” 他这话音刚落,一个声音传来:“哦,你在给谁当爷爷。”

上一篇   第二十六章 四年

下一篇   第二十八章 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