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回雁楼(上)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三十九章 回雁楼(上)

林平之早已经想了个通透,自然就不会轻易上当。站在远处躬身一礼,开口道:“多谢这位前辈关心,晚辈一惊加入了华山派,这报仇之事,自然不用让你老担心。” “小子,你年纪还小,不懂世事,焉知别人不是觊觎你的辟邪剑谱。”木高峰此时利欲汹心,完全忘了其他,不由开口诱惑起来:“还是跟我走吧,我是你长辈,自然不会骗你。”说完就伸手向着林平之抓去。 林平之不由暗骂一声无耻,连忙后退向着岳峰身后夺取。 此时,岳峰心中不由的愤怒。对方一上来就开始毫不顾忌的挖他岳峰的墙角,之后更是说起了华山派的闲话。不经意,一丝杀气就泄露了出去。 木高峰刚刚跨出一步,突然感到了这次杀气。连忙收回了手,并连续后退的五六步,灿灿的说道:“既然贤侄不相信我,那就算了。反正加入了华山派,安全可是没了问题。华山派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贤侄你日后要好好练武,不要辜负了你父母对你的一番期望。” 林平之木高峰突然的转变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对方方才是否真的是关心自己,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开口。 木高峰却是见机继续后退着,这时将目光看向了岳峰,恭敬开口道:“华山派的这位少侠,想来就是岳先生的弟子。”木高峰一向远居塞外,对中原武林并不熟悉。从岳峰练武留下的痕迹上,他不但判断出对方内功极高,剑法更是非凡,根本不再他自己之下。虽不知华山派如何出了这等天才,但对岳不群不由的更加畏惧了。 见岳峰并不答话,木高峰不以为意,继续说到:“不久前我见到田伯光正与一人相斗,那人使得正是华山剑法,不知是你的那位师弟。嘿嘿,我方才见到,那人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现在也不知如何。想来,这两人已经到了衡阳城中了。”说到此处,他突然身子一闪,就向着远处跑去,同时一道声音传来:“少侠,请不用远送,替我向岳先生问好。” 岳峰看着木高峰远去的身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追上去的打算。他本来还有将这驼子斩杀的心思,可是没想到木高峰机警无比,只不过他武功留下的痕迹,从不肯靠近,根本不给他出手机会。岳峰虽说对自己轻功很有信心,但并不知道自己能否将对方追上。再加上有岳灵珊和林平之两个拖油瓶在,他更不敢轻易出手了。 至于最后,他看出了木高峰轻功深浅,正打算出手,可对方偏偏给了他一个令狐冲的消息,让他不由再一次放弃了这个想法。 岳峰心中不由暗想,此时令狐冲有余田伯光相遇,与原著中一模一样。他岳峰出生了这么久,如何连这点都无法改变,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命运?一阵寒风突然吹过,岳峰不由的打了一个颤,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阴沉。 岳灵珊并未发现岳峰的不对,开口问道:“哥哥,那塞北名驼是什么人。” “塞外大盗,杀人掠货,无恶不作。”岳峰简单的回来一句,沉声说道:“走吧,我们抓紧去衡阳城。方才他所说的华山弟子,应该就是令狐冲了。那小子现在可能有危险,我们的抓紧时间去,小心迟则生变。” 进入了衡阳城,岳峰的心情越来越加糟糕。随着笑傲江湖剧情的展开,一种沉重的压力压在的他的心头,就好似当初重生时的那种感觉,压抑无比,十分的无力。本来,随着武功的进步,他已经将这种感觉给忘记的差不多了,可令狐冲与田伯光相遇的消息,再一次将他藏在心底的东西给揭发了出来。他好似感到所有的一切,都依旧按照这书上的故事来发展,而他,只是一个旁观者,无法改变任何的东西。 用力摇了摇头,岳峰打断了自己的这种想法。毕竟,此时的岳不群已经是先天高手了,辟邪剑谱也没了,他自己更是有着无比高深的武功。如今的华山派,虽说依旧很是虚弱,但在江湖中却有着莫大的影响力,甚至不必嵩山派差。所有的一切,都要比小说中好的多。 岳峰又想到了令狐冲,原著中他此时应该是刚刚打通了十二经脉,而此时的他,还打通了奇经八脉中的前两条,要比小说中高上许多。而田伯光,应该打通了奇经八脉中的至少一半。两人相斗,令狐冲必然依旧不敌,但也不会如小说中的那么狼狈。 进入了衡阳城,三人就开始打探消息。这些日子,衡阳城中虽然来了不少武林高手,但此处毕竟是衡山派的地盘,所有人都会留些面子。而且衡阳城并不算太大,有点事情自然很容易传开。田伯光令狐冲还有仪琳,三人一个采花贼,一个华山弟子,还有一个恒山尼姑,本应没有任何关系的三个人,却坐在一起喝酒,的确是一件奇事。这消息,自然也就很快传遍了衡阳城。如此,没用多长时间,岳峰就来到了回雁楼。 刚来到回雁楼门口,岳峰就见到一个身穿道袍的年轻人,背着一个长须道人从楼里跑了出来。长须道人胡子上都有着鲜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岳峰微微一怔,他依稀记得这应该是被田伯光杀死的一名泰山派师叔,只是姓名已经记不清楚了。 如此看来,他来的有些迟了。仔细向着楼上听去,岳峰依稀听到令狐冲的声音,似是再说什么“尼姑”、“逢赌必输”之类的话,同时,有一个声音不停在一边应和,是不是的也说上两句。 岳峰不由的松了口气,田伯光还在,那好得很。十三年前的那场旧事,岳峰可是依旧记在心中,时刻也不该忘怀。此时,正好借机了却一桩心事,也可以为武林除去一大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田伯光活着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