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回雁楼(中)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四十章 回雁楼(中)

知道田伯光还在回雁楼,而令狐冲没什么大碍,岳峰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此时也不急之到楼上,示意岳灵珊与林平之安静下来,就将内力聚于双耳,认真挺起了楼上两人的对话。 此时,令狐冲正在与田伯光一边喝酒,一边说着一些琐事。两人好似一对多年未见的好友,越聊越是投机,没多久就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令狐冲的心中正在暗暗焦急,不知道该如何救走恒山派的仪琳。此时,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拖延时间,等待五岳剑派的人来救。可是想起方才被田伯光刺伤的泰山派师叔,就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即便再来了人,说不准又是一个送死的。 田伯光也似乎是看出了令狐冲的心思,开口道:“令狐兄,我敬你是一条汉子,就跟你实话说了吧。这衡阳城离衡山城,有足足六七十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少说也要走一两个时辰。我田某武功虽说一般,但除非五岳剑派的掌门亲自出手,否则都是徒劳。他们这些人,个个权高位重,没有确切消息,不会亲自来了。就算到时我田某不敌,要跑也是容易,顺便也可以杀几个五岳弟子。嘿嘿,我田伯光万里独行的称号不是白叫的,就算是岳先生来了,打败我容易,抓住我也有些难度。” 令狐冲面色微变,很快就开口道:“听田兄的意思,似乎是有些看不起我华山派啊!“ “没有,绝对没这会事。”田伯光连忙答道,声音中有一些慌乱,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华山派人才济济,即便经历了剑气之争,也依旧让天下人不敢小觑。不说岳先生,有着五岳第一高手的称呼,就连宁夫人,怕也要胜过我许多。”他这几句话,说的十分的确定,里面没一点含糊。声音中也全是敬意,甚至隐隐的有着几分畏惧。 “哦!田兄如何这样说。”令狐冲有些好奇的开口道。他加入华山派的时间有些迟,自然不会知道田伯光与华山派的恩怨。再加上与田伯光相斗,并非什么光彩的事,因此岳不群等人一直就没有传出去。 令狐冲见田伯光武功极高,可一提起华山派就大为失态,心中虽是很得意,但依旧不由好奇问道:“我观田兄你刀法精妙,内力更是奇佳,乃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田伯光长长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令狐兄,你方才说令师岳先生,天下武功排行第八,我是信了。就算是加上一些隐世的高手,令师要入第五也是可能。可若是我田某能在天下排行第十四,田某虽听着高兴,也知道令狐兄是逗我的。” 令狐冲不由有些暗自心惊,田伯光一向对自己武功极为自信,可为何就偏偏对华山派就畏惧如鼠。 却听田伯光继续说道:“我田伯光一生自诩胆大包天,将全天下不放在眼中。十余年来做了不少大案,可唯独不敢惹华山派,就连华阴县也从不敢靠近,一切都是十三年前的一场往事。”说道此处,田伯光脸上不由多出了一丝恐惧的神情,突然伸出了左臂。 他这只左臂,一直就藏在袖中,从未伸出来过。此时令狐冲一看,田伯光分明缺了一只左手。 田伯光苦涩一笑,开口道:“令狐兄,你看我这只手,就是折在了你华山派手中。当年我武功初成,自以为天下尽可去得,就将主意打到华山派头上,没想到就栽了一个大跟头。现在想来,当初是自大了。那时令狐兄想来还未加入华山,不知道这事也是正常。这十几年来我一直苦练武功,无论刀法还是内力,都是大进。可我不但不敢有办法报仇的念想,就连华阴县附近也不敢去。每当遇上了华山弟子,我都远远躲开。这次,要早知道你是华山弟子,我也不愿意惹这麻烦。” 令狐冲不由也是听的暗自叹息。没想到田伯光这个淫贼,也有过这么一段经历,果然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那田兄,你既然吃了那么一个大亏,可曾想过要改邪归正?随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要你田兄答应不再作恶,我就帮你想恩师求情,将你放过。以我恩师在江湖中的威望,保你一命还是能行的。” 田伯光脸上闪过一丝意动,但很快就摇了摇头,拒绝道:“多谢令狐兄好意,可我田某却是难以答应。要说当初经历了那场祸事,我也曾想过要洗手不干。可我田某人一声好色如命,这美色对与田某,就如美酒对于令狐兄你,那里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只不过惹了几个月,就不由再次出头。” 令狐冲摇摇头,田伯光这一席话可是说到了他心里。若是让他令狐冲从此不再饮酒,的确有些难以做到。只是现在,他急需要救的便是身边这位恒山派的师妹,田伯光越是好色就越是难办。 田伯光目光一转,将不光看向了令狐冲身边的小尼姑,这时仪琳早已经听的出神,而两人方才谈话,也将她给一时忘记了。田伯光又看了一眼令狐冲,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了个注意,开口道:“令狐兄,想要我放过这个尼姑是不肯能的。这么俏的小尼姑,放在我田某面前,哪里能白白溜走?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 令狐冲眉头一挑,说道:“田兄有话就直说?” 田伯光嘿嘿一笑,开口道:“不瞒令狐兄,我田某虽重美色,但更重兄弟。我是令狐兄我兄弟,只要你娶了这个小尼姑,我就将你两都放了,如何?我看你和这个小尼姑坐在一起,正好郎才女貌,何不成就一段江湖佳话?只要……” 一边的仪琳被说的满脸通红,口中虽是念着阿弥陀佛,可目光偷偷向着令狐冲看去,不由的心中生出一丝羞意。 “田兄,不要胡说八道。”令狐冲见田伯光越说越不着边际,不哟一声大喝:“我令狐冲乃华山弟子,岂能与你这淫贼同流合污。田兄,你辱我令狐冲可以,但不能惹我华山、恒山两派的清誉,否则别怪我拔刀相向。” “说的好,我华山派弟子,岂能与田伯光这种淫贼同流合污。”突然,不远处又是一个声音向了起来。 令狐冲抬头看去,不知何时岳峰已经来到了楼上,站在了两人不远处。而岳灵珊与林平之,是站在楼梯边上,没有靠近。 岳灵珊看了一下令狐冲,就欲上前,可是想起了方才岳峰的吩咐,有退了下去。 此时,因为田伯光方才杀了泰山派的一名长老,楼上的人都已经跑光了。虽说有不少江湖人在回雁楼中窥伺,可却没人敢呆在楼上,生怕惹恼了田伯光这个煞星。 令狐冲见到几人,先是一喜,但很快就似乎想到了什么,将目光向着田伯光看去。 却见田伯光先是一脸无所谓,但突然看到了岳峰的眼睛,脸上不由一下子全是恐惧。自从十三年前他被人砍下了左手,那下手之人的一双眼睛就被他记在了心中。岳峰的相貌虽说是变化很大,但田伯光依旧是一眼看出。田伯光握着右手刀指着岳峰,可胳膊却在不由颤抖,:“是你,是你,真的是你。” (感谢木清和暗黑骑士zyf两位兄弟的打赏,晚上还要一章。)